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荒·03
肜磨磨2020-07-15 17:012,832

  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寸草不生的南荒还有这样这样一片物产丰富的森林,森林里面还有一个这样奢侈的宫殿,直到萧君雪将我拎回他的宫殿,看着这格局,我几乎能够想象他每天从五万平万米的床上醒来的忧郁之气,觉得我或者的这三千多年来,过得的确是个没出息。

  期殊早就在大殿面前等候多时,看到我的时候,脸上并无多大表情,好像我被抓住本来就是预料之中的事。

  连个小奴仆都是这样的气场,萧君雪这人不简单。

  萧君雪手一滑,将我直接扔在了期殊面前,转身去了寝殿,而我,被带去了厨房。

  这回,连期殊都不敢扛我了,他可能怕被我揉屁股,拿了根绳子将我捆住拖着走。

  我看了看天,说:“期殊啊,这晚饭时间刚到,你现在给你主人下厨也来不及了。”

  期殊走在前面,说:“我们鬼族的用餐时间跟你们魔族的不太一样,主人也不介意这些。”

  我还是想试图解开绳子逃脱的,只不过这个绳子的材质很特别,不管我是用法术还是用刀都失败了。我接着说:

  “怎么能不介意呢?你知道人族为什么定下一日三餐的时间吗?那是因为那段时间对食物的消化和吸收是最好的,超过了那个时间,就不符合身体的养生标准,很容易吃出神经病来的!以前我一直听说你们鬼族的吃食文化落后,没想到是真的。天啊,你们每天就吃这些东西啊?你主人都吃成神经病了,你这个做下人的就不会心疼他一下吗?”

  他忽然停了下来,我也停了下来小心防范,他会不会嫌弃我太吵了?想早点宰了我?

  他转身看了我一眼,然后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许久才道:“期殊做的菜真的有这么差吗?”

  我看了一眼锅里的大白菜,想说实话又有点怕死。

  这么一来,所以萧君雪是因为不规律的饮食习惯而吃成的神经病?

  可能是深知萧君雪食物的重要性,引发他深深思考。

  我挣扎了一会,忽然发现手可以挣扎出来了,就随手化出了个苹果,边啃边说:“吃是一种心态,若是用吃来治好你们家主人的病,不失为一个壮举且很有挑战性,我可一试!”

  期殊怒了,文绉绉地吼了我一句:“我们家主人没病!”

  我捂着心脏点点头,换了种方式说:“他只是比较特别,你听说过木秀则折吗?你知道,古今中外有多少人就是因为太特别了才会被当成神经病!我知道你也挺心疼你家主人的,他被世人诟病成这个样子,我相信也是有苦衷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我们可以让他变得开朗起来啊!”

  期殊听得一愣一愣的,不住地点头,说:“其实期殊对这方面听闻一二,只不过期殊做得还不够好,主人如今这个样子,期殊也很难过。曾经想请教别人,可是别人都恨不得将主人剥皮而后快,又怎会诚心教期殊这些呢?姑娘……”

  我赶紧回应:“叫我少倾就好。”

  期殊说:“少倾姑娘生活在吃文化历史最悠久的魔族,刚才与少倾姑娘一番话也隐约能感觉到,您一定对吃食有着极深的造诣,如果少倾姑娘肯帮助期殊,期殊一定感激不尽!”

  我会心一笑,但很快在他发现之前收敛住,一本正经:“只是我都要成为你主人的食物了,我一个卑微的食物,能做什么呢……”

  期殊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站起来就往外走,说:“那……期殊现在就去请示主人,让他不要吃你。少倾姑娘在这里稍作休息。对了,千万不可走出这个林子,主人在林子里养了很多上古的凶兽,加上刚从地狱回来,主人带了很多厉鬼,一个个都凶残得很。”

  包括阿强?

