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若花燃燃2020-07-20 09:122,942

  苏筱跟在汪洋身后,晕晕乎乎地走进总经理办公室,脑里一片空白,心里也是一片空白,喜怒哀乐什么的,统统消失了。汪洋看她像是失去通灵宝玉的贾宝玉,整个人失魂落魄,有点着急了。“苏筱,你怎么了?”

  “汪总,我没事。”苏筱努力地睁大眼睛,坐到沙发上。

  等汪洋点好烟,转头一看,她身子歪倒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

  夏明身着白衬衣,戴着墨镜,一手插在口袋里,穿过重重黑暗走进她梦里,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然后突然抽出手,手里握着一只造型精致的手枪,嗒嗒嗒地吐出子弹:“报表是假的,报表是假的,报表是假的……”

  苏筱悚然惊醒,发现已经下午了,汪洋的办公室里就她一个人。

  秘书小郭听到动静,打开门走了进来:“苏筱,你醒了?”

  “汪总呢?”

  “汪总跟陈主任在小会议室里说事,他说,你醒了,让我叫他,你等等呀。”

  苏筱坐起来,整整衣服,又抹了一把脸,刚收拾完,汪洋回来了。

  “汪总。”苏筱不好意思地站起来,耳根都红了。

  “你这是多久没睡觉了?不能仗着年轻就乱来了呀。”

  “以后我会注意的。”

  汪洋点燃一支烟,在苏筱的对面坐下,慢慢地抽着:“现在,咱们可以说说报价的事情了吧?”

  苏筱点点头。

  “说吧,那些数据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夏明告诉我的。”

  “夏明?”汪洋一脸怀疑,“他为什么告诉你这些?”

  “因为A项目我赢了他,他想通过D项目再跟我比试一回……”苏筱三言两语,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夏明这脾气,倒是真能干出这种事。”汪洋抽口烟问,“在会上,你怎么不说?”

  “觉得不合适,人多嘴杂,以讹传讹。”

  “那你说什么天科的同学告诉你,就合适了?这要传到天科,得惹多大的事情,你知道不?”

  苏筱脸色发白:“当时我真的蒙了,张口就来,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过,就我们六个人在,应该不会传到天科吧。”

  “难说。”

  “那怎么办?”

  汪洋沉吟片刻说:“这事我来处理。”

  “那,D项目的报价呢?”

  汪洋抽完剩下半支烟,说:“就按这个报价来吧。”

  苏筱这会儿反而倒没了信心:“万一高了呢?”

  汪洋严厉地看她一眼说:“你这就不对了,瞻前顾后,想做就做,大不了输了,我们天成又不是输不起。”

  苏筱肃然起敬,点头说:“是。”

  “好了,今天你提前下班,回家好好睡个觉。”

  苏筱走后,汪洋叫了陈思民进办公室。“老陈,等一下你跟小陆他们都说一下,谁要是敢把今天会议上苏筱说的话泄漏出去,谁就卷铺盖走人。”

  “行。”陈思民问,“苏筱有没有说数据怎么来的?”

  “她还是说是她同学说的,但她不肯说同学叫什么名字。”

  “D项目的标书怎么办?”

  “天科历年的报价都有资料可查,我觉得苏筱的推测还是有点依据的,所以决定用这个报价了。”

  陈思民皱眉说:“汪总,这太冒险了吧。”

  “行了,就这么定了。”汪洋摆摆手。

  陈思民犹不罢休,滔滔不绝地说:“汪总,这事情太不对劲了。就算苏筱真有同学在天科,他为什么要吃里爬外,把天科的数据告诉她?她肯定有事瞒着,我觉得,不搞清楚,这个标书就问题,说不定就是她跟天科的人勾结起来,想把咱们卖了。”

  汪洋直视着陈思民的眼睛:“老陈呀,你是不是对苏丫头有意见?”

  “怎么会?”陈思民后背一阵发凉,意识到刚才在会议室里逼苏筱太紧,有点破功了,“刚才我是着急了,商场上阴谋圈套太多,苏筱这丫头太年轻,我是怕她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汪洋点点头,若有所思:“明天,让苏筱跟我们一起去招标会。”

  “你要去?”

