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地狱里的天使
君临天下。2019-10-01 12:453,351

  “喂?”

  “您好,我这边是某国际音乐有限公司,不好意思,冒昧打扰您,想问一下,网上有一段歌词,是您写的吗?叫地狱天堂的。”

  “歌词?是我写的,不过我只是随便写写,并不是什么歌词,有什么问题吗?你刚说你是哪里?什么公司?”

  “某国际音乐有限公司。是这样的,女士,我们希望能从您手中购买这段歌词的版权,填曲完成后,很有可能会收录在十月的新专辑中。”

  “什……谁、谁?你说谁的新专辑?”

  “October,十月。”

  ……

  沈玉君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这简直……简直比中一千万彩票的几率还小!不不不!是比中一个亿彩票的几率还小!

  坐在正往北京方向行驶的动车上,沈玉君总不自觉的拿出车票翻来覆去的看,一边看,一边问自己,我这是准备干吗去?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非得往胳膊上掐一把,感觉到疼了,这心才踏实下来。

  从前天接到电话,到今天踏上旅程,沈玉君就没彻底清醒过,嗯……准确来说不是她没清醒过,而是她还不相信这是真的,所以就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

  那首《地狱·天堂》的词,其实已经写完很久了,只是没在网上发表。在她自己看来,从前写的那些短篇、中篇、长篇小说,几万字的,几百万字的,都没人看,区区几行读着顺口的词,能有什么作为?所以也从来不作他想,就一直在电脑里搁置着。

  沈玉君写作的脚步一直都不曾停下过,新的故事、旧的故事,删了改、改了删,哪怕她知道没有人看,却还是会坐在电脑前敲键盘。

  偶然有一次,沈玉君浏览到一个散文网站,随意看了几篇文章,有诗歌,有散文,有短篇故事,说不上有什么触动,只是觉得挺有意思,便随意写了一篇名叫《错过那场过错》的文章发表到网上,没想到反响还不错,点击量不低,评论区的留言也几乎都是好评,在写作上失败了这么多次的沈玉君,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尝到成功的滋味,那一刻的感觉……其实很复杂。

  高兴是自然的,但是她心里也很清楚,一篇短文的成功,距离成为真正的作家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另一面,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觉得自己是不是只有这么点本事,写个几千字的短文还有人看看,一旦延展成为一部小说,就糟糕得一塌糊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人,其实都有一股不甘心、不服输的劲儿,只看有没有触及到你所在意的那个点,写作,就是沈玉君最不甘心的那个点。

  这种不甘心,很快让沈玉君把对自己的怀疑,转化成了激励,偶然又想起,自己曾写过那些读起来顺口,意思也还不错的……现代诗,便选了其中一首又发表到了网上,正是《地狱·天堂》。

  没想到,命运的转折点,就在这短短的一段《地狱·天堂》里。

  此刻坐在高铁动车上,她的心情依然很复杂。

  沈玉君是天津人,离北京本来就不远,城际快车又很方便,路程上连一个小时都不到,只是这短短一个小时,对沈玉君来说似乎有点不够用,她一直处在一个……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不知道自己要去干嘛,可是转念一想到自己写的词会填成曲,由十月演唱,以后会在各个听音乐的软件上听到这首词,十月还会在演唱会上演唱这首歌,就、就、就感觉十月像是人间地狱里一尊美丽的天使一样……反正就是一会儿六神无主、茫然无助,一会儿又心潮澎湃、兴奋不已,这内心活动,简直不要太复杂了。

  到了车站,早有人在等待沈玉君,沈玉君保持了最基本的礼貌,不过这会儿整个人还木讷得很,只一路跟着人家走,原本还有一堆堆的问题,这会儿也全忘了。

  不会开车的沈玉君也不清楚自己现在坐的是辆什么车,只认识那前头的标志,奔驰,别的一概不知,直到来接自己的这个人先开口聊天,沈玉君才略微调整了状态。

  “我是公司的艺人助理,姓卫。沈小姐似乎话很少啊。”

  沈玉君微微一笑,很诚实的回答:“不是话少,是千言万语不知道该怎么说,心情太复杂了。”

  “公司那边的人告诉我说,您是十月的粉丝。”

  “是,从《明天和意外》那首歌开始就一直很喜欢十月。”

  “噢,那年头可不短了。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导购。”

  “今天是正常休班吗?”

