第58章 喜事不断
九天2020-02-27 09:333,291

  “你能让兰兰回心转意,不可能的。当时在祖宅,你难道没有看见她的绝望吗,她心死了,不可能再回来了。”

  洛尘气不打一处来,哼道:“口口声声说爱的死去活来,现在竟然连尝试挽回都放弃了。爸,别让我看不起你。”

  韩建业好似被醍醐灌顶,瞬间振作起来。

  他捏着拳头,“你说的不错,我不能放弃,哪怕还有一点点的希望,我也要抓住。小尘,你有什么主意,别卖关子了。”

  “这个嘛……”

  洛尘举着拳头,说道:“爸,看见我这砂锅大的拳头了吗?”

  “嗯呢。”

  嘭。

  一拳,砸在韩建业脑门上。

  顿时破了皮,流出血来。

  韩建业吃痛,愤怒的大叫:“你个混账小子,竟然打你老丈人,哎哟。“

  “爸,你就说相不相信我吧?”

  “信你妹啊!”

  洛尘一本正经的说道,“爸,要让妈回心转意,光靠嘴说不流血是不行的。”

  “苦肉戏,当你妈是傻子啊!”

  “总之,我自有办法。”

  洛尘又是一拳,砸的韩建业晕头转向。

  “爸,别怪我大逆不道,为了让你和妈和好,我也是操碎了心啊。你忍着点,再来一拳。”

  三拳下来,韩建业满脸鲜血。

  看起来很凄惨,其实洛尘有分寸,都只是破了皮,根本没啥大碍。

  “你个混账东西,我要和雨嫣告状,你等着。”

  洛尘不慌不忙,笑眯眯的说,“爸,你在公司闲得很,接下来一段时间不如好好休息休息。”

  韩建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你小子要干嘛?”

  “断个腿,怎么样?”

  “杀人啦,杀人啦。”

  韩建业大叫。

  洛尘捂住他嘴巴,环顾四周,紧声说:“爸,你仔细想想,痛一时得到妈的原谅,值不值得?”

  “那也不需要打断腿啊,你跟我玩呢!”

  “假装跳楼。”

  “跳……跳楼?”韩建业瞪大了眸子,旋即安静下来,他心思急转,最后郑重的问了一句:“你有把握吗?”

  “百分百把握,而且,断腿也不会让你痛苦的。不信,你感受一下。”

  洛尘二话不说,狠狠一拳,将韩建业的左腿砸断。

  “啊……咦?”

  韩建议傻了眼。

  确认自己腿真的断了,但一点痛觉都没有,满脸不可思议。

  “我会一些中医手段,封住了你的大腿一些穴位,不会有痛觉传递到大脑神经。”

  “你还有这一手!”

  韩建业大为惊奇,旋即咬牙说,“那就狠一点,这条腿也断一下。”

  洛尘:“……”

  几分钟后,一些准备好。

  韩建业已经失去了意识,躺在草地上。

  他的模样谁看到都会觉得凄惨,头破血流,手脚骨折,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触目惊心。

  洛尘躲避小区监控,将韩建业抱到楼底下,继而给韩雨嫣打了一个电话。

  “雨嫣,不好了,爸爸跳楼了。”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声音。

  “就在咱们楼下。”

  此刻,小区居民已经开始围观。

  韩雨嫣出现,发现韩建业的模样,差点晕死,她扑过来大哭,“爸,你醒醒不要吓我啊,爸,呜呜呜……”

  医院离得不远。

  很快救护车来了,洛尘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交代韩雨嫣去追刘香兰,将刘香兰带回来。

  ……

  高速路上,一辆大巴中。

  虽然是黑夜,但刘香兰带着墨镜。

  暗淡的光芒下,谁都没有发现,她的泪花好似泉水,哗啦啦的往下淌。

  后悔吗?

  刘香兰说不出来。

  韩雨婷眼睛红肿,她以为刘香兰睡了,没有打扰。

  忽而,她接到韩雨嫣的电话。

  “姐。”

  “雨婷,呜呜呜,爸爸跳楼了,重伤送去医院急救了。你和妈妈在哪呀,在哪,呜呜呜……”

  韩雨婷脑海轰鸣,结结巴巴的说,“姐,你,你开玩笑的吧。”

  “什么时候了,我还和你开玩笑,呜呜呜,你们在哪呀,妈妈呢,让妈妈接电话。”

  这语气,不像是假的。

  一时间,韩雨婷惊恐不已,她将刘香兰摇醒。

  事实上,车里很安静,刘香兰听得一清二楚,她冷冷回应:“用这等低劣的手段骗我回去,可笑又愚蠢,把电话挂了。”

  “妈,可姐姐她……”

  刘香兰伸手去挂断了电话,韩雨婷很无奈,她打开微信,准备和韩雨嫣聊聊。

  可很快,她心底涌出一股寒气。

  家族微信群里。

  “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韩建业和他女婿一样,真是废物啊!”

