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回家
枫桥叶泊2019-11-16 20:012,314

  赵毅还有慕容都吹奏了曲子,就连婉儿也弹了琴,一时气氛融洽。

  正在这时,一只锦鸡落在了院内的树梢之上,雄赳赳气昂昂的鸣叫了起来,打破了现场美好的气氛。

  只见慕容公子眉头轻皱,起身站在了亭台外,自腰间取出一物,捏在手中。

  突然,他扬手打向那树上锦鸡,只见一抹金光闪过,锦鸡随即悲鸣一声,扑棱着落在了地上,书童赶紧跑上去,捡了回来。

  “哈哈哈哈,今天有野味了”

  “慕容兄好手法,想不到慕容兄你还会暗器”

  “什么暗器不暗器的,不过是一般手法,打的准些罢了”

  “那也很是难得了,只是慕容兄,你一直是随身带着暗器的吗?”

  要是这位慕容公子,随身都带着暗器,想想就让人觉得恐怖……

  捡了锦鸡回来的书童说道:“那是我们公子用金豆子打的”

  金豆子打的……

  为了打一只野味,用了一颗金豆子……

  好吧,土豪的思维,自己理解不了。

  “这算什么,我看赵兄你也是个武术行家,难道不会这些手法的吗?”

  “武术行家?慕容兄你哪里看我像是会武术的人?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啊”

  “赵兄何必隐瞒,你每天早晨练的拳法甚是高深。想必你也发现了我在偷看你练拳,既然你不怕我学了去,那此刻又何必隐瞒呢?”

  原来你每天看我练拳,是在偷师啊!还好还好,你不是当在看耍猴戏就行了,这样我心里也就舒服多了。

  “慕容兄,原来你这半月来,天天盯着我看,是想学那套拳法呀!那你何不早说,想学我教给你就是了,何必这样天天盯着我,看的我浑身不自在,哈哈哈哈”

  说完,赵毅还笑了起来。疑惑解开了,赵毅心里的包袱总算是放下了。之前赵毅可是一直在猜测,这个慕容公子的目的的。

  慕容公子却是惊讶说道:“赵兄你不怪我?还肯将此拳法传授?”

  “有什么大不了的,慕容公子你要是想学,以后尽管早晨来跟着我练就是了,也不过是一个养生的拳法而已。再说了,我可是敝扫自珍的人”

  不就是太极拳嘛,后世烂大街的养生拳法了。

  慕容公子却不这么看,他早就看出了这套拳法不简单,意境高远。

  但究竟这拳法有何奥妙,他还看不出来,他想通过结交赵毅这个人,而探寻此拳法的奥秘。

  这也是他努力想结交赵毅的初衷,只是没想到自己今天刚刚试探,赵毅就说肯将此拳传授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留待日后看吧。

  “赵兄,那我从明天开始,就去跟着你学习这拳法了?”

  “只要公子你有空,随时能来,只是这拳法是老年人练的养生之拳法,你到时候别嫌无趣就好”

  “自然不会,还要多谢赵兄你肯传授呢”

  “啥谢不谢的,都是同窗好友,又是比邻而居,以后也还要请慕容兄你多多关照啊”

  “那自不必说,只要是在这杭州城,我慕容公子还是有几分薄面的,如果赵兄你有事用到我慕容,尽管吩咐”

  二人越说越投机,遂续了年庚,分了长幼,这便算是结成好友了。

  直到这时,赵毅才算是知道了,慕容公子的大名。听他说他叫慕容晨,只是知道的人极少,就是书院,也只有山长知道而已。

  说来可笑,名满杭州的慕容公子,竟然没人知道他叫慕容晨,只知道他一个姓而已。

  从此,两人成为了好朋友,直到后来成为生死之交。

  慕容公子每天去赵毅哪里一起练拳,赵毅教他的同时也重视了起来,这个前世的养生拳法。

  前世虽练了二十余年,但赵毅那时血气早衰,所以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今生虽年轻,但从未将太极拳当成是能防身格斗的武学,只是前世练习惯了,惯性练习而已,一直没有突破心中对太极拳的理解。

  现在再教慕容太极拳,却是对它有了不一样的理解。一时之间,竟然赵毅也忽然变成了武术高手,拳法大家了。

  书院一向神秘的慕容公子,忽然之间就和赵毅成为了至交好友,每天一起上下学。

  众人想想倒不觉得奇怪了,两人都是才华惊人,住的又近,成为朋友似乎就是早晚的事儿了。

  春去秋来,转眼又到了夏天,赵毅来这里已经两年了。

  山长蒋夫子的屋中,同样是案几之后,老夫子跪坐在后,自斟自饮了一杯茶后,才慢吞吞说道:

  “旭之,你来书院已经两年了,可有所得?”

  “赵毅蒙先生们教诲,获益良多”

  “好,那我来考考你,……”

  夫子出题,赵毅一一回答,一板一眼,虽无什么出彩只处,全是书上所注。但能做到此,也算是基本功学全了。

  而且科举考试也不考你个人见解,就是要求你能默写出来这些经典的注疏就行了。

  只有策论考学生自己对经书的理解,但你自己理解也不能和书上注疏相悖逆,因为一般能写到书上作为注疏的,都是经过当世认可的,要是你观点和注疏相悖逆,那考官一般也会认为你是理解错了经典,那怎么能通过。

  夫子见赵毅对答如流,遂说道:“你如今可以下场去试试了,今年有秋围,书院给你写鉴书,你这就回去备考去吧”

  “学生可以出师了?”

  “学海无涯,你不可自满,只是今年秋围你不可错过了。要是错过了,下一科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学生省的了,这就回去收拾行囊,回府城去考试去”

  “嗯,去吧,这是我亲自给你写的鉴书”

  赵毅接过老夫子给他的鉴书,珍而重之的装入了胸前怀里。

  由不得他不珍重,要是没有鉴书,是不能去参加州府举办的秋围的。

  当然,县城也能给出具鉴书,但那要是大县的县令,通过考试,选出名额,才出具鉴书的。

  有了太和书院山长的鉴书,赵毅就不用再回去县城,参加县城的考试了,省了赵毅许多的事儿。

  县城的考试,并不是朝廷科举制度的一部分,只是地方上要给学子们出具鉴书,所以这才有了一个选拔赛而已。

  虽然不用回县城参加考试了,但赵毅还是回了浮梁县一趟,毕竟离开家也有两年了,他是要回去看看,顺便也告诉家里人,他要去参加科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