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公子时(一)(求收藏,推荐票)
夜帝2019-10-05 16:462,311

  金陵向西贾客多,船中生长乐风波。

  金陵又称江宁府,自古繁华,唯有十里秦淮为最,十里秦淮是金陵繁华所在,一水相隔河两岸,一畔是南方地区会试的总考场江南贡院,另一畔则是南部教坊名妓聚集之地。

  自古以来,佳人爱才子,英雄配美人,于是四方文人骚客,贤达名士,风流才子,皆齐聚于此,繁华热闹,自不必细说。

  从前朝起,秦淮众多名妓佳丽或擅诗词曲赋,或擅琴棋书画,或擅歌舞霓裳。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文人墨客慕名而来者何止百千?她们的艳丽不仅令凡俗之人动心,更令许多英雄才子为之神魂颠。

  秋风和蔼,层林尽染,金陵城外六十里处,两山之间,一条大运河弯沿自东流去,江口码头就坐落在河边,宽广的河流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辉,鳞波荡漾,波光粼粼,船只轻舟杨帆川流于河面上。

  已是十月,山腰之上,黄栌树丛生,枝叶如云,金秋时节,层林尽染,如火如荼,恰似少女红装。

  不时地有渔民在轻舟上挥洒渔网,亦有脖子上套着扎绳的羽鹰在渔夫一声吆喝,从停在河面上的扁舟上纷纷下水,不大一会就从水中潜出水面,有渔夫用竹竿把它们挑上扁舟,从它们的喉咙中把鱼挤出来。

  依托江口渡,有一个自发形成的百十户的小山村,多是在渡口讨生活的人聚居而成,日子过得倒还是滋润。此时炊烟寥寥,残阳如血,晚霞似火,给田野、村庄、树林、河流、青纱帐镀上了柔和的金色。

  江口渡码头本就是民间的渡口,唐国建国之后,朝廷就废弃了原有的漕运渠道,在金陵那边的长江边上修建了大仓,有长江经过黄河,过关中平原,直达京城长安。江口渡逐渐的沦为民间的商用民用渡口。

  此时,江口渡码头上停泊着数十艘船舶,宽阔的河面上,船流如梭,船上不断有嬉笑声传来,也不知道是金陵城谁家的小姐们出游,情景甚是热闹非凡。

  亦有无数的学子仕人凛立船头,眼望着千金小姐们乘坐的花船,露出狼一般的渴望神情。待到接近花船,他们顿时来了个大变脸,装出一副正直清高模样,目不斜视,折扇轻摇,吟诗作赋,尽显风流。

  几家官船掩了帘子泛舟河上,躲在帘子后的千金小姐们,偷偷打量着来来往往的风流才子,挑选着中意的人儿。

  码头不远的大运河边,停着一辆普通的马车,一位五十多岁的青衣男子正在喂一匹全身毛赤如血的马饮水。河边的一块青石之上,一位身穿月白长衫的少年公子,手持钓竿正在钓鱼。

  夕阳晚照,晚霞似为他温然提拔的身影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让人觉得那么缥缈,虚幻。

  江边依稀的薄雾,使他好像是在云里,在雾里,或者说,是在云雾缥缈间。

  ……

  与此同时,一艘从长江岔入运河的大船,缓缓的行在运河之上,走过了金陵江宁府高耸的飞檐楼阁,渐渐驶入南方特有的青瓦白墙中,恍然间,让人觉得仿佛是落入了一幅泼墨的山水画中,美的淡然,素净。

  到江口渡之时,已是傍晚飞霞满天,周边的船舫渐渐多了许多,桨声轻响,划过水波,轻轻一摇,拨开了一圈一圈的涟漪,渐渐荡漾开来,越扩越大,越扩越浅。远远地过往船上吴侬软语跨过水雾婉转落入船头一位浆洗的有些发白的书生耳畔。

  落下船帆,大船缓缓的往渡口靠近,准备停泊,些许的暑意夹杂着淡淡的水汽扑面而来,船头的风轻轻拂过,带起了翻飞的水波。

  桨声华灯下,周围的船只来来往往,摇曳着水波上浅浅的光影。船头离岸边渐渐靠近,船头轻轻磕在岸边的石矶上,发出闷闷的一声响,船头微微一晃,随即沉稳地靠了岸,船家当即指挥着人员将船固定到岸上。

  粗布汗衫,打着赤膊的船老大大声要喝到:“愿意下去走走的朋友,都下船了,下船了!今晚在江口码头休息一晚。”

  一切妥帖过后,早已经在船上不耐的船客依稀下船上岸,耸立在船头的书生轻轻撩袍走上船板,身影渐行渐近,脚步踏上实地,亦是长长出了一口浊气,然后抬头看远山近景,风光戚月,踱步沿着河畔散步。

  青石上的温润公子手中鱼竿一甩,一道银鳞划破水面,一尺多长,形狭长侧薄,颇似尖刀,银白色的江鲚,被甩向了岸上。少年公子哈哈大笑,道:“老吴又是一条,这刀鱼俊美!如刀江鱭白盈尺,不独河魨天下稀。今晚你有口福了。”

  “快快,老吴升起炭火,加上桐庐,今晚让我烹调美味。肩耸乍惊雷,腮红新出水,以姜桂椒,末熟香浮鼻。肉味鲜美,肥而不腻,兼有微香。纯天然,无污染,千年在千年后,必会一鱼难求啊!呵呵!哈哈。”

  “这刀鱼体大,脂肪多;富含丰富蛋白质,可以帮助幼儿生长发育。生病或身体有伤口时,刀鱼可以帮助恢复及愈合;鱼肉中EPA及DHA可降低血脂质,免于心脏病威胁。鱼油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及D,特别是刀鱼的肝脏含量最多。刀鱼也含有水溶性的维生素B6、B12、烟碱酸及生物素、矿物质。天然不可多得的保健品啊。呵呵呵。”

  刚喂过马的老汉撇了撇嘴,慌忙从马车里拿出少年所要的物件,低声道:“少爷啊,又疯言疯语了。”

  不远处的落魄书生撇了撇嘴,眸中微微一动,随即顺着岸上青草中蹦跶欢快的江鲚,目光淡淡看过去,“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君子远庖厨都不知道,但这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气质非凡,天生贵气,定是身份非凡之辈。”

  如他所想,岸上青石上手持钓竿的少年,那抹卓越的身影恰然落入他的眼眸,少年虽然说的话让人听不懂,但风采惬意的气质,让人不由得想要去探寻。

  原来,竟也有让他无法平静对待的人。

  书生不是别人,正是赴京赶考在长安折冠而归,游历江南的张继。漕船经金陵往松江而去,于是张继在金陵渡口下船,在繁华似梦的十里秦淮流连了几日,发现原来金陵虽然没有长安的大气磅礴,却温婉细雨,醉江南。

  往来皆富贵,过往皆盐商,且不是他一个落魄的书生可以流连忘返的。

  ------家中白事,老父亲去世,停更几天。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公子时(二)(求收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时明月慕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