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扶星2020-04-08 13:091,650

  他是我见过,最坚强的男孩子

  一室之内,除了能听见皮肉摩擦地板的声音,还有辜叔再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喉间溢出的悲鸣。

  我男人一直别着脸,没有再看辜叔一眼。过了许久,辜叔的前臂被磨得血肉模糊,似是再也无法向前挪动一寸,然后,他脱力地停下来。握紧药丸的手掌摊开,白色的药丸已被鲜血浸染成赤红,我觉得奇怪,定睛一看,才注意到还有一大块弧状的玻璃渣混在药丸中。辜叔定定地注视着掌心,手在剧烈的抖动,突然,他紧闭上眼,就将手中的东西往嘴里送。我的心跳地飞快,此刻已顾不了那么多,我扯着嗓子大叫:“辜叔不要啊!” 把窗户猛力推到一边,弓着身子就往里爬。

  里面的两个男人似是被我突如其来的翻窗行为给震住了,直到我扑向辜叔,一把拍掉了他手中的东西。

  沾染着鲜血的玻璃片滚至我男人脚边,这世间最夺目的红,惊得他连退了数步。

  “就这么想死吗?”他死死盯住那抹血红,像是质问,更像喃喃自语。

  面对一心求死的父亲,我的男人现在毫无办法。

  辜叔此时紧阖双眼,面如死灰。

  我跪坐在地上,深吸口气,缓缓开口:“辜叔,能告诉我,您不想活了,是因为残废吗?”我故意把残废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他呼吸一窒,依然不语。

  我再度开口道,

  “辜叔,您知道吗?您的儿子,每一天,都在努力地认真地活着。他的成绩很好,在邬市都数一数二,我们学校的老师同学都认为他是天才,因为他从不上晚自习或补习课。我偷偷跟过他,所以知道他其实是去打工了。最开始,他是去做力气活,建筑工地的水泥,我亲眼看见工头直接压了四袋在他肩上,工地里最壮实的汉子也只能搬这么多。晚上回家一路上他背都直不起来。他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替您烧好第二天的饭菜,再开始学习。没过多久他换成了餐厅服务员,您知道为什么吗?不是因为搬砖太苦,而是他晚上学习的时候因为太累,好几次都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屋里的灯就亮了一夜。”

  我看着表情已经有些微变化的辜叔,继续说道“辜泽,他每天都这么努力地生活,作为他的父亲,却每天想着怎么去死,这不是很讽刺吗?”

  自我厌恶的绝望从辜叔沟壑纵横的眼角溢出,他喃喃道:“是我没用,废人一个,苟延残喘地活着只会拖累小泽,我这种没用的父亲只有死了,他才能解脱。”

  说完他突然用力地锤打麻木的双腿,骨头相撞的声音,每一下都撞进在场者的心里,透着刻骨的悲凉。

  我俯下身,轻轻环住如两根细杆的双腿,我低声问:“想要解脱的人,其实是您吧?”话音一出,辜父停止了一切动作,颤抖地看着我。

  这时我望向一旁一直悄无声息的男孩,他眼里的痛楚,此刻比大海还深沉,我却看地分明。

  我转头注视着辜父的眼睛,充满着坚定:“辜泽从来没有嫌弃您,或者认为您是累赘。相反,是您,让他有勇气,甚至是带着信念努力活下去。我从来没有在辜泽的眼里,看到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动摇,他很坚定地推着您往前走,这是他的意志,更是因为您在他身边。可您却不曾看他,一味沉浸在自身的残缺中,逃避着一切,甚至忘了,您是他的家人,是他的父亲。即使没了腿又怎么样,您还有充满肌肉的手臂,有守护他的信念,这足以撑起一方天地,让他心有所依。”

  此刻辜父已望向他仿佛许久都没细细看过的儿子,不知不觉,他已经如此长得如此高大,看着倔强,可到底,他还只是个孩子。思及至此,泪水不知不觉从眼里夺眶而出。

  我苦笑:“辜叔,您知道吗,两年前你们搬来的那天,我妈逃跑了。您看,我可不是孤儿,只是我妈不想要我罢了。所以您看,无法忍受的人终会选择离开,而一直的陪伴则是无声的告白。辜泽对您的感情毋庸置疑,想着要离开的人,从来都是您。我有时很羡慕辜泽,有个父亲,虽然腿脚不便,可父亲一直在身边,当他遇到不好的事情,不至于夜晚一个在屋里瑟瑟发抖,彷徨无依。像我,没有管束,一天到晚无所事事,指不定哪天我就变成失足问题少女。您想让他像我一样吗?”

  此刻,这位向来持重的父亲,早已泣不成声。

  最后离开前,我说:辜叔,他很幸运,因为您还在他身边,他又很不幸,因为您并不想在他身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