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帝都
落叶飘雪2021-01-01 20:514,976

  天元皇朝六百三十七年,是天元大陆唯一一个统治了大陆的皇朝,历史记载上千年的诸侯割据时代结束,皇朝统治开始,然而统治了大陆六百多年的皇朝到了第十代帝王,似乎这个王朝的气息也快要要来尽头,国家动荡不安,权臣把持朝纲,官僚相互倾轧,制度如同虚设,赋税徭役不堪,百姓毫无权利可言,政治一片昏聩,多少文人智士无不感慨,天之将乱,看谁主沉浮。

  安莱镇今日异常热闹,镇上唯一一个客栈安莱客栈今日亦是人满为患。

  这本是西南边陲的小镇,平时本没什么人来往,也就过往商旅和游侠,散客,掌柜要求不高,能勉强糊口就行。

  而今这段时间却愁坏了掌柜,看看这店内一伙,一帮的。单看那气势就不是他这个小小的掌柜能惹得起的。

  这不这半个月了,人来了一波又一波,说是南郡什么大势族要举起起义,正招募义士呢。

  近些年南边刚大汗,这朝廷又来加税,这流民是路过了一茬又一茬。

  过冬时节,一大群官兵压着一大群人往北边赶,一条黑色的铁链在白茫茫的天地间缓缓的移动。

  大雪天的,冷得人脸色铁青,那些年迈的佝偻着只怕半条命吊着,稍慢点鞭子就招呼到背上,本就单薄残破的衣衫带着血痕在青紫交加的皮肉上添了纹路,恐怕不能熬到北方就得死在半路了。

  俗话说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鬼。稍显年青的也是很多天没吃东西了,邋遢着四肢,眼神早已一片死寂,当鞭子无情落下的那刻早已麻木的四肢颤抖了下,又无力的停住。

  前边的林地里,一群野狗叼着刚从尸堆里咬下的肉,奔忙在雪地里,转眼间就消失在白茫茫的天地里,世界只剩这惨白透着渗人的寒意,这年头狗活得比人好啊!

  这可急坏掌柜的了,现下客房已满,还有客人不断过来,而这些人自己又不能得罪,甚是揪心呐!

  掌柜的,来两斤牛肉,一坛上好的烧酒。

  一个粗犷略带沙哑的声音伴随着一定银子放在了柜台上。

  机灵的店小二,连忙把人请到大厅的桌子上坐着 ,桌子上坐着几个人,还有一方空位,黑袍也不介意和那些布衣同桌。

  这人穿着一身黑袍,一个大毡帽压的极地,把大半张脸掩盖了去。厅里人大多看了一眼也就转开了视线。

  这时楼上下来一群人,有短衫的,长衫的,书生样的。

  一把巨斧砰地一声插在了黑袍人所在的桌子上,这位置是我的,短衫胖青年嚣张的声音传来。

  是吗,我怎么没看到桌子上写了你名字。

  黑袍人不瘟不火很不识趣的说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是吗?

  我这人一向不太喜欢不礼貌的人。

  刚好我看你非常不爽,到底让不让。

  不让又怎样。

  怎样?胖子斜了眼,桌子上那把斧子再次回到了胖子手中。

  黑衣人直到此时都没一丝情绪波动,站在胖子后面的偏瘦人喝住了胖子

  老三,我们去别桌。蓝衣瘦子不容质疑的声音带着沙哑和低沉。

  胖子还欲说话,蓝衣瘦子朝他使了使眼色,胖子不甘心跟着这群人去了别桌。

  胖子没离开几步店小二就来了,客官您的酒食。

  黑袍人拿了东西出了门,很快消失在满天风雪中。

  坐在客栈里的人都是有眼里颈的,刚那几个人是西山死鬼。也是臭名远波,不过武功一般般,三鬼也就是蓝衣瘦子还有些头脑,以至于这些年还能在江湖上听到些消息。难道他们也是要去投奔刘都统的,这里大多人都是冲着义军去的,当然各自都怀着自己的心思。

