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1 幻天幻海幻景终灭
顽石亦玉2019-11-13 12:332,062

  这大半年,我的身子愈发弱了,心跳加快,头疼发作地愈发厉害。我自小就如此,一经大事便要大病一场,笄礼之后大病,考钤玒馆后大病。如今连经金堂对试、昭明面圣两桩大事,还有个不生病的?自了事,大半年断断续续地身子一直没好利落,饶是采兰姐姐与李伯伯也束手无策,只能嘱咐安心静养。入了秋又犯咳疾,高烧不退,脖子肿得鼓起个大包,连吃了一个月的苦药也压不下去。小雪与扶霜寸步不离地照料我,熬得眼睛通红,人也瘦了许多。

  一日,我烧地迷迷糊糊,恍惚看到了我与小雪。我看不清自己的脸,只瞧见我的手搭在小雪的脖颈上,指甲上染着蓝莹莹的凤仙花,小雪穿着大婚的服色,脸上却挂着泪。又惊见小雪在凤仪坡被人追杀,又在碧流城外遇险,鲜血流呀流呀流不尽,我就差一分便能握住他的手了,可是转眼他便不见了。转又是诗稿和杏花被大风吹得漫天飞舞,我拼命抓也抓不住。小雪一个人在漫天飞花里弹着我谱的曲子,一个人在凤仪坡走来走去,这家伙,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去弹琴散步呢,一点都不讲义气。

  惊醒时分,浑身是汗。

  入冬之后,我的身子反倒是有了些起色,烧退了,喉咙也不肿了,头也疼得好些了,渐渐能吃下饭去,竟有要好的迹象了。

  一日,小雪喂我吃了一盏冰糖雪梨粥,笑道:“我的祖宗,可算是见好了,这大半年给我愁的,真真是要急死了!”

  我扑嗤一声笑了,又牵地咳了几声,小雪忙倒了热水来,道:“又是我的不是了。”

  “我纵娇贵些,也不至于明儿就死了,瞧你急成那样。”

  “呸呸呸!没得说这些话做什么!”

  我掩口笑。

  小雪靠过来,笑道:“小花,我与你说件正经事。”

  我靠在他肩头,抬头瞧着他,笑而不语。小雪的眼睛甚是美丽,这样瞧着,恍惚一潭星星落在我心底了。

  小雪接着道:“原想今夏大事一了咱们便成亲,因你身子不好,今年定然是不成了,我与姑姑商议,你再好生将养半年,明年初夏时节择一黄道吉日咱们成亲,春日里将拜帖送了,两不耽搁。小花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凭你安排就是了。”我笑道,“旁人的拜帖倒也罢了,只是小瑷与云丫头的须得咱俩亲自送去。”

  “我也是这个主意,只是如今你这样,莫说车马劳顿,便是下床走走也经不住,竟是我一人去罢!”

  “也只能如此了。”我惋惜道。

  一晃又过了两个月。过了生辰,我已是二十岁了。

  回头看过去的四年,万千言语,不知从何说起。

  我身子见好,小雪便动身去给小瑷云丫头送拜帖了。因小瑷家远,不但送帖时日久,她打点行囊与谢大哥过来一趟更是不易,故而头一个送的便是她,回程再折去碧流城送与云丫头。

  临行前小雪总是千万个不放心,一日一日嘱咐地扶霜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送小雪出去的那日是个难得好天气,小雪本意是我送到府门便回来,只是我执意要与他走到城门口,他拗不过只好依了我。

  飞絮映着千里朝霞疾驰远去,不远处,便是凤仪坡。

  回来时,我才瞧见家中的杏花今春开得格外好,一时贪看住了。

  “呀,今年花开我竟负了!”

  不知是不是乍然劳动走了这许多路,回来时我只觉头沉身子重,浑身虚浮无力。

  半夜里突然头晕口干,浑身疼痛,情知是起了高烧。

  要紧的是心口疼得厉害,一跳一跳地揪着发慌几乎不曾炸裂,我蜷在床上呻吟发抖上不来气,仿佛一夕之间回到了那年夏天。

  扶霜慌了神,忙请了采兰姐姐来,不知姐姐与她说了什么,扶霜哭着打发人请了几十波大夫来,终究也没个效验。

  其实我自己如何不知,这半个月几乎水米不进,从璧山打回来的甘冽泉水入口竟是苦味,无论什么一吃就吐,喝口水也恶心半日。又浑身发疼,困得要命,整日整日地昏睡。

  心中唯存一个念头:再多撑几日。

  今日早起,倒觉得浑身通泰,说不出的舒服。

  我赶着扶霜去寻蓝色的凤仙花,我素日染指甲不用红,只染蓝,这颜色的花不好寻,扶霜出了半日方归。待她回来时,我该写的俱已写完了。

  算日子,小雪也该回来了。

  扶霜伺候我沐浴更衣,帮我将十指染了,晶莹剔透的蓝,素日里我最爱的颜色。

  扶霜一面染着一面笑着滴下泪来:“姑娘的手好看,指甲也养得好,染上这个愈发显得十指纤纤修长白嫩了。”

  我笑而不语。

  染毕,扶霜又替我梳了垂鬟分肖髻,四年前,这发髻还是织忆替我梳的。

  我从柜中找出那身浅蓝底绣杏花的旧衣裳,戴上蓝宝石耳坠子,对镜好生妆点了一番。

  许久,不曾这样仔细了。

  我起身将衣裳妆发整理妥贴,左右照照,镜子里的人虽瘦了许多,可眉眼神情,依旧是三年前那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

  “扶霜,陪我出去走走罢。”

  出了门,过晌的日光已不刺眼,只是暖。

  今年的杏花,开得格外早,落得,也格外早。

  我慢慢地踱到城外凤仪坡,觉得力气一丝丝地溜走了,那片小竹林依旧是青青葱葱,这四年来倒是长得更茂密了。

  我拄着扶霜的手,撑着走到那块大石头旁,扶着它缓缓坐下。

  我倚在那块大石头旁,望着那片小竹林,慢慢合上了眼睛。耳边远远传来了达达的马蹄声,嘴角牵起一丝笑,我知道,那是飞絮的声音,可是我等不到他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钤玒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钤玒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