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你一见钟情
菲野2020-04-14 11:164,926

  风,全名张凝风,一个张扬狂野的女孩,她说自己是被凝住的风,想自由的刮过田野,却顶多只能是股穿堂风,因为束缚太多。

  她们同桌三年,余桑是英语奇差,数学很好,风是英语奇好,数学奇差,风喜欢独立特行,引人注目,呼朋唤友,余桑则低调沉默不喜交际!但偏偏两人爱得深切,天天上课都有说不完的话,班任有一天终于看不过眼,要把她们调位分开,结果两人大哭,慈爱的班任作罢收场!

  风第一次高考失利,在家庭压力下重读,和余桑在不同的大学。所以大学后,余桑与燕子在一起更多!

  关于余桑单相思这事,风还不知道!

   

  三天后,三人去了海边。

  十里银滩附近,有很多公寓都是向旅客出租,余桑仨租了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高层,有个大阳台,居高临下,凭栏而望,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蔚蓝大海。

  三人躺在阳台的沙滩椅上,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

  新年前夕,海边没什么人,略显萧条。但天气晴朗,太阳灿烂,海水很蓝很蓝,白色的浪花翻滚拍打着金色的沙滩,海风带着咸湿的水汽吹过来,又粘又凉!

  难得一聚,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一直到夕阳西下,三人打车去了当地市场买海鲜,又新鲜又便宜,买了一大堆。

  水煮了一部份,一部分用电烤炉烤着吃!

  余桑拿着个濑尿虾,刚动手就给扎了,她每次吃这东西都会受伤,但又忍不住要吃,风看了笑她:“你是时候找个男朋友帮你剥虾了!”

  余桑抬头瞟了她一眼:“找男朋友就为吃虾哦?”

  “当然不止咯,还要谈恋爱啊,接接吻,做做I爱,做的事情什么的……”

  余桑和燕同时哇哈哈哈笑了起来,余桑把虾壳往她身上一丢:“你怎变得这么狂野啊!”

  “我不是一直都又狂又野咩?”

  “也对!你谈了不少的恋爱了,应该做了好多爱做的事了吧?”燕笑得贼贼的。

  “你傍敲侧击想知道什么?嗯?纯情小女孩。”风笑嘻嘻的摸了摸燕的脸。

  “咦!你怎么色色的!”燕嫌弃的靠到余桑身边。

  余桑皱着眉头:“风一般不会空窗超过三个月,我掐指一算,这时候她应该要再找一个和她做I爱做的事的人了!”

  “找了啊!”风很快的接了一句。

  “嗯?”

  “吓?”

  两人同时把手里虾一丢,盯着她。

  她笑咪咪的看她们,说:“嗯,是的,我又恋爱了,我们学校一个乐队的主唱!他喜欢唱BYONE的歌,我也喜欢!我说我们在一起吧,他说,好!”

  “你主动?”燕问。

  “对啊!喜欢就上啊!”

  “所以……”燕贱贱的看着风。

  “没有,没有你们想的那些,我是狂野,但不随便,女孩子还是要懂得保护自己的!”风一本正经的说,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余桑和燕跟着一顿笑。

  余桑笑完推了推燕:“哎,我想起风以前一件超狂野的事情!”

  “什么?”

  “你记得有一次她突然失踪,晚修后我们全宿舍去找她吗?”

  “噢,是有这么一会事!”

  “那你记得是为什么吗?”

  “为了BAD BOY吧!”

  余桑笑了起来:“对哎,我们还给那个男生起了个代号叫BAD BOY诶!

  当年,风看上了一个高二的男生,长得特别帅,痞痞的,据查所知,此人成绩很差,经常逃课,上课也只是睡觉,少女就是单纯,男孩不坏,女孩不爱,所以喜欢他的女同学一把一把的,范围从初一到高三!

  那会她们坐位在窗边,刚好可以看到学校大门,每天都会在窗口等着,看着那个男生进校门,他每天都是快打铃了,才慢慢的进校。

  一天天的,风如痴如醉!和余桑计划着要告白,经过一番讨论部署,终于,有一天中午上课前,风在学校大堂等他,要当面告白!

  等了好久,等到所有人都回教室了,大堂空无一人时,男生终于出现,余桑站在柱子后,风快步走上去,挡在了男孩面前。

  也不知是不是男孩被太多人告白过了,早就驾轻就熟。风刚要开口,他就一扭身迅速的跑进了男生厕所,结果,他也是遇上了对手,风是谁啊,风一阵狂风似的毫不犹豫就追了进去。

  余桑简直目瞪口呆!男厕所哦!竟然追进男厕所,这得载入她们高中生涯的史册!

