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哄
菲野2020-04-18 16:564,546

  这个夏天长达9个月的城市终于迎来了冬天,进入11月后,街上的人终于穿上了外套!树上的叶子终于开始黄,风吹过,零零散散,扑扑簇簇的飘落!

  饭后一别,一个多星期又过去了,某男人仿佛凭空消失,再无联系过余桑!

  那吃过的饭,牵过的手,相视过的眼神,暧昧过的气氛,好像只是一场梦,一场过于美丽的梦,很不真实!

  余桑甚至反复的去看当时拍过的两张照片,证明自己不是做梦,然而,也只能徒增烦恼!

  余桑不想主动发微信,除了生气,较劲,更多的是害怕,她怕发了后要等回复,等很久,或者没有回复,更不想打电话,怕听到他声音会说不出话来,所以她一直忍着。

  想他时,她会做点别的,看剧,看书,学习,找别人去玩!让自己分心,只是,她耐心有限,一天天的,她的各种猜测轮翻的涌上心头,搅得她心烦意乱!

  有时候感觉已经忍无可忍时,在黑暗的夜里,默默的流泪!

  她完全不能理解,那天晚上他的所有表现都那么暧昧,明明牵了她的手,还揉她头,可是除了当晚主动发过一次微信,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难道这些对他来说并不代表什么?可是这些对我来说非常是一回事,好吗?!

  咬牙切齿!

  一切好像有了进展,可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周末她回了家。

  深夜,她躺在床上,感觉心中有股火,快要冲开胸膛喷薄而出,摸过手机打开网易云,里面只收藏了一个歌手,最近播放里全是王菲,点了播放,音乐悠然响起,心绪一下子就平静下来。

  ……

  就这样

  你连探都不探

  看也不看

  像与你无关

  像是只有我

  还可以承受

  这无解的遗憾

  ……

  云淡风清的声音,唱出了满满凄凉悲伤。

  听着听着竟然又泪流满脸,她给燕子发了个微信:明天我们去长隆吧。我要坐过山车!

  极限,刺激,疯狂,能安抚那躁动的心绪吗?

  XYZ:额,怎么?还没有联系你吗?

  又又又木:没有!

  XYZ:他啥意思?

  又又又木:我哪知道啊?你帮我想想,我想不透!

  XYZ:这……这么高深的问题我还是不想了,只能陪你去坐过山车!

   

  第二天。

  长隆欢乐世界开始营业前,两个寻求刺激的小姑娘等在了大门前。

  买了票,等开园就进去,从摩托车过山车到垂直过山车,全部坐了一遍,才不过是中午!

  燕子面都白了,照她性格平时绝对不会坐过山车的,今天是舍命陪君子!

  燕子是个瘦弱,白晰,说话温声细语的女孩,表面上非常骄傲,说话总自带一种嘲讽语气。但经过深入了解后,余桑才发现,燕子是个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的人,她的傲慢只不过是一个保护壳,就是刺猬遇危炸刺一样!但其实燕子是个内心温暖,真诚的女孩!

  而余桑是个极懒惰的人,对不感兴趣的人和事从来都是哪管人家瓦上霜,并且没有耐性,说话直接!脸上又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

  因此高中前两年,两个不善交际的人几乎没有交集的,可能说的话不超过十句。到了高三,两人刚好分在同一宿舍,上下铺!

  入住那天,余桑正整理东西,燕子挂着温柔的笑说她怕高,能不能换个床位,余桑一话不多说就把自己东西丢到了上铺。

  然后,第一次两人打扫卫生,燕子扫完地后,手肿了,一点没有夸张,本来白嫩的一双小手伸在大家面前,竟然有点瘀黑,有点肿,余桑当下就决定,以后打扫都不要她做,她只需要帮忙倒垃圾!

  于是,友谊的小船就这样扬帆出航到如今!

  这会,余桑看着燕子,哈哈大笑:“看,你得感谢我,不是我,你还不知道自己是可以坐过山车的!你以前连上铺都说怕!”

  燕子坐在户外椅子上,喘着气白了她一眼:“是你感谢我吧,现在心情好了吧?”

  余桑下一秒就收起笑容,语气悲哀的说:“并没有,现在心里更空虚了!”

