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会试放榜(二)
夜帝2019-09-29 15:082,878

  提到青楼,是不是立马满脑子脏东西?

  一群风情姑娘站在门口搔首弄姿,一堆性感红玫瑰身穿薄纱在玩捉迷藏,而你拿出二两碎银子想干……嘛就干嘛?

  哥哥,进来玩呀~~~~。

  来追我呀,追我啊!追到我就让你嘿嘿嘿~。

  青楼里说他们这个服务叫“爱情与自由”。

  《晋书·麹允传》有曰:南开朱门,北望青楼。青楼最先是指“青漆粉饰之楼”,就是比较华丽的楼房。青楼里多是歌妓、舞妓等卖艺不卖身的小姐,被称为清倌人。卖艺又卖身的也有,叫红倌人,数量少档次高,只接待达官贵人风流才子。

  那普通老百姓怎么找乐子?当然是下窑子啊。

  风月场所也分三六分等。末等妓院叫窑子,里头的女子叫窑姐,给几文钱就能啪啪啪!;三等妓院叫瓦舍;二等妓院叫酒楼;青楼自然是最高端的(只卖身的叫娼妓,青楼可没有)。

  青楼花魁,风华绝代

  既然要兜售爱情,那得有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

  青楼女子正是这种结合体,她们秀外中慧,能歌善舞,柳絮才高,想坐上花魁位置就跟明星出道一样,老鸨就像经纪人,一群姑娘先是选秀,有有潜质的做练习生,学琴棋书画、作曲写词,饱读四书五经……学成之后万里挑一,才能成为青楼名女。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培训,是培训懂爱情有风情。也就是知道男人都需要什么,怎么才能让男人神魂颠倒。

  当花魁(头牌)楼凤可不是她们的明星梦。她们要么是罪臣的妻女,要么是让爹妈丈夫给卖了,还有迫于生计或者从小就被骗被拐的。

  沦落风尘都是迫不得已。青楼满座,只因人心寂寞。

  但是上青楼找爱情,找灵魂共鸣,但是说青楼的爱情也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当然你钱很多那就不一样了,钱不多就得有才,才高八斗的读书人逛青楼见花魁要过两关。

  第一关:旗楼赛诗。

  客人把诗写在门口影壁上,门童抄下来给小姐看,小姐点头才能进下一关。(请穷书生当枪手的也有)

  第二关:打茶围。

  进入第二关的三四位客人围桌聊天,最强大脑才艺比拼,小姐在门帘后边听。

  另外还要给钱,老鸨、奴婢……前前后后都得给小费。客人们拼才华拼财力,最后剩下一位总冠军,才能见上花魁一面。聊天喝酒、弹琴写诗,一段时候后互相看对眼了,小姐才有可能宽衣解带敞开心扉,成为你的人,甚至陪你一生。(注1)。

  ……

  所以书生逛青楼在唐国是一种时尚,也是读书人展示才华,扬名立万的舞台,张继对此并不陌生,但是从来没有去过,逛青楼是要钱的。繁华的长安东市人来人往,这里是长安最繁华的地方,出了名的销金窟。

  一行人来到长安东市平安坊的“牡丹楼”,只见人来人往,滔滔不绝,好不热闹。

  会试的日子往往是选花魁的时节,牡丹楼当然也不列外,花梨木的阁楼上挂着一副牌匾,上头苍劲有力的写着三个金色的大字“牡丹楼”。光从外表来看,倒是不像那烟花之地。

  进了里面,只见大厅内挂满字画,一派风流写意。不少才子佳人正俯首妙手生花,一旁则有年轻貌美的女子为其细细研磨,红袖添香倒也是会享受,说不出的雅致。

  没有传统青楼的呛人脂粉味,周围浮动的是一股沁人心脾的墨香,正是会试时节,天南海北近万名读书人齐聚长安城,所以此时客人的服饰也多为学士服,脸上也少了猥琐之色。这倒让张继多了几分兴趣,作为一个青楼光是附庸风雅是不行的,活色生香,单说生色这东西说出来虽然人人都鄙夷,却都也好这口。

  张继这一行人的打扮在这有些扎眼,吕星海家中本就是豪富,又在长安城厮混了一年,最明白青楼里这些调调,几位友人都被他包装成公子哥的形象,但那通身的贵气也让那些想表现自己的人歇了心思。

  作为襄阳城自小就是神童,长大被称为狂生的他扫视了周围一圈,“嗤!”那些人的想法他尽收眼底,不过是些没有才华为了搏名的酸秀才,还想借此地上位?!

