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找到敖妍
我谓无忧2019-11-19 08:455,144

  敖婉赶到敖妍的寝殿大门外,就看到师延和黎为走了出来,准备要往城外去,师延不擅长驾云,现在没有帝鸿载他,不过有黎为在,可以协助他腾云。

  黎为慢条斯理的,还在施法请云,一旁的师延干等着焦急,而在他们后头出来的凛恒却先一步登空,动作干净利落,走出殿外的一瞬间,就化身一颗流星疾驰出去,从师延身旁经过,带起一阵风,吹起了他的广袖,在空中飘动了几下。

  师延心中气恼,恼自己没有那样的本事,能在一瞬间飞得千里,一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旁的敖婉看着凛恒远去,心中失望至极,心中怨道:“为了敖妍,竟然这样迫不及待”,敖婉努力强装镇定,却未发觉自己正紧咬着嘴唇,呆忘着凛恒远去的方向。

  这时黎为已经请来了云盘,托起他和师延两个,缓缓飞向天空。

  没想到这云也和黎的性子为一样,飞得极慢,这样不知什么时候能找到敖妍,师延不禁问道:“医仙,我们可否快一些?”

  黎为回答道:“圣君,我实在无能为力啊,你有所不知,飞得太快,我就头晕目眩,什么也看不清啊”。

  师延正心急如焚,担心敖妍遇到危险,听到黎为怎么说,真恨不得自己能驾云冲出去,只能无奈的叹气,即便这样,医仙也要比自己强上许多,自己没有了帝鸿,是哪里也去不了的,现在只能盼望着敖妍平安无事。

  靖瑶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之前听小金子说公子醒了,她是真不敢相信,虽然自己年纪不过二十,但也有近十年诊治伤患的经验,对病人恢复时间的估量是有把握的,所以她知道,要彻底医治好这位公子,是需要大量的药材供他泡药汤解毒的,毒没有解,他一时半会儿醒不了。

  她担心出了什么差错,所以一进到院子,就急匆匆地往厅里去,想看看那位公子到底怎么样了。

  羡川和其他人正守在厅外,见靖瑶回来,撒开手中牵着黑狼犬的绳子,摸了摸犬的脑袋和耳朵,对它柔声说了句“墨儿累了,去吧”。

  那黑狼犬就非常听话的,走到花坛旁边的窝里去卧了起来。

  接着靖瑶就快步走上台阶,羡川刚要开口,靖瑶就问道:“你家公子在里面吗?我要再确诊一下”。

  说着,靖瑶就径自推门进去了,羡川想告诉靖瑶不要打扰敖旭休息,但靖瑶已经进去了,羡川只能赶紧跟在靖瑶身后,准备去向公子说明白。

  进屋一看,敖旭好端端的在榻上打坐,面容平静,气色已经恢复如初,看不出像是之前痛苦不堪的样子。

  靖瑶轻轻走过去,走到榻旁,小心翼翼的不想惊扰到敖旭,羡川更是不敢出声,怕吵到敖旭休息。

  靖瑶看敖旭气息平稳,面色正常,是在不敢相信他已经恢复了,就微微弯腰,轻轻的将手指搭在敖旭的手腕上,想替他把脉。

  这时候敖旭在浅睡中,感觉到有人靠近过来,就突然醒了,睁开眼睛。

  看到面前这个靠近过来的陌生女子,敖旭心里一惊,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身体。

  靖瑶也吓到了,脸红心跳的,赶紧直起身来,尴尬地低着头道:“打扰公子了,我……,只是……”。

  本不想惊扰他,却没想到对方就这样醒了,想到自己小心翼翼的行为,现在在对方眼里,会不会被看成是偷偷摸摸想要做什么。

  羡川看这情形,赶紧对敖旭说道:“公子,靖瑶姑娘是来为你诊脉的……”。

  靖瑶有些局促不安,站在一边,两只手捏在一起,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当敖旭的目光投向她的时候,她的脸更红了,低着头不敢与这英俊如天人一般的男子对视。

  敖旭倒是没有怪她冒昧打扰,客气地说了句:“有劳姑娘”。

  接着从榻上下来,站起身来,身形高大修长,如神一般驾临,靖瑶不自觉的将目光上移,竟然发现,自己抬头仰视着对方的侧脸,肤色如脂玉,睫毛纤长,真是绝美,棱角分明,鼻梁高挺,又充满了男子的阳刚之气。

  靖瑶看得入迷,愣在原地,敖旭已经自己走到桌边坐下了,羡川立在一旁,看靖瑶愣神,就小声叫道:“靖瑶姑娘……”。

  “啊?”

