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清灵羽墨2020-02-01 07:313,666

  陈琳坐着周宇涵的车正赶往她现住的行在,一路上许久都没有那么的镇定自若,异常的少言少语,只是手托着腮翘起二郎腿弓着身子呆呆的向远处眺望。周宇涵稍有不慎的咳嗽了一声怕惊扰她现在从未有过的雅静状态。

  可能是因为刚才一出“智斗地痞流氓”戏消耗了大量体力,现在是闭关修炼庸人勿扰。

  周宇涵透过眼前的后视镜框瞅了几回坐在后排的陈琳问道“妹啊,你来这里几天了?怎么都没和我联系呢?”陈琳深吸了口气,从眺望远处的奇妙幻想回到现实,表情呆滞可爱,行动迟缓心慵意懒。

  大概过了好久才反应回答周宇涵提出的问题,“啊,表哥。我来这儿好多天了,本不想告诉你和舅舅,怕添麻烦。”

  周宇涵心情放松下来与妹妹开始进行闲聊的话题,“你这一回来真是有惊又有喜,哈哈哈。”陈琳有些着急的表情回应说“你说什么呢,真讨厌。”周宇涵哄堂大笑、笑而不答。

  “表哥,求你办件事儿,你受累给打听下哪里可以出租房屋的,尽量房屋面积大些,环境稍微好点儿,价钱面谈。”周宇涵又陷入了沉思,脸上的笑容刚刚收拢又是紧紧皱起皮肤,眼睛锋利的对准后视镜框中的折射出的身影儿,不禁问道“难道你又想租房住吗?你怎么不去你舅舅家住呢,再说你舅舅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你呢,长什么模样的忘了。”

  陈琳的态度是毅然决然,闪亮发光的眸子彻底照射着周宇涵的心底。她办的事儿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啊就是这么如此的固执,持之以恒。“你就受累给带个话吧,最近几天有时间的话我定会去看望舅舅的。”

  “好吧,输给你了。”周宇涵只好乖乖的默认接受了,被这个精灵鬼丫头真是敢怒不敢言,疼在手背上,爱在手掌中。拥有着善解人意,对妹妹关爱有加的周宇涵在妹妹的心中一直是高大威猛,英勇帅气,智慧与侠义的化身……更不想把这个形象太贬低了要不然将来就无法在面前挺直腰板做人了。

  在二人的载说载笑下,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哇塞——擎天柱般的高楼大厦傲然挺立,中间的十几层向外凹凸不齐,雪白的云层环绕在两侧倒映在光滑透明的玻璃上,层层叠叠的镶嵌在入云端幽深的两旁,站在高处都不曾沉淀的地面。

  一阵风吹过流淌在凝结深厚的钢筋水泥中更加坚定其牢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并有着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给这座城市里增添许多光彩,也充满着自信。

  陈琳不紧不慢从车上走下来,左手在钱包里挑挑拣拣不知在找什么东西。嘴边轻声念念叨叨两个字“钥匙,钥匙”但手还在包里翻江倒海的摸索着。“找到了。对了,这就是我的住所要不要上去看看?”陈琳满是调侃的心情挑逗着周宇涵。

  周宇涵立刻挥挥手表示拒绝到“今天太晚了,天渐黑了,你早点休息改日我在登门拜访,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儿一定照办。”陈琳此时万分高兴像小孩子似的扭捏着身子大摇大摆起来的走进酒店里。

  周宇涵看看左臂的手表已是17:40分,心情有点儿糟,事情更有点儿糟。他的脑海中一直都不曾忘记他的好朋友张盛、陈云鹤的嘱托,帮助他们去奥莱学校找到这位叫乔俊杰的兄弟带话求救于是添柴火加火,加把速度飞奔到奥莱学校。

  暮色渐渐暗了下来,落日的余晖像是给奥莱学校的奇景镀上了一层金沙。云霞映衬着落日在伺机飘动,夕阳的影子投在地上撒下一路淡淡余光。这如痴如醉的画面怎能不欣赏赞叹呢?

  学校的门口又迎来一阵阵步伐矫健、闲庭信步的芊芊学子们,他们(她们)手中都提握着一天当中所购得的商品用五颜六色、大小形状不同的物品包装袋包裹着,充满着欢声笑语往校园里走去。帅哥靓女们混搭着队伍如情侣似的手牵手,肩并肩一起漫步在水天一色、繁花似锦的风景之中。

  本是宁静清新、万籁俱寂的校园在顷刻间变得喧嚣热闹、人山人海起来。与此同时,在寂静、悄无声息的教学楼走廊上一个黑影“嗖—嗖”的四处流窜、身手敏捷、行步如飞,还没来得及辨清模样面目时已然是不见踪影。哎,奇怪了。跑到哪里去了?“当—当—当”紧接着又传来轻声细柔的敲门声是来自于教导处主任办公室的方向,动作很是礼貌、谦虚。

  办公室的门瞬间被打开了,首先映入眼帘是一个冰清玉洁、花颜月貌、倾国倾城的天才美女—许文静,此时黑影又是被灌入春药一般眯着眼睛,嘟嘟撅着小嘴,嘴巴子两边像是抹了胭脂水粉似的红润油亮。

  “是乔俊杰吗?赶快进来”一个声音洪亮、震得气势磅礴的嗓音惊扰了粉红色的春梦,乔俊杰整理好仪容和衣袖走近来,李兆泉李主任从他那柔软舒适的转椅上站起来双手叉腰虎视眈眈望着乔俊杰。

