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齐湘玉心目中的睿哥哥
洛塔锁姑娘2019-10-28 10:153,343

  齐湘玉心目中的睿哥哥

  黑暗中,宋宸睿躺在床上,窗外的月光洒进来,照在他冷峻且帅气的脸上,此刻的宋宸睿一点睡意都没有,从机坪回到宿舍没多久,他的电话便响个不停,全是平时关系还不错的人打电话过来安慰他的。

  齐湘玉更是在电话那边激动万分,在她看来,她的睿哥哥是全公司机务工程师中最优秀,最有责任心的,他也更不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宋宸睿苦笑,在那份冷冰冰的处分通告面前,一切的信任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说着说着,齐湘玉居然委屈的哭了起来,仿佛那个被处分的人是她一样。

  于是,原本打电话过来安慰人的齐湘玉,到最后却变成了那个被安慰的人,宋宸睿用他那低沉浑厚的嗓音哄她,劝她,告诉她没什么大不了的。

  为了哄她开心,他给她讲了这样一件事:

  “昨天问一个哥们儿:现在工作量这么大,大家压力都很大,你睡眠怎么样?

  那哥们儿回答:像婴儿般的睡眠。

  我说:不愧是高手。这样还能睡的着!

  他沉默半响道:哎,半夜经常醒来,哭一会儿再睡……。睡一会儿再哭……”

  话刚说完,齐湘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问宋宸睿:“睿哥哥,这是真事儿吗?”

  “不是,我编的。”宋宸睿回答的特别干脆,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却再一次达到了诙谐的效果,齐湘玉一时间竟忘记了之前的担心和难过,在电话那边嘿嘿的笑着。

  “放心,你睿哥哥我没那么容易垮掉,我还要亲自接A380的呢!”宋宸睿最后挂电话的时候这样说。

  “睿哥哥,你真的准备要调北京去吗?”齐湘玉不禁问道。

  “嗯,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会去的吧!”宋宸睿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复。

  去北京,迎接A380的到来,这是宋宸睿计划之中的事情,当初之所以有这个决定,一是他想要离自己老家更近一点,二是为了远离这个伤心地,童馨蓉那个时候的离开,对他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然而现在,童馨蓉又回来了,她其实是爱他的,也离不开他,一想到前两天晚上,童馨蓉扑进他的怀里,委屈的掉眼泪,哭的像个泪人儿一样,他心底里某一处地方瞬间又变得柔软起来,他想,他还是有些心疼她的。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手机铃声响起,是宋宸睿喜欢的戏剧曲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把自己的手机铃声换成了这首曲子,威武霸气的男声哼唱着,放在这个年代听,有点复古的感觉。

  黑暗中,他拿起手机来,屏幕上的电话号码一闪一闪,他的眼神明显沉了一下,随即接了起来。

  “我听说了你的事,”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不用了,我自己能处理好。”宋宸睿的声音异常冷静,听不出半点波澜。

  “我一个朋友在云航高层任职,他和C航的大老板走的很近,如果有必要,我跟他打个电话……”男人建议着,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关心。

  “我说了不用了,对了,我妈呢?她好吗?”宋宸睿明显有些不耐烦,他不想让男人掺和自己工作上的事情。

  “她很好,你的事我没有跟她说,省得她担心你……”

  “嗯,她不知道的好。”此刻的宋宸睿似乎又跟男人之间形成了某些默契,言语缓和了许多。

  夜,已经很深了,机场的月光如此微弱,似乎展现出狂风过后的宁静,宋宸睿接完男人的那通电话,心里忽然平静了不少,该来的总会来,该面对的,逃也逃不掉,他舒展眉头,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民航宿舍区这边,等我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早上八点多了,外面的阳光照进房里来,感觉有些刺眼。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这是既许久以来的狂风大雨天之后,难得出现的好天气。

  我把头和身子都从床上探出来,瞧见于晓帆正坐在床头玩手机,她今天和我一起上下午班。

  “亲爱的,你起来啦?”我开心的跟她打招呼。

  不想晓帆瞟我一眼,随即动了动身子,很夸张的打了个颤,说道:“咦,别肉麻好吧?鸡皮疙瘩掉一地了都……”

  “哟!我忘了,不能抢了你家刘大帅哥的专有称呼。嘿嘿!”我见她那故作夸张的表情,于是顺着她的话来打趣道。

  “我家那位才不这样叫呢,他叫我宝贝儿!”晓帆扬起眉毛,一脸骄傲的说。

  她这话一出,把我逗的哈哈大笑起来:“哎哟!这么快就成你家那位啦?”