  上课铃响了,又有老师走过,余桑只好自己先回了教室。

  过了一会风紧紧跟着老师后面走进教室,表情怪异。

  原来她追着人家进了男厕所,男生肯定是惊吓不小,慌不择路又逃到实验楼那边去,实验楼不是正好吗?那边一个人都没有,而且只有一条回廊直通实验室,于是,风在这回廊堵住了他!他好歹是停下来听她说完了,但当场直接果断拒绝!

  那天,风很难过,晚修时就失踪了,一直到下晚修都不见人,余桑有点害怕,和燕子找上宿舍的人一起到处去找,最后在足球场上找到。 

  四月的黯黑的天,春雨绵延,偌大的球场上,一个白色的影子,提着个袋子,像个鬼魅一样,毫无目的的飘着,悲惨得很!

  好不容易,几个人把她抓回宿舍,发现她穿了件超大的校服外套。

  真是服了,因为高一,二要比高三早一节课放晚修,她竟然趁人都走了,潜入人家教室去,偷了男生的外套!

  第二天的早上,六点多,余桑陪她想偷偷把校服放回去,结果,教室竟然锁了,只好把校服挂在教室的门把上!

  也不知道这诡异的事情有没有吓到那位男生,反正这男生很快的就退了学,消失了!

  这件事情后来在宿舍里作为谈资讲了好久,而风也很快就没事了,后来各方打听,此男生走上了吸毒的犯罪道路,尔后这几年,也就无人再提!

  “其实,当年告白后,他退了学,我还打听到了他家位置,只是后来觉得,人家既然拒绝了,我也没有必要纠缠!现在我还是这样的,喜欢我就去追!怕啥?当年如果我没有去告白,我想我会遗憾终身,而现在,那个男生,只是我人生的一个过客,这件事是我人生中一段美好的插曲!”

  这是一件年少热血冲动下发生的事情,对于风,有过难过痛苦挣扎,但到了如今,谈笑间只有美好与怀念,这是一段美好年华的证明!

  余桑笑了笑,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燕开了瓶红酒,倒了三杯,说:“喝吧,为了美好的人生!”

  三人举杯,喝了一大口,相视一眼,忍不住大笑出声!

  “风,你当年那样子真的很疯!你都追进男厕了,我以为应该能成功呢!”

  “人不疯狂枉少年啊!亲爱的!”

  “哈哈,对,但幸好他拒绝了你,不然你跟着他,说不定成了不良少女呢!”

  “所以啊,桑桑,去吧,为了怒放的青春!”燕对桑桑抬了抬下巴,很豪放的说!

  “桑桑有情况?”风问。

  “情况可大了!”燕笑着说。

  “如实交待!”风拍了拍余桑肩膀。

  余桑喝了口酒,慢慢的从酒吧开始,把事情给她们讲了一遍。

  “你说他是不是也对余桑有意思?”燕问风,不等她回答又肯定的点了点头,“我认为绝对是!”

  风想了想,点了点头:“多少是有点的!”

  “哎,我觉得他就是逗我玩,还让我猜,猜个出奇蛋!”

  “那也得有兴趣逗你玩啊!”

  余桑摇了摇红酒杯,目光放空。

  嗯?这逻辑仿佛似乎有点对!像他这样朋友圈都懒得发的人,似乎没有闲到要逗一个无关重要的人玩。

   “我认为他肯定是猜出你说的是什么!”

  “怎讲?”

  “直觉!”

  “狗屁!”

  “问他呗,直接点,不要猜来猜去的,累!”

  “我倒是想……”

  “想就做!”

  唱点酒再吧。酒壮胆!

   

  三人边吃边聊边喝,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都说高中的友情是最真最宝贵,也最长久,也许就是因为,高中时,没有名利的牵绊,没有利益的冲突,没有勾心斗角,只是单纯的喜欢和你在一起,只是想要对你好,只是想要和你互相陪伴长大!

  而在这样郁闷的时候,这些单纯想要对你好的人就是最好的慰藉!

  人生不是只有爱情,这种友情值得一生珍惜!

  余桑发了条朋友圈!三杯碰在一起的红酒,一句话:为我们的青春和友谊干杯!

  她不知道,远在上海的某人,深夜时在看她的朋友圈,心在想:小丫头又喝酒!要借酒浇愁?

  他又点开那条语音听了一遍,只是听了好多遍仍然听不懂说的什么。

  想再听时,屏幕突然又来了条语音,他吓了一跳,点开一听,还是酒后大舌头:你到底听懂没啊!懂就懂,不懂就不懂,能不这么啰嗦么?

