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凤凰归来(1)
琼颜2021-01-29 23:053,421

  饭后,萧若楚就歇下了。第二天,萧若楚起得比较早,和老妇人打了招呼,也没有留下来吃饭。

  不知道走了多久多远,她远远看见一个别苑,里面种了很多桃树。本就好奇心重的她,遇到此时此景,自然不能错过。

  阙疑走在身后,叽里咕噜地道:“这丫头片子果真是变了,以前看到这种情况,看都不看就走了。”萧若楚以为他跟自己说话,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阙疑敷衍一句:“没什么,想起一些往事罢了。”

  萧若楚“哦”的一声,落在了一棵又大又粗的桃树上,躺下道:“这棵树跟我家桃源那棵树差不多,躺着还挺舒服的。”阙疑看着无奈地摇摇头,淡淡地道:“你还没打招呼就在人家院子里,不知道还以为你是贼。”萧若楚懒得理他,在树上躺了一会儿。

  忽然不知怎地,一阵风吹过,她就从树上掉了下来,一个带着金色面具穿着白衣的男子第一句问道:“你是谁,居然敢闯我的府邸。”萧若楚只知道尖叫,那还能听清他在说什么。

  她以为自己肯定摔得很惨,结果快要着地的时候,一只温暖的大手接住了她。那人冷冷道:“你是谁,居然敢闯我的院子,是不是……”萧若楚本能地给他一巴掌,跳起来厉声道:“谁让你接我了,滚开。”白衣男子叫做昊轩逸,魔宗副宗主。

  昊轩逸怎么也没想到,他一向受人尊重的他,居然会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打了一巴掌。他摸了摸被打的那块脸,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狠狠掐住萧若楚的脖子。冷声道:“你敢打我?”萧若楚也不惧怕,反驳道:“打你怎么了,若不是你施法,我也不会掉下来,你姑奶奶从小就在桃树上睡着长大的人,怎么可能说摔就摔。”

  昊轩逸的手指松了松,淡淡地道:“你胆子很大,很好,本……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我。”他原本是想说“本座”的,但是这里是别苑,不好对外人暴露身份,所以也就换成了“我”。

  萧若楚两只手的指甲扎进昊轩逸的手腕,疼得他手一松,萧若楚摔了个大马趴,狼狈地爬起来。冷眼看着昊轩逸道:“打的就是你。”

  话音刚落,她手里握着剑,朝昊轩逸刺去。两人打了几十个回合,分不出胜负,昊轩逸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修为不弱啊!”

  萧若楚不语,趁他分心时,一剑划伤了他的手,鲜血顺着剑身流在地上,剑上,竟然不留一点痕迹。昊轩逸死死地盯着萧若楚的剑看,淡淡地道:“泪之痕,你居然是手持泪之痕的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抬眸仔细观察萧若楚,她一脸淡定,没有丝毫慌乱,他想这是不是他一直在找的那个人,拥有泪之痕者,便是可以和他的相思寸一起双修。

  “你叫什么名字?”他忽然问道,语气也温和了许多,没想到萧若楚冷哼一声,冷声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看剑。”又是一剑刺去,昊轩逸挨了一剑,这下警惕地看着她。

  阙疑不知去哪里弄来了兔子肉,回来时没有看见萧若楚,他自言自语道:“这小丫头片子不会是想把老子甩了吧!”然而话音未落,就听见打斗声。

  萧若楚和昊轩逸一前一后打到桃树这边来了。阙疑顾不得多想,一下子飞过来帮她,淡淡地道:“小丫头片子,我就说了,你保证会被人家当做贼来打的。”他看向昊轩逸厉声道:“想要动这小丫头片子,先过老子这关。虽然嘛,我们闯你的院子在先,可是我敢肯定是你惹怒了小丫头片子。否则她才不会傻到在你的院子和你打。”

  昊轩逸感觉好委屈,明明是萧若楚先拔的剑,先把他划伤的,怎么到头来还得被人说是他先惹她的。

  好吧!他认了,终究是他施法害人家从树上落下来的,但是他接住她完全是因为她长得好看。魔宗女子虽多,可都不及她半分。只是这脾气火爆了点,动不动就是打打杀杀。

  昊轩逸见不知哪里冒出来一个黄毛怪,质问道:“你们是一伙的,那好,今日我连你一起收拾了。”

  阙疑做了个别扭的动作,嬉笑道:“我好怕怕哦!”话音刚落,化出凤凰真身,足足有两个人高,他低着头看着昊轩逸,道:“还想不想打,老子和小丫头片子不过是累了借你的桃树靠了靠,你干嘛要欺负她。不过你要是敢在动她,老子就把你这别苑烧成灰烬。”说完高傲地用鸟头对着他的面具,观察了半晌。

  昊轩逸知道自己的人全部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凤凰的对手,不甘心地道:“撤!”