  四人去别桌抢了别桌的位置,死鬼凶神恶恶煞,别人一看就好不好惹。

  这桌我们坐了,你们一边去。

  胖子恶狠狠的道。

  桌子上坐着的人有些无奈,年纪稍长的起身,见白衣少年满脸气愤,连忙低声道,小兄弟,走吧,忍一时之气,保住小命要紧。

  白衣少年抓在腰间剑柄上的手送了开来,是啊,自己不能因为一时志气害了这伙认识不久的人,特别是丁大叔,一路上一只照顾照顾自己。

  脸颊稍显方丁大叔拉住白衣少年离开了桌子,此时屋外下着大雪,没法离开,屋内很多没位子的人都在角落里找地儿蹲着。

  他们这群人是以丁大叔为首的,丁大叔也当即找个位置,待雪小些赶快离开吧。

  老三,刚才那人!

  蓝衣瘦子朝余下三人使了使眼色

  蓝衣瘦子见没人关注他们,才把声音压的低低的道

  你们刚才没注意到,刚才那人差点动手的时候,腰间那把剑。

  那把剑怎么了?

  那把剑上的纹路。

  纹路有什么来头?

  我和你们说啊,那是当朝国师特有暗器的标志。

  你说他是王郎的人。

  八成是。

  据说那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你不知道我曾经见到他们一个,就拔了下剑,眨眼间,南郡病书生就掉了条胳膊,还是看在病书生是刘都统的人的份上手下留情呢。

  不会吧!二鬼虎背熊腰的一脸吃惊,蓝衣人连忙点了血,二鬼胡熊烈一动不动的,脸上眼珠子瞪得老大,嘴巴长得都快能塞拳了,口水像漏了的沙子哩哩啦啦的流了出来。

  你说刚才……

  胖子感到嘘唏不已,差点自己到鬼门关报到了。

  蹲在墙角的一群人相互靠着,门口的雪像卸了气的皮球,忽而的就会一阵灌进来,冷气席卷了门把周围的人群,一阵哆嗦,手指通红。

  丁大叔穿着自制的虎皮,今日来天寒地冻还遇上豺狼搏斗了一番,留下了个洞,外边穿着的短衫有些褴褛,白衣青年见之委实不忍,自己有些底子不畏寒冷,这这群和自己走了一路的乡里乡亲可都是平常百姓啊,可眼下客栈内一帮帮人都凶神恶煞,自己没事可不能连累了众人。

  好在天见犹恋,大约个把时辰后,白茫茫的大雪逐渐远去,即使接近黄昏,白晃晃的一片照的程亮亮的。

  好些人中途离开了,大多是和丁大叔一般逃难的,衣衫褴褛,形容枯瘦,双目凹陷,让人看之新生酸涩。

  丁大叔一伙人也想继离开了,出了门一伙十多个人相互搀扶着行了几里路,眼看周围一片荒凉连歇脚的地方也没有。

  于是一群人找了个背风的地方拾了一些木桩了拿了漏风的破布勉强搭起个帐篷,吃了几口干粮相互靠着休息,白衣少年看着大伙和昏暗的寒冷只觉得心里涩涩的。

  乌黑的夜带着腊月特有的幽远和沉默,离地的高空映着雪,透出许些光亮。宁朗的双眼在这样的夜晚闪着明动泛着幽黑。

  微风时不时在雪地里带起咻咻的声音,耳边是一众人的呼吸声,有些沉重。这些人其中大多身体不好,连日来奔波劳累日间又受了寒,睡得难免沉了些。对于这位入伙没几日的小伙大家很是放心,一连多日来都是宁朗守夜也都相安无事。

  宁朗眉间忽然一动,向远处奔去。一伙人四五个小黑点快速出现在视线内,脸上神情凝重嘴角带着血渍,也是宁朗功力高深才能看清楚。四五人急迫的往前狂奔,神情狰狞,后面大地忽然间着一下一下的动了起来。轰隆轰隆的声音越发沉重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在黑点不远的距离追逐着。

