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跃龙门(求收藏)
夜帝2019-09-25 10:482,418

  (书友们,千万不要忘记收藏本书,投资本书,评论也非常重要。)

  科举取士延续几百年的惯例,虽说会试是检验学子十年寒窗苦的试金处,但会试与乡试的流程几乎都大同小异,只是个别地方稍稍有所变化。

  如乡试一般是放在秋天,但是会试却是在春天,所以又叫春榜,但长安居北方偏西之地,以往二月春帮会试的日子,正是冻土未化,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时节,而且还是京城长安这样分分钟可以把人冻成狗的地方。故而每次会试防寒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但朝廷也会有服务处,有炭火供给,有木柴、煤、炭、秫苇,此外还有炭盆,蜡烛可以支领。但今年因为唐国因为天灾民祸,各地动乱,会试则是一再推迟到了七月,所以苦寒的问题就不存在了!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贡院舍所三米见方,闷热也会是影响学子发挥尖锐问题。

  另外会试不同于乡试,乡试考三场,但一场只有一天,而会试也是考三场。不过一场却是连考三天,这天晚上灯会过后与同窗好友回到松江会馆,天上的上弦月忽隐忽现,继而被大片的乌云遮住,北风劲吹,看着架势,是要下场大雨的样子。

  张继在松江会馆的房舍是好友使了银子提前预留的,虽然不但,倒也是精致典雅,张继读了会书,早早窝在床榻上,窗外起了风,屋内倒也是凉爽了起来。

  经历过县试,乡试,他可是经验丰富,临考前几日,不敢在读书读得太勤了,十分注重保养身子,故而身子养得蛮好的,由于今晚饮酒不少,精神头倒是越来越足了。

  不过躺下去睡觉,张继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始终他还是没有半点睡意。

  虽说四更时,松江会馆有专门的掌柜和伙计会叫自己起床,其它会试的同乡也会记得提醒自己,但张继不知为何心底总觉得不放心,文人相轻,他怕他们把自己拉下。

  于是他是越躺越觉得精神状态太好,没有一丝困意,这可是以往都没有的,不说前几次考试,就算当年乡试,他也没有这样经历啊。

  张继知自己是再也睡不着了,于是从床榻上又爬起来,不由自嘲,若是让旁人知道,会试大热门,堂堂的张解元张继,居然考前紧张成这样,说出去还真令人笑话啊!

  不过睡不着就睡不着,考前紧张人人都有,最怕是因为考前紧张而紧张,心态失衡这就惨了。张继也没太多压力,按照别人话,反正大部分考生,这天晚上也睡不着,咱有啥可担心了。

  再说春闱是连考三天两夜,在考场上,也是有时间补眠的,再有个精神不济,时间也是很充足的,再说虽然说是春闱。但是这次推迟到了七月,在没有苦寒的苦恼。

  人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再说天气转阴,眼看要下雨了,明天,天气会很凉爽,真是个好日子啊!酒劲上头,最终迷迷糊糊地还是睡着了。

  果然,到了四更天时,张继听得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睡得很浅,一下子醒来,知道这是是松江会馆里的掌柜和伙计在挨院子地拍窗户,开始叫考生起床呢。

  很快张继也是听见有会馆的伙计在外面叩窗喊道:“解元老爷,现在四更天了,你该起床了,小的愿你高中,先提前给你道喜了。”

  “知道了,那就给我打盆热洗脸水来!”张继吩咐了一声,摇了摇头笑了,这些店小二还真是八面玲珑,说起话来,让人听着心里咋就是那么妥帖呢!总算小眯了一会,精神还算可以。当下他下炕起身,穿上衣裳和鞋子。

  这鞋子是王家小姐在家时,给自己作的,手工可好了,临行的时候,送给自己的礼物,从南至北几千里路。张继两双鞋子换着穿,也只是穿坏了一双,另一双仍在脚上。

  张继穿上鞋履,想起乡试的时候,往晓薇也是在自己身旁,一句一句的唠叨叮嘱自己,什么保重身体啊,什么记得出门在外不要饮酒啊。

  尽管张继每次总是略略的听着,没太在意,但心底却觉得很舒坦很平和。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考得如何,总有那个女子对的关心是不会变的,始终对自己不离不弃的。

  他,始终不愿辜负她对自己的一番情意。

  ……

  时辰还早,天空才恢恢有些亮光。

  松江会馆门前有很多力巴,脚夫等在会馆的门前,这些人是帮助举子挑参加会试的举子们生活用品的,读书人金贵,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哪能自己动手拿东西呢,有了脚夫,力巴帮忙,当下松江会馆这些举人们就轻松许多。

  这些脚夫挑着行李走在长安街头形成了一道景致,在离贡院很远就开始排起了队。这脚夫有好几百人,都是长安官府调来的民役,按照规矩,是不要给钱的,但是举人们都给了赏钱。

  与会的举子是不能直去贡院的,会试有九天的时间,吃喝拉撒睡都会在狭小的空间里,不能外出随意走动,张继要先去服务处领取唐国供给举子的东西,朝廷针对士子有严苛的标准和待遇,会试和乡试都会设有服务处。

  会试的服务处由当地官府治中总理,京师长安则更是如此,会试有长安府尹共同督办,经费也由长安管库出银支办。

  张继来到服务处,见炭火供给,有木柴、煤、炭、秫苇,此外还有炭盆,蜡烛等可以支领。需要什么有举子自行购买,号舍不提供菜肴食物,只能吃干粮,可以买炭火烘烤自助。

  虽说准备充分,但反正有了脚夫,那就买了以备不时之需。

  张继买了炭,领了炭盆,蜡烛,然后脚夫扛着这些以及沉重的行李,开始去贡院门口排队。

  看着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张继听闻,还有依附于唐国的诸邦国小国的读书人参与其中,对于各国有至于此之士,唐国乐见其成。允许各邦国学子就本国参加乡试,再贡赴京师长安参加会试,且不拘额数选取。

  江南的举人的被分到一处,张继等松江会馆的士子,也见到了当初一起在襄阳参加乡试时的老熟人,众人都是略一抱拳掠过,本就是考前紧张,压力山大,皆都没有言谈说话,安静的等待检查有无携带不该带入贡院的东西,排队进入贡院。

  张继负手而立,静静地站在大风和空中细细飘来的碎雨中静静地等候进入其中。

  这时天空开始放明,但天空中仍是乌云密布,狂风细雨,空气中令人感到几分压抑和窒息,有些让人透不过气来。

  这时但听贡院龙门前三声炮响过后。众举人开始入场。

  张继抬步向前走去,跨过龙门,他相信这是他鲤鱼跃龙门,花开彼岸天的时刻。

继续阅读:第六章:贡院开考(求收藏,推荐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时明月慕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