  他不由自主的看了下四周,她不可能看到我在听啊?不禁笑了起来!语音又来了!

  又又又木:你说话呀,不要装忙哦,揍你哦!

  声音有点沙哑,有点娇嗔,有点委屈。听着听着,竟心中一软!

  C。L:电话号码多少?

  嗯?要电话号码?要打电话?

  余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把号码发了过去!

  很快,显示上海的电话打进来,余桑手心都出汗,在躺椅上坐直了身子,吸了口气才接起来。

  “喂!”

  他的声音透过电波传了过来,仿佛有什么“嗞”的一声击在了心头,心尖颤动,竟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嗯?余桑?”他低声的喊她的名字。

  眼框一热,眼泪涌了出来,她深呼吸,用力的控制着声音,轻轻的说:“是,是我!”

  “又喝酒了?”他好像在笑,余桑听到语气轻微的变化,没回答他!因为她整个人都在抖,也许是海风吹的,她在想!

  海浪声轻轻,夜风把她卷发吹得更加的凌乱。

  “怎不说话?”他问。

  “我……”

  “怎么总喝酒?喝醉了?”

  “没有醉!”

  声音轻薄,微颤,尾音上飘,像根羽毛在耳朵上拂过,陈律觉得痒痒的!

  “给我再说一遍那句话吧!”

  余桑深深的吸了口气,“……现在吗?”

  “现在!”

  余桑一顿一字的说了一遍,他在那头没说话。

  她又说了一遍。

  “嗯……还是国语翻译下吧!”虽然听来挺可爱的语调,但他真的听不懂!

  “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怎么办?”余桑迅速的说出口,不给自己考虑的时间,说完,脸上热得像在蒸笼里,腾腾的冒汽!

  他沉默,他那边好安静,静到空气都停住一样!余桑可以听到他均匀的呼吸,感觉离他好近好近,仿佛就在身傍,仿佛都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吹在耳朵上,耳朵酥酥麻麻的。

  时间好像凝住,所有的东西都变得缓慢,电流慢得像安静的溪流,咝咝的流过耳边,有一阵细碎的衣料摩擦音,他轻轻的问:“喜欢我什么?”

  声音低沉,语气平缓,无波无澜!

  余桑用手握住乱拂的头发,“男女之间,喜欢就喜欢了,没有理由,不喜欢却有千万种理由!你不喜欢我什么?”

  “我没有不喜欢你!”他如是说。

  又是静静的,两人都沉默着!互相听着,很久,很久,直到余桑打了个喷嚏!他仿佛叹息了一下,然后他说:“进去吧,不要喝太多!我挂了!”

  “我还会给你发微信!”

  “可能不会回你!”他想了想,加了句:“我忙!”

  “没关系,不拉黑我就行!”

  “永远不会!”他说了永远,余桑听到永远两个字,心潮涌动,仿佛听到的是告白。

  然而,不是!

  他甚至没有直接回答她,但是她也不想追根寻底,这个结果总好过直接拒绝不是?

   

  余桑手脚冰冷的回到屋里,那两女人已经东倒西歪在沙发上了,燕子抬起眼看她,“谈得怎样?”

  “不知道!”

  “啥意思?”风坐起来,醉眼纷花。

  “他说没有不喜欢我。”

  “那就是喜欢了!”

  “不知道啊!”她直接倒在地沙发上,拿了杯酒一口喝掉!

  “肯定是有点喜欢的吧,不然不会打电话了!”燕坐起来看着她。

  “对,追吧,不用想那么多!”风拍拍她的脸。

  “追了啊,都告白了!但他没表示啊!我不知接下来要怎么样!”

  “继续呗!”

  “我是个女孩,我得有点矜持吧!”

  “矜持能和你谈恋爱么?”

  “你怎么这么讨厌呢?”

  三人继续胡扯,高中的趣事,现下的状况,将来的幻想,直到都晕得不行,才爬到床上去,澡也没洗。

  人生难得几回疯呀,疯一回又何防?

   

   

  早上七点,窗外微亮,陈律醒过来,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女孩娇软绵柔的声音,不自觉的就点开朋友圈。只见她发:

  一见钟情

  再见倾心

  三生有幸?

  有幸否?

  已无所谓,不遗憾!

  喜欢你什么?

  就是见你时,那心动不已的感觉

  仿如一夜春风,

  吹飞了柳絮……

  一见钟情?这个词非常必须的不可靠啊,丫头!

  他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脸,他从来不懂这些诗情画意,但是!此时此刻,不得不说,挺想见她一面!

  下床洗漱,直到踏上跑步机,心里还是这个念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