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荒·04
肜磨磨2020-07-15 17:032,500

  之后的一整天,期殊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闹脾气,我坐在宫殿外的阶梯上思考,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大了?

  躺下伸了个懒腰,仰天长叹,却被眼前的身影挡住了太阳光,我睁开眼睛,背光的这个身影脖子还能看到太阳的一个角落,刺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睛,我示意他往旁边挪一下,道:

  “耽误人吸收日月精华等于谋财害命!”

  来人并未多理会我,闷了一声:“期殊呢?”

  听到这个声音,我吓得立即站了起来,果真是他萧君雪。

  我站在比他高两层的台阶上,才跟他目光齐平,却闹不起来,指了指屋里,道:“在房间里……”

  他往门口瞥了一眼,并未打算进去,转身就要走,回头看了我一眼,道:“我要去觅食,一起吗?”

  今天他看起来挺温顺的,和昨天那个喝了别人血眼角还流露出危险气息的萧君雪判若两人,反而眼底那丝困倦之气让人觉得……

  萌萌的?

  但我还是怕,吞了口水,我说:“我不饿!”

  这时候肚子不争气地响了一声。

  我傻笑了一声,说:“饱嗝!”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饿得不行,进屋想让期殊给我做点吃的,但是看他脸色苍白,我只好自己去找吃的,他说他这几千年闲着无聊在后花园种了很多菜,长得都很好,天然无公害。

  我提着个菜篮子就过去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的菜园子,全是稀缺品种。别说能把萧君雪这脑子坏掉的年轻人治好,就算把他提回炉重造都没问题。

  看着满院子的黄杜娟,逃出这里我顿时有了主意。

  吃过饭后,我把剩下的一锅汤端给了期殊,他喝完之后赞不绝口,气血也回复了不少,说:

  “今天总算是见闻了魔族的吃食养生,少倾姑娘果真厨艺了得,期殊喝了这个汤,神清气爽了很多。”

  我被赞扬得美滋滋的,又给他盛了一碗,说:“还有还有,明天还给你做!反正那一片蓝色的小花开得正好,明天还有一些花苞也该开了!”

  期殊的手僵住,愣了一愣,表情抽搐得不知道他是喜是悲,用勺子将碗里那几片煮得看不清颜色的小花捞起来,刚红润起来的笑脸煞白煞白的,幽幽问我:“这个花,可是在东北角最角落里那块地摘的?”

  我点头。

  接着,期殊就哭了起来。

  这个老妈子,怎么这么爱哭啊!我只好拍着他的背安慰他,没想到他已经下了床,推着我就往外走,说:

  “少倾姑娘,这里你是待不下去了,你还是赶紧走吧!”

  “噶?”我的计谋还没开始呢!这就让我走了?我有些茫然,几乎是被他推着出门的,真是盛情难却,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

  不过才刚走到门口,只见大殿前光秃秃的广场面前,萧君雪杀气腾腾地向我们走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把像枯枝一样的武器。

  我晓得那把武器,听说是鬼族天下闻名的铸剑师用上千恶鬼的魂灵铸成的,叫吞魔鞭。

  期殊一看不妙,推着我就往另一边走,说:“这边走!快!”

  但是我逃跑的速度还是赶不上萧君雪出剑的速度,他吞魔鞭一甩,横在了我想要走的通道上,我赶紧退了回来,那条鞭打着的地上竟然出现一条明显的裂痕,我吓得顾不上检讨自己哪里错了,道:

  “雾草!来真的!”

  他刚要甩第二鞭的时候,期殊已经上前将他抱住让他全身动弹不得:“主人!主人听期殊解释!”

  萧君雪冷冷道:“期殊你让开,不然我连你一块打!”

  期殊还是不放手,回头示意我快走。

  我赶紧跑,萧君雪已经掰开了期殊,追了上来,差不多追到的时候又是一鞭子,我借助能躲的地方都躲了一下,结果那武器实在厉害,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不多时,水榭旁边的汉白玉阑干和亭子已经伤痕累累,还塌了两个小宫殿,我看着都好心痛。

  这回我学聪明了,直接往他的宫殿里跑,二话不说就往屋顶上跳。

  果真,他收起了鞭子,想要上来抓我,好在期殊死死抱住他的大腿,他挣扎了几下挣扎不开,对着我就道:

  “你下来!”

  下去?我又不傻!蹲在一个好逃到下一处的地方,说:“你上来!”

  萧君雪低头瞪了期殊一眼,又抬头看我:“你下来不下来!”

  我说:“不下!”

  我听到萧君雪磨了磨牙。

  期殊说:“主人听期殊说,少倾姑娘是看期殊有伤在身,才摘了那蓝田玉液给期殊补身子,出发点是好的,只是她不知道这是主人种了三千年才开一次的花!”

  三千年才开一次的花!跟我岁数一样大了!这么傲娇的花!怪不得萧君雪要杀了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很好笑,心里还有点前所未有的舒服感。

  果然老天爷是公平的,他让我给萧君雪逮住,却也让我伤了他的心!

  萧君雪本来气色缓和了点,却瞥见了我的表情,眯了眯的眼底藏着一丝阴冷的杀气,道:“你这是在笑吗?”

  我赶紧捂住脸,道:“没有!我这是在为你的花惋惜,我们魔族惋惜逝去的事物方式也很特别,用笑容来的!因为逝者已矣,在这个黑暗蔓延的世道,其实逝去也是一种解脱,我们该为他们感到高兴!”

  “我让你高兴!”他一脚踢开了期殊,直接向我飞了过来,我赶紧跑,但是没跑掉,他一鞭子缠住了我的腰将我收了回去。

  这回换成他高兴了,挑起嘴角一笑,一手拎着我的腰然后将我扛在了肩上,道:“跑啊!你现在是不是特别高兴啊?来给自己惋惜一个!”

  我在他肩头上挣扎了半天,最后终于累得不行了才安静下来。

  期殊一直跟在身后求萧君雪放我了,最后萧君雪将门一带,他被锁在了大殿的外面,门很厚,我基本就听不到他在门外敲打的声音了。

  萧君雪手里化了一根绳子出来,将我连着腰捆好,将绳子往树上一抛,然后一拉,我被悬挂在了海棠树下。

  将绳子那头固定好了以后,他就坐在木板平地面前,从桌案上拿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果子就咬,然后将我像个秋千一样一推,我晃来晃去晃了半天才停下来,胃里翻江倒海,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骂道:

  “士可杀不可辱,萧君雪你大爷,有本事给我来个痛快的!”

  “你还想痛快?想得到挺美!”萧君雪却吃着果子悠悠然,说:“现在就算吃了你我都不能泄恨了!容我想想。我听说你们魔族的肉体是可以再生的?说西方有个犯了错的神仙也有这种功能,他被拴在一座山上,有一只鹰每天去吃他的心脏,但是吃掉的心脏第二天还会长出来……”

  接着,他又坐下来做思考状,自言自语:“不知道阿强喜不喜欢吃心脏。”

  我再次吞了口唾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送鬼君上青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送鬼君上青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