  “那怎么办,要不去大吃一顿?”

  “再好的美食也填不满我的心!”余桑恹恹的。

  “手机拿来!”还没等余桑反应过来。燕子已经抢了她手机,一边跑,一边迅速的开锁打开最近通话,瞄了一眼,“陈先生”就这个,余桑追上时,已经接通,燕子打开了免提,一个甜甜的女声“喂”了一声,两人惊愕对看,女声又说:“您好!您是找陈总吗?”

  余桑硬着头皮说:“呃……是的,他……”

  “他在与客户开会,我是他秘书,您找他是有急事吗?如果不急,我一会让他回您 !”

  “哦,不急不急,没什么事,你不用给他说,谢谢!”

  电话挂了,余桑有点失望。

  燕子说:“一会他要是不给你回电话,你就忘了他吧!”

  余桑的心忐忑不安,说:“不回的话,你陪我再玩一次垂直过山车吧!”

  燕子花容失色,又手合十:“请保祐陈先生一定要给余桑回电话啊!阿门!”

  余桑大笑:“万一秘书不给他说呢?”

  “是哦,那我一会再给他打!”

  “去,不能再乱来了啊!”

  “不是,桑,也不知道这秘书和他什么关系。一般秘书与老总都那个...还真有可能不通知他哦!”

  “...”

   

  两人找了个小店,点了一堆鱼蛋火腿肠,坐在树荫下的小桌子,你眼看我眼,手机放在桌上,安静的躺着。

  服务员把东西拿上来,余桑把手机一把塞进包包,眼不见为净!

  塞了个鱼蛋,真心难吃,比7-11的还要难吃,水都不让带进园,就为了让大家吃这种又贵又没营养又难吃的东西?

  真是万恶的资本家!

  两人哼哼着吃完。

   

  陈律开完会出来,秘书小叶把手机还他,低眉顺目:“刚才有名字为小丫头的来电,她说没什么急事,我就没进去告诉你!她还说不用告诉你她来过电话,可我觉得还是要给你说一声!”

  陈律眉头皱了皱。

  打电话给我,还不想让我知道?这脑袋瓜子想些啥?

  打开来电话记录,一个小时前,又皱了下眉,回拨过去,然后转身走进办公室!

  秘书在后面吐了吐舌头,庆幸自己的决定!

  小丫头挺重要的啊!

  响了好久都没人接!陈律烦躁的坐在办公桌上,点开她的朋友圈,一张过山车照片,一句话:差点把心都喊了出来!

  这丫头,又跑去玩,半个月,才想起我?他一边想,一边又拨过去,还是没人接,过了一会,再拨,响断了还是没人接,他忽然就有点急,怎么回事?不接电话?

  两个丫头此时正在玩碰碰车,撞得东歪西倒,笑得花枝乱颤,眼泪四溅,意尤未尽的走出碰碰车场。

  余桑飞快的又走到入口排队处,燕没好气的说了一句:“都第三遍了,姐姐!”

  余桑看着她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心猛的跳了一下!

  微信有一条新信息,C。L的语音,第一次给她发语音,啊!激动!他会说什么呢?

  燕子看她表情丰富多彩,过来看她手机,“谁呀,陈先生?听呀!”

  点开,熟悉的男低音有点生气,有点焦急:怎么不接电话?

  看了下,他打了四次电话来,嘿嘿!内心忍不住的乐!眼角眉梢止不住的欢喜!

  赶紧的回拨了过去,响了一声,陈律就接起来。

  “你怎么会事,一直不接电话?”

  “我在玩碰碰车,没听到!”

  她声音沙哑。

  他心放了下来,声音变软:“找我有事?”

  “没!”

  “那打我电话?”

  “我朋友打的!”

  他沉默……甚是不悦,所以并不是想起我!

  “什么朋友?她找我有事?”

  “呃……不是,她说要打电话给你!就是……我没叫她打,她抢了我手机...”

  余桑语无伦次,口齿不清。

  燕在傍边无语的拉着她离开了队伍,余桑对她摆了摆手,然后走远一点,深吸一口气,豁出去:“我不敢打,她帮我打的!”

  她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伪装不起来,干脆该怎样就怎样吧!

