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野2020-04-17 10:324,951

  余桑带着他上了地铁,还没到下班高峰期,人还不算很多,两人站在车门的傍边,陈律俯身靠近,在她耳边说:“你想吃什么,带我去就好!”

  陌生的男性气息让余桑有点恍惚,她点点头,想了下,低着头轻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学校的?”

  陈律没回答她,他在等她抬头,他要看到她的表情,他狡猾的笑了笑。

  现在两人靠得好近,她背靠着车箱壁,他站在她前面,手拉着扶手,半围住了她,他比她高很多,她要仰头才能看见他的表情,余桑等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仰起了头,瘪了下嘴,皱眉看他:“我问你话呢?”

  他眼底有点戏谑,垂眼看着她:“我想知道就能知道啊!”

  余桑没好气的翻了下白眼,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低下头不说话!

  陈律满意她的表现,眉稍带笑!过了一会,他又靠到她耳边:“昨天干嘛跑那么快?”

  这人真是!还有脸问!

  抬了抬头,再往后仰了仰,看着他眼睛:“你说呢?”

  “嗯……不好意思?”

  有 温热的气息扑在脸上,痒痒的,余桑脸又红了起来。

  “不好意思个鬼!怕把你揍了!”

  陈律盯着她看了两秒,忍不住偏开头笑了起来,没发出声音,胸膛轻轻抖动,余桑恼羞,情不自禁抬手在他胸前捶了下。

  气氛一瞬间暧昧到极点,余桑迅速低头,陈律顿住,迷茫过后,脸上又泛起了笑意。

   

  车上人越来越多,他越靠越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头顶,头发很黑,黑得像墨,据陈律的不完全统计,这是他见过的最黑的头发,头发自然起伏,耳边跷起一个弯钩,轻轻颤动,他忍不住就抬手捋了一下。

  余桑不知道自己的头发被捋,她的脸已经快靠在他胸膛上,一动不敢动,那清淡的味道把她包围住,就在她快要晕在他的怀中时,终于到站!

  如释重负,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领着他下车!

  陈律怕走丢还是什么,扯住了她背包上的带子,跟在她后面在人群中慢慢的移动着。

  出了地铁站,余桑加快脚步的穿梭在树荫石道上,左转右拐的走得飞快,也不知道急个啥!但陈律有大长腿,跟得一点不费力,轻松的迈着大步走在她后面,看她密集的脚步,摆动的双手,扎着丸子的小脑袋,心中愉悦!

  小脑袋一晃,进了一间古色古香的青砖老房子,门口种得满满的绿植,有个心型灯牌“泰爱你”,是一家泰国菜,满屋都是香茅的香味,坐下后,陈律说了句:“走得比兔子还快!”

  余桑很不友好的扫了他一眼:“我饿了!”

  她打开菜单,叫服务员过来,两三下把菜点好,也不问他!点完抬头看他盯着她看,她瞪了瞪眼:“你请我吃饭,我就点我爱吃的!你没意见吧!”

  “没,当然没有!多点几个!”

  “够了,点多了吃不完,浪费可耻!”

  陈律开始洗碗筷,伸手把她的那一套也拿到面前,仔细的用开水洗了一遍,又一一摆好在她面前,动作轻巧,最后他拿起水壶给两个杯子倒了水,余桑拿起来一口气喝光一大杯柠檬水,想再倒,看了看水壶在他手边,瞧了瞧对面的人,他舒适的靠在椅子里,居然一点要帮她倒的意思都没有。

  黑着脸站起来去拿水壶,某人看得心中好笑,长手一伸把她水杯拿过去,慢条斯理地给她倒上,又摆到她面前,余桑站在那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假装看不见。

  相对无言,余桑看天看地看桌看人最终看着手机。

  菜端上来化解了尴尬。

  咖喱蟹上来后,余桑马上分咐服务员拿了两碗饭,自己一碗,给陈律一碗,然后用勺子把黄澄澄的咖哩汁淋在半球形的米饭上,本来最佳的吃法是在饭面铺一层蟹肉,然后再淋上咖喱汁,不过看了看那只超大的螃蟹,虽然切成几块,还敲开了壳,但余桑还是不敢挑战,特别现在对面坐了个陈律。

  挖起一大勺饭,准备开吃前,她抬头看了看对面。

  陈律正津津有味的欣赏着她做这一切,越看越有意思,余桑看到他在笑,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闪闪发亮,灯光下动人之极,心跳有点加速,她直了直身体, 眉一皱,语气竟带着娇嗔:“干嘛?不要看着我!”