  晓帆听我这样笑她,并不以为然,她抬头对着上铺的我说:“你也快点啦!早点遇到你喜欢的人。”

  我嘴里打着哈哈,并没有围绕晓帆说的内容继续下去。接着晓帆又说:“刘永涵他们部门周五晚上搞活动,聚餐,你也去吧?如果有看上眼的,你不就可以脱单啦?”

  “那你和刘永涵就可以欢天喜地找我要红鞋子穿了是吧?哈哈!”我打着哈哈说道,边说又边觉得很好笑,于是一个人在那里直乐。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我真是,不想说你。”晓帆朝我伸了个兰花指,故意露出一副鄙视我的神情来,但也忍不住笑场了,两个人笑作一团,最后她说:“说好了啊,就当去凑个热闹,到时候我俩一起回。”

  我看着她,穿着一套粉红色棉绸睡衣坐在床头,外面还披着一件棕色的小外套,长发随意披在肩上,瓜子脸,大眼睛,嘴唇微微向上翘,这一刻,我发现这个小妮子好美,当然更美的,是她的心。

  “好啦,知道啦!”我爽快应着。

  “对了,你那个朋友的事情要怎么办?”晓帆显然也在关心潘哥的事,也难怪,昨天晚上把她吓个够呛,还好她还算镇定。

  我心里也惦记着潘哥这事,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知道自己可以准备一下,去集团公司走一趟了。

  我起来整理了一下床铺,边忙活边告诉晓帆:“等下就给他当跑腿的去送信。”

  晓帆有些好奇,问我:“我看他人不错啊,是犯了什么事啊?”

  “哎,说来话长,主要是觉得他平时关照我挺多的,现在他遇到困难,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帮他的。至于他的那些事,说实话我并不感兴趣。”这个时候的我,已经穿好衣服下了床,我坐在晓帆的床边,一边穿鞋一边应道。

  “你这叫什么来着,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晓帆故意摇头晃脑的念起诗来,她就是这样,平时总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跟她在一起,就是欢笑声不断。

  我被她逗乐了,原本还一本正经的气氛,就这样被她瞬间破坏了。也省了我费心思来替潘哥保密。两个人扯了点无关紧要的话之后,我便出了房间。

  客厅里很安静,我下意识的朝另一间房看了看,房门紧闭,那是秦佳颖和新来的女孩子莫菲菲住的地方,这个时间,她俩应该早就去柜台上班了。

  也就是说,现在整套房子里,就三个人,我,于晓帆,还有潘哥。

  我想想自己接下来的任务,忙走到自己房间门口,伸手想要推门进去,却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

  “潘哥,开开门。”我敲了敲门,叫道。

  很快,门被打开了,潘哥站在门口,对着我满脸是笑,笑的我有些心慌。我转头看看客厅,空无一人,赶忙闪身进了房间。那一刻,我心里竟有种偷偷摸摸的心虚感。

  “我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去集团公司那边?”我边往房间里面走,边开口问潘哥。

  潘哥把门关好,然后说道:“你现在就去,九点了,他们也该上班了。”说着,他招手示意我在床边坐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东西给我。

  我一看那东西,就是一个普通的木质小吊牌,深棕色,长方弧形,吊牌上有一根细小的绳子系着,那绳子看上去很旧了,磨损的也厉害。

  吊牌上面还隐约印有图案,看起来有些模糊,有些地方已经被磨平了。

  是一副简笔画,画上像是两个人,他们把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手臂伸的老长,延展成了一个椭圆形。

  我越发好奇了:“这个有什么特别的?”

  “这是我老大给我的,说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可以拿着它来找李光辉。”男人如是答道。

  我听他如此说,不禁又看了看那木牌,还是很普通,而且上面明显有磨损的痕迹,貌似保存了很长时间,显得比较旧了。我心里有些犯嘀咕,这又是打的什么暗语?

  然而时间紧迫,我来不及多想,便拿着潘哥给我的东西出了门。

  一路小跑下楼,当我刚走出我们这个单元的楼梯间时,竟看到前面不远处,洪林正迎面走来,他没有穿警服,而是一身休闲装,有些风风火火的感觉,脱了那身警服,我差点就没认出来是他。

  也就在那一瞬间,我有些傻了,心里紧张的竟迈不开步子,我就站在那里,盯着他往我这边走过来,越走越近,我心跳加速,脑子里不断搜索接下来的应对方案:我是赶紧跑回去给潘哥送信,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往前走?

  天知道,我这一刻的眼睛瞪的有多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