  陈律满意的笑了,眉毛飞扬,语气都柔和起来“想打就打呀,为什么不敢?我有这么让你害怕吗?”

  嘿,这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余桑突然觉得好生气,皱起脸大声说:“对!我真有点怕你,怕你不理我!”

  她嗓子有点痛,声音更哑了,到结尾的几个字都哑成气声,有点哽咽,带上点委屈和娇嗔,陈律听着,心像被什么挠了下,痒痒的,他低头无声的笑了起来。

  “不会不理你!”

  “可是你也没有理啊!”

  余桑觉得真是憋屈,从来没有这么屈过!

  陈律不知怎么回她,他不是个主动的人,以前都是别人缠着他,而且他心里还是有点忐忑。

  小丫头有多喜欢他?这份喜欢又能坚持多久?相处下来后还能喜欢他吗?他一点底都没有!没有底的事情,会让他慌乱!

  也许自己对她来说,只是一段感情,可是于他呢?

  他并没有心情去谈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如果要谈,那必须是要开花结果的!

   

  余桑耐性有限,等了一会,眼泪彪出来,声音已经哑得不像话,但还是吼出来:“你看,你又不说话了,你总是这样!那你上次来招我干嘛,你个混蛋,你给我滚!”

  电话挂断!

  陈律看着手机屏幕,好久才放下来,摸着额角,很苦脑!

  办公室门推开,严浩嘻皮笑脸的走进来,说:“晚上一起吃饭吧?”

  陈律心中还在想着余桑,有点茫然。

  “你又换女朋友了?”

  严浩受宠若惊的看他:“你注意到了?突然关心起我来?怎么样,这次这个不错吧?”

  “不累吗?”

  严浩眼神诡秘的看了下自己身下,哈哈大笑:“累?怎么可能!我还想问你是怎么解决的呢?”

  说着他又猥琐的往陈律身上瞅:“你不会是...不行吧?”

  陈律被他看得混身不自在,喝一声:“滚!”

  严浩笑得贱兮兮:“那你问我累不累?”

  陈律咽了下喉咙,轻咳一声:“就觉得女人挺烦,爱发脾气,你为何还乐此不彼!”

  严浩摸着下巴,认真思考了下:“这个啊,发脾气就哄啊!哄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会累?明明是情趣嘛!”

  情趣?不是开玩笑?

  “怎么哄?”

  严浩突然收起吊儿郎当的神态,严肃的瞪着陈律:“等等,等等!你问这个干嘛?你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啊,老实交待!”

  陈律有一瞬怔忡,瞪着严浩好大一会才说:“没有情况,就问问!”

  就问问?不可能,能用一个字说完绝不用两个字的人,怎可能有这闲心?

  严浩心中动了动,想了想,脸上又挂上了贱贱的笑:“别忽悠我!快说说是怎么回事,我才能教你怎么哄啊!”

  陈律先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会,又咬了咬嘴唇。

  他不知道要怎么说,而且也不想现在就和严浩说这些,这人太欠,说了得天天烦他!

  严浩看着他,有点惊讶,第一次看到陈律表情这么丰富,更是没看过他有这么苦脑的时候。

  “什么样的女孩啊,让你这么为难?”

  陈律抬头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去哪吃啊?”“嗯?”严浩没反应到他跳过了这一段,顺口回:“小私房吧!”

  “嗯!”陈律应了一声,打开笔记本电脑,结束这次谈话。

  严浩惊觉被带歪,指了指他喊:“哎,我问你什么样的女孩!”

  “没有什么女孩!”

  “男孩啊!”严浩震惊。

  陈律放弃与他沟通,指了指他:“一会吃饭不要带女人!”

  “怕受刺激啊?”

  陈律不说话,拿起一支笔,严浩赶紧转身往外跑:“行行行,不带!”

  走到门边,又一脸了然的笑着回头:“女孩生气时,最好是直接按住一顿吻,吻得服服贴贴的就没事了!”

  “啪!”笔直直的飞过来,打在迅速关上的门上!

  陈律恼羞成怒,脑中又想着余桑,大力盖上笔记本,拿起杯子正要喝口水,门又推开,严浩该千杀的头伸进来:“还是不行的话,直接扛起来甩床上……”

  “啪!”又一支笔光荣牺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