  陈律抬了抬眉,笑着低下头喝了口冬阴功汤,吞下去,挺好喝的,又学着余桑给自己的饭浇了一勺咖喱,吃一口,抬起头看着余桑:“好吃!”

  “嗯,我每次来都要吃这个,有时我们几个女孩子来就只点一个这个,再点个沙拉就够吃了!”

  两人安静的吃了一会。

  余桑吃完了一碗饭,开始喝汤,喝了口汤,她问:“你还要在这呆多久?”

  “两三天吧!”他边说边看着她嘴边黄色的咖哩。

  她没有心思察觉嘴边的咖哩,此时她心里只想着,那么他还会来找她吃饭吗?

  “大几?”他突然问。

  “大三。”

  “大三,19岁?”

  “再过几个月就20了!”

  “嗯哼!”他点了点头。

  “螃蟹不吃?”他看着那盘螃蟹。

  余桑想了想看着他:“我不想挑战剥螃蟹!”

  特别是在你面前!

  陈律了然的点了下头,叫服务员拿了个小碟子来,戴上一次性手套,开始慢慢的剥螃蟹!

  余桑看着他在灯光下低着头认真的样子,想起了一句:“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鳌,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

  如果他是为她剥的,那么她也便人生足矣了!

  她拿起手机,假装在看,把声音关掉,打开相机,把对面低头认真剥蟹的男人拍了下来,然后发到了三人群里。

  人同时炸了出来。

  XYZ:什么情况?

  流浪的风:看不到脸呀,请拍个脸看下!

  又又又木:【黑线】偷拍的!

  XYZ:竟然见面了?怎么约上的?

  又又又木:他来学校找我了!

  XYZ:这么惊天动地?你怎不告诉我!

  又又又木:来不及找你,他到了门口才打电话给我!

  XYZ: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又又又木:惊了,不敢开心,他是说要感谢我帮了他的忙呢!

  正聊着,一盘蟹肉递到了面前,余桑瞪大眼慢慢的抬头看他,他站了起来说:“吃吧,我去洗个手!”

  余桑在心里呐喊,看着他背影,赶紧拍下了蟹肉,发到群里,

  又又又木:哎,你们看,有人拆蟹肉不要太幸福!

  流浪的风:桑,你还说他不喜欢你吗?

  XYZ:在云南我就觉得他对你有意思,你非说没有!

  又又又木:有吗?有的话之前怎么都不理我?

  流浪的风:心思重,想考验你!

  又又又木:……

  XYZ:我也觉得!而且也不算不理你吧,不还给你打电话了吗?

  又又又木:唉……都快一年了,就打过几次电话……

  XYZ: 他就是个心机男,玩的就是欲拒还迎!

  流浪的风:也不能这么说,慎重吧!想多了解后再做决定!

  又又又木:爱情可以这么理性的吗?

  流浪的风:桑,你要接受这世上的人各有不同,每个人思维方式天差地别。可能他就是慢热型的,而且你们异地,就更慢了!

  又又又木:那这也太慢了……黄花菜都凉了!

  流浪的风:那你今晚扑倒他咯,够快!

  又又又木:去你的……

  另外两人同时发了一串大笑表情。

   

  余桑觉得自己一点看不透这个男人,这种感觉就像有时候做梦飘在空中,脑口吊着一口气,总想着要往下掉了,但却总掉不下来!

  陈律回来时,看见她低着头,拿着手机看着那盘蟹肉发呆,用手拍了下她头顶问:“想什么呢?快吃!”

  “我们再吃碗饭吧,蟹肉拌到饭里,再和咖喱结合,是最佳的吃法!”她还盯着那一盘蟹肉,一动不动的说。

  陈律好笑,喊服务员拿来一碗饭!余桑说:“不行,得一人一碗!这肉我吃不完!”

  陈律叹口气,好吧,反正一碗饭也没多少!

  饭上来,还热气腾腾,余桑把两碗饭放在面前,把蟹肉分成两份盖在饭面,再浇上黄澄澄的咖喱,然后才递过去一碗。

  陈律看着面前的饭,怔忡了一会,才拿起勺子慢慢吃起来。

   

   

  吃完饭出来,余桑带他走了别一条路,走在石板路上,两边是青砖的旧房子,路灯昏黄,余桑走在前面,陈律慢慢的跟在后面。

  两人安静的走着,一个心事重重,一个神色自若。

  拐角出来,就是明敞的大马路,人行道上一排美人树,曲折的枝桠上,姹紫嫣红。

  余桑穿着白色的连帽卫衣,浅蓝可爱的吊带裤,白色运动鞋,穿行在路灯和繁花下,耳朵还是红红的,在灯光下有点透明感,马路上车水马龙,余桑低着头踏上斑马线,是红灯!陈律两步追上去,握住了她的手,低声训斥:“想什么呢?红灯!”