  靖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实在太窘迫,太失礼了,才想起来为敖旭把脉,长舒了一口气,掩饰自己的尴尬,走过去坐下。

  敖旭已将手臂平放在桌子上了,靖瑶深呼吸之后,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伸出手来,搭在敖旭的手腕上。

  屋子里平静下来,靖瑶专心诊脉,起初靖瑶面露十分疑惑的神情,皱着眉头,她对敖旭的脉搏赶到十分奇怪,似乎不太像正常人的。

  敖旭突然想起来,自己是龙族,又是仙体,脉搏自然与凡人不一样,要慢很多,所以就悄悄施法,改变自己的脉跳,使自己的脉搏跳动规律变得与凡人一样。

  靖瑶对刚才的诊断心存疑惑,想再仔细确认,又重新将手指搭在敖旭的手腕上,这次靖瑶的感觉对了,瞪着眼睛,不住地微微点头,敖旭看到她的神情,是在可爱,忍不住微微笑起来。

  靖瑶诊断之后,确认敖旭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就起身道:“公子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身体初愈,需要滋补,我这就去熬煮药膳给公子调理身体”。

  敖旭起身道:“多谢姑娘”。

  靖瑶点点头道:“那我先告辞了”。

  “嗯”,敖旭答应。

  羡川道:“我送姑娘”。

  送靖瑶离开之后,羡川又回来了,敖旭对他道:“传令下去,今夜亥时一到,就离开这里”。

  “是,主人,那……,要不要向靖瑶姑娘辞行?”

  “不必,她会忘了这一切”,敖旭淡淡一句回应道。

  南海出动了三千大军,沿路搜山。

  归月城中,渭将军得知消息,召集了属下,正打算带兵出城去寻敖妍。

  这时一个白甲少将,走道渭将军身侧,拱手道:“将军,城主不在,守城之责不可忘,将军不便离城,还是令属下带一队将士去寻城主吧”。

  渭将军侧头看着身旁这个年轻人,是前不久刚成为副将的沉潇,虽年纪轻轻,但却足智多谋,武艺不凡,敖妍破格提拔他,但他却不骄不纵,待人谦和,做事稳妥,令其十分信任。

  “这……”,渭将军想了想,没有城主的命令,自己作为守城统领是不能离开归月城的,即便现在城主下落不明,自己也不能擅离职守,不过自己却可以派遣作为副将的沉潇带兵出城。

  想到这里,渭将军就点头,答应了沉潇,看沉潇依然端着双臂行拱手礼,渭将军紧紧握着他的手腕,郑重地嘱咐道:“一定要让城主平安回来”。

  “是,属下领命”,沉潇躬身领命,接着就带着一队士兵出发了。

  龙宫里,一下子三千兵力出动,也不算是小事,很快敖妍失踪的消息就在龙宫里传开了。

  几个宫女在花园中,一边忙碌着手头的活儿,一边窃窃私语道:“听说妍公主失踪了,龙王调了许多兵力去外头找呢”。

  旁边宫女问道:“呦,若说别的公主失踪,说不定可信,但妍公主可是女战神,怎么可能会失踪呢?”

  “我可是听龙王殿外的侍从说的,说昨夜,金姑姑匆匆忙忙地来,请龙王派兵寻找妍公主,龙王当即就带兵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不刚才又调走了三千精兵”,那宫女细说道。

  一旁的几条小鱼精游过来凑热闹,其中一个插嘴说道:“是啊,其他公主都在龙宫里安安稳稳地待着,只有妍公主成日在外,我娘说,乱跑的孩子,会找不到家的,而且外面还会有危险”。

  小鱼精说起话来,声音像个五六岁的孩子,充满了稚气,被宫女调笑道:“你这小精,别乱说,当心被掌事们听到,你这辈子都别想化成人形了”。

  宫女用手里的花枝轻轻点了那小鱼精的脑袋,小鱼精顺势低下脑袋,翻了个跟头,嘻笑着,跟着鱼群游开了。

  南珠进入龙后寝殿,想将敖妍失踪的消息告诉龙后,看到龙后的亲信女史千荆站在一旁,想必她也是带来消息了。

  千荆虽是女子,但却一身戎装,她是龙后的母族培养出来的侍卫,她和手下带领的人遍布南海,为龙后效力,她得来的消息必定可靠。

  龙后扶额坐在案前,南珠向千荆投去目光,似乎在向千荆确认龙后是否已经知晓此事。

  千荆对南珠的意思自然心领神会,冲她点了点头,南珠会意,便不再打扰龙后,静静地立在一旁。

  龙后虽然之前对敖妍气恼,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听到她莫名失踪的消息,怎么能不担心,对千荆说:“带人去找,一有消息,立刻回禀”。

  “是”,千荆领了龙后的命令,退了出去。

  龙后继续扶额忧虑,南珠上前宽慰道:“龙后,莫过于担心,妍公主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龙后叹了口气,抬头,将目光寄向远方。

  游妃也早已知道了这件事,她安插在归月城的人,近来总是频繁地向她禀报与敖妍有关的事。

  敖媚听完了来人禀报的消息,想听听游妃的看法,问道:“母亲,敖妍怎么会突然失踪了呢?”