  白茫茫的雪仿佛在锅里翻炒般跳起来几丈高,不必想大叔们恐怕也惊醒了。

  一个类似熊的庞然大物带着锋利的牙齿张开血口大盆向前铺来,嘴里留着浓稠的液体,空气中散发着恶臭,而他们奔跑的方向正是帐篷所在,宁朗几乎可以看到,一旦巨怪袭击帐篷了,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众人会是怎么样一个情景。

  那四五让人其中一个瘸腿的一个娘跄连带着拉着他的同伴摔倒了,说来也快就那么几个眨眼,剩余的三人还未反应过来同伴摔倒了,已跑出去好几丈远,待发现依然不及。眼见巨怪已逼近,其中一人急忙把自己手中的武器极其用力的往血口大盆甩去,也许是凝聚了那人最后的余晖,大刀直插巨怪嘴巴,巨怪忽然遭袭,吃痛嚎叫,大刀虽然插入巨怪身体但怪物身体巨大,这点创伤根本够不成威胁,反而在流了一串血出来,白花花的地上多了一摊红渍。

  巨怪举起举爪将要将面前这两个人一掌拍碎,下方的人毫无反应,对于面前这巨怪无力抵抗,甚至来不及反应,一到鲜红的喷涌而出,巨怪的手掌应势落地,接着又是几个伤口如同擎天大刀般在巨怪的身上劈成了几半。

  巨灵熊,果然危险。宁朗自言自语道。

  宁朗白衣消散一个旋身落于巨怪前,同时一个掌力打向了呆住的两人身前,将他们推出去几丈远。随着宁朗声音落地,碰的一声巨响,大地轰隆的震了一下,地上的雪跳起了十几丈高。霎时间惊醒了呆住的人和逃亡的人,也惊醒了还在睡眠中丁大叔等人。

  雪如帷幕瑟瑟落下,一圈人盯着帷幕中白衣如雪的宁朗,一时间觉得这天地间的白色,那青丝飞扬的修长清瘦的身影是那么的高大让这个寒冬的清晨温度都融化了几分。

  小伙子,你杀了巨怪。

  一脸络腮胡子逃亡的汉子,惨白着脸,嘴唇开裂,一说话白气冒了出来,嘴唇崩了来,几颗血珠子冒了出来。

  是啊,大叔。

  少侠,你很厉害!

  是吗,还行。宁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大叔你不要紧吧!宁朗看了眼大叔的样子有些担忧道。

  没事,死不了。大叔豪气的笑了笑。

  二哥,二哥,后面死里逃生的人拖着受伤的身子相互搀扶着追了上来,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和疲惫。

  二哥,二哥,后面死里逃生的人拖着受伤的身子追了上来。

  小三和小四你们两呢?没事吧!死里逃生的两人喘着粗气,看着自家兄弟,脸色惨白泛着剧烈运动后的血红,眉眼处蹭破皮,有些泛红,看起来十分狼狈。

  大哥在地上坐着,一把大刀插在地上,有些沉闷。

  小三,小四这次咋能逃生多亏这位少侠相助,快谢谢人家。

  大哥一脸风尘仆仆的汉子,国字脸,浓眉,有带着南方特有的秀气,应该是年过几天书的。

  小三,小四连忙对着宁朗跪了下来,少侠救命之恩,请受我两兄弟一拜。雪地里砰地一声,两人说着就跪了下去。宁朗下了一跳。两位大叔,你们别这样,快起来。宁朗有些不好意思的到。

  其实我也,没帮什么忙,那个巨怪也是要杀的,只不过刚好救了你们而已,而且我们帐篷就在不远处,不杀了他的话,丁大叔他们会有危险的。

  宁朗指了指不远处的简易帐篷,此时丁大叔他们一群人走了过来,天色逐渐亮了起来。

  老大开了口,少侠你们是要去哪儿?

