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是明哲保身还是坚持己见
洛塔锁姑娘2019-10-17 10:293,678

  一分钟,两分钟,时间一点一点的走的飞快,此刻,是凌晨4点半,天已经微微亮,一阵冷风吹过,还伴随着霜水,霜水沾到宋宸睿的眉毛上、眼睫毛上,还有他的头发上,旁边的曾强忍不住裹了裹身上的棉衣,叹道:“师傅,起霜了,真冷!”

  “你去休息一会儿吧,别跟着耗这儿了!”宋宸睿盯着眼前的起落架,眼睛眨都没眨一下的说。

  曾强有些不能理解,明明飞机的故障已经找出来,大家一起修好了,师傅为啥还要留在这冻死人的机坪上自己找罪受呢?

  “师傅,你该不会是有自虐倾向吧?”曾强在一旁小声的嘀咕道,语气里透露着一丝不理解,还有一点埋怨。

  “找抽呢吗?!”宋宸睿嘴里不咸不淡的说着,眼睛却依然没有从起落架上挪开。

  曾强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哎!师傅你慢慢变成霜冻人吧,徒弟我去给太阳老爷打个电话,让它早点出来解救师傅你……”

  曾强边说边收拾自己的工具,等他要离开的时候,宋宸睿突然开口叫住了他:“慢着!”

  宋宸睿的声音短而急,甚至有点紧张,曾强愣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涌上来,但他还是停住要离开的脚步问了句“怎么了?”

  “赶紧打个报告,这架飞机今天不能飞,得送去定检部做详细检查!”宋宸睿开始下达指令。他的脸色凝重,话语里不容许人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啊?!”曾强顿时懵了,“师傅您没开玩笑吧?现在快5点了,机组的人马上就要到了,如果飞机不能飞,不仅机组人员不能理解,还有塔台、监护、运营、地服等等,这些人工作都得做调整……”

  “算了,我打电话给车间领导。”见曾强还是一脸懵站在那里,宋宸睿来不及跟他细说,拔腿就往车间办公室方向跑去。

  机坪的天空一点一点开始变亮,冷风并不曾退去,机身上早已降下了一层银色的冰霜,曾强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他看看眼前的庞然大物,再看看宋宸睿离开的背影,来不及多想,也连忙跟了过去。

  “主任,我这是对机组和机上的每一个乘客负责,请您务必来一趟……”

  曾强跑进办公室的时候,只见宋宸睿早已拿着电话在打,陈主任这个时间应该还在睡梦中,却被宋宸睿吵醒,估计此时的他心情差到了极点。

  宋宸睿对着电话里坚持了很久,一直不同意让飞机按原计划执行飞行任务。办公室里的其他几个同事都望着他,完全是一脸懵的状态。

  最后,陈建祥被宋宸睿缠的没办法,只好答应马上赶过来,根据实际情况再做定夺。

  “为什么不能飞?难道我们这一晚上的活都白干了?!”文舟平有些泄气的问道。

  “我们的活没有白干,是别的地方出了问题,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必须送定检部门做详细检查才行。”宋宸睿紧锁眉头,一边思考一边答道。

  “睿哥,你知道等下上737的机组成员里有谁吗?”有同事开口问道。

  “不知道,我关心的是这架飞机执飞的安全系数高不高。”

  “睿哥,恕我直言,今天这架飞机如果检测出来没有任何问题,估计又要被人抓小辫子了!”说这话的人是吴文鸿,一个个头不高,身材微胖的男孩子,他今年25岁,长年戴着一副深度眼镜。他是南城本地人,家里父母也都在C航工作。

  宋宸睿听到吴文鸿这话,愣了一下,然后开口了:“文鸿,说说你的看法。”

  吴文鸿扶了扶眼镜,说出了自己的顾虑:“睿哥,我们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你别忘了,咱们公司总有那么些小人存在的,等下737执飞的机组,又是王浩那一组,你现在来这么一出,飞机真有问题还好,一旦没有问题,王浩那孙子还不往死里整你呀?”

  “是呀,师傅,上次你打了他那一拳,相信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曾强连忙附和道。

  “我觉得,现在这个非常时期,睿哥还是躲着他比较好,飞机最大的问题咱们已经解决了,只要对人的性命够不上威胁,我觉得咱们还是少插手为妙。飞机送定检,那是定检做的事,不需要咱们航线来做。”有同事也开始劝说道。

  “是啊,睿哥,飞机没有那么脆弱,咱们机务很多时候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主,还是做好分内的事情就好。毕竟这飞机要是不能飞,造成了延误,到时候上头怪罪下来挨批的还是我们。”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而几乎所有在场的人看法都一致,那就是劝宋宸睿不要出这个风头,明哲保身才是在国企单位的生存之道。

  天渐渐亮了,凌晨6点,机坪上面开始出现各种车辆,牵引车、机组车、航材运输车,以及行李拖车等等,都开始准备就绪,宋宸睿站在737 的不远处,他的英俊的脸上略显疲惫,而他的眉头锁的更紧了。