  旁边除了许文静外居然还坐着一位,这人身高1.82,瘦骨嶙峋,黑亮油丝的刘海头不是那么挺立乱的像一把破旧的沉扫帚。仍然是穿着一件黑白条纹状的短袖T恤搭配着一条蓝色牛仔裤。是的,这就是他们的班主任—沈国然老师,他翘起二郎腿嘟愣着嘴脸,拇指与食指展城8字形挺着双下巴若有所思,怒气冲冲的眼神扫向乔俊杰身上。

  “乔俊杰,谱儿摆的挺大啊。让我们三个人就等你一个人,这么不靠谱啊。”李主任说道。“不是的,主任,您误会了。之前我来过这里发现办公室锁着门了,所以我回到宿舍先是闭门思过一番,然后自己又不好意思的梳洗了一下这才来晚了。总之要干干净净的才能见到主人不是吗?”乔俊杰一边强颜欢笑一边尴尬解释着,双手低垂颤颤抖抖的抓住裤边毫无放松感。

  李主任摸了摸高大弯曲的鼻梁,目露凶光眼睛瞪得大大的下的乔俊杰没敢往下说。“行了,听这话真瘆得慌。就你嘴贫。你要是有嘴贫的功夫把学习成绩在搞搞没什么不好。天天就是不学好。你看看人家许文静再看看你,你俩以前的成绩是不相上下都挺优秀的,怎么唯独你乔俊杰的成绩现在是哗哗下降了呢”“主任,您不用担心,虽说成绩现在是下降了但以后绝对会在上去的,这就跟买股票似的都有风险。”

  乔俊杰的这一番谬论令许文静是开怀大笑,她实在是掩藏不住自己的那种镇定随后又捂着嘴冷静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小子不知整天在想些什么。对了,还有……回到正题了,解释一下今天下午在图书馆发生的事儿?”

  “发生什么事儿,图书馆什么事儿啊,老师?”乔俊杰疑问到。“呦,想不起来了,贵人多忘事啊。我提醒你一下图书馆送蛋糕是你乔俊杰干的吧。图书馆是什么地方,是看书学习的地方,是传播正能量的培训另一重要基地,自打你们新生入校时候就曾经告诉过你们并且再三强调着图书馆除了书本、笔记本还有写字笔外禁止携带与这儿无关紧要、杂七乱八的东西。保持室内整洁,禁止将食物及饮料带入馆内;请勿随意搬拽阅览桌椅。还有就是……保持室内安静:入馆请将呼机和手机关机或调为静音状态;在馆内请轻声交谈,以免影响他人阅读。奥莱学校这几十年来从未发生过类似这样的奇葩幼稚案件,并且这么细致名列出来的规矩还敢犯,想着当第一个破戒律的人是吗,很光荣是吗?”

  李主任横眉冷对的看着他们三个竟没有一个人敢往后接茬带话的只是静静的杵在原地畏畏缩缩等待训话。“沈老师,你们班应该好好加强管理一下了,唯独你们班现在是最活跃的班级了。”沈老师没有回应只是重重的点点头深表歉意。

  许文静抿着嘴唇,双手紧攥拳头,表情十分黯淡,身体有些不自觉的抽搐着,眼神里深表愧疚羞涩。她怀着纠结复杂的心情想着要不要去解释一下,脚步总是伸缩的来来回回但最终勇敢的站出来向李主任说“主任,这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乔俊杰做的蛋糕而且还带到图书馆。我当时是真的忘记了。求主任再给我们次机会,我愿意承担责任。”

  许文静的言行有些小激动,眼神中没出息的滴下几滴泪水几乎湿润了亮丽的镜框。李主任神情大变,惊讶万分之中有些目瞪口呆,扭转着360度的柔和态度对许文静说“文静,我都不敢承认这事儿是你做的,你也不要去包庇纵容他们。你学习优秀,曾给班里学校里露过这么大的脸。你为班级做的贡献老师们都知道,这所有的任课老师都说你懂事、识大体、温顺是个不错的孩子,你不要为乔俊杰这混蛋小子去顶罪,不值得。”

  许文静听到这话倍受感动,承蒙领导和老师们的信任和关照许文静这才走到了今天的成就,她的成绩突出完全离开这些人的栽培和付出但是这次确实是让老师们失望了有些无地自容,她强忍着泪水说“主任,真的是我干的。这次让您失望了对不起。”说完向李主任和沈老师深切的各鞠了一躬。

  李主任唉声叹气道“好了,算了吧,这事儿不提了。但是惩罚是必须有的。你们三人回去写份检查明天交给我。”

  “谢谢主任”两人又鞠一躬转身离开。“等等”乔俊杰站立不动态度坚定地说了两个字。“主任,这事儿是我一个人干的,与别人无关。写检查太便宜我了,请主任再狠狠惩罚我。”

  “狠狠罚你?好啊,你这是不打自招,很好。态度很虔诚,既然罚的不够那就在继续围着操场跑十圈。你们三个人一人十圈,光单独的罚你有些不忍心啊,我还怕别人说闲话呢,你们三人就一起吧。今天有些晚了,明天早晨上课之前检查和罚跑都做完,要不就别想上课。一个体力活儿一个脑力活儿不错吧,劳逸结合吗”李主任咬牙切齿的对乔俊杰说。

  “您罚我一个人就行了,何必在带上他们呢?”“这都怨你啊,谁让你旧事重提呢?”李主任的话让乔俊杰哑口无言了,他要是在说下去不知道还有发生什么事儿呢只好捂着嘴随着大部队一起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好遇见你之唯美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好遇见你之唯美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