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扶星2020-04-08 13:192,091

  跨年祈福

  每个城市的人,跨年的方式都不一样吧。

  比如,有的看着春节晚会打麻将,有的放烟花爆竹,有的舞龙狮,有的放天灯。…

  而邬市的传统,心有所想的人会去城北郊外的方山顶上,在佛前许下来年的愿望。

  除夕当夜,方山脚下。

  昨晚的大雪飞扬了一整夜,今早倒是骤然停了。

  此时的方山,见不着树木多灵秀,目及之此,银裹枝头。

  邬市的老百姓来了不少,老人小孩少,中青年居多。

  毕竟,方山其实险峻,又是在夜间攀登六小时左右。

  爬了一半左右,我的气有些喘不上了,不知是不是缺氧,脑袋扯着疼,我使劲甩头,看着旁边气都不带喘的辜泽,我忧伤了。

  又爬了大概一个小时,我已经手脚并用了,还好是黑夜,大家也没管谁是谁,只是一股劲往上登。又看看辜泽,还是毫不费力的样子。我后悔了,我爬不动了,虽然是辜叔强烈要求我们来的,说什么马上要高考了,一定要诚心来求拜。但是我确实不太了解自己的情况,已经好几年没正经锻炼过的弱女子,怎么经得起这种折腾。

  我刚想叫嚷这自己不行了,企图让辜泽带我两把手。谁知我前面那位大屁股兄弟一个踉跄,摔在了石阶旁。我分明听到咔嚓一声脆响,怕是骨头折了。

  我和辜泽就紧跟在他身后,此刻一起把他扶坐到阶梯一旁,让道给后面的人。

  辜泽摸索着他的腿骨,随机又是咔嚓一声,“接好了。”辜泽说。

  “啊!!——啊??”本来痛得惨叫的人听到辜泽的话后硬生生把音调转了。

  “你就一个人吗?”

  “不是,我来晚了,同事们都在上面等我。”

  “我们把你扶上去,刚才已经帮你把骨头接好了,你尽量只用另一只脚走,可以吗?

  我们把大屁股同志扶起来,试了几梯,他咬着牙说,可以。

  这位老兄不仅重,话还特别多。

  “你们真是活雷锋啊!对了,我就张伟,看你们年纪小,就叫我伟哥吧!”

  我:“…”

  辜泽:“…”

  “你们是情侣吧,叫啥名字?”

  我憋着气答道:“不是情侣,他叫辜泽,我叫唯诺。”

  “哈哈哈,别不好意思嘛,伟哥又不取笑你们。小辜,小唯,都是邬市的吧,以后有什么难处,来找哥,能帮的我一定帮。”

  我笑了两声,算是答应了。

  “你们是学生吧,在哪上学呢?”

  这老兄是不知道自己有多重吧,现在我们抵着他走,气都已经喘不动了,我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憋出来的,这人难道听不出来吗?!

  “六中的。张哥,现在我们带着你走,说话可能有点困难,我们上去再聊吧。”

  辜泽的声音平淡,却听得出他气息不稳,也是,大屁股的重量绝大部分都是他在撑着。

  我努力递给他一个同情与鼓励的眼神,他却没有继续和我眼神交流,这人真是,没意思。

  北来一脉有峰尖,原来跏坐有神仙。

  终于登顶了。

  露天广场上已经站了不少人,入口有个石碑,朱漆已落了大半,还是可以分辨出上面刻的字:仙灵台。

  仙灵台正中,一尊石佛端坐与百级石梯之上。

  自下仰望这座露天大佛,通明的烛火中,大佛高坐莲台,高眉大耳,嘴噙微笑,双手作揖。

  大佛底下的基座是九米高的佛堂,分三层,每一层都香火旺盛。

  外围一圈有铁链围绕的护栏,铁链上挂满了祈福红布条。

  佛前有108级台阶,名为大智路 ,以青石铺成,中部10米宽的花岗岩浮雕宗教图腾。

  大智路需要祈福人赤脚而上,到座下三跪九叩,将祈福红布条系上与周围一圈的铁链之上。。

  一侧,两个小师傅坐在宽大的木桌钱,周围满是买红布或香火的人。

  我们将张伟哥送到他朋友手上,就去排队领祈福带了。

  等得比较久,我终于拿到祈福红布条写好心愿,目之所及早就没有了辜泽的身影。于是,我把鞋脱了,踏上那百级冰可沁骨的石阶。

  闭目静立在巨佛像前良久,“当——当——当”,僧人撞钟三下,不急不燥,钟鸣缭绕。

  我将红布系在佛前锁链之上,此时,风正起,白雪裹挟而来。

  众人不约仰头,除夕刚过,就下雪了。

  风雪将红布条从我手中卷走,几经翻转,躺在在碎雪散落的地上。

  一只修长的手将它捡起,他的指白得与这漫天的雪毫无二致,一抹红绕在指尖,触目惊心。

  我急跑过去,一把将祈福红条夺过来,找个了其他较远的位置,小心翼翼地将布条系紧。

  风雪呼啸,挂在铁链上的布条再次扬起,上面的毛笔字就跟被碾过一样,张牙舞爪地写着:

  愿阿泽之所愿。

  我老脸一红,安慰自己,刚才阿泽肯定是没看到的。

  抬眼便看见阿泽站在我斜对面。他静静闭上眼睛,没有像周围的人一样,双手阖十,弯腰鞠躬,但他的表情宁静虔诚,仿佛肆意的雪片也绕道而行,不忍打扰他。

  他正好立于大佛肥厚的耳垂之下。我开心地笑了,之前还担心祈福的人太多,佛祖听不到我们的声音,这下好了,阿泽就在佛祖的耳边,他的愿望一定会被听到的。

  走下大智路时,大家格外小心。碎雪极快地在百阶石梯上积起厚厚一层,光着脚踩上去很滑,而且白茫茫的一片,模糊了每级石梯的边界,有两三个人都摔得挺惨,一屁股跌坐下去,还顺着梭滑下去好几级台阶。

  所以啊,不管你对新的一年有何种期许,接下来的路,还得靠自己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以赴地,一步一脚印走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