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嗯,我们的秘密
落格2020-10-10 09:213,378

  山涧里,溪水潺潺,小桥流水,月上梢头风过处,竹喧影动叶簌簌,林中深处,有两个小孩正蹲在清泉旁的草丛里嘀嘀咕咕。

  “陌芮,再待这里,回去又该被罚了。”月薇怯怯地低语道,手指轻戳陌芮。“嘘~~小声点。”陌芮转过头,问道:“怎么了?”

  “我怕回去太晚会被姥姥责罚。”月薇战战兢兢地说道,在她面前的这个女孩正是不庭氏白族的少掌事,她醒来的那天,白灵姥姥就吩咐自己照顾好她,也是从那天起她们形影不离。

  “没事的,白灵掌事那里有我。”陌芮说着用手拍了拍她,安抚她的情绪,心想月薇胆小如鼠的性子,现在肯定害怕极了,她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不会反抗,白灵掌事给她这个任务一定使她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这里是我前些日子就有同你讲过的昆仑玉山西王母处的一峚清泉。昔日上古天帝曾以山中玉膏,浇灌滋养泉上的一株丹木,是以结出五彩果实。你当时不是很想看的嘛。”陌芮试图劝说月薇留下来。

  “可你不曾说是在夜间,况且,我们已在此地等候多时,也不曾见你所说之物。”月薇小心翼翼地移动身子从草丛里探出头扫视了四周,周围静谧的可怕,她赶紧缩了回来,双手合于胸前。“神物岂是轻易能窥探的,耐心等等。”陌芮有些担忧月薇执意回去,楚楚可怜地望着她,“我们也等了那么久了,真的不看就回去吗?这株丹木历经这千万年的沧海桑田,吸收天地日月精华,是有灵性的,我们再等等,保证你不会后悔。”月薇看着陌芮极其真诚的眼睛,也就没再说什么。她心里疑惑的是这个看着跟自己同龄的女孩怎么会知道那么多。月薇回想起初次见陌芮时,那一日,村里打破了三百年来的祥和景象,如同血染的天空下,杏林里雪白的杏花柳絮般肆意飘落,她静静地躺着祭祖地寺庙里依旧昏睡不醒。就在那天,白灵姥姥当众做法唤醒了她。

  “只道她同我一般年岁,见她睡得香甜,模样生得有几分俊俏,却不曾想,竟有一双如此水灵的眼睛。”当时站在掌事长老白灵旁的月薇心里暗暗想到。

  “姑娘,你可记得前尘往事,姓甚名谁?”白灵询问道。 “依稀记得是姓白,名陌芮,生于姑瑶山上。”陌芮不自觉的抿了抿嘴。

  “陌芮,陌上花开,从芮依傍,既然姑娘不知因何缘故会出现于此,那我等便谨遵先祖遗命,‘待姑娘苏醒之日起,便入我白氏掌事一族’,姑娘可否愿意?”

  想到这儿,月薇越发觉得她的眉眼间的神韵同瑶姬上神救的那名女子很相似。三百年前,瑶姬上神来祭祖祠堂里发生的事情,月薇可都是历历在目,而且名字也很相似。

  “月薇,你快看,快看。”听到陌芮的呼喊,月薇抬头顺着陌芮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清泉里生长出一棵参天大树来,上面结着硕大的五彩果实,绚烂夺目照亮了半边天,荧光不断从远处汇聚而来。

  “那就是你说的果实吗?”月薇感到不可思议,轻揉了揉眼,瞪大了双眼想要看得更清楚些。“是的,这株丹木现在是在吸收地之精华,白日里它由这一峚清泉滋养,夜间才如此景象。”陌芮心里一直觉得在这绝美的表象下似乎有什么暗潮涌动,就在前几天,她偶然发现上古凶族浑牧族在村子周边一带活动,而他们身上散发着五彩果实的气息,当时就觉得事有蹊跷,今日来这帝台上神的道场蓬山深处也是想一探究竟。就当陌芮觉得没有迹象可寻想要离开时,泉水里出现了倒影。

  “陌芮,这,这怎么回事,怎么那么诡异,周遭都不见人,水里怎么会有影子。”眼前的景象使月薇有些惊慌失措,

  “别慌,只是影子而已,我们在这里待了那么久,可以确定是没有人的。这些影子可能是映射,既然都来了肯定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陌芮起身准备一探究竟,一旁的月薇想要说,“我们只是小孩子,应该交给大人们解决”,话到嘴边,硬生生地被陌芮认真且坚定的眼神憋了回去,挤出一句,“嗯,好”月薇抿着嘴,扯起陌芮的衣角跟在身后。

  陌芮从草丛里钻出来,慢慢地走到泉水边,近距离看看里面的情况,陌芮相信这肯定是哪里的倒影,真正发生地不在此处。陌芮走到边上,蹲下捧起一捧泉水,果真只是倒影。“我猜这附近一定是有通道的。”陌芮环顾四周,心想,一定是有蛛丝马迹留下,浑牧族可不是什么善茬,他们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呢?陌芮百思不得其解。

