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景德镇的夜壶它也是夜壶啊
枫桥叶泊2019-10-03 08:512,367

  赵毅一股风似的跑向了茅房,差点还撞上了刚从茅房出来的二伯娘,惹得二伯娘在院里笑:“这小子,竟急成这样”。二伯娘还以为他是李急着上茅房呢。

  赵毅一口气冲进后院茅房,转眼看了一圈,才发现在一个角落里放了一排夜壶。赵毅忍着不适,用两根手指捏着一个夜壶的柄,提了起来。

  “这就是景德镇出品的夜壶?也不怎么样嘛!”赵毅忍不住心中暗暗嘀咕。

  四娘从后面跟了来,看到赵毅一只手捏着个夜壶的柄,明显的很嫌弃,而且重要的是,赵毅他提的,并不是自己这一房的!

  “四郎,你提着个夜壶做什么?”

  四郎这时已经提着他那‘景德镇出品’的夜壶,从茅房里面出来了。四娘赶紧给他让路,四郎就来到了院子里面。

  “呦,四郎,你提着个夜壶做什么?”

  “没什么二伯娘,我就看看”

  “看你就看吧,也不知道你二伯娘我屋里的夜壶有什么好看的?”

  “噗”二郎直接喷了,臭也就算了,原来这还不是自己屋里的夜壶。闻听此言,二郎惊讶之下,两根手指一松开,只听‘啪’的一声,夜壶掉在地上,就碎了。还未倒掉的夜壶撒了出来,弄了赵毅一手,咦,那画面……

  二伯娘立马就发火了:“四郎,你个小色坯子,才六岁就如此下作,说,你摔我夜壶做什么?你看就看吧,竟然还给我摔碎了,今天晚上,你让我用什么?”

  “二嫂,四郎不是故意的,这样,你用我屋的吧”

  四娘一阵好话,又把自己屋里的夜壶陪给了二伯娘,二伯娘这才作罢。

  四郎早跑到前院去了,厨房里灶台下,急抓了两把草木灰,搓了又搓,洗了三遍手,又回屋换了衣服,这才觉得不那么恶心了。

  其实,后院的茅房是女厕,家里的男人们上茅房,要去村子里面的公厕,村子里面大部分的人家是如此。

  在农村一般只有一个茅房,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不分家,那就只能是女厕了。男人们要不去村里公厕,要不就再建一个男厕。不然,公公,大伯,小叔子,婆婆,媳妇,小姑子什么的,一个茅房,碰着了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了……

  赵毅现在早没了看夜壶的想法,自己家的夜壶是景德镇的,那二伯娘家的夜壶就也是景德镇的,看哪个是一样的。问题是刚才赵毅看了那夜壶丑不拉几的,一点也不好看,而且也看不出来是景德镇出品的,因为它没有款儿啊。

  “呃”,不行,不能再想夜壶了,现在赵毅一想到夜壶就想吐,不得不回去厨房又洗了两遍手,这才觉得好点了。

  回了屋,三丫问他:“四郎,你刚才找夜壶做什么?”

  “呃”,受不了了,四郎又跑到厨房洗手去了,他现在就不能听谁提‘夜壶’这俩字儿。

  三伯娘正在做饭,看四郎一会儿来回洗了好几遍手,问道:“四郎,你怎么了?平时虽爱干净,但也没见你这样呀,你这一会儿来回洗了多少次手了?那水抬着虽然方便,可也不能这样浪费了呀”

  “知道了三伯娘”。赵毅随口应付一声就出去了。

  赵毅算是明白了,景德镇出品的夜壶,他也是夜壶呀。而且是正在使用期间,那个味道简直是简直了……

  赵毅一个人坐在门口不敢进屋,怕再被人问夜壶的事儿,那自己还得恶心一回。

  “四郎,吃饭了,快来屋,你在那坐着干什么?放心吧,娘把咱们屋的夜壶赔给了你二伯娘,你二伯娘不会骂你了”。

  “呃”

  “娘,这要吃饭了,能不能就不要老是提那个,那个壶了,恶心”

  “哦,好吧,娘不提,那你快来屋吃饭呀”

  “好的,我洗了手就去”。赵毅又跑去厨房洗了手,这才去了上房准备吃饭去。

  上房就是赵毅爷爷奶奶居住的正房,自己一家和二伯娘三伯娘他们家则是各自居住在陪房。

  进了屋,看众人早已坐好,赵毅溜溜的来到四娘身旁坐好了。

  看着桌上的粗瓷大碗,赵毅一点也看不出来这和‘景德镇’这三个字挨得上边,遂拿着自己手里的小碗,小声问四娘说道:“娘,咱们家这碗是在哪买的?”

  “在东南边镇子上买的,怎么了?”

  “就是那个景德镇?”

  “是”

  “你确定不是在别的地方买的吗?我听说景德镇的陶瓷可是很漂亮的,你在看看咱们家这碗,哪一点漂亮了?”

  “你听谁说的?景德镇的瓷器是有些很漂亮,但那是很贵的,只有那些大户人家才能用得起,像咱们家这,就只能买这种粗瓷的了”

  原来是这样,想来景德镇现在应该还不出名,也烧这种一般的民用陶瓷。

  “娘那咱家就没有景德镇的那种好看的陶瓷吗?只有这种难看的?”

  四娘想着不能打碎了四郎那颗刚生长出来的自尊心,偷偷看了一眼婆婆,说道:“怎么没有?你奶就有一件,那是你奶的嫁妆,可漂亮了,你爷装烟叶用了,你要是想看,吃完饭了去央求你爷去,可别在跑去茅房看什么夜壶了”

  “啪”,奶奶撂了筷子。

  “老四家的,这正吃饭呢,你们娘俩嘀咕什么呢?”

  “没说什么,奶,我娘给这儿说奶你有一个很漂亮的瓷瓶,说您是大家出身呢”。四郎赶紧捡好的说,刚才的话一个桌子吃饭,奶怎么会听不到。

  二伯娘在一边说道:“娘,你不知道,四郎刚才跑去后院茅房看夜壶去了,还把我屋里的夜壶给摔了”。

  “二伯娘,我娘不是赔了我们的给你吗?你怎么还像奶奶告我的叼状?”

  “呦,打碎我夜壶,赔我一个是应该的,我就是要把你这小色坯的恶行告诉你奶奶,看你奶奶怎么收拾你”

  “好了,吃饭呢,什么夜壶不夜壶的,你们也不嫌恶心,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吃完饭了再说”。

  赵阳老爷子生气了,二伯娘看公公生气了。也就不敢再耍泼了。

  “四郎你到这桌来吃,以后你都在这桌吃,别在去你娘他们那桌吃了”。

  这赵家吃饭分两桌,男人一桌女人一桌。别看家世不怎么样,规矩还是挺严格的。

  “四郎啊,你以后也大了,就别去后院茅房了”

  其实四郎以前也不去,门外面树林子那么大还不臭,他才不去后院那个茅房呢,不过既然老爷子说了,赵毅就应声道:“嗯,知道了爷”

  就这样,赵毅在赵家正式儿从一个无性别人士小孩儿,完成了向男孩儿的转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在北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