  “是,我要去。”

  陈思民疑惑地皱起眉,汪洋很少去参加集团内部的招标会,一般都是他作为代理人去的。明天,他不仅亲自要去,还要带上苏筱,不知道葫芦里装着什么药?

  招标会在第二天下午,经过一夜休息,苏筱恢复了七八成,嘴角的泡泡破了后变成烂嘴角了。她跟着汪洋和陈思民一起到位于南二环的集团大厦,这是她第一次参加集团内部招标会,好奇地东张西望。

  他们三个最早到,然后陆陆续续地,天和、天正、天同的代理人都来了。天科的夏明和黄礼林来得最晚。夏明还是一身白衬衣黑西服,身姿挺拔如松柏,站在他那肥胖如大号披萨的舅舅旁边,像一道闪电般亮瞎了每个人的眼。

  夏明的目光穿过重重人头,在苏筱脸上一扫而过,目光中不含任何表情。

  招标流程过得很快,最后开标的是集团总经济师徐知平,他的目光穿过厚厚的眼镜片落在汪洋三人身上,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天成中标。”

  赢了,苏筱心里欢呼一声,看向夏明,不无得意。

  夏明察觉到她的视线,回过头,嘴角勾勾,又是那种意味不明的魔性笑容。

  苏筱怔了怔,后背隐隐有股凉气流动。上回他这么笑,她先是咬破舌头,然后丢了手机,最后还被陈思民摆了一道……因此,她将他的这种笑容定义为“夏明的魔性诅咒”。现在他又施展诅咒了,这回会发生什么事?

  “老汪,行呀,又是你们中标了。”天和建筑的老总重重地拍着汪洋的肩膀。

  “哈哈哈,承让,承认。”汪洋满脸春风,大黑脸笑成一朵花。

  黄礼林站了起来,还没有开口,肚子先晃动三下:“当然行了,汪总现在是什么人呀?了不起呀,眼线都安到我公司里了。”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诧异地看着汪洋和黄礼林。

  苏筱也愣了,看着夏明,但夏明的目光却落在黄礼林身上,不肯与她对视。

  汪洋收起笑容:“黄胖子,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啥意思?”黄礼林瞄了汪洋旁边的苏筱一眼,“汪总,你既然敢在我公司安排人偷数据,怎么就不敢承认了?”

  汪洋拉长脸说:“黄胖子,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但是凭良心,你跟我汪洋认识这么多年,我是这种人吗?”

  “你汪洋从前我不知道,但是现在,你就是这种人。”黄胖子大声说,“孬种,有胆量做还不敢承认。”

  “我懒得跟你废话。你说我在你们天科安了人,你拿出证据来,你把那个人给我揪出来。”

  “还用得着揪人出来吗?以你们天成的水平还能中标,分明是早就知道我们天科的报价,大伙儿说,是不是呀?”

  黄胖子有大哥作风,平时人缘要比汪洋好,再说大家看汪洋数次中标是相当眼红,这会儿逮着机会了,瞎起哄:“不能吧……”

  “没想到老汪会这么做……”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汪洋脸都气青了:“黄胖子,你他妈的别那么多废话,给我把人揪出来。”

  “老子当然会把人揪出来,汪洋你等着,这事儿我跟你没完。”黄礼林说完,晃着一身肥肉,怒气冲冲地走了。夏明自然也跟着他走了,自始至终,没有再看苏筱一眼。

  天科的人一走,其他人也散开了,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天成的三个人。

  苏筱看着汪洋忽青忽白的脸,低声说:“对不起,汪总,都是我惹出来的麻烦。”

  汪洋摆摆手说:“快下班了,你就直接回家吧。”

  苏筱有些迟疑,汪洋不耐烦地瞪她一眼,她吓得赶紧走了。

  陈思民也急了,纤细的眉眼都绞到一块儿:“汪总,现在怎么办?黄胖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要闹到老赵那里。”

  汪洋冷笑一声,说:“闹就闹吧,谁怕谁。走。”

  “去哪里?”

  “回公司,咱们去把那个泄露消息的王八羔子给逮出来,老子要剥了他的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理想之城(孙俪主演 原著《苏筱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理想之城(孙俪主演 原著《苏筱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