  等他们走了,阙疑才跑上去拉着萧若楚的手看了看,关心道:“有没有受伤,这次是老子把你抓出来的,老子得好好保护你,把你毫发无损送回去,不然对不起老子一世英明。”说完笑嘻嘻的。萧若楚懒得理他,看着他手里的兔子肉,吞了吞口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兔子肉,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

  阙疑这时候才注意自己手里的兔子肉。道:“老子本想着出去给你找点吃的,没想到你就被人家当做贼追着打。”

  萧若楚甩了他一个白眼,抢过他手里的兔子肉,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一边道:“才不是呢,你没发现他受伤了,他没有把我当做贼,是要把我抓去跟他双修,他手里的剑是相思寸,和我的泪之痕本来就是鸳鸯剑。”

  听她这么一解释,他才想起那人血淋淋的手臂,原来喊那么多人出来,就是为了捉她?阙疑想了想,忽然“哈哈哈”笑起来。“原来那小子抓你是因为你手上的泪之痕。我告诉你,你这把破剑还不如你以前在天界那把玄蛟百分之一厉害,你们这些凡人就是没见过世面,一把泪之痕就要把你抓起来。”

  萧若楚听阙疑说她以前的那把神剑很厉害,问道:“那我的那把剑现在是不是在天界。”

  阙疑做了个嫌弃她的眼神,大声解释道:“当然不是,好像被人封印在了凡间,说什么只要你有缘见到,就能取出。”他沮丧地看了看萧若楚,续道:“现在看来怕是你前几世都没找到这把剑,或许你拔出来又忘了,这把剑可是除了你,谁都不认的。而且它有上古神兽玄蛟的神识,一般人根本无法控制,就连当初战神都降服不了。亏得人家战神还把他当做朋友,他就是一个死理,除了你,所以天上地上没人能够使用它。”

  萧若楚又问道:“那我是怎么下界的?”阙疑淡淡地道:“你不就是被人陷害,说你犯下谋逆刺杀太子之罪。最后战神给你顶了罪,你见他元神几乎尽毁,在他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带着他跳下了轮回通道入了凡界。”阙疑说着说着,两眼泪汪汪的,他又道:“你当时真的好委屈,可是除了帝尊,没人敢替你们求情。”

  萧若楚大概理清楚了自己的前世今生,不过她一点儿也不在乎,淡淡地道:“前世今生,纵然是有所不同,前尘往事,何必提起,以后,就不提了。”她吃完兔子肉,肚子里总算有点东西了,也不算饿。

  两人下了山,找了个客栈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萧若楚发现她的荷包不见了,那荷包上秀着她的生辰八字。她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最后还是阙疑提醒她是不是昨日只顾着打架,所以弄丢了。

  萧若楚一听,可能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于是吃了早点又原路返回。

  别苑的桃树下,有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带着金色面具。手里还拿着萧若楚的荷包轻轻抚摸。他笑道:“你我果真还是天生一对,连生辰八字都一样。”他轻哼了一声,续道:“同年同月同日生,果然有趣。”

  这时候一个穿着红衣有点妖媚的男子走上来,嬉笑道:“小叔,我给你的礼物怎么样?估计那姑娘昨日只顾着和你打架,这东西掉了都不知道。不过世界上和小叔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子,怕还是独一无二。”

  昊轩逸轻笑一声,没理会身后的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见昊轩逸不理他,续道:“我敢保证,这东西对那姑娘很重要,否则也不会随身带在身上。估计今日或者明日知道了这东西掉了,会不会气得慌地来找你。”

  红衣男子这才提醒了昊轩逸,他转身对红衣男子妩媚笑道:“剑流,你提醒得对。”

  剑流微微一笑,道:“那小叔慢慢等你的佳人,我就不站在这儿煞风景了。”说完摇着手中的玄铁扇走了。

  剑流走了不远,萧若楚和阙疑就出现了,剑流躲在假山后面,等他看清楚萧若楚的脸蛋时。他后悔了,后悔把荷包给了他小叔。

  不过后悔也没用,他昨日只听下人说有个貌美的女子和他的小叔打架,结果小叔还输了。他自是不信,这天底下就没几个人是他小叔的对手,怎么可能有人能够抢他。

  他想了很久,感叹道:“看来,是我无缘与她相识,算了,让给小叔吧!”他转身离去,不想衣角挂在石头上。

  嘶啦!衣角被撕去了一大片,还不小心踩断了树枝。

  阙疑的第一反应是“谁”。昊轩逸云淡清风道:“是一只不起眼的野猪罢了。”

  剑流听他小叔说他是野猪,心里火了,但是又不能把小叔怎么样,只能忍着。

  阙疑接下来反应更奇葩了,他高兴地道:“野猪,小丫头片子,咱们中午有肉吃了。”

  剑流着实吓得不轻,这个黄毛怪小子要把他当做野猪来烤。他果断撒腿就跑,可没跑几步,就被昊轩逸施法捉回来了,指着他对阙疑道:“这就是了,野猪。”说最后两个字时还不由得邪魅一笑。

  阙疑瞪大眼睛,嗅了嗅,忽然看向昊轩逸道:“你骗老子。”于是走到他眼前,看着他的眼睛道:“我跟小丫头片子来找荷包的,我刚才嗅到了荷包的气息在你身上,交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尘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尘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