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痛失八弟
我谓无忧2019-11-07 17:133,805

  敖妍回来与魔犼继续对战,敖昕没有办法,只能停留在一旁观看,戎疾和艳姬也退到一旁,魔犼打从心底里想让敖妍输,但他又怕下手太重,误伤到她,只能先陪着敖妍过几招但又步步紧逼,伺机擒住她。

  无奈敖妍这女战神的名头也不是虚的,几十招下来,魔犼竟然都没有将她拿下,实在太灵活了,魔犼一直想扼她脖喉,敖妍却蹲下身,用腿横扫,攻击魔犼下盘,魔犼飞身跃起,敖妍就从魔犼下边钻过来,这样两人就交换了位置,魔犼又扑了个空,敖妍这样的躲闪令他很是无奈,找不到机会治服她。

  魔犼灵机一动,既然治服不了她,那就逼得她无路可退,再抓她就容易多了,想到这里,魔犼将手上的剑抛向空中,紧接着就冲向敖妍,与她空手对决,敖妍想躲,可是魔犼却用左手指挥着剑,从敖妍身后飞来,敖妍转身要逃之际却被这剑拦住去路。

  敖妍立刻使出自己的剑挡开,同时往右边躲去,这一转身,正好撞上魔犼,右手掐住敖妍的脖子,左手揽住她的腰,速度极快,动作也很轻柔,令敖妍还没有反应得过来就已经整个人陷入魔犼怀里与他四目相对了。

  师延暗叫道不好,急得驾着帝鸿冲了下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将两人分开,帝鸿也在观察,只待魔犼一放松警惕,立刻就将敖妍抢过来。

  随着魔犼揽住敖妍的力度加大,两人靠得更近了。

  “你输了”,魔犼轻轻地对敖妍说,一双眼睛在她的容颜上逗留,像欣赏着自己的玩物,最终将目光停留在敖妍的唇上,本来扼在敖妍脖颈上的手,也不自觉地移到了她的脸上,大拇指摩挲着她的嘴角和粉唇,敖妍心觉不妙,一把将他推开,用剑直指魔犼。

  师延突然想起佛祖跟他说过的话,想到用乐声让魔犼痛苦的方法,就拿出妃笛,吹奏起来,笛声入耳,其他人并无异样,只是好奇哪里来的乐声,而魔犼却双目失神,渐觉进入梦境,模糊的女性身影入他眼中,内心苦痛无以加复。

  敖妍听到笛声知道是师延来了,世间也只有他能吹奏这样迷乱人心智的音乐了,她就站在原地观察魔犼的举动。

  就在这时,敖昕冲过来大喊道:“姐姐小心”。

  敖妍闻声,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敖昕突然就冲上前将她推开了,一把剑从魔犼身侧冷光乍现,刺向了敖昕的胸膛,师延见状突然停下了吹奏,令魔犼从幻境中醒来,他站在原地看到眼前此景也是一惊。

  回头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艳姬躲在他身后,原来她本来是要突袭敖妍,没想到被敖昕发现,冲上来替敖妍挡了这一剑,她手上的剑正是洛水剑,这把剑由怨念而筑,一旦出鞘必要取人性命才甘心回鞘,这也是魔犼不愿用它来对战敖妍的原因。

  敖妍看到这一幕,内心痛苦不亚于魔犼刚才的情景,匆匆赶来的龙族众人也看到了这一幕,敖钦看到自己的儿子被利剑刺心,自己痛不欲生,大喊道:“昕儿”。

  此时艳姬将剑拔出,遁身逃走,敖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根本难以承受,眼泪夺眶而出,立刻朝弟弟飞过去。

  敖昕被洛水剑重伤,无法修复,仙运修为正慢慢散尽,身体正从高空坠落,敖妍冲上去接住敖昕已经彻底放松的身体,缓缓落到封结的海面上,敖妍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的滑落。

  敖钦与龙族一众立刻上前,围住魔犼,气势如同要将他剥皮剔骨,魔犼看着眼前的这些人,明明是艳姬出剑杀了敖昕,却让他背了黑锅,他有口难辩,谁让他是作恶多端的魔头呢,魔族中人做了恶事,要付出代价的也是他这个魔主。

  戎疾上前来,护在魔犼身边道:“主上,看来我们要与龙族决一死战了,今日不妨就大开杀戒,正好主上可以吸了他们的精髓,大增修为”。

  “你退下,我来应付他们”,魔犼命令道。

  “是”,戎疾了解魔犼的个性,心思也难以琢磨,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只好退下。

  本来今天是可以退兵收场,说不定日后还有机会抱得美人归,可艳姬不识时务,在此时多生枝节,说实话,魔犼他并不在意眼前这些人的看法,他更关心敖妍的想法。

  此时敖妍已伤心欲绝:“昕儿,对不起,是姐姐对不起你,你醒醒啊”,敖妍哭喊着,搂着敖昕已经渐渐冰冷的身体,敖昕昏昏欲睡,身体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嘴里微微说道:“姐姐,小心”。

  师延和帝鸿从高空下来,现身在敖妍一旁,师延从帝鸿身上下来,看看敖昕的伤,他根本无力救助,也没有没办法安慰敖妍。

  敖妍不停地抚摸着敖昕的脸,摇晃着他的身体,将脸贴上他的额头上,叫道:“昕儿,你醒醒,别睡啊,昕儿,啊……”,敖昕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身体一松倒进了敖妍怀里。

  敖妍仰天大喊一声:“啊”,红着双眼盯着魔犼喊到:“我要杀了你”。

  说完,就把敖昕交给师延,自己持剑飞到上空,大姐敖婷来到敖昕身边,看着已经面色苍白没有呼吸的敖昕,痛心不已,轻轻将他搂在怀里,昨日那个活泼撒娇的热情少年,今日只剩下冰冷的躯体。

