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师延西去
我谓无忧2019-11-04 09:144,345

  玉宴来到太云山下,薄雾缭绕在脚下,彩云环绕周边触手可及,景致迷人,但玉宴却根本不屑于欣赏,眼前的石阶一直排到了山顶,估计得有三千阶吧,从最底下仰望上去都看不到最后一阶,玉宴深吸一口气,双手提起长裙,快速踏上台阶,朝山顶走去。

  爬到一半的时候,玉宴暗自发泄心中不满:“这女娲娘娘真是装模作样,整日在我等天神头上,还要用这些台阶来显示她高高在上,我倒要看看你的能耐如何”。

  师延和帝鸿终于在傍晚之时到了西方净土,大殿之中,几百佛僧、菩萨还有罗汉们论完了今日的佛法课题,都准备离开之时,帝鸿载着师延就飞冲进来,帝鸿振翅带起的风,把众人案前摆放的经书刮得哗哗作响,更有纸张随风卷起飘落。

  本来宽敞的大殿里因摆满了桌案,有站着坐着的许多人,帝鸿一时找不到降落的地方,就在大殿上空盘旋,搅得殿里一片混乱,大家也正手忙脚乱地整理经书,佛祖无奈地闭眼念叨:“阿弥陀佛”。

  好不容易,帝鸿总算找准落脚之处,落到佛祖与众人相对之处的空地,但也因为地方实在狭小,侧着身子也只就能放下四脚,一侧身子朝着佛祖,另一侧身子朝向众人。

  落地收翅膀的时候还不小心将一边翅膀掠过佛祖的桌案,打翻了砚台弄洒了墨水,另一边的翅膀正好从弥勒佛的头顶扫过,令他先是一惊,后又不气不恼地呵呵笑起来。

  等帝鸿这边好不容易折腾完了,师延也知道这下子难堪了,赶紧拱手致歉道:“众位佛家在下司乐师延,从中极天来,有要事相求佛祖,请恕我无状惊扰”。

  弥勒佛笑着调侃他道:“圣君,试问这天界有谁不认识你呢?且不说你相貌堂堂,才华无双就这帝子鸿如此风驰电掣,气势如虹,我一众也当知道是司乐圣君大驾光临呐,啊?哈哈”。

  听了弥勒佛的话,在场所有人都笑了,佛祖也开怀大笑道:“阿弥陀佛”。

  师延尴尬的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羞红了脸说道:“弥勒佛真会说笑,呃,我先下来”。

  师延要从帝鸿背上下来,可无奈没有地方给他落脚,左右看看,都被案桌占了,这会儿更尴尬,总不能一直坐在帝鸿身上与大家说话吧。

  这时候弥勒佛笑呵呵的说:“圣君莫急,莫急”,说着将自己的案桌往后一拉,未见什么作用,索性把自己的肚子往后一收,再将案桌往后撤,对师延说:“来来,这里,这里”,这下总算有个下脚的地方了。

  师延赶紧跳下来,慢慢挪到帝鸿前头的空地方,弥勒佛这才赶紧把案桌推回原位,长长的松了口气,看样子刚才是憋足了劲才把肚子收回去的,累得不行,师延赶紧对弥勒佛躬身行礼道:“感激不尽,感激不尽”,弥勒佛喘着气摆摆手:“诶,举手之劳嘛”。

  师延看着帝鸿这庞大的身躯,正好挡在佛祖与众佛之间,似乎太不妥当,就对帝鸿说:“鸿儿,你去外头等我,嗯,去吧,去玩吧”。

  帝鸿听话,立刻又振翅离地,在大殿之上盘旋了一圈,又掀起了一阵大风后飞出殿外了。

  师延看着大伙又跟刚才一样整理经书纸张,心里非常抱歉,连连躬身行礼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弟子无状,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乐仙呐,你也不是第一次来极乐殿,不过今日你以这种方式,突然造访,又搅得我们这里纷纷扬扬,是何故啊?”

  师延听佛祖问话,赶紧转过身去,恭敬地弯身立在一旁回答道:“回禀佛祖,真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不然我和徒儿也不会这么失礼,敢在众位做论课之时进来搅扰”。

  佛祖听了问他道:“哦?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啊,说与我等佛家听一听啊”。

  师延赶紧说明:“佛祖可知道魔犼吗?”

