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花-楔子--守护与制裁【文之篇】
孝钿2020-03-24 23:315,401

  陨界(位于异界之一)

  鲲5330年-元年末期,圣朝(附属陨界位于西域最大王朝)白云亥庚期,“蔽天之乱”前……

  圣朝因触犯界域《最高禁忌法则条约》,受到了天道意志的制裁,国危将至,面临崩溃,全朝上下忐忑不安!无数族脉支系选择远行……

  鲲5348年-圣朝附属的国都与郡城被毁灭,血肉横飞,凄惨无比……

  再经三年的内乱,变化为一朝两立……

  鲲5351年-元字更改为白昼,王朝彻底覆灭!尽管如此,也无法逃脱命运的审判!

  天道意志:

  「若尔等执意孤行,那便随黑暗共同湮灭!」

  鲲5370年-由前皇余脉:

  元、离、破晓、冷冰等人为头目,带领着上民314万余人,与下民1148万余人逃离陨界,在西域位属偏南方-断情谷中受到天道追随者的围困,危机在即……

  轰隆!轰隆!

  “天道有令,圣朝遗脉!诛---”

  “集中力量!”

  “遵命!”

  天空之中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带着不容质疑的语气。

  万雄齐聚,威压气势震慑整个断情谷!

  只见成千上万人手中拿着大致相同的卷轴,朝着一位眼睛散发着黑芒,一位眼睛散发着白芒的男女,释放而去!

  卷轴之中散发着古老而又沉寂的气息,一搂搂被释放出的力量摄人心魄,仿佛能将灵魂粉碎。

  每束光都带着强大的侵蚀毁灭力量,同时降落在两人头顶。

  男子英俊绝伦,女子倾国倾城,飞纵而起,同时并列漂浮在空中,然而却没有丝毫表情!

  刹那间,同时看向人堆里的一个面部略显清秀的少年!

  对着少年点了点头,即便闭上了眼睛!

  一气呵成!就像两人是一体一般!

  少年整脸泪花,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痛苦嘶喊了出来:“你们快住手啊!!”

  为什么?人类是没法与天作对的!哪怕是血脉最强的我们也不例外……

  真的值得吗?

  然而少年脑海却出现了一道温柔轻松的声音:“小离,忘了吗?自吾等出生,就以注定了结局……

  本族也好,异族也罢,都是受制于天!请带着哥哥的那一份……为了你我相同的目标,好好的……

  活·下·去!”

  说完少年身边的空间剧烈扭曲,被强大如同沼泽的空间力量吞噬……

  少年却用尽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想要抓住空中浮立的那名男子!

  可还终究还是徒劳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中!

  所有的急流波动往两人蜂拥而来!男子与女子嘴角浮现一丝久违的微笑。

  哥哥……

  少年最终哭泣着闭上了眼睛……

  “来吧,天道……”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

  不管未来何去何从,吾等牺牲是有价值的,本主不死,日后必将如约而至。

  天空的巨云同时间出现了疯狂的涌动!

  所有人的力量冲刷着两人的躯体,衣服瞬间粉碎!身体慢慢的支离破碎,裂纹不断延伸。

  咔嚓,咔嚓!

  骤然,男子在心中默默的沉吟!

  “苏醒吧,沉睡在我内心深处的恶魔!我将以我的血肉为代价,灵魂为载体,请赐予我……逆天的力量!让我驱使这股力量……”

  挣脱世尘的桎梏……

  男子眼中的黑茫剧增,空间颤抖,仿佛世界即将崩塌!

  “不好!快阻止他们!”

  “他在使用……”

  禁术!

  为近的大能者飞纵贯击!

  “喝!”

  挣-----!!

  多名异能者想要强制阻止,而中心向外涌动的波动强行将他们震开,重伤落地!

  波动就像是把锋利无比的巨刃,虽然是附着空气的气流,可带来的伤害毋庸置疑,瞬息间,将大乘功力的几个老怪物击退重伤!

  所有人背后溢出冷汗,这一战,似乎比他们预料的还要棘手与惨烈。

  “叛逆人看来是疯了,竟然敢使用禁术!”

  “阿弥陀佛……”

  这时,有人皱眉,有人沉思,忌惮蔓延着他们的灵魂,可终究以是已无退路。

  呜-----

  这一瞬间,天空的祥云好似在哭泣,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叫声,剧烈翻滚!

  与此同时,以男子为中心,一抹红暮,连贯而出,灼目,曜日!

  “天……天谴?”

  无数人惊诧,没想到他使用的禁术已经到了这天地,都无法纵容!

  挣——

  一道崩溃的气流在他们体内中同时激荡而出,男子的脑海中传来嗡嗡的金属荡音,意识游离。

  恍惚间女子好似恢复了意识,看了一眼全身是裂痕,飘浮在空的男子,眼中似乎有泪光闪现……

  “别了,青羽……”

  含泪的女子似乎口中说了什么,可强大的震荡力已经将他脑海振碎,脑中传来阵阵嗡鸣声,被爆裂与震荡掩盖了所有!包过听觉。

  “对不起,阿瑶……”

  挣!