  余桑定住,偏过头看着他,眼神迷朦。他没有放开手,温暖干燥的手掌把她整只手都包裹着,温热感慢慢的从指尖蔓延上来,从手臂到肩膀,到脖子,再脸上,脸越来越烫,心跳加速!

  陈律没有看她,看着灯变绿,拉着她,一前一后过了马路,走进地铁站,上车等候区排着长长的队伍,他双手握着她的双肩把她推在面前,护着她挤上地铁,又把她推到一个角落里。

  余桑站在他的怀中,鼻端全是他的味道,紧张得每个毛孔都张开,头也不敢抬,看着两人的鞋子,自己的小脚在他的傍边,显得小巧玲珑,羞涩答答!

  陈某人高高在上,垂眸看着她低着的脑袋,脖颈曲线柔软,皮肤白晳,纹理细腻,细细的汗毛,在乳白色的灯光中闪着碎碎的亮点,小耳朵越来越红,他抬手抓了抓额头,忍不住无声的笑了起来。

  这种发自内心的,遏制不住的笑意,他有点陌生,有点沉迷!

   

  回到宿舍,洗漱好躺在床上,余桑才回复微信。

  又又又木:我回宿舍了。

  流浪的风:怎么样?

  XYZ:亲了没?

  余桑深深呼了口气,想到分别的一幕,她走到宿舍楼下,回头说:“我到了!”

  “嗯,上去吧!”他站定看着她。

  余桑恋恋不舍低头往前走,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看,他上前几步,嘴带笑意,抬手拍了拍她头顶:“好好学习,不要胡思乱想!特别是走路的时候!”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作为感谢吃个饭吗?牵手代表什么?

  不知道算什么,这个男人总是话都不多一句的,猜不透啊猜不透!烦死!

  又又又木:他牵了我手!

  XYZ:嗯?有进展!

  又又又木:就是我过马路时差点冲了红灯,他就牵着我,一直到地铁!

  流浪的风:那么说什么了吗?

  又又又木:说了好好学习,走路不要胡思乱想!

  XYZ:嗯?家长教育孩子?

  又又又木:

  流浪的风:我觉得他是个慢性子,而且是个深思熟虑的人!你别乱想,给点时间吧!他有他的考虑,男人的想法和我们不一样!他年纪应该比较大吧!想法自然也比较成熟!

  又又又木:看不出他几岁!他话很少,我猜不透他想什么!

  XYZ:他应该有二十五岁以上!

  流浪的风:话少的男人心思都重,考虑的也多,这种男人要不不出手,要出手就认定你了!

  XYZ: 那他现在算是出手了吗?

  流浪的风:我认为是要出手了!

  又又又木:风,你好像很了解男人!

  流浪的风:当然,姐狂野的追着男生告白时,你们还不知情为何物!

  又又又木:……

  XYZ:……

   

  余桑觉得自己的心又被撩得波涛凶湧,可是他呢,还是一脸的风清云淡,想着真想狠狠的揍他一顿!

  然后某人,深夜看朋友圈时,看到她发了盘蟹肉,一句话:我现在好想打人。

  陈律忍不住扶额笑。要不逗她一下?

  他准备回:来啊!再点进去,却看见她刚刚发了首歌,依然是王菲的,

  《我也不想这样》。

  点开,悠长绕远的音乐响起,王菲轻轻的吟唱,

  ……

  我也不想这样,起起伏伏

  反正每段关系都是孤独

   

  眼看感情变成一个袍袱

  都怪我太渴望得到

  你的保护……

   

  嗯哼,好听!有点意思,他看了下时间,一点多,这丫头总熬夜。

  C。L:怎么还不睡

  余桑差点在床上滚了下来,他怎么知道我没睡?

  又又又木:你怎么知道我没睡的?

  C。L:猜的 老胡思乱想,肯定睡不着

  又又又木:

  C。L:早点睡觉 晚安

  又又又木:睡不着

  C。L:睡

  又又又木: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

  C。L:所以叫你别胡思乱想

  又又又木:思想能轻易控制就好了……

  C。L:可以的,你试试

  又又又木:也许你可以吧。

  C。L:嗯

  又又又木:你冷血啊!

  C。L: ……

  又又又木:无话可说?

  C。L:欲加之罪

  又又又木:切……

  C。L:快去睡

  又又又木:都说睡不着咯!

  C。L:睡 乖

  余桑呆住,久久的看着最后这个字,自我脑补,乖……有点亲密,有点宠溺,有点暧昧,什么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