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有女倏然入门墙
佩缨2019-09-25 10:563,424

  时间就像渭水,飞快流逝。河畔的孩子们还在河畔上玩耍,城外的马队却已由人引领,经由官道,抵达了驿城。

  驿城居于河北要冲,自古便是战略之所。它城围二里,以两面高山作为屏障,弹丸之地,固若金汤。城内开凿有四眼井泉,水量极其旺盛,涌出井台,汇成溪流汩汩流淌,接连城外的护城河,周而复始,循环不息。

  南北城门以翁城为模式,护城河上各建有吊索桥一架,可自由收放,以供行人车马通过。

  那一队从皇城里来的车马,经过城门守卫的查验,通过青石甬道进入了市集。

  马车被一群骑士环绕着,共分前后两队,每队十六人,一个个全装披挂,介胄整齐,威风凛凛,锐气腾腾。

  一领领黑色战袍迎风飘卷,猎猎鼓动于众人背后,恍惚间就好像是一团乌云降落在地面,正向城内缓逼而来。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车厢上插着的一方三角型旗帜,那面旗,以红色做底,金色围边,饰着两条金色的羽毛旄尾,上面绘着一只白鸟图腾,那白鸟造型简单,却极为传神,在晨光辉影中随风飘飞,羽扬翼张,仿佛就要破旗而出。

  此番情景着实夺人眼眶,不少商队都远远缀在这伙人马身后,鲜有人敢与之争先,集上的行人,大多也被其凛然气势所慑,均是自发靠到两边,为其闪开一条道路。

  在此之下,沿途未遇多少阻碍,马队一路向西,行了一会儿,才将脚步逐渐放缓,最终慢慢停了下来。

  眼前来到一座牌坊,牌坊上写着金华门,牌坊底下则站着十数名公人,全是东篱的能臣骨干,此次奉了陈文靖的法令,在此接洽朝廷里的使者。

  “停。”

  为首的骑士一声令下,车队立即齐刷刷的停止,步调整齐,更没半下多余的响动,显然这是支有素的队伍。

  那骑士抖起缰绳,策马向前缓踱了两步,先是环顾众人一圈,随后将目光聚拢到一人身上,并朝那人扬了下手里的马鞭,嘴里寒暄道:“你好啊李大人,可是在此等候了许久”

  话音甫歇,当即便有一个中年男人排开众人,迎了上来,他年纪约莫三十左右,身材结实挺拔,气质沉稳内敛,高鼻梁,薄嘴唇,下巴上蓄了一点胡须,穿了一件灰黑色的大衣,样式简谱却不失整洁,单在领口处嵌了块美玉,用以彰显其身份地位。

  此人姓李,双名胤飞,少年李莹玉及少女李盈掬便是这人的后裔。

  李胤飞迈步上前,向那人颔首致道:“将军远来辛苦,胤飞未及远迎,还望宽宥。”

  嘴上说着,心下却忍不住暗自一凛,忖道:“我早知这来使身份神秘,地位非同一般,却没有想到还是为他吃了一惊。”

  李胤飞双目有神,这时已经认了出来,眼前所伫立的一旅之众,竟然全是精骥营的晓锐!

  精骥营是御前人马,属于禁军,常年驻守在皇城大内,拥有全国最顶级的战力。

  这支部队雷打不动兼具风格保守,自打成立伊始,便只对皇室负责,没想到今日竟会为了保护一人的安全,现身来到此地,不禁叫人心生诧异。

  李胤飞心潮起伏,却始终没有流于表面。

  那骑士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本将军并非始来东篱,大人无需如此客气,请自便。”

  “请。”李胤飞应了一声,并朝身后摆了两下手,余下众人领会其意,登时分列在街道两旁,闪出一条宽广的道路。

  “驾。”骑士见状,将马鞭轻轻一晃,两腿一夹,带动马队再次启程。

  李胤飞换乘一匹马,走在众人前面,精骥营护卫着马车,紧紧追随其后。一行人兜兜转转,沿途经过城市中心,大约两盏茶的功夫,终于来到一个单独的庭院,这所庭院门墙甚高,在其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绿植,使得静谧幽深,外人无法窥得全貌,门前栽了两颗大树,树冠蓬蓬,枝丫延展甚广,刚好将李胤飞等遮蔽于一片荫凉之下。

  御门正中悬挂了一块匾,上面写着“白虎堂”三个大字。字迹之中浸透着实力与霸气。

  传闻天之四灵中,白虎属性为金,系西方之主神,五行之正体,它能柔能革,易有易无,掌控人间兵戈之事。白虎堂遂以得名,

  这里已经快要接近城郊,历来都是用以商榷军机大事的枢密之所,整个漠北几乎一半的作战指令都是从这里下达,从而执行到各郡各省,其内部规格,等级秩序,最为森严,只允许接待皇廷里指派的机密人员,若无批示,任何人不得无故辄入,违者以谋反罪论处。

