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扶星2020-04-10 06:022,193

  签文难解

  雪越来落大,下山的路被封了。

  众人被留在仙灵台上,三两成对,抱团取暖。

  带伞的撑伞,有帽子的带帽子,女孩往男孩的怀里藏,什么的没有的,只能把脖子缩进衣领里,干瞪眼。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了,只是远处钟鸣之音又晌了一次,空谷回荡,只因风雪太大,听着没有最初那次真切。

  辜泽在我身边,一动不动,凝望着广场中心的佛像。

  大佛座下的三层烛火摇曳不停。这几乎是整个仙灵台,唯一的光亮。

  或许面朝火光,即便很远,心也会不那么冷了。

  辜泽的眉眼挂着厚厚的一层霜,眸里却映着燃烧的焰,冰与火,此刻共存。我屏住呼吸,拼命把这个人这一秒的样子,刻在心里。

  钟鼓之音再次响起,一下,两下,三下。

  西风卷冰,像锋刀,刮得脸生疼。

  我已经冷得说不出话,只是偶尔原地蹦哒两下。开始我企图让辜泽和我一起跳跳,结果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看他的唇上血色尽褪,我是真担心他冻成雪人。

  不久,一个穿着僧袍的小和尚从我面前经过,我赶紧截住他,问有没有地方喝水。

  小和尚只及我腰,他腼腆笑笑,领着我和辜泽来到偏僻的一角。

  这里有个小木屋,由棕青色的原木搭建而成,坡屋顶上积满雪,一个胖胖的老和尚抱着一个竹筒出来,见到我们,点头作揖,徐徐地向我们走来。

  我们在小屋旁的一株梅树前站定,小和尚对着老和尚说:师叔,我进屋给哥哥姐姐煮些热茶。”

  老和尚摸摸小和尚的头,“去吧。”

  我好奇地望向老和尚握着的竹筒,里面一簇点漆的竹签,“这是?”

  老和尚问,“施主可以抽上一签。”

  我一呆,“求签这种事,不需要跪在佛前吗?”

  老和尚爽朗笑道,“没有这么多规矩,只要心诚,面朝佛祖的方向就行。”

  我犹豫了一下,接过签筒,问一旁的辜泽要抽吗,他淡淡摇头。

  于是我面向着远处的古佛,闭上眼睛,开始思索我要求点什么。

  还没想透,突然听见一阵奔跑声,孩童的嬉闹声,“砰!”,我被谁撞倒,退后几步,竟靠在一侧的梅树上,慌忙睁眼,辜泽双手撑着我的肩,将我圈在其中,枝头静雪簌簌而下,夹杂些许猩红梅瓣。我双手牢牢紧握着签筒,谁料一只签已脱筒而出,“咯吱”一声,稳稳插入白得刺目的雪堆里。

  打闹的两孩子耷拉着脑袋,脆生生地道歉。

  我笑着掐掐他们冻地通红的脸蛋,说没关系的。不一会儿,俩孩子的父母找来,将他们带走了。

  我将栽进雪里的签拾起,用袖边擦干净,交还给老和尚,“师傅,这是意外,不算吧。”

  老和尚接过签,看着签号,若有所思,“即已落地,便是你们的?”

  “嗯?”我疑惑。

  “施主稍等,我这就回屋取签诗。”说罢转身走回小木屋。

  这时,小和尚护着两杯冒着烟的热茶,急急从屋里出来,差点撞到了老和尚。

  老和尚屈指轻敲小和尚光溜溜的脑袋,“切忌急躁。”

  小和尚嘿嘿一笑,“是的,师叔。”

  瓷杯中的茶氤氲着热气,我仰头灌了一大半,可能是口腔早被冻麻了,反而没有有被烫的痛感。一股暖流顺着喉咙滑动心窝,再淌进胃里,整个人一激灵,活过来了。

  回头看辜泽,他的脸色也稍好些,不再惨白的吓人。

  小和尚睁着清澈的眼睛,望着我们,“不好意思,没有水了,我用雪煮的茶,所以久了些。”

  我蹲下身,刚好与小和尚平视,“辛苦小师傅了,多亏了你的茶,我们现在暖和极了。”

  小和尚害羞一笑,可爱得紧。

  胖老和尚再次走出来,手里握着一张字条,伸手递给我。

  低头看完纸条上的字,不解地望着老和尚,“师傅,这是什么意思。”

  老和尚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对着辜泽说,“请施主也看看。”

  辜泽一怔,还是依言仔细看了我手里的字条。

  “两位施主,实在抱歉,这句签贫僧不会解。”

  小和尚似乎比我还惊讶,“师叔,怎么会?”

  老和尚摆摆头,“贫僧这一生,从未遇到过两个人的签,不知如何去解。”

  “什么?”我一惊,“这签明明是我抽的。”

  “贫僧也是再三思量,依当时的情况,这签算是你们一起求的。”

  “所以呢?”一直无言的辜泽低声开口了。

  老和尚恭敬地向远处大佛作揖行礼,“签文有两句,贫僧不知上半句是谁的,下半句是谁的,亦或是这整句与你们两人都有关。”

  我慌张道,“师傅,我和他没多大关系的,以后的人生也不可能有什么关联。”

  老和尚郑重望向我,“施主不必过度在意贫僧的话,信则有,不信则无。”

  我稍稍放松,把手上的签文给小和尚,“小师傅,收好它,这不是我们的,一定是弄错了。”

  小和尚抬头望望老和尚,老和尚神情凝重地看向我,我表情僵硬,但目光坚定。

  半晌,老和尚对着小和尚点点头。

  我终于舒了口气。

  不再久留,再次道谢后,我和辜泽离开了。

  没走远,冷凝夜风,送来阵阵若有似无的梅香。

  风送幽香,雪夜红妆。

  在树下没察觉到,走远了,才闻到。

  是不是很多东西都一样,太近了,反而感觉不到。

  “你在紧张什么?”难得地,辜泽主动问我话。轻描淡写的一句,我却惊得全身汗毛直立。

  “你说什么?”我只能假装风大,没有听到。

  因为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什么。”他抿唇,越过我,背影逐渐与风雪交融。

  身后,小和尚稚嫩地声音扬起,

  “此消彼长,终归虚无。师叔,这是何解,小僧不明白。”

  老和尚拍拍小和尚圆脑袋上的雪沫,将签文收回。

  “我们回去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