  然后他关上门出去了,好半天都没回来,我只好趁这个时候出去寻找逃跑的道路。

  萧君雪的宫殿其实简单得一点艺术性都没有,只有一个很大的主宫殿,应该是他住的地方,宫殿的周围全是水,水上是互通的长廊,围栏全是白玉雕砌的万鬼哀嚎的图腾,长廊的外围是一圈小一点的宫殿,这么一圈下来,起码有上百个院落。

  萧君雪那个大宫殿的中央,竟然有一棵足可参天的红海棠,在这个季节盛放,整个宫殿的屋顶落满了花瓣,就像火烧云一样,丝毫没有鬼族惊悚的那些特色。

  如果说鬼族的审美普遍奇葩,那萧君雪其实还算是一股清流。

  按捺不住地好奇心,我走向那座宫殿,宫殿大门敞开,我直直走了进去,静悄悄的连个像人的影子都没有,再往前走,就到了那棵海棠树面前,树干很大,上面分了很多枝干,遮天蔽日,身旁的红色花瓣一直在落,地上厚厚的一层踩着吱吱的声音听着很舒服。

  我听到了期殊痛苦又隐忍的几声哼唧,从树的后面传过来。

  好像有什么了不起的秘密?

  两个大男人?

  我又一次好奇心驱使,放轻了脚步声走过去。

  树的后面铺上了木质的地板,除了一些落下的花瓣,打扫得很干净,我就看到两个身影就跪坐在地板面前,愣了一愣。

  萧君雪将头埋在期殊的肩膀里背对着我,面对着我的期殊紧皱着眉头,似乎很疼的样子,抬头便看见了我,作惊讶状。没多久,萧君雪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这才看到,他的嘴角有一丝鲜红的血。

  他一个很危险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盛气凌人,却又迷人到让人无法自拔。我心里下意识地咯噔了一下,只觉得后背凉凉的好像有人往我脖子吹风,我就伸手拨了拨衣领子,发现我的衣领子都湿了。

  难道还漏雨了?

  我回头往上看,看到头顶有一张血淋漓的没有五官的脸直勾勾地看着我,还不住地往我身上滴血,像是一个被剥皮的还没死透的人,就倒挂在房梁上,吓得我“啊”的一声撞在了柱子上,头晕乎乎的,还有些腿软。

  萧君雪只是冲着我这边笑着冷哼了一下,站了起来回屋了。

  期殊拉了拉领子,努力地稳着身子向我走来,可是却掩盖不住他肩膀上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一片,将房梁倒挂着的那个令人麻木的东西弄走了。

  我捂着快要麻了的心脏,说:“你……们,没事吧?”

  期殊嘴唇有点发白,说:“没事,主人进食过了,答应不吃你了……”

  喝血就饱了?我吞了口唾沫星子,觉得后背凉凉的。

  期殊还想说点什么,但是下一刻,他就向我倒来,我晃了很久都没晃醒他,只好把他抱了出去,还帮他处理好了伤口。

  我真是以德报怨,不像我的为人!

  期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没给他穿衣服,他起来的时候吓了一跳,急忙用被子将自己身子挡住,好看的眼睛瞪得有些大,脸上还有一抹微微红晕,就像是哪家被糟蹋了的小媳妇一样,委屈巴巴的快要哭出来了,再然后他意识到自己的伤口被处理过了,支支吾吾地问:

  “昨晚……发生了什么?”

  看到这个表情,我忍不住逗他一逗,故作深沉叹了口气,说:“你们这连个鬼影都见不到,我就私自帮你处理了伤口,该看的我都看完了,若是你不嫌弃,我会对你负责的……”

  接下来,我看到期殊埋在被子里哭了。

  我愣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觉得很好笑但是又不敢笑。

  其实他昨晚倒下之后,我确实是想跑出去的,只不过走了大半天才发现我根本走不出这个宫殿,我才想起来,上古的阵法中,有一种阵法尤其厉害,其中有一卷落在了人间,就是后来的奇门遁甲,可以将人困死在里面永远都出不去,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绕了回来。

  既然自己没法出去,只能骗他带我出去了。

  于是我坐在一边等他哭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送鬼君上青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送鬼君上青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