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失踪人口回归
橘子宋2019-09-26 10:542,379

  八月底的羌城,空气依旧炎热。

  临近开学,原本热闹的小巷子安静了许多,篮球场里也没有了那些肆意挥洒汗水的少年们,道路两旁只有打着蒲扇晒太阳的老人家,和懒洋洋趴在房顶的小猫儿。

  青石路上,由远及近,一道人影逐渐清晰。

  她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身穿军绿色的半袖,衣摆扎进迷彩长裤中被一条黑色的腰带固定,勾勒出纤细的腰肢。脚下是一双和腰带同色系的马丁靴,黑色的双肩包被她斜斜的挎在肩上。

  双手插兜,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漆黑的眸子偶尔扫过巷子里的懒洋洋的小猫儿,轻啧一声继续往前走。步伐利落,匪气十足。

  她的脚步停在兴远高中门前。

  原本昏昏欲睡的看门老大爷在看到她的瞬间,稍稍睁大了浑浊的双眼。

  “你好,我找沈校长。”

  低哑的声音,不似其他女生那般清脆动人,却磁性十足。

  老大爷回过神,翻了翻桌子上的笔记本。

  “你就是乔斐乔同学吧?沈校长之前吩咐过,你来了可以直接进去。”

  说着,他打开大门,满是褶皱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校长室在右边第三栋办公楼,四楼最里面。你能找到吗?用不用我带你过去?”

  乔斐看了一眼安静的校园,勾了勾唇,“不用了,谢谢您。”

  校长室。

  沈见林坐在椅子上,忍不住朝门外频频望去。

  当乔斐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起身:“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不会。”

  乔斐随手把门带上,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沈见林看着她。

  似乎和一年前没什么变化。

  眼神锋利,鼻梁高挺,眉宇间透露着淡淡的张狂。

  她右耳戴着一个黑色看不出什么材质的耳钉,让她更显个性十足。

  只是,沈见林的视线落到乔斐的头发上。

  “你这头发……”

  也太短了吧。

  如果不是他对乔斐这张脸十分熟悉,光凭第一眼,谁能认为这人是个女生。

  乔斐不在意的抓了抓冷硬而碎散的发丝,“这个发型比较方便。”

  沈见林抿了抿嘴巴,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

  “入学通知书一年前就已经准备好了。”

  他说着,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来一个信封,递给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这次回来,不会再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吧?”

  乔斐接过信封,看也没看,装进一旁的书包里。

  “不会了。”她随口应道。

  沈见林松了一口气。

  ……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后,乔斐抬头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

  她动了动握着书包的手,继而抬步朝某个方向走去。

  羌城镇中心医院,三楼。

  王霞刚刚从水房接热水回来,一眼就看到站在病房门口那个军绿色的身影。

  “斐斐?”她有些不确定。

  乔斐回头,冷硬的脸庞柔和了些,“小婶。”

  王霞快步上前,仔仔细细的看着她,突然就红了眼眶。

  “你这孩子,当初怎么就能一句话不说就离开了呢。”

  乔斐拍了拍她的肩膀,接过她手里的水壶,转身推开病房的门,眉目收敛:“当时情况太急了,没和小婶和叔叔说一声就离开是我不对,让你们担心了。”

  八人的病房充斥着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

  病人痛苦的呻吟声、看护的说话声和小孩子的吵闹声一下子全部涌入耳膜,乔斐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乔镇和躺在最外侧的病床上,在看到乔斐的瞬间,他撑着手臂从床上坐起,有些喜意。

  “斐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

  乔斐把水壶放在一旁的小桌上,扶着乔镇和起身。

  她压住眉宇间的燥意,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凉着。

  乔镇和看了她一眼,知道乔斐不喜这般嘈杂的环境,他赶紧说道:“我这里没有什么事儿,既然已经回来了,你抽空儿回家看看去吧。”

  乔斐是在十岁的时候,被他大哥乔志刚送到乡下老家,让他们代为照顾的,这一照顾就是八年。直到一年前村子里突然出事儿,乔斐也跟着消失,他们一家急的差点儿报警。后来还是收到了乔斐的信,这才放下心。

  “我知道。”

  乔斐随口应着,一手不着痕迹的放在乔镇和的手腕处。

  王霞给乔镇和掖了掖被角,担忧的看了一眼乔斐冷硬的侧脸。

  八年的相处,他们早就已经把乔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也不希望乔斐离开,可是他们家里现在的这个情况……

  王霞在心里叹了口气。

  病房吵闹,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在里面窜来窜去,时不时还能听到人被撞到之后的咒骂声。

  乔斐收回手,看了一眼乔镇和满是皲裂的手掌,拉开椅子站起身。

  王霞看向她。

  “我先回去了。”

  乔斐拎起放在一旁的背包,再次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乔镇和,垂眸:“下次再来看你。”

  ……

  医院外。

  乔斐拿出手机,找到一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你总算联系我了。”

  电话刚一接通,苍老但中气十足的声音便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

  随便选了个巷子走进去,乔斐靠在墙边,踢着脚下的石子,一边漫不经心的道:“不是您叫我回来的么。”

  周老站在落地窗边,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声音很轻:“你也该回来了。”

  若有似无的叹息,好像是错觉一般。

  他很快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主动问道:“以你的性格,没事儿是不可能给我打电话的,是你叔叔那边出了问题?”

  当初他只收到了乔斐叔叔住院的消息,具体是什么病症,他还没来得及调查清楚。

  “嗯。”

  乔斐眉目微垂,气息冷冽:“常年劳作,病症累积达到了爆发的顶点,体内的各个器官都有衰竭之相。”

  乔镇和是典型的庄稼汉子,除了农忙之外,其他的时间大多数都是在工地打零工。这么多年了,身体有什么小病小灾也从来不当回事儿。现在随着年纪增长,身体负担加重,年轻时候留下来的病根也彻底爆发。

  “研究院那边研制出来的第五代试剂现在投入临床使用了吗?”

  第五代试剂,是另外一种试剂的衍生体,主要用来激发人体内细胞的活性,达到治愈病症的目的。只不过现在还在临床试用阶段,没有大范围推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乔姐今天又被叫去谈话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乔姐今天又被叫去谈话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