  刹那间,两人同时与气流炸开!

  讽!

  一阵狂风涌荡。

  同时,空中余波与躯体爆裂出的气流冲向了无数人!

  所有人用手挡住气流,而气流只是从他们身体拂过……

  空中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有风吹着树叶在天空舞动……

  白昼第五年秋季-白云时末期,所有有关于神迹中的力量消失!

  力量改为血脉、神之感、奏之力!

  同时,天道意志也渐渐陷入沉睡。

  继而的能力来自于血脉,而非每个人都可以拥有。

  神迹的力量是虚虚实实的,有时出现在你眼前,有时浮现在你心中!每个人只要愿意都可以拥有!

  而当一个人觉醒了高阶品质的神迹之力时,他内心深处会出现另一个灵魂,确切的说是另一个自己!

  又或者,魔鬼!

  他带来一切想要拥有的,同时也带走你的一切作为筹码!

  越是昂贵难得的东西,代价就越大。

  届时,将会将宿主带入地狱!

  魔,可以出现在现实世界之中,但不能触碰到世界之中的任何东西,像似灵魂,只有宿主自己才能看见。

  因为不属于一个纬度,用次元来形容可能会更佳恰当!

  每个觉醒神迹中的高阶力量时,都会有魔鬼共生而出。

  其中血脉与灵魂极为重要,血脉越纯净,激发而出的力量就会发越强大!

  之后从而出现了种族歧视与上下民之分!

  然而神迹已经消失,所有人只能用血脉之中残留的神力,使用异能,或者是更高等的后天修炼成的功力……

  白昼15年后-爆发三界面的世界顶级战争!

  无数异界为了争夺浓郁血脉持有者,为了不让全族灭亡保全族人存活率,主动加入战争!

  圣朝覆灭近200年间,天道对人类进行历史性的毁灭!

  众生不明白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至始至终,为的是芸芸众生?还是为了茶毒生灵的躯壳?是救赎?还是毁灭?

  白昼187年-全世纪最惨烈的创伤与恐怖!死伤无数,尸横遍野,惨不忍睹……无数的妇女流浪人间受其消遣亵渎、婴孩被无情的抛弃与刺杀……人类已经忘了家的模样……

  只有满世界的硝烟……

  直至……鲲5558年-白昼末期冬季,一位满是邹文全身枯瘦如柴的老者出现……他蔑视天道,终结乱世!

  是最后的……曙光者!

  “哥哥……”

  “我来……接棒……”老者的声音低沉如水,雄厚如山。

  如果那束光是毁灭的话……

  那就让它先毁灭我吧!

  晟——!

  老者化作了耀眼的光芒!

  那束光,照射着天地之间的每一处角落,带着无穷无尽的希望……

  宣告着这个噩梦般的时代即将落幕,给无数绝望的人们指引着光明的道路。

  此后,战争正式宣布结束!也同时铭记载史册中,被称之为“蔽天!”

  此老者被世人称之为:“命运起奏的救赎-光明之神!”

  天道彻底被束!不久的将来必将迎来新的天!

  必将迎来那道人们期盼着的……

  曙光!

  ……

  乎——

  了无边际的黑暗之中,极度悲伤与狼狈的少年卷着躯体轻轻的哭泣着。

  虚空中的力量席卷着他的灵魂,少年就像是大海之中的孤舟,失去了方向,在黑暗中颤抖。

  少年知道,他无惧这黑暗,这冰冷、这寂寞。

  只是这黑暗之中的某种法则可以渗入内心深处,让人感到无尽的孤独与罪恶。

  它虚无缥缈,无影无踪!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也许,这就是地狱吧!再强大的人,都会为之颤抖……

  “傻瓜……再哭就不好看了!”

  就在这时,一道空灵一般悠悦耳的声音传入少年的耳中。

  一只芊细毫无瑕疵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少年的头顶。

  少年抬头一看,呈现在面前的是名身姿曼妙的女孩,她的眸子就像落日余晖,夺目。

  如果她是白瑰,我就像是祭奠。

  我向往着她,可却将她带入了地狱……

  男孩抱住了那道身影,仿佛一直寻找的人,这一刻,终于找到了!

  男孩眼中湿润,周身冰冷化作温暖,孤独归于泡影。

  不愿放手,不愿她受到伤害!

  让此时此刻的心,彻底融合……

  一刻间,仿佛是永恒……

  一盏微光在黑夜中闪烁,渐渐的撑开天幕,这方黑暗,逐渐变化,变成了白色。

  一道无际的道路,向两人敞开,两人手牵手,仿佛回到了幼年,默默的向远方行去。

  男孩与女孩的身影渐行渐远……慢慢的消失在这片天域。

  他们要走的路,就像没有尽头一般,漫长、遥远……

  现在,男孩才明白,神迹中的真正力量!