  沈玉君耸耸肩:“我特意请了年假。”

  卫助理犹豫了一下,表情有些为难,缓缓道:“之前公司那边联系您的时候是说让您和十月见一面的,对吧?”

  沈玉君点头:“是。”

  “嗯……这个事情可能会有点变动,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不过我觉得还是需要先告诉您一声。”略顿了一下,卫助理继续道,“十月目前还在医院休养,倒不是不方便见您,主要是公司这边今天有新的安排。关于歌词版权的问题,法律程序这边一些问题是由陈杰明先生负责的,沈小姐知道陈先生的身份吗?”

  沈玉君轻声道:“十月的……前男友?”

  卫助理笑道:“是,沈小姐果然是十月的粉丝。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正是陈先生的律师事务所。待您这边的事情结束,陈先生也要去一趟医院,您知道他跟十月……所以之后您还能不能见到十月,目前不太好说。”

  “他们不是分手了吗?”

  卫助理点头道:“嗯哼,只是接洽一些法律上的事情,但是……明星嘛,总是会被人过多的关注。”

  沈玉君将失落用笑容掩饰过去:“没关系,我明白,嗯……那个……”她将一路拎在手里的精致礼盒递过去,“这是我想送给十月的礼物,能不能……”

  “噢,不不,沈小姐,我们目前还不能确定今天能不能让您见到十月,礼物您先自己收着,如果确定见不到的话,我一定替您转交。”

  “好,谢谢。”

  原本还六神无主、不知所措的沈玉君,这会儿倒冷静了下来,大约是失落所致,听助理这么说完,她心里想的是:肯定见不到十月了。

  不过更没想到,会见到十月的前男友。

  路程并不算远,车开了大约有20分钟就到了。

  下了车,卫助理领着沈玉君往办公室走去,应该是已经提前约好的,陈杰明就在办公司低头看着什么文件。

  这个男人和电视上看起来差别不大,沈玉君略端详了一下。

  等卫助理和陈杰明说完话,卫助理就先出去了,然后很快进入了正常手续。说是走什么法律流程,其实也只是陈杰明说着,沈玉君听着而已,她看书再多,也看不到法律条例上,不过全程倒是很淡定,看上去像是听懂了的样子。

  “大概就是这样,沈小姐听明白了吗?”

  沈玉君又耸耸肩:“算是吧。”

  “那沈小姐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

  “没有的话,就请您在这个地方签字。”陈杰明将合同转过来推到沈玉君面前,然后又递过一支笔,“这里。”

  沈玉君接过笔来签了名,淡淡说了一句:“谢谢。”

  陈杰明将合同和笔收回,然后有些奇怪的看了沈玉君一眼,又问道:“沈小姐……确定没有别的问题要问我了吗?”

  沈玉君皱眉,不知道脑子里想到了什么,反问道:“难道这合同里有诈?还是有卖身契?”

  她神奇的脑回路让陈杰明不禁笑出了声:“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指的是……他们告诉我,你是十月的歌迷,所以你应该知道我和十月的关系,难道你不想问问,我和十月之间的事儿吗?”

  沈玉君歪着脑袋,又反问:“难道你……希望我问吗?”

  陈杰明一愣。

  “我是十月的歌迷啊,但这并不代表我有权过问你和十月之间的隐私吧?而且谈恋爱……分分合合的很正常啊。”沈玉君说道,“关注十月私生活的人已经太多了,过度的曝光可能也会伤害她的家人朋友。我管不了别人,所以就管好自己就好啦,理智追星。”

  陈杰明沉了口气,微笑道:“十月应该见见你的,既然我待会儿要去医院,那你不如跟我一起去吧,省得见了十月,我俩也没话说。”

  “啊?”沈玉君受宠若惊,“可是……那谁刚跟我说……”

  “我跟十月不过是要逢场作戏,但是耽误了你这个真爱粉,我心里过意不去,放心吧,我来安排。”

  失而复得的感觉叫沈玉君一下子从地狱又回到了天堂,她从来都不是好奇心重的人,很多事不愿问,懒得问,只是没想到,这一点居然在这个时候成了优点。

  娱乐圈的八卦新闻,沈玉君也是爱看的,但是很难说她就真的信了哪一条,在她看来,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最缺乏的就是信任,更何况是娱乐圈,八卦不过就是看个乐儿,解解闷儿而已。

  不过,又有机会能见到十月了,这对沈玉君来说已经足够了,至于十月与陈杰明之间的事情,沈玉君真的希望能够给十月一些属于她自己的隐私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堂或地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堂或地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