  李胤飞所带领的这伙人正是由朝堂内的兵部指派,来此同商军国大计,当下既已查明正身,他便引领着众人径自来到白虎堂。

  到了堂口,李胤飞翻身下了马背,这边脚跟刚刚站稳,那边车厢之中已然有所举动。

  “这便到了么。”

  场内传来一道轻柔的嗓音,与此同时,马车前的黄布帷裳被人缓缓挑开,跟着露出了一只洁白的素手,只见那只手指如尖笋,腕似莲藕,摊着个兰花,好似迎风拂柳般自黄布帘后柔柔弱弱的伸了出来。

  李胤飞见了,登时心里一震,且单看这只手的模样,恐怕并非来源于男子,复又品味着方才那句话语,那清脆婉转的嗓音,莫非车里头坐的是个女子

  正猜测间,从车厢里闪出来一道人影。

  那人身量苗条,傲然玉立于马车车头。虽然以黑纱遮面而且穿上了男人穿的文士长衫,但宽大的衣衫仍然难以掩盖她窈窕的体态。果真是一个青春女子。

  李胤飞作为东篱首辅,郡内除靖边侯陈文靖以外,首推他为一号人物。身份使然,自然接触过不少人物,但所接待的是个女子,这在以前却从来未曾有过。

  时大汉天子刚刚亲政,兴利除弊,政治开明,女子入朝做官,倒也不是难事,但那究竟在于少数,且所居职业大多只是闲职,只因世间之人多数本着男尊女卑的差别观念,此等成见自古便有,根深蒂固,绝非几年朝夕能够改变。

  但眼下看这女子轻盈的体态,显然她还年纪尚浅,却已能够担任使节,出使东篱,并得精骥营亲自护送。种种情况,不得不使人感到震惊。

  当下他微一愣神,那名女子已再度开口,说道:“我听说东篱郡重视内部发展,是以并没有将钱用在装饰和外观,而是用在城内的布局以及建设,今日一见果不其然,真令本使大开眼界。”

  李胤飞一听,匆忙打了个稽首,谦声道:“东篱郡地势微寒,颇多简陋,不及皇宫大内巍峨雄伟,还请御使不要见笑。”

  那女子回道:“岂敢”,说罢举止一变,身体微向前倾,左手轻递,整个人面向李胤飞站立。其态势,竟是欲让李胤飞伸手扶她下车。

  这辆皇驾没有扶手,且车头不低,若是无人接引,想要下车确也多有不便,纵然如此,李胤飞也决计不敢伸手去接,顾念不能失了周到,心念一转,当即对身后使了个眼色。

  眼见便有一名下属挺身而出,随后快步走上近前,单膝跪伏在地上,如此一来,便为那来使垫下了一级人形台阶。

  那女子见他这般做派,不觉微微愣了一下,但她也是个端人,于是不再客气,左手轻提着裙裾,一抬腿,落落大方迈下步来。

  李胤飞这才松了一口气,庆幸之余更加不敢怠慢,赶紧吩咐手下措置好精骥营的人马,自己则带领那女子进入白虎堂。

  “王贵。”

  李胤飞招来一名羽士。

  “你立即骑上这匹快马,去城东靖侯府请靖边侯来此商议要事。”

  “是!”

  ”此外,靖侯平日公务繁忙,难保你会请的动他。” 他一边说,一边从腰里解下一面牙牌,递给了羽士。

  “若他不来,你便将此物事呈现给他。兹事体大,你一定要速去速回,断不能有所延误,明白了么””

  “属下领命”

  羽士双手接过牙牌,当即诺了一声,而后便扬鞭打马,飞一般的往城东赶去了。

  “但愿此事能完满结束。”

  目送那羽士远离之后,李胤飞忽然感到一阵直觉上的不安,但他思量半晌,仍然没有找到出处,左右无济于事,索性不再去想,待处理好一切事情之后,他便全心一志,专门来同那女子谈话。

  回过头来,猛然发现,那女子的身前竟凭空多出了两个男人。

  这两个男人悄无声息,具体于何时来到,就连李胤飞也没有留神,但如今这么一亮相,顿时令人如临渊狱,

  而那女子伫立于二人之间,态度居然镇定自若,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惶恐惧,想必一定是互相认识,这使李胤飞放下了戒心。

  那两人不声不响,肃静的站在那女子的左右,却不敢走近她身旁五尺之内,似乎生怕不敬,冒渎于她,只见左边那汉子劲装结束,生的肩宽背阔,身高臂长,体型巍峨魁梧,左脸竖着一道粉红色的长疤,沿着眼角一直伸展到颔下,令人一见生畏。

  右边那个年纪较大,头戴冠帽,身材瘦长,嘴角紧绷,一脸稀疏的白胡茬子,他右手垂在肩下,左手握着佩剑,四指紧收,大拇指顶在护手下方。

  李胤飞定眼一看,见这两人气势严整,显然身怀武功,便向那壮士开口问道:“两位是?”

  ……

  壮士对此竟犹如未闻,两眼依旧平视前方,徒留李胤飞一句“两位是”凝固在空气中翘首以待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虹1山河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虹1山河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