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常在2019-10-12 09:441,442

  “从石头缝里迸出来的。”

  石一籽告诉我,这是一句骂人的话,也是一句人骂的话,这是一句人骂人的歹毒的话。石头缝里迸出来的,就是无父无母无祖宗无等等的意思。

  当我给石一籽细说从头时,我很骄傲。东胜神洲傲来国,国连海水水连国。国中名山花果山,山顶仙石傲霜雪。三丈六尺五寸高,二丈四尺巨大腰。天真地秀日月华,灵通内育发仙胞。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卵因风化成猴形,自通爬走拜四方。目运金光射斗府,旋潜光华饵水食。

  我愿吹嘘时空穿越再炸响,如当年仙石迸裂,地动山摇,震撼石一籽。谁知我骄傲至此,他却微微一笑,淡淡说:“你不就是说,你是从石头缝里迸出来的吗?”

  “是啊——怎么啦?”

  “这是一句人骂。”

  “一句人骂?”

  石一籽给我解释。

  我沉默了。感觉如一座古代英雄的巨大雕像,轰然倒地,支离破碎。旋又不服,继续吹嘘。吹嘘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伙狼虫,伴虎豹,群獐鹿,亲猕猿,不亦乐乎。食草木,饮涧泉,觅树果,采山花,倒也逍遥。一朝天气炎热,耍闹涧边松阴。往昔洗澡不敏感,今日群溯水之源。拖男挈女弟兄唤,顺涧爬山闹声喧。源流之处飞泉现,一道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本来追溯可以休,却有好事者心不甘。直言谁肯钻水寻,拜他为王我等愿。三声呼唤我跳出,揽下差事寻一番。

  话到这里,我特意停下来,既为喘口气儿,更为看看石一籽的反应。我扭头看了看他。他没有反应,像一个石人。唉——微微一声叹心底,我继续我的吹嘘。凡事总有始终,吹嘘也不例外。瞑目蹲身,跳纵瀑布。睁眼抬头,一架铁桥。桥下之水,倒挂流出,冲贯石窍,遮蔽桥门。欠身上桥,往里寻找。好一个花果山福地,真一派水帘洞洞天。分明一个居所,只等主家入住。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喜冲冲抽身走,急忙忙唤众猴。引众入内感造化,遵诺拜位美猴王。

  说完了,终于说完了。我看了看石一籽,他没有说话的意思。这个石人!我心内愤愤。嘴上却云淡风轻,问:“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感受啊?”

  “实。”

  “石?”

  “实。”

  “怎、就离不开这狗日的石头了?”

  “错了。我说的是实在的实。你听成了石头的石。”

  “实在?”

  石一籽给我解释“实在”。然后笑说:“要是我是你——”

  “要是你是我怎么了?”我催问,急不可耐。

  “要是我是你,要是我妈在场,她一定会拉住我胳膊不让我进,因为这太危险。”石一籽说。

  石一籽的话,使我想到了,当时的现场,分明有一母猴,拉住他孩子的胳膊,不让往前进。我沉默了。

  石一籽又说:“要是我是你,要是我妈不在现场,事后的听说,她一定会埋怨我太实在,别的都不敢逞能,惟独哪儿都有我;说不定,她还会抽我两个大耳瓜子呢。”

  “说不定,她还会引你为骄傲呢?那么大的一件事功!”

  “那都是后话。对于一个母亲,孩子的安全,高于一切。”

  我彻底沉默了。

  想一想,也是。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只有我会做得出,因为我太实在,是个石猴子。我也有条件做得出,因为我是从大石头里面迸出来的,无父无母无祖宗等等。“从石头缝里迸出来的。”——我是在骂中出生,骂中成长的。当我还卵在石头里面时,四周的海水,哪里还是一般的海水,那都是些唾沫星子呢。点滴成汇,飞珠溅玉,我生活在唾沫的铺天盖地中。唾沫星子,淹死人哩,想着都可怕。得亏我不是人,是个猴。从此,猴群里除了猿猴、猕猴、马猴等诸猴外,还多了一个物种,石猴!

继续阅读:0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想象那个属于自己的毕业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