  “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跳楼。”

  “你说什么,意思是说我们女人什么也不是?”

  “不不不,我是说刘香兰都决定离婚,这种女人不值得去挽回,韩建业跳楼,实在是愚蠢!”

  “真是给我们韩家丢尽了脸。”

  一条条消息,好似尖刀,深深插在韩雨婷心窝。

  她颤抖的将手机递到刘香兰面前,张了张嘴,喉咙却好似被大石头堵住。

  “干什……”刘香兰嘴里刚蹦出几个字,便石化了。

  消息在刷屏,她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韩家人不可能陪着演戏。

  真的,真的跳楼了!

  “啊。”

  刘香兰本能的发出一种古怪凄厉的惊叫,跌跌撞撞的冲向前头,惶恐的开口:“师傅快停车,我要下车,我丈夫跳楼了,我要赶紧去医院。”

  “师傅,快停车啊。”

  司机有点慌,怕刘香兰去抢方向盘,连忙劝慰:“女士,你别慌张,现在在高速路,你下车有什么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寸步难行。还是等到服务区,再想办法吧。”

  “妈,我给姐姐发了定位,姐姐开车追了过来,距离我们不太远。我们可以下车。”

  刘香兰看到了希望,乞求道:“师傅,你听到了吧,求求你停车,我丈夫不只是生是死,我要去医院,求求你了。”

  “高速路,不能停车啊,我……”

  “师傅,求求你了。”

  刘香兰浑身冰凉,跪了下来。

  司机也是性情中人,一咬牙将车子停在紧急车道,嘴里骂骂咧咧的,“要被交警查了,快下车快下车。记得在护栏外面等着,千万别在路上,注意安全。”

  “多谢师傅。”

  韩雨婷扶着刘香兰,母女两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不是冷的,而是一种极度的恐慌。

  刘香兰嘴里念叨着什么,声音如蚊蝇,若是仔细去听,就能听得清楚:

  老公,千万不能有事啊,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活,都怪我,怪我太任性了。

  你怎么那么傻,我只是说气话。

  明天真的要离婚,今晚我怎么回去娘家呢。过几天我气就消了,会乖乖回去,你为什么要寻短见。

  刘香兰哭的几乎晕厥。

  韩雨嫣车子出现,她疯了一般冲进去,“快,快去医院。”

  此时此刻,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手术室外面。

  “真是愚蠢。”

  韩老太太拐杖敲击着地面,担心的同时更多的是愤怒。

  这事已经传开了,韩家已经成为江城名流圈子里的笑柄。

  洛尘装作很伤心的样子,心中波澜不惊,甚至带着一丝期待:

  这场戏,会很精彩。

  一个多小时,刘香兰狼狈的出现。

  病房里,只有洛尘。

  老太太等韩家人已经离开,丝毫没有关心,因为韩建业可能成为植物人。

  一个植物人,对韩家来说没有丝毫价值,无须关注。

  被抛弃了。

  “老公。”

  “爸。”

  母女三人哭成一团。

  洛尘开始说出病情,“骨折是小事,可怕的是脑袋重创,很可能成为植物人;另外,心跳也很微弱。”

  “什么,植物人!”

  刘香兰摇摇欲坠,泪水打湿了床单。

  “医生说,七天内醒不过来,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妈,爸很爱你,这是爸对我的倾诉,我偷偷录音了。”

  洛尘打开录音,放在床柜上。

  听着往事,听着韩建业的声音,刘香兰心中绞痛,脸色惨白,眼前发黑。

  洛尘悄悄打出一股灵力护住刘香兰的身体,防止她悲伤过度而出现什么不测。

  “解铃还需系铃人。妈,医生说只有你才能唤醒爸爸。所以,你要振作,现在你的任务不是伤心,而是好好和爸爸说说话,我相信会有奇迹的。”

  “对,你说的没错。”

  刘香兰擦着眼睛,抓着韩建业冰凉的手,声音坚定:“我老公福大命大,一定能醒过来。”

  “老公,我原谅你了。”

  “老公,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怪你,我爱你。还记得那年夏天……”

  洛尘悄悄搂着韩雨嫣姐妹离开了病房,留给他们两人空间。

  九龙神针的奥妙无穷。

  封住了韩建业的四感,唯独给他留下了听觉。

  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洛尘操心了。

  三天后,九龙神针的效果会自动解除。

  到时候韩建业苏醒,他知道怎么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五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五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