  人有时候就是自欺欺人,他此时倒也是忘记自己也是囊中羞涩的一员。

  张继不屑的表情自然被大家看见,有些想要发作的又被身边的同伴拉住,悄悄耳语几句后有些后怕的看着张继。长安城的公子哥,非富即贵,都是他们这些书生惹不起的。

  正在气氛比较微妙之时,一阵掌声从楼上传来,绯色衣衫的一位女孩慵懒的靠在栏杆上,虽说五官倒也生得也是极为标志,但粗看上去只是个清秀标志的小美人,细看之下会发现越看越有味道,竟然让人有些舍不得移开眼。

  “各位公子,小女子正是这牡丹楼的老鸨,凡高价者不但可获得我们牡丹楼花魁的亲笔墨宝,还可随他去雅间彻夜长谈诗词歌赋。”声音不似寻常女子那般细软,略低的音色,有黄鹂青喉的味道,这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嗓音,过耳难忘。

  刚才还在大厅各个在故作风雅的众人,立刻放下手中的笔,却还要端着矜持的看着老鸨,“下面有请我们的花魁了,”过了一会儿毫无动静,“看样子花魁有点害羞,我去请她出来。”

  如此附庸风雅之地,老鸨竟说得如此直白,一时间的反差倒让张继觉得老鸨是个妙人,尤其是请花魁这事。。

  这里虽有众多吸气声,张继也不由自主的随着大家的目光望去,老鸨走路的姿势轻盈有力,脚步声十分浅,每一步的距离都相等,不难看出也经历过严苛的规矩训练过的,而上面他怎么感觉,怎么看都没有人。

  这倒是有些意思了,自演自说?

  也没等多久,头上梳着垂月流云鬓,只在后颈松松的绾着一只菱花簪的花魁就出现了。紫色的面纱配着精致的眼妆,更显眉目生晕,白色的抹胸堪堪遮住胸部,更衬肌肤如雪,外罩一件月白嵌丝百褶裙,胳膊上系着一根红色的缎带,大红鎏金的长纱摇曳在阶梯上,举手投足间尽显风华。

  极为贵气和艳丽的打扮,就那么慵懒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声乐响起,花魁婉转的歌喉随即跟随,翩翩起舞,很快气氛烘托到了极点,吕星海等人在角落里寻到了位置,叫了酒菜,观赏起来。

  一曲过后,花魁嘴角勾出一个弧度,在高台上向着众人施了一礼便不再开口。

  “三百两!”这时候一个突厄的声音响起,大家才如梦初醒的想起要叫价这回事,“五百两!”

  “一千两!”

  “三千两!”一个穿一身素白锦服的瘦高男子叫道,他扫过周围人,洋洋得意,道:“我爹乃长安知府,哈哈,今晚还有谁要和我争?”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扫视牡丹楼大厅中的众人,生怕对方和他叫价,却连一个眼神都没得到,心生恼怒之时又有些松气。

  “聒噪,我叔叔乃是吏部尚书朱康成,刚好管住你爹,你可要与我争?”穿着丝绸长袍的高胖男子一脸不屑道。

  “惹不起啊。”

  瘦高男子气的脸色发黑,却只能忍摔过袖袍便走。高胖男子看了不禁有些得意,就在大家以为成定局之时,“五千两!”竟然还真有不怕死的?!

  原来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

  张继等人面面相觑,默默流泪,还能这么玩的,土包子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世面,真是他娘的开了眼了,张继默默的捏了一下荷包里赴京时,王家小姐赠的一百两银票,暗道:“得!只有喝酒的资格了,那就喝酒吧。”

  烛光摇曳,独自退轻裘。

  晓梦悄无声,

  月掩遮那一夜风流。

  ……

  (注1:参考孔庆东的《青楼文化)

  ……

  书友们,记得收藏哦。写书单的朋友请把夜鸽的书加入你的书单,新书开章,大家别忘了支持一下。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会试放榜(三)(二合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时明月慕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