  不是光明……

  不是黑暗……

  不是世界之中的十元素……

  而是守护!

  只要有你的地方,哪怕是地狱,也不会感到孤独!

  “真的,不想……放手……

  如果,还有来世……

  我绝不会与你……

  再错过!”

  呼————

  一所神迹宫殿中。

  “妈妈,妈妈,此人是谁啊?为什么这么多人在此膜拜?”一位身穿草破服全身干净,大约在六到七岁左右的少女轻轻对着母亲言着。

  “孩子,对此人要诚文!他是我们的新世界神!是守护六域的大功臣。”

  一位中年妇女答到,妇女一身装扮朴素,脸颊微笑着略显慈祥。

  女孩歪着头,是懂非懂。

  旁边一位脸上全是刀疤的中年人看着自己的妻女心生怜爱,又看了一眼雕像上的人,仅叹了一口气,眼神中生出了黯然神色。

  “离……相别已久,能再次见到你,为师很是欣慰!”

  只可惜,你已经不在了……

  刀疤青年话语中出现了久违的沧桑,像是腐朽的古木。只是最后一句是在心中说的。

  “相公,您认识他吗?”妇人听到了男子所言,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夫君。

  “不认识!”中年人苦笑说到。

  妇人也是一脸不解。

  “破晓!”

  而这时,一位身穿红袍女人在青年背后轻轻的拍了一下,丝毫不掩饰声音中带着惊喜与兴奋。

  “冷冰?”

  中年人回头一看,先是一愣,随后眼中似乎浮现出了一抹湿润。

  女人红装素裹,宝石镶嵌在排红的衣着上,白色的揉发长及腰间,但脸蛋却出奇的美丽,白皙的脸上出现久违的愉悦。

  妇女十分惊讶,从没见过自己丈夫如此失色过。

  少女却歪着头有些不懂。

  “没想到你个老家伙还没死!”红袍女人调侃着说着,却掩饰不了话语中的喜悦。

  “你都没死,我怎么好意思死。”

  两人都非常高兴的看着对方,人来人往的宫殿好似消失了一般……

  好一会,冷冰才幽怨的说道:“至从分离以来近有匆匆数百旬,这些年,圣者大人您究竟到底去了哪里?我几乎寻遍了六域,可还是没有您的消息……”

  破晓为之一笑,转身看向窗外的远方霞云。

  “别说了公主殿下!此言说来话长,也不便多说……”

  “小瑾,过来见过冷公主!”

  女孩一听,懵懵懂懂的低声说着:“见……见过公主大人~”

  “公主殿下,这是鄙人的女儿,已有六岁余了。”

  冷冰伸手轻轻的点了一下女孩的鼻尖。

  “呀,好可爱啊~呵呵,没想到圣者大人已经有孩子了,不过还真是天生丽质呢,日后,必是个国色天香的小美女呢!”

  “哈哈,公主真是谬赞了!”

  正当破晓要介绍自己的妻子时,妇女突然开口说道:“那个,骁……你原来是叫破晓吗?”

  妇女含着泪对中年人说着,看不出是惊喜还是悲伤。

  妇女之前听到那个女人对自己丈夫的称呼。

  是……破晓!

  她以前一直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叫破晓!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这辈子能遇见你是我最大的福分,”语气非常轻松,而后面一句话语之中却是满是坚定。

  随后破晓看着雕像上的人,一手附在胸口,郑重的说道:“我破晓以光明之神起誓;爱静儿一生一世!永不背叛,永不离弃,哪怕元灵湮灭也绝不分离!直至永远!诺有违背,必将……”

  中年妇女哭腔着,心中满是痛苦,抱着破晓说道:骁……别说了,我知,我知……

  他不敢想象自己丈夫以前所经历……

  那个时期的人,已经不是可以用言语来形容的了,他们唯一活着的执念就是为心中的曙光,不断前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

  战争……只怕是迫不得已,也是结束的唯一方式……

  冷冰看着他们相拥,好生向往。

  活着原来这么的……不可想象!

  终于,找到活着的意义了!”

  破晓会过神,转头苦笑看着冷冰:“哎,公主殿下见笑了。日后您有什么打算?”

  “嘛!什么打算以前是没有,但是现在有了!

  反正我也剩下为数不多的时日了,好好的活一回吧。”

  看着冷冰又回到了当初纯真的样子,破晓心中也是如释重负。

  随后,青年看着冷冰意味深长的说到:“回去请帮我转告那位,天,不是制造战争的,而是终结毁灭的……救世主!

  日后也不要再寻我,该见时,必会再见!我有预感,那一日……

  不会太久!”

  冷冰一愣。

  妇女对着冷冰弯腰微微鞠了一躬,转头与破晓缓缓离去。

  等冷冰回过神来,破晓一家已经不见了。

  一转眼年7000年已过……

  在这段时间中,世纪性的迎来前所未有的鼎盛,光辉笼罩六域,三界不再有任何来往,文明得以传承,不再发动战争,每个人都可以活着,安心的生存!

  直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封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