  佛祖想了想说:“哦,可是那魔界之主,洛氏少麟?”

  师延回答道:“正是,此时说起来已是三日前的事了,那魔犼带领了魔族十万大军,在南海兴兵作乱,令得南海遭受重创,到处生灵伤亡残败不堪,南海龙王的至亲接到消息后,都带兵前往往营救,但无奈魔犼本领实在高强,法力高深,竟无人能将他治服,所以师延才冒昧前来,想请教佛祖,可有办法能击败魔犼”。

  佛祖并没有回答师延的问题,而是反问师延:“乐仙本该是这世间最悠闲之人,淡泊寡欲,纵情于丝竹音声之中,怎么,竟也关心起龙魔两族纷争了?”

  师延嘻嘻一笑,回答说:“佛祖,我虽悠闲,但也好管世间不平事”,接着又严肃起来说道:“魔族举兵进犯南海,我岂能坐视不理,我想佛祖您也不会不管吧?”

  “天下纷争,自由始终,万事有其定数,外人不好插手”。

  师延听了佛祖的意思是不想管,赶紧发挥自己的嘴上功夫,夸大其词道:“佛祖,那魔犼可是有毁天灭地之能的,现在他已魔性大发,在南海肆意杀戮,恐怕不久就要搅个天翻地覆,到那时生灵涂炭,岂不为时已晚,难道要他杀至众佛面前,佛祖才会管上一管吗?”

  “诶,乐仙,言过了”,观音菩萨这时开口说话,和善的提醒师延,他自己也知道有些言过其实了,便缓和语气说道:“小仙失礼”。

  佛祖缓缓说道:“乐仙请听我说一个道理”,师延躬身行礼听佛祖说:“世间万物相克,有至刚至强必有至柔至弱克之,哪怕不是现在,也必然是在将来,若我现在出手干预,那又何来将来,该来的终将会来,这是修行的劫数,阿弥陀佛”。

  师延听了脑袋里一团乱麻,表面上,佛祖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可实际上,他觉得这道理与这件事情好像并没有什么关联,他根本想不明白佛祖点拨他什么”。

  师延就问道:“佛祖,小仙愚钝,不知这可是破敌之策?”

  佛祖点点头,却又摇摇头道:“这是往后的事情了,现在来说说眼下吧”。

  师延听了下巴都快惊掉了,原来这半天佛祖是在说将来的事,天呐,佛祖能知未来事,这大家都知道,但也不能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说吧,饶了半天才步入正题,唉。

  师延仔细听着,佛祖缓缓说道:“这魔犼是魔族至尊与麒麟族长女之子,也遗传了两族最强的力量,同时性情也有两族特点,母族的天性温良无邪,但因其少时离母,而后长于魔族,受魔族狡诈暴戾之风教化,而导致其魔性难驯”。

  说到这里佛祖便停下了,叹了叹气,师延很不解,佛祖说这些干什么,难道是说魔犼生性不坏?这有什么用啊,他现在已是作恶多端的大魔头,难道要去感化他?师延想到这里,内心大抵有些明白了,可办法是什么?难道去满世间的找寻他母亲,恐怕为时已晚呐。

  佛祖又补充说:“他虽是魔,但也有七情六欲”,倒不是让你去找他的母亲,而是靠你的所思所想和感同身受”。

  “我的……,我如何感同身受,我本就是无父无母,几千年来孤独一人,我将这些苦,说与他听,他未必退兵啊”,师延内心是拒绝的,难道要他哭天抹地与魔犼说自己的身世。

  佛祖笑笑说道:“乐仙莫要妄自菲薄,你有这世间至纯至绝之术法,只是你从未发现其作用和威力而已,徐徐入耳,迷幻其心智,束缚其灵魂,痛苦其肉身,愁苦喜乐,爱恨怒惧,都能由乐仙的乐声来引导,不论怎样的强者,都有其弱点,只要找准其心底深藏而又向往的执着”。

  师延听完,恍然大悟,兴高采烈地说道:“啊,我明白了,多谢佛祖”。

  他向佛祖深深行了一礼,又拜了拜众佛,就匆匆走出大殿,跑到殿门口,帝鸿正等在那里。

  师延兴奋地抱着帝鸿说道:“太好了鸿儿,我怎么早没想到呢”,说着就跳到帝鸿背上,喋喋不休道:“我当初能将你感化,也能感化魔犼,美好的乐声能使人向善,凄婉的曲调能勾起人的忧愁,这是一样的道理,哈哈,太好了”。

