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海妖浣忧
我谓无忧2019-09-24 09:313,651

  敖妍睡在自己小帐中的榻上,鸬鹚已化为被羽的孩童模样,一直立在她身旁守着。

  敖昀为她疗完了伤,已至深夜,全无睡意的他就坐在榻旁的椅子上,翻读着一本书。

  没一会儿,敖妍睁开眼睛了,鸬鹚欣喜的叫道:“殿下醒啦”。

  敖昀抬头见敖妍醒来,悠悠的道:“这么快就醒了?我这书才读了两篇”。接着又放下书,走过来坐到敖妍的榻边,看了看敖妍的脸色,确实恢复了,又对她说道:“果然金龙身得天独厚,魔犼那一掌,只是将你的心口血脉震裂以致吐血,并未伤及你的元神,我只替你将血脉修复好,你便又能活蹦乱跳了”。

  敖妍从床上坐起来,的确康复了,就好像从未受过伤一样。

  摸着头问道:“嗯?四哥,我怎么想不起来我是怎么回来的”。

  敖昀笑着说:“你可不知道,当时真是好笑,那司乐圣君和司星龙君都说要将你送回来疗伤,竟在大帐外头争抢起来,你当时昏迷未醒,圣君要把抱进来,龙君说他来,圣君不让,把你死死揽在怀里,龙君又想去把你夺回来,我们当时在帐里看着,又都不好意思去劝说,最后我跟大哥去把你接回来的”。

  敖妍听了有些羞涩,弱弱的问道:“师延来做什么?”

  敖昀起身,微微一笑道:“唉,这你可要亲自去问他喽”,语气怪异,似乎在暗示什么,随后就起身要走。

  走了几步,敖妍又追问了一句:“凛恒现在何处?”

  敖昀转过头来顽皮的说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他反正不在魔族的手上”,随后又转头走了。

  鸬鹚瞪着大眼睛看着敖昀离开,转过头来,敖妍对他说:“鸬鹚,你退下吧,我已无大碍了”。

  “是”,鸬鹚应道,悄悄出去了。

  敖妍好像想起了什么,从衣袖中取出寄居灵珠,原来她想起在深渊时收的那个海妖,敖妍用手指捏着灵珠细看了一会儿。

  放在掌心上,朝着这灵珠轻轻吹了一口气,一阵白烟飘过,落地化为那个被敖妍所救的女子,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

  眼前这女子似一觉醒来,迷离的双眼努力地环视着周边的一切,一抬头,看到悠闲的靠坐在榻上的敖妍,女子好似恍然大悟,撑着虚弱的身子向敖妍伏地叩首,犹如耗尽力气一般,对敖妍说:“多谢救命之恩”。

  敖妍一手支着头,冷冷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女子抬起头来,扶正身子,瘫软地跪在敖妍榻前,微微地回答道:“小女子知道,殿下是南海嫡公主敖妍”。

  “那你是早就设计好了,让我救你了?”敖妍绝不会任他人利用,那冰冷的语气和气势,逼迫着女子必须说出实情。

  女子赶忙回答说:“殿下明察,并非如此,小女子孤身一人没有依靠,落入深渊流沙漩涡之中走投无路,上天怜悯,让小女子有幸遇到殿下,这并非我设计安排啊”。

  敖妍又冷冷地对她说:“那好,你可记得你说过,要将你的心愿告知我?”

  “小女子记得,不敢食言”。

  “好,现在你可以说与我听了”,敖妍坐直身子,伸手拿起床边案上的一壶香茗,给自己倒了一杯,顿时清香肆意飘散开来,敖妍将茶杯端起,轻晃两下,待茶水热气散去,才将茶杯送到唇边。

  海妖放松身姿,跪坐在地上,边回忆边说与敖妍听。

  “我的存在就像一个诅咒,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死后去何处,终日在海中游荡,见到凡人,就把他们拖入海中,等他们渐渐死去,我就能得到他们的寿命,让我的容貌一直如此,这世上的人都痛恨我,唾骂我。可他们都不知道,我也厌恶自己害人时那副狰狞的面目”。

  海妖回忆自己过去残害出海打鱼的凡人,用自己的美貌和变幻出来的幻境来迷惑他们,将他们拖入水中溺死,夺去他们的寿命,以此来延长自己的寿命。

  说着说着,已泪流满面,“我的心愿,就是想在有生之年见到一个人,给我苦痛的一生一个慰藉,也不枉我来这世间一回”。

  敖妍听到这里,有了兴趣,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你要见什么人?”

  海妖轻轻摇着头道:“我的记忆中曾有一个爱人,可我想不起来他的样貌,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记得他的声音,这使我日日夜夜都活在痛苦的思念之中,无法自救,也无法解脱”。

  “哈哈哈,真是可笑,哈哈”,敖妍莫名的笑,让海妖茫然,“殿下为何而笑?”

