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诗和远方
你玩的开心2020-08-15 00:302,298

  醒来的时候正看到护士摆弄我的输液管子,她是那样的年轻貌美,穿着一身白衣,在阳光的照耀下发散出神圣的光辉。

  我说:护士,我这是怎么了?

  护士看我醒了,甜甜一笑,用蹩脚的方言说:没事儿,你是右肺有点囊肿,可能是平时生活不规律工作太繁重导致的,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说: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护士说:打完这瓶药水儿就可以了,哦,对了等会你去把医药费和住院费补交一下,都欠了五万多了。

  我大吃一惊,刺棱的坐起来,顿时觉得精神百倍疾病全消,可见最好的特效药就是高昂的医药费,只要费用足够高,人们就都不生病了。

  我说:有那么多?

  护士说:你都躺了两天了,刚送来的时候神志不清,我们医院现在对你这种情况都是先进行救治,然后才收费,五万块钱能买来一条命吗?

  我抄起输液架子往外走,护士说:你干什么去?这还没输完呢。

  我说:我去缴费,你们都是白衣天使,是治病救人的,不能让天使吃亏。

  回来之后给李姐打个电话,告诉她我的遭遇。

  李姐:那你没事儿吧,现在还在医院里?

  我说:是,一会就可以出院了,出院之后我想休息几天。

  李姐很为难的说:那客户那边呢,你是怎么安排的?他那么现在很急,而且你也知道这个事情比较棘手。

  我说:我这两天都不省人事,我怎么安排他?

  李姐说:那这可麻烦了,你立马给我去客户那里,如果处理不好这个事情你就别干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说:这事儿明明就不是我的错,我都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什么都往我身上推,我还莫名其妙呢,现在我都病成这样了,就不能让犯错的人自己去承担后果吗?

  李姐说:你不用找这些理由,既然让你去了,也跟你过让你去是因为公司认可你的能力,不是让你背锅的,你可倒好,婆婆妈妈的,你到底能不能干,不能干就拉倒。

  我说:那我干脆不干了算了。

  然后李姐就挂掉了电话,我也不再理她。

  过了十分钟,我突然害怕起来,刚才话没说清楚,而且两个人情绪都不好,万一李姐误会我是要辞职可怎么办。

  我给李姐发一条微信:李姐,现在忙吗?

  然后看到信息旁边出现一个小红点,信息没有发送成功,她把我给删了。

  我心里慌的像是一堆小鹿乱撞,赶紧又给其他同事发信息探探口风:今天没什么事吧,李姐有说我什么吗?

  同事回:听说你要辞职,刚才李姐跟我们说了,你可以啊?

  很快又接到人事的信息:你什么时候过来办手续?

  李姐办事那可真是雷厉风行,喘一口气的机会都不给你,直接就把生米做成熟饭,把生鸭子做成烤鸭,把小奶猪做成烤乳猪。

  我即便不想辞,也说不出口了,只能顺着别人给画好的道道往下走,还得故作坚强镇定。

  出院之后回公司办手续,人事直接扔过来一堆表格,全程面无表情。

  我边填边回忆这个人事平时在领导面前装模作样的样子,王总李总刘总叫的一个比一个甜,跟在老板屁股后面给老板献计献策,天天就是让公司更美好,彩虹屁一溜溜的。

  还记得她刚来公司那会儿,其他同事也不拿她当回事,她搞事情的时候也不配合,还冷言冷语的,还是我去帮她解围。现在想想是我太缺心眼,看不出来她是个小妖精,还以为是新人被老人挤兑,其实是图谋上位被老前辈打压,只是我傻傻的分不清楚。

  办完手续回到家开始打游戏刷剧,昏天黑天的玩了几天,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出去散散心,找个地方旅行一趟,以后还可以跟人吹牛,当年我也有情怀,也去追求过诗和远方。

  于是就在网上找,我不想去名胜古迹,也不想去旅游风景区,那些地方人太多物价太贵,民风也不淳朴,去了之后除了挨宰就是看人,哪里有风景呢?我要找一个人迹罕至,风景秀美,还有点古遗迹的地方,只有这种地方才能配上我的情怀。

  终于我找到一个叫雁回峰的地方,据说是上古某部落的遗迹,每年大雁南飞的时候路过那里都会被当地景色吸引而徘徊不去,绕着山峰转圈圈,所以被称为雁回峰,当地有一个小镇,就叫做雁回峰镇。

  说走就走,第二天我就背上背包,坐上火车,开始了一个人孤零零的旅行。

  下了火车又改坐汽车,最后徒步走了大半天,终于在太阳落山前到达目的地,那是一个破败到不能再破败的地方,满眼看去都是断壁残垣,很多房子都已经整个塌了,院子里长满杂草,街上几乎看不到人,只有零星几个老人搬着凳子往家走。

  我追上去问其中一个老大爷:大爷,这里有旅馆没有?

  大爷说:啥旅馆?人都没了,年轻人都走了,哪有旅馆?

  再追问什么也没人再理我,似乎在他们的世界里我是一个不存在的闯入者,即便看到我活生生的站在那里,也像不存在一样。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锣响,紧接着家家户户原本紧闭的大门纷纷打开,从中走出一个个老人,汇聚成人流,缓慢的无声无息的向着山里走去,在夕阳余晖照耀下,就像一群行动迟缓的僵尸,或是丢掉灵魂的行尸走肉。

  我尾随人群来到一个小山坡脚下,那里有一个古拙的石头祭坛,祭坛很小,直径约莫也就两米,祭坛两侧各竖着一个方形的石柱,石柱有一米多高。

  祭坛旁边搭着一个简易的木台,像是唱戏的戏台,我心想这难不成是乡里举办的某种文艺活动?大晚上的唱戏给老人听?算是慰问留守老人?

  几个年轻人上来在戏台周围挂上灯笼,一个年长一些的站在当中,说:各位老乡,大家也都知道,今年开春以来,就没下过几场雨,河水都快干了,在这么下去,庄家都要旱死了,所以我们老哥几个商量要跟上天祈雨,这祈雨就要祭祀贡品,以前是祭祀活人,后来不让祭祀活人了,咱们就祭祀猪,再后来国家也不让私人养猪了,咱们就烧一些纸人纸马,但是这些东西老天不收,于是我们合计着还是要用活人祭祀,所以举办这场社祭。

  说完他身后走上来几个人,第一个穿一身红袍,没有任何装饰,头戴大大的面具,面具表情狰狞,横眉立目,上面还有两根大大的角,显得威严犹如天神,第二个穿一身黑袍,戴的面具稍微小一点,表情也不像第一个那样狰狞,脖子上戴一圈好像是骨头制成的项链,后面几个穿着也都类似。

  又一声锣响,社祭开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生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