  帝鸿听了,明白师延的意思,在音乐这种话题上,他们两个是最心灵相通的,帝鸿努力振翅,加快了前行的速度,他与师延同样迫切。

  师延走后,殿里的众佛纷纷论起乐仙的至纯至绝术法,只有观音菩萨问佛祖说:“贫僧方才有一事疑惑不解,想请教佛祖”。

  “哦?何事,请讲”。

  菩萨缓缓道来:“贫僧疑惑,为何佛祖与乐仙说了将来之事,而当乐仙问佛祖这可是破敌之策时,佛祖先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

  佛祖思考了一下,回答说:“魔犼会有万劫不复的一日,因此因,也非因此因;将来的事与此时有关,而又无关;凡事有因有果,而此因非此果,此果非此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观音听完点点头,微微闭眼行佛手礼,说道:“原来如此,贫僧受教了,阿弥陀佛”。

  众佛听了也一齐道:“阿弥陀佛”。

  玉宴到达山顶已是夜里,她两腿酸痛,沉重的每抬一步都艰难,因消耗了太多体力,而手脚软绵无力。

  颤抖着身子,手脚并用的往上爬,嘴上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师延,我这都是为了你”。

  拖着疲惫的身体跪倒在女娲娘娘跟前。

  还未开口说话,女娲娘娘先开口说道:“玉宴仙子,我已知晓你的来意,只是我并没有什么能够帮你,乐仙那里已得到了答案,只须你去告诉乐仙,他能感化邪恶,也能驱散硝烟,但逝去的终究是逝去了,切记不要让希望燃起又破灭”。

  玉宴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她本来的目的就是请女娲去南海,好让师延感激她,记得她的恩,如今并不能如愿,满腹委屈,她的情绪有些激动,流下眼泪对女娲说道:“娘娘,我走了这么多的台阶上来,足见我诚意,请您就屈尊跟我去一趟吧,娘娘,救救苍生啊”。

  女娲娘娘淡淡地回应道:“有没有诚意,我并不在意,这山高耸陡峭,我修筑台阶是为了给那些没有飞身术法的人走的,而不是为了彰显其诚意,你若真心助乐仙,就把我给他的话带到”。

  说完,女娲娘娘就背对着玉宴,离开了,玉宴伏在地上,愣了许久,踉跄着站起身来,缓缓地挪动着酸痛的双腿,一步一跛地往山下走去了。

  敖妍一行回到南方诸岛,这里有众多岛屿相连,令人惊喜的是,长姐敖婷、四姐敖婧,还有她们的驸马蓝河龙君、晋水龙君,已经在岛上了,一起迎接众人。

  敖妍还在云上的时候,早就看到了他们,兴奋地对身旁的敖钦说道:“父王,你看,那是大姐和四姐,还有两位姐夫,太好了,上次见他们,是在父王九千岁的寿宴上,对不对,父王?”

  “是啊,为父也三百年未见过他们了,今日为父心里甚是欣慰啊”,龙王脸上难掩愉悦之色。

  很快一行人就降落到了岛上,与敖婷他们会面了,两个女儿立刻上前,迎接许久未见的父亲,一边一个拉住龙王的手,激动地一齐道:“父王”,龙王也同样紧握两个女儿的手,三人寒暄了一会,敖妍就过来与两位姐姐亲近,两位龙君也上前一起叩拜道:“小婿参见父王、大王伯、三王叔”。

  敖钦连忙招呼开口道:“二位贤婿快请起,不辞辛苦,远道而来,令孤王感动不已”,敖。博和敖烈也乐呵呵的说道:“二位侄婿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两人起身,蓝河龙君先开口说道:“一听闻父王与南海蒙难,大公主与我都是心急如焚,当即就找晋水龙君和四公主联合,迅速整兵,朝南海而来,但碰巧听到休兵之令,又遇上了北海王叔往南方而来,我们就跟随着来到这里”。

  晋水龙君接着说道:“不错,父王,我二人皆驻守一方水域,虽兵力有限,但也望能尽微薄之力,助南海早日脱困”。

  “好,好,将南海安危记挂在心,二位不愧为孤王的贤婿”,敖钦连连说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