  趁魔犼应对众人围攻之时,敖妍提剑刺进魔犼腹部,眼神幽怨地对他说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为什么要害我弟弟”。

  “我没有,敖妍,你信我”,魔犼的眼神中充满了真诚,可敖妍却不信他。

  “我如何信你,你说过你会退兵,我如约前来决战,你却杀了我弟弟,我如何信你,我要你给我弟弟陪葬”,敖妍的话霸道冷漠,又咄咄逼人,丝毫不给魔犼解释的机会。

  就算有机会他也解释不了,能证明他清白的只有敖昕,可他已经死了,就是因为他看见艳姬要杀敖妍,才会冲上前来保护敖妍,如果不是他,那么死的就是敖妍了,那时他会比被冤枉更加痛苦千万倍。

  还有能证明他清白的就是师延和帝鸿,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两个那时正隐身在上空,恰巧看到了艳姬行刺的那一刻。

  “没用的,敖妍,你杀不了我”,魔犼落寞的说道:“如果你的剑刺在我身上能让你解恨,我可以承受,日后我会补偿你……”

  敖妍将剑拔出来,狠厉地说道:“你怎么补偿,你能让我弟弟活过来吗?”魔犼垂眸不语。

  “魔犼,你受死吧”,敖昳上前来,从魔犼身侧举剑便朝他砍过来,魔犼不动声色,挥臂一挡,敖昳的剑砍向了魔犼的铠甲,魔犼力大无比,敖昳被一挡后退了很远。

  魔犼对这样的突袭很是不满,对着敖昳问到:“你又是何人,凭什么杀我?”

  “凭什么杀你?你带领魔族大军,犯我南海,伤我父王,今日又杀我八弟,我理应向你问罪,你父亲灭了我烟洲烛龙国,三千年了,这笔债,你也该替他还了吧,三罪并处,你说我该不该杀你?”敖昳气急败坏地说出了要杀魔犼的理由。

  魔犼却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回答道:“我承认,举兵杀到南海,打伤了你父王,是我的错,可罪不至死,而且杀你八弟的也不是我,最后你说的,灭你烛龙国更是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三千年前,我还没出生呢,你要问罪,去坟墓里找我爹好了……”

  啪地一巴掌,敖妍过来扇了魔犼一耳光,气极哭喊道:“你还嘴硬,我龙族让你搅得不得安宁,你还敢说不是你的罪孽吗?”

  魔犼被敖妍这一巴掌打得清醒了,他看敖妍泪流满面,忍不住心疼,近乎祈求的语气说道:“对不起,敖妍,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你走吧,今日我杀不了你,我们来日方长,我敖妍发誓,与你不共戴天”,敖妍知道,此时在场的人即使合力也杀不了魔犼,他有不死之身,愈合复原的能力又极强,就算与他对决也讨不了什么便宜,今日已经失去了八弟,不能再让其他人伤亡了。

  魔犼是真心觉得自己错了,自从遇见了敖妍,就被她身上那种刁蛮霸道,但又豪爽可爱的性情吸引,在刚才的那段乐声中,似乎让他尘封已久的天性与良知醒悟。

  他看到敖妍伤心难过,他也心疼,站在原地看她,敖妍冷冷地说道:“走啊?难不成你能以死谢罪?”

  魔犼无话可说,只得顺敖妍的意,赶快离开。

  龙族众人见魔犼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走了,愤愤不平,说道:“灵湛,你怎么能放他走呢?我们要给敖昕报仇啊”。

  “放他走吧,留他在世上,由我来对付他”,敖妍对众人说。而后又盯着魔犼远去的背影,有气无力地对他说道:“你记着,有我敖妍一日,必叫你不得安生”,敖妍现在痛心不已,无力再战,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让敖昕复活。

  众人无奈,既然魔犼已经离开了,且魔族大军已经退出了南海,寻仇的事只能日后再说了,眼下还是先将敖昕带回去安置。

  魔犼与戎疾回到大营,下令立刻退兵回魔界,艳姬走过来献殷勤道:“主上,你怎么受伤了?”

  魔犼毫不留情面的甩了艳姬一巴掌道:“滚,你做的好事,还敢让本尊替你蒙冤”,打完艳姬还不解气,又一步上前,捏住艳姬的下巴,狠厉地说道:“谁让你动她了,啊?谁让你拿出洛水剑的?”

  艳姬被魔犼捏的疼痛难忍,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哀求道:“主上饶命啊,属下……完全是为了想帮魔主,属下对……对魔主忠心无二,求主上……饶了属下”。

  “哼”,魔犼狠狠地甩开艳姬,狠厉霸气的说:“若有下次敢不听我命令,擅自行事,看我不要了你的命”。

  “是,属下再也不敢了”,艳姬跪在地上,哭着答应道。

  魔犼心里其实恨透了这个女人,但她却站维护自己和魔族利益的立场上,魔犼的知道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他与敖妍分属对立,他的手下想尽办法要杀敖妍这也在情理之中,想到这里,魔犼无奈地闭上了眼。

  赫铎立在一旁,低三下四的,不敢出声,生怕惹怒魔犼招来杀身之祸,魔犼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都跟我回魔界去”。

  “是”,在场的众人一齐道。

  魔犼转身,用手捂住腹间的伤口,那是敖妍所刺,他本可以将伤口愈合,但自行将伤口愈合就不会留下疤痕,而他就是想留下这道疤,因为他对敖妍满心愧疚,无处寄托,留着伤疤,这是敖妍的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