  这个时间了,陈建祥并没有来,机坪上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无论是行走的人还是车辆,都处在一种刚刚晨起的慵懒状态中,按部就班的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内容。

  宋宸睿站在那里许久,他的内心里在挣扎,正苦恼之时,机舱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童馨蓉,她正朝机坪上四处张望,然后,她看到了不远处的宋宸睿,她的神情变得异常开心和激动。

  接着,童馨蓉转过身去,进到机舱里拿了一样什么东西,然后又出来,径直朝宋宸睿站立的方向跑过来。

  “阿睿哥,昨晚是不是又通宵了?”童馨蓉把手里提的一个精致小袋子递给宋宸睿,一脸心疼的说道。

  那袋子里装着热腾腾的早点和牛奶,宋宸睿接过袋子,然后看着眼前依旧美丽动人的女孩,心里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那感觉,就好像一年前,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可惜此刻的他心里惦记着飞机的事,根本没有精力思考眼前的儿女情长,他点了点头,然后问童馨蓉:“今天你飞这趟早班机?”

  “嗯……”她低下头,想了想,之后对宋宸睿说,“你……”

  没想宋宸睿也几乎和她同时说:“你……”

  两个人见对方都有话说,于是赶忙停止了自己要说的话,顿时,两个人之间出奇的安静,他们都在等着对方把没有说完的话继续。

  沉默了一会儿,宋宸睿笑了:“你刚准备说啥?你先说。”

  “我想说,你记得吃早餐,里面有你爱吃的糯米鸡和玉米。”童馨蓉红了脸,声音好听得就像婉转的黄鹂在唱歌,“你呢?你刚准备说什么的?”

  “我想问你,你们这组今天的主飞是谁?”宋宸睿心里存着侥幸,他希望主飞是自己的好兄弟何其彬,如果真是其彬,或许自己可以找他说明情况,然后再想办法。

  “是郑杰人机长。”童馨蓉答道。

  听到这个答案,宋宸睿心里有点沮丧,童馨蓉见状,忙问他事情原由:“阿睿哥,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有事,你说,或许我可以帮你。”

  宋宸睿看了看眼前的女孩,于是把自己的担忧如实说了出来。

  “阿睿哥,你等一下,我上去跟郑机长沟通,他是一个特别好的人,我相信他一定会支持你的想法的。”

  童馨蓉说完便跑回了机舱,宋宸睿看着她一点一点跑开的背影,心里有种莫名的温暖,他心想,倘若他们当初没有分手,那该有多好!去年过年的时候,妈妈原本是要他带女朋友回家的,可如今,这一切都被打乱了,他感到,计划有时候赶不上变化。

  倘若他们没有分手,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订婚了吧!至少,他从前一直以为,她是会嫁给他的。

  心里正胡思乱想着的时候,童馨蓉从机舱内出来了,紧随在她身后的,是本次执飞的机长郑杰人,一个35岁的退伍军人,郑机长1米83的个子,五官端正,身材匀称,他的身上有种中年男人应有的成熟稳重感。

  见郑机长亲自出来见他,宋宸睿忙跑了过去,互打招呼之后,郑机长问宋宸睿:“宸睿,你把你的顾忌说给我听,如果问题真严重到飞机不能起飞的话,我们一定要在航班起飞前尽快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

  郑机长的话语简短,字里行间也凸显出他处事的公正和态度的严谨。而宋宸睿心里也明白,在航空公司里面,机长的话有时候比车间领导的话更好使。

  “您随我来……”宋宸睿毕恭毕敬的说着,他边说边带着郑机长来到飞机放起落架的位置。

  “我发现,起落架减震支柱上有一条细微的裂纹,我暂时不确定这条裂纹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但据我多年的经验,减震支柱上是不应该有裂纹的……”宋宸睿照实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那依你的经验,减震支柱上出现裂纹,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发生呢?我需要知道最坏的结果是什么?”郑机长仔细观察着宋宸睿指给他看的减震支柱上那道裂纹,开始思索着。

  “郑机长,您知道,飞机在着陆时起落架要与地面剧烈碰撞,滑行过程中,由于地面不平,起落架也会与地面颠簸,所以,减震支柱的作用就在这里,飞机减震由两部分组成,轮胎和减震支柱,其中,轮胎可吸收30%的撞击能量,其余能量都由减震支柱吸收。”宋宸睿给郑机长做着详细而专业的讲解,他的神情是认真的,态度也是异常诚恳的。

  郑机长听到最后,神情也变得异常严肃起来,他说:“宸睿,你的意思是,如果减震支柱出现问题,最终最坏的结果,可能导致飞机在着陆时会无法吸收飞机与地面70%的撞击能量?也就是说,飞机还有可能无法安全着陆?!”

  宋宸睿看向郑机长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威严和震惊,四目相对,宋宸睿很肯定的点点头说:“您说的没错,这就是最坏的结果。”

  郑机长得到确切的答案之后,抬起手腕来看看表,6点30分,他对身旁的童馨蓉下达了指令:“馨蓉,辛苦你跑一趟,通知乘务长安排下去,这架737停飞,让各部门协调,以最快的速度给我们换飞机执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