  敖妍慢慢收住笑容,俏皮地说道:“我笑你莫名其妙,你对这人一无所知,还说要见他,如何见他?又去哪里见?或许他只是你幻想出来的一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于世”。说完很不屑地自顾自地舒展起衣袖。

  海妖连忙辩解道:“不会的,从我在海中醒来之时,我的记忆中就有这个人,不会是幻觉,殿下,你不是我,你是领会不到这种心境的”。

  在敖妍看来,海妖的这个心愿简直就是个笑话,令敖妍嗤之以鼻,“谁说我领会不到?你过来”。

  海妖再次茫然,不知道敖妍要做什么。

  敖妍伸出手,指尖一勾,示意海妖靠过来:“我来帮你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海妖的气力还没有恢复,只能支撑着身子,慢慢地爬到了敖妍的床边,像个奴隶向她的主人靠近,来到床边,身子偏斜着坐在地上。

  敖妍用一只手捏着海妖的下巴,使她抬起头来,看着她凌乱的发和带着伤痕的面容,敖妍的语气也温和了一些:“把眼睛闭上,一直想着那个人,就能把我带到你的记忆里”。

  海妖听话地乖乖闭上了眼睛,敖妍念起了心诀,慢慢地化作一道细细的金光,从海妖的眉心飘进了她的脑海中。

  海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如同被定住了,进入梦中一样。

  敖妍进入到海妖的记忆中,犹如进入了一个空旷的洞中,周围闪烁着记忆的画面,但大多模糊不清,一副最大的画面呈现在敖妍面前。

  依稀地能看到一个男子的身形,看衣着像是一个渔夫,出海的船遭遇海上风浪,男子挣扎着,最后耗尽气力与船一起沉入了海中。

  画面中又出现一个女子,有些模糊,但敖妍施法挥手一抹,使画面清晰了些,这下子能看出这女子就是海妖,她一袭白衣丧服,光着双脚,满脸泪水,伤心欲绝的样子,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海边,跪在海水中痛哭,原来,那沉入海中的男子就是她所说的爱人。

  海上风雨大作,无情的掩盖着她声嘶力竭的哭喊:“苍天啊,为何如此待我,呜呜呜,我恨,我怨,我死后,灵魂要化作妖魔,永生永世地存活,我要让那些出海的人为他陪葬……”

  喊完,女子就站起身,一步步地往海水深处走去,慢慢闭上了双眼,渐渐的半张脸已经没入海水中,泪水也被海水抹去,随后整个人都沉入海中。她的身体不再温热,变得和海水一样冰冷,头发散乱着飘在水中。

  过了一会儿,她的肉体与灵魂分离开来,肉体像块沉重的石头,渐渐下沉,朝着海底沉去,剩下的灵魂则沉浮在原处,好像刚才下沉的肉身不过是废弃的尸身,而现在这个灵魂才是真正的她,慢慢的她睁开了双眼,像初生的婴儿一样,环视周边……

  敖妍看到这里便明白了一切,拂手推开了画面,随后转身离开了,化为金光飞出海妖的脑海。

  待海妖醒来睁开双眼时,敖妍已经坐在床边俯视着她说:“你是灵魂幻化而成的妖,没有肉身的承载,记忆也无处安放,所以都模糊不清,你做人时虽经历疾苦,但为妖时也作恶多端,罪孽深重,足足够你死上千百回,我可以帮你了却心愿,但之后……”敖妍想了想说:“你自行去地府领罪吧”。

  “是”,海妖俯首听命,

  “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我会帮你的”,敖妍捧起海妖的脸,充满柔情的眼神看着她,轻抚着她脸上的伤痕道:“我知道你曾经有许多无奈,但从今以后,不要再害人了,我有办法让你永远美丽”。敖妍说完,海妖脸上被她抚过的伤处都复原了,恢复了原来美丽的样子,慢慢地,身上的伤也消失不见了,凌乱的发变得柔顺,衣裙鞋袜也变得美丽如新。

  海妖打量着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原本虚弱的身体也恢复了很多。

  敖妍的怜悯,让她冰冷的身心都得到温情与关怀,看来她现在已经认命了,敖妍说的话也令她信服,她也愿听敖妍的安排。

  “多谢主人”,海妖激动欣喜地叩拜敖妍。

  敖妍却悠悠地说到:“你起来吧,不过,此刻我并不知道你的要找的人他身在何处,或许得问问判官,不过眼下我就要出征了,大战之后,南海上下也需要休整,恐怕你的事要耽搁一阵了”。

  “是”,海妖提着罗裙慢慢地站起身,双手交叠,恭敬的立在敖妍面前,很像一个侍者,“眼下最重要的是南海的太平,我已等待了千年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嗯”,敖妍满意地点了下头,又说:“我才想起,你没有名字,既然你现在是我的侍女,我就给你取个名字”。

  “好”,海妖微微一笑回道。

  敖妍起身,从床边走下来,海妖的目光也随着她,身子转向后,看着几步走到帐中央,背对着海妖,一边摆弄着自己的衣袖,一边说道:“美人入水,虽因怨念,但如今也终醒悟,若能忘却烦恼,无怨无恨的活着,再好不过了,我就给你取名叫浣忧,意为洗去尘世烦忧,如何?”

  海妖欠身回答道:“多谢主人,浣忧愿听主人教诲,洗去尘世烦忧,无怨无恨的活着,如今我只盼能见他一面,知道他安好,便能心满意足,不求其他”。

  敖妍转过身看着她说:“那好,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不要随意走动,你毕竟还是带罪之人,不要被别人看见”。

  浣忧轻轻点头答应:“是,主人”。

  随后,敖妍就转身朝帐外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