  游妃遣走了来报信的人,盘算着回答道:“不急,且先看着,她若真有什么不测,我们只当少了一个棋子,日后也少了一个与你竞争的最大对手,倘若她没事,那我们还可以有机会利用她,对付龙后”。

  “嗯”,敖媚听完,点点头道:“母亲说得对”,接着又狠厉地说道:“敖妍……,不过是我们的棋子,死不足惜”。

  敖妍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体力稍稍恢复了,起身准备腾云,却觉得心口疼痛,不能施法,就连挪步走动之时,也牵动着心口隐隐作痛。

  盲山里那鬼怪力气巨大,偷袭时,击了敖妍一掌,昨夜急于回城,未顾及伤势,现在反倒置自己于不利境地。

  敖妍想到,以自己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回城,需要求援。

  取出自己随身带着的一颗明珠,敖妍将它放在手心上,散发着莹莹白光的明珠,慢慢打开一道缝隙,渐渐舒展开来。

  起初看着像一条蜷缩的小虫,但随着它长大舒展,身形也渐渐明显,仔细看,原来是一条白色的小海马,这是长得最接近龙形的一种生灵。

  这小海马如初醒一般睁开眼睛,玲珑可爱,身体茭白接近透明,周身散发着粼粼白光。

  敖妍将它托在手上,对它道:“去吧”。

  小海马知道敖妍的意思,点点头,展开背上的一双翅膀,身体也渐渐长大一些,转身就离开了敖妍的掌心,如同一匹展翅的骏马,朝山林上空飞去。

  敖妍抬头,看着小海马很快就飞远了,现在置身于此,这是她唯一的办法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敖妍放松了疼痛的身体,坐下休息。

  山林之外,烈日当空,凛恒以自己南海元帅之衔派令军队,一路寻找,这时师延和黎为也赶来了,遇上凛恒正站在高空中,听下属上报情况。

  黎为踏云走上前来,问道:“骊龙君,可有城主消息?”

  凛恒只是摇摇头,并没有说话,师延这时候走过来道:“那便是还没有找到”。

  凛恒听到师延的话不阴不阳,更不愿搭理他。

  沉潇也在此时带兵赶来了,向凛恒问明情形,打算带自己的部下去别处寻找敖妍。

  这时,敖妍放出的小海马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天空,周身白光包裹,在日光下也是那般夺目,四只雪蹄如踏着平地一般朝这边奔来。

  沉潇一眼认出来,这是南海灵物,他再熟悉不过了,敖妍犹如天生的南海王者,她像龙王一样,能号令南海生灵。

  沉潇上前拦住了它,小海马就落在了沉潇手掌中。

  “殿下在哪?快带我去”,沉潇看着掌上的灵物问道。

  小海马知道沉潇是来找敖妍的,离开他的手心,煽动着翅膀,要为沉潇带路,接着就转身又朝来时的路飞去。

  沉潇抬手示意身后部下跟上小海马,凛恒看到这样的一幕,突然明白了,他知道沉潇有办法找到敖妍,所以就立刻跟上了。

  师延和黎为也对视一眼道:“走,去看看”。

  众人跟随小海马,穿入林中,只觉这里似乎与外界隔绝一般,敖妍如果真的在这里,的确不易被找到。

  果然远远地看到敖妍,正静静地靠在树下,微微闭着眼睛睡着了。

  沉潇迅速降落地上,疾步走到敖妍跟前,单膝跪地,俯首对敖妍道:“城主,属下来晚了”。

  敖妍闻声醒来,睁开眼,看到眼前,她没想到是沉潇,非常吃惊,小海马变回了明珠,敖妍用手掌将它接住,收了起来。

  她刚想问沉潇怎么会在这里,这时凛恒也快步走了过来,在她面前蹲下身,紧张地道:“妍儿,我来迟了,你没事吧?”

  敖妍诧异,看着凛恒,以为自己是在梦中,疑惑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找到自己,而且,凛恒的到来更让她惊讶,但看到后面的师延,医仙也跟过来了,她立刻明白了,一定是师延回了城中,发现自己并未回去,才会带人来寻找。

  黎为走过来,蹲下身对敖妍说:“听说城主受伤了,让小仙……”。

  “有劳医仙了,我并无大碍,还是先回城,再行医治吧”,敖妍对自己受的伤十分了解,需要修养才能复原,看到站在原地的师延,自己受伤的事一定也是他告诉了医仙,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这让敖妍对他心存感激和愧疚。

  敖妍又看向凛恒,向他微笑摇摇头道:“我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凛恒点头,将敖妍扶起,沉潇向下属吩咐道:“去将月尾兽车调来,迎殿下回城”。

  “是”。

  凛恒扶着敖妍离开,敖妍步行有些艰难,两人走得很慢,从师延身边经过,敖妍低头不语,她心中对师延充满愧疚,昨晚是她执意要回城,将他留下,如今也是他不辞辛苦地来此处寻她。

  师延看到敖妍已经没事了,现在又靠在凛恒的身边,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两眼呆愣在原地,任凭他们从自己身边走过,心头凄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龙女敖子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