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雅间为谢
枫桥叶泊2019-09-26 11:192,485

  “你且说说,如何是为了浮梁县学子所求了?”

  “先生容禀:

  我们浮梁县地处江南,人杰地灵,文教昌盛,读书者甚多。

  且文人多喜聚会,只是寒门子弟若是想聚会,却甚是不易!为何?

  只因囊中羞涩,包不下酒楼,也没有庄园。所以每年秋高气爽,寒门子弟多在家苦读,并不参与诗会什么。

  先生是我们浮梁县大儒,怎能不为我们这些后学末进某些福址?

  今天先生既然在此,不若就与他提上几个字,让他以这雅间相酬。从此,只许读书人在此间就餐,岂不是一件美谈?

  更何况,若是我们读书人在酒楼吃饭,与那些世俗之人同在大厅,听他们谈论世俗里短,还怎么谈论学问?

  所以,先生若是提字,是为我们浮梁县学子所题,是为我等学子某福,而并非是为了个人私利。

  所以我说,是为浮梁学子所求,亦是为天下学子所求”

  听了赵毅的话,众人心中称赞。

  这话不仅说的好听漂亮,而且这方法也是极好的。老先生为酒楼提字,酒楼以雅间相酬天下读书人,又是一桩美谈。老先生得名,酒家得实,一举两得的好事儿,自然是人人欢喜。

  文梁也不禁暗中称赞这个小滑头,倒是有几分急智。

  不过这方法却是很好的,自己提字怎么能有利字在其中呢?那不是污了自己的清名吗!

  如此这样最好了,自己提字也会受到后辈学子尊敬。随既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你这个小滑头倒是会做事,只是不知这酒家可愿如此?”

  李青本来以为让大儒名人给自己酒楼提字这事儿要黄了,谁知赵毅竟然能说的这老头儿回心转意!

  真是天降贵人呀,这赵毅简直就是自己的小贵人。若是酒楼能得文梁提字,那自己这酒楼日后定会受读书人青睐的。

  不要小看读书人的魅力,许多人为了附庸风雅可是肯花钱的!

  李青高兴的说道:“先生说哪里话,若先生肯为我这酒楼提字,我愿以此雅间,和左右两间,共计三间雅间相酬,以尊崇文教。从此这三雅间就只奉文人雅士,俗人是概不招待了,哈哈哈哈”

  “好,那就一言为定,还望你莫负今日之言呀”

  “那是自然,我李青虽是一届商人,却也知人无信不立,来人,备上笔墨纸砚”

  这酒楼笔墨倒是有,只是并不是读书人用来写字的,只是用来记账的而已,所以是上不了台面。赵毅如何能不知,于是悄悄和李青说道:“既然雅间有了,怎能少了文房四宝,这些还是要你来备下的”

  李青能一个人出来开酒楼,自然也是玲珑八面的人物。当即便想到了,这是赵毅在提醒自己。于是让小二出去买四套上好的文房四宝回来。

  待酒楼小二买回文房四宝,老先生文梁当即题字‘谪仙居’,并属上了自己的字。

  提完字后,李青以文房四宝相赠文梁,奈何文梁执意不收。提字能说是为了临安学子,这文房四宝收了就是私人来往了,文梁人老成精怎会不知此节?

  “先生不会觉得这文房四宝也是俗物吧?我以此相赠,乃是我心中尊敬先生才学,尊敬文教,还望先生收下”

  “我与你提字,你已经谢过我了,所以我不能无功受禄。这文房四宝你要是想赠人,不如送给赵毅这小子,我看他为你酒楼谋划甚多,倒是值得你相赠”

  “不瞒先生,小兄弟的我早已备下了,这一份是专送先生的”

  赵毅知道这是文梁不愿让李青借此机会与自己往来,所以帮文梁解围说道:

  “先生收下也是无妨,我看此间还没有文房四宝,让以后来此的学子无可用度。不若先生就此收下,留在此间,以共后来学子所用,如何?”

  文梁笑道:“哈哈哈哈,如此,我就收下了。借此间,送与浮梁县的学子们!”

  赵毅看众人皆大欢喜,又有想法,说道:

  “此三间雅间即是酬谢先生,不如先生一并与这三雅间改了名字,如何?”

  李青也附和道:“我看也是如此才好”

  文梁今日甚是高兴,可以预见,此间之事必会成为坊间的一段佳话了。

  “如此也行,只是我只起两个名字,剩下一个却是要你起的”文梁指着赵毅说道。

  赵毅眼珠一转说道:“不若你我三人各想一个名字,你我三人,老、壮、幼;文、商、俗,虽不能代表人间百态,却也各占其一,不知先生以为如何?”

  “好,就如此吧,你们想好名字告诉我,我来提字”

  文梁给他们现在待着的雅间命名‘竹’,意在提醒后辈读书人要保持气节。赵毅命名‘莲’,李青命名‘菊’。

  文梁又在雅间题字:‘竹竿有甘苦,我爱抱苦节’,勉励后辈之心可谓良苦。

  赵毅说了‘爱莲说’名句让文梁写了提挂在雅间‘莲’。

  这下可难倒了李青,其余两间雅间全有了,自己这雅间要是不写,怎么能与其余两间相配呢?

  可让自己想诗句,还真是为难,自己可是半点文墨也没有啊。

  文梁见李青为难,知道他是说不出什么诗句的。于是便说了几首咏菊诗句,让李青自己选一个也算。

  李青也不会选呀,不自觉的便看向了赵毅,想让他给自己选一句。

  赵毅也不推辞,说道:“不若‘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一句贴切?”

  “也好”

  于是这文梁老先生今天不但给酒楼提了字,还给三个雅间写了名字,更是每间写了一句诗。

  本来是一教书的鸿儒,如今为这酒楼也算是没少出力了。

  赵毅看文梁写字,虽说是繁体字自己不认识,但能看出来老先生书法还是很好的。

  看都写完,老先生要走,赵毅又说道:

  “先生,明天别忘了来听我的书”

  “自然会来”

  “我看先生书法甚好,刚才全是为这酒楼所写,现在小子也想请先生与我几个字,不知可否?”

  文梁看着赵毅,说道:“你想写什么字呢?”

  “我刚才想了一首诗,怎奈我字丑,所以想请先生代笔”

  文梁诧异的看向赵毅,想不到他不仅聪明,竟然还会作诗,难道竟真是一个神童不成?

  文梁心中惊异,脸上神色却是不变,说道:“哦?你且说来听听,要是入耳,我就与你代笔又如何?”

  只见赵毅在雅间踱起步来,边踱步边说道:

  “混沌未分天地乱,渺渺茫茫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文梁下巴都惊掉了,这是一个六岁孩童能作出来的诗吗?这个《西游释厄传》又是什么书?自己怎么就没有读过,别说读了,自己是听都没听说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