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你这是在赶我走?!
通知2021-02-06 10:531,488

  「14」你这是在赶我走?!

  扭头看着夜色中的陆绎,今夏只好尴尬一笑,摆摆手,示意陆绎进屋。毕竟这外头月黑风高的,左右看看,还真有点儿瘆人的,更何况我们心虚的袁某人呢

  关了房门,今夏站在桌前,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陆绎,在心里打起了小鼓,瞧这陆绎手中似有似无地把玩着桌上的茶杯,迟迟没抬头看她一眼,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这鼓呀,打得是越来越急了

  “呃——,内个——,大人,您这么晚了怎的还未休息”

  陆绎听她开口了,便缓缓应着

  “本座想这夜色极美,便不急着休息”

  说着,才抬起头,对上袁今夏的双眸,沉声问道

  “倒是袁捕快怎么这么晚了还未吹烛呢”

  “呵呵,大人,小的今夜精力过旺,想着在屋中坐会儿,静静心”

  “和杨捕快?”

  听陆绎这一句,今夏便知道,陆绎是都看见了,但听没听还不一定呢,所以,就说是与大杨一同讨论案件,并把他们刚刚他们的对话抹去有关虎符的部分,一一说给陆绎听

  而最后陆绎的一句“虎符呢”,让今夏深吸一口气,看来他是都听到了啊,这可怎么办

  陆绎看着沉默的今夏,脸色一沉,看来她还想瞒着他啊

  “说实话!”

  陆绎眉峰一立,双眼直直盯着她的小脸,眼底带着肉眼可见的火苗

  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后,面对面色黑沉的陆绎,今夏果断的选择

  招了!

  这便开始了今夏的故事:

  五年前,也就是今夏离开陆府的第二年,她被买豆腐的袁大娘收养,并拜在了师父杨程万的门下。

  一次抓贼,后腰被划了一刀,杨岳把她送到医馆,大夫太忙,来不及处理,于是就由杨岳代劳,而当他处理掉伤口的血渍时,却看见了今夏后腰处淡淡的红色虎头状的胎记(当然,这陆绎也看见过)

  杨岳便把今夏带回了虎族,可今夏不愿意呆在那个密林深处的小世界里,便和杨岳又以六扇门捕快的身份回到了京城

  袁今夏讲得很快,还不时转头看看陆绎的表情,以确保这种敷衍含糊的说辞不会激怒这个活阎王

  陆绎看着眼前这个紧张的小姑娘,虽然相别七年,但他仍有一眼看穿她的本事

  她的一举一动他看在眼里,亦知道她隐瞒甚多,可他也知道他家夏儿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儿,她要是有心隐瞒的,就是受尽世间刑罚也不会透露半字

  若是从前,陆绎自有办法降住这小野猫,毕竟曾经的她,信他,敬他,更依赖他

  可时隔多年,她被这个残酷的社会打磨成什么样子,他无从得知,她可还愿信他,可还愿依赖他,他也还未弄清

  他闭了眼,手撑着脑袋,沉默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而立在他面前的今夏却慌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听了她的长篇大论,难道不给个反应吗

  暗夜里,这个亮着灯火的小屋显得格外的耀眼,屋内的沉寂在弥漫,近乎凝固的空气让今夏很是不爽,终是憋不住开口了

  “那个,陆大人,我看您也累了,要不您先回屋休息吧”

  “……”

  “大人,您说,我们孤男寡女的,一直这样呆着,不好吧”

  “怎么,这样不好,难道袁捕快还希望发生点什么?”

  “哦不,大人误会了,卑职不是那个意思,卑职认为,我虽身为朝廷捕快,但也本是女儿身,怕传出去有损大人清誉啊”

  “嗯,有理,但也呆了这么久了,不如袁捕快告诉陆某,何为虎符,说完我就告辞”

  “呃……”

  “那今夜陆某就先借袁捕快的床榻一用,等袁捕快愿意说了,陆某再离开”

  说着,陆绎便作势要解身上的夜行衣,今夏一看,都快惊呆了,绎哥哥几年没见,变得这么开放了?

  “陆大人,您先别脱,我说,我这就说”

  “虎符,乃虎族特有的标记,每个虎族人生来后腰就有次标记,就跟我身上的一样,但分有四种不同的样式,代表不同的身份。白色,名为‘白民’,顾名思义就是平民;红色,名为‘赤血’,是贵族;蓝色,名为‘蓝卫’,护卫;黑色,

  ‘暗影’,世间仅一人,无处可寻,需用特殊方式唤醒其身上的虎魂,否则与常人无异”

  说完这些,今夏弱弱地问了一句:

  “大人,这回您可以撤了吧”

  谁知,那陆绎却厉声道:

  “你这是在赶我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守 · 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守 · 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