  丁大叔说南方日子过不走了,正在往北方逃难呢?

  哎,我们兄弟四人也是逃难的,算起来我们也是通病相联了。

  嗯嗯,几位大叔还是别叫我少侠了,我叫宁朗今年十六岁,大家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小宁或者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宁朗有些书卷气的笑笑。

  好,我们兄弟是俗人,就不客气了,以后我们华安四杰就差就两条命,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吱个声,我们必定相帮。

  大哥很有江湖义气的说道。

  这时丁大叔等人过来了,离我们十多米的位置停住了,大伙举着家伙,大叔喊道,你们四个干什么呢?小宁快过来。

  宁朗看情形有些无悔,但是内心很感动,这群大叔们一路上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看这会儿还以为自己被这伙人怎么着了呢?

  华安老大,看着这群人架势,暗道槽糕,这下被人误会了。

  这位兄台,你们误会了,我们刚才被巨怪袭击了,幸得小宁相救,这才得以逃命。老大指了指十多丈开外已被划做几半的巨怪,诺那就是小宁杀的。

  也难怪人家误会,华安四杰都是一脸彪悍样,老大面前还直插着一把闪着寒芒的大刀,四人分成三面,宁朗利于中间,看着可不就像被包围了吗?

  再说了小宁的功夫了得,我们就是想怎么着,也没那本事,对吧!

  华安老二粗声粗气的说着。老大连忙附和道:就是啊!大家别误会,我二弟呢,话虽然粗了些,但是理总归是不错了,大家别大水冲了龙王庙,那才误会呢。

  丁大叔,一听,在看看远处的巨大尸体,有些不太确信的看了看宁朗,对着宁朗道:

  小宁你说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丁大叔,我真没事,这几位华安四杰呢,正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呢?宁朗甚是真诚的道,说着还转了转身,表示自己很好。宁朗的心里暖暖的,被人关心呵护的感觉真好。

  于是丁大叔等人围了过来,宁朗向丁大叔等人相互介绍了一下,都是逃难的人大家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华安老四一个咕噜,连忙捂住肚子。奈何大伙都听见了,很多人都咽了咽口水,有好多天没吃肉了,于是大伙提议拾了柴火找了个相对干燥的地方烤了些巨怪的肉吃,巨怪皮糟肉厚,大伙儿又拉着宁朗找一块远处干净的肉分割了开,古怪体型大,一块都够一伙人扛了,于是宁朗在大伙支配下把肉分成了很多小块的,还可以做成肉干,这么大型的巨怪肉质很好,都是富人花重金才能买到的大补的,大伙刚才也是一时间被瞎蒙了才没想到这一层,还得这些乌鸦和野狗,求生欲不知是人类啊,动物也很强烈。

  嘴里吃着肉,烤着活,围坐着就聊得兴起了。

  华安老大问宁朗,小宁接下来打算去哪儿?

  最近南边很多人正在起义想要去碰碰运气,我呢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人,之前一直跟着师傅学艺,后来师傅走了,说是不会再回来了,让我自己出去历练。于是我就独自一人漂泊了,前段时间遇到丁大叔他们就一起了,相互有个照应。

  我们兄弟四人刚从北边过来那边,那边也不好呆,准备去投奔刘军呢。一伙人在大雪天正饥寒交加,远处巨怪身体上盘旋着一群乌鸦,还有些野狗也问闻到了血腥味往这边敢来,那景象有些渗人。

  这些日子我们遇到了好些人都是冲着刘军去的,不过隔壁三川也有王军在起义,到处兵荒马乱的。我们正盘算着到底要去哪儿呢?

  我们这帮人呢?也没什么抱负,就想找个地,能方安生些,能勉强过日子就行。

  华安四杰也觉得这伙人老弱病残占了一半,实在是有些……

  于是点了点头。

  两伙来自不同地方,天差地别的人在这严冬的早晨,终于找到了一丝温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杀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杀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