  “陌芮,我们回去吧!我真的不能再待了。”月薇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这时天空骤亮,猛地一下撕下了夜幕,一盏盏华灯伴随着悠扬的乐曲从泉水里缓缓升起,水里的倒影也逐渐明朗了起来。“啊~~”,陌芮身后的月薇惊叫一声,赶紧捂住她自己的眼睛,面前的这一幕让陌芮羞红了脸,整个人都定住了,一动不动地杵在哪里。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场极尽狂欢的欲宴,舞池中央,曼妙的舞姿,美妙的音乐,凹凸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开合,水滑娇嫩白如雪的肌肤吹弹可破,女人们都极其的妖娆妩媚,席间觥筹交错,欢歌笑语,低吟呻吟。这一切都被陌芮尽收眼底,随着大汗淋漓的宣泄后一头栽进柔软身体里,这场宴会接近了尾声。陌芮倒吸一口凉气,过了好一会儿,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水里的画面中只有女子的容貌清晰可见,那群禽兽始终没能看清脸。

  “月薇,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缓过神的陌芮叫起躲在角落里全程闭眼捂耳朵的月薇,拉着她手赶紧跑。

  “今晚的事我们一定要保密。”陌芮紧皱着眉气喘吁吁地对月微说,“出了这里,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我们从未来过蓬山密林处,不能再提及此事。”陌芮恳切急迫地看着月微,她是多么希望这件事她们可以做到烂在肚子里。

  “嗯,我们的秘密。”

  听到这儿,陌芮长舒一口气,然内心羞愧难以启齿,犹如白月光下的那一点朱砂。不庭氏白族是本就是属于太阳神族,身为少掌事的白陌芮想要来往于仙山道场,简直是易如反掌。趁着月色,陌芮启动咒术,便悄悄地回到了村子。

  月微到了家门口,迟迟没进去。里屋里晦暗的烛光下,映在窗户上的人影忽隐忽现,似乎是有两个人在谈话,却听不到声音。

  “月微,怎么了,你在这里伫立了好久,你的脸色青着呢!”陌芮有些担忧地问,月微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念动咒语,手指屋内,大喊一声:“解”,转向陌芮,“你现在可以再仔细听听。”眼里净是无奈与哀伤。

  “凭什么一句话就决定了我们家孩子修习何种系法。”

  “修习术法,就应顺应自然,你莫要再争执此事了。”

  屋内传来的女声,充满着不满与愤恨,另一方则是极力地克制住心中随时会喷发的怒火。

  “放弃好了,再聪慧刻苦又能如何……”

  “收!”,月薇手往回一指,收了法术,陌芮还未来得及听清女子后面的话,疑惑地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你家里要施以幻结,他们说的是你吗?”

  “不施法,估计早就把村子闹得鸡飞狗跳了,哪有现在的岁月静好啊?”,月薇轻蔑一笑,像是在笑自己。不知因何缘故,此刻月薇渴望想要被听见。

  “我修习的是水系术法,本是皆大欢喜的事,可造化弄人偏偏是月灵。水系与火系是攻击术法里的上上层,我的月灵却是治疗术,真是一个笑话。皆因我的真身是一株夜幽莲而非水莲,我的母亲不满白灵姥姥以灵元习法术,日日与父亲为此争吵不休。”月微的母亲是村里的长老,掌事也要敬她三分,不曾想温和慈祥的她内心也有如此深的无法宣发的执念。陌芮若有所思,似乎想起了什么,

  “月薇,我记得你的母亲真身乃是太虚秘境中的六瓣水莲,为何……”陌芮欲言又止,

  “你是想问为何我的真身是夜幽莲是吧!”,月薇低下头,盯着脚旁的一块小石子,接着说道,“我的父亲真身是夜幽滕,一直以来,他都对母亲谎称是灵莲,直到我的出现。”陌芮脑海里回想起刚才场景,不满与怨恨,克制的燃烧的怒火,好像明白了什么,她走向前,月薇低下的头不偏不倚正好靠在她的肩膀处,这一下,月薇没能忍住泪水,竟泣不成声。

  “没事的,哭了就好些了,别什么都憋在心里。”陌芮像母亲一般和目温暖,守护陪伴着她,给足她足够的安全感。月薇的情绪也慢慢地平静下来,陌芮接着说,“月薇,你可别小瞧月灵,水系术法里的月灵可是最高层。若你是苦于精进技能的话,我倒是知道绝好的一招。”听了这话,月薇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立马停止了抽泣,抹了抹鼻子,抬起头来,陌芮顺势给她擦了擦眼泪,“你看,哭得眼睛都肿了,都不好看了,活脱脱一小哭包。”

  “陌芮,是什么招数,仔细同我说说。”

  “你别急嘛,听过月灵水微吗?这可不是一般的术法,几乎所有修习月灵的都做不到,但是月薇你肯定可以。因为月灵水微是以水做界,以月灵驱动,水无形,施法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是范围伤害还是法术治疗,亦可单独指定一人。你聪慧伶俐,习得此法术,岂不美哉。”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有望通过掌事三年一度的考核,去往天门山进修。为家族的争光。”也可以逃离这个家,月薇心想。

  “嗯。”陌芮连忙点了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