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濯莲请战
春色颓唐2020-06-22 17:522,632

  陈帝着人去请濯莲之时,李勉心下便已隐隐担忧。几十年朝夕相伴,李勉可以说对陈帝的心思已然揣摩出几分真谛。玉王府太耀眼,轻而易举就能灼伤人眼,哪怕这个灼伤的对象是高高在上的皇室。

  此时传唤濯莲,心底已经是应下越大皇子的赌约了。

  可是,越籍说的轻轻松松,但奇门阵法与武学修习之间,隔着天然的壁垒。陈帝不习武不知罢了。或者,他即便知道,因为心中盘算,也要勉强为之。

  当然了,奇门阵法也并不是无法攻破。

  说的简单点。

  景晨现下的阵法水平,只有三种人能打败他。

  其一,至少达到地阶修为。

  地阶修为的修习者,多是年长者。现如今陈国最年轻的地阶,是依靠外物强行提升境界的残因,人如今在演武台守阵。但说好是少年一辈切磋挑战,谁能派年长一辈上去跟人打呢。虽则能稳赢,但赢得不光彩,地阶修习者也丢不了这个脸面。

  其二,习武者中,无相功法是唯一可以克制奇门修为的。但此功法与修奇门阵法一样,适合修习的人万里挑一。奇门阵法如今还有几个传人,无相功法可以说是失传了。

  其三,就是自身也修奇门阵法且修习程度在景晨之上。

  如果没有第二第三的人选出现,濯莲似乎是陈帝能想到的最好的应战人选。

  “照你看,濯莲能胜得了景家少主吗?”陈帝问他。

  李勉心思快速流转,不偏不倚答道:“景少主阵法修为不俗,地阶修为方能说有取胜的把握。”

  濯莲到了近前,陈帝并未对她有所表示,而是扬声问道:“可有谁有把握,愿意上去代表陈国与景少主切磋竞赛?”

  这是千载难逢一战扬名的无上机会,也是只需成功不容失败的生死重担。

  追名逐利是人之本性,趋利避害亦如是。

  寂静之中,左下座位处走出一人,他所在席位位于东宫之下,主位空缺,坐在副座。他上前请命:“帝宗雷炎请旨,与景晨景少主一战。”

  陈帝只临时传了濯莲,除开濯莲的修为,还因为除开帝宗两位高阶掌权人,他是对帝宗内情最熟悉的人。

  帝宗第一人宗主自然是所有宗务的统领者,包括培育年轻一辈以薪火传承。但显然残因并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目光深远之人。从她任宗主期间到濯莲为止已经有三位继位者这一点,不难看出。陈帝眼耳通明,心里很清楚。

  而且残因明里暗里为陈帝做过很多事情,以致于陈帝对残因底下人的修为能力都有一定的了解。

  雷炎是下玄阶修为,放在同辈中,算是个中翘楚,但是放在人才辈出的帝宗,并不算太起眼。

  陈帝并没有直接说什么,而是将话茬抛给了濯莲,“濯莲,你觉得雷炎左使可能与景少主一战?”

  濯莲眼角的余光能够察觉此时雷炎正在抬眼瞧她,她一瞬觉得没趣得紧,心里默念了两遍‘帝王心术’,慢悠悠地不痛不痒地问题又给抛了回去:“陛下若觉并无不妥,可一试。”

  雷炎终于将他的视线从濯莲身上移开,移开的瞬间低声冷哼了一声,似乎有点不过如此的意味。

  这其中除开濯莲与残因不对付多时,还有一桩小事掺杂其中。此次四国演武开始之前,安排出战名单时,因为景晨出战的原因,雷炎当时便自荐出战。但濯莲表示并不适合。最后雷炎也没能出现在陈国演武的出战名单上。

  尽管濯莲自认她站在大局的角度,毫未掺杂私人恩怨给人下绊子,但雷炎不会如此想,残因一党更不会这样想。

  雷炎在那一记冷哼之后随即俯身对陈帝一拜,表决心道:“臣修为不俗,且研读过帝宗关于奇门阵法的藏书,必不让陛下失望。”

  飞扬自信中,有几分残因的影子。

  于是雷炎上了场。

  濯莲仍然站在御前,后方不远处有人见状在低声交谈。

  “我倒是才听说雷炎大人也通晓奇门阵法,不简单呢。”

  “帝宗确实人才济济。难怪越国口气如此大,威逼利诱般与我陈国赌上无双城,陛下没有一丝担忧,就接下了这场泼天的赌局。”

  其实雷炎所言倒也没有一句虚言。起码在景晨开启阵法之后,雷炎心里还在计算方位,所以行动有些缓慢。可看的出来也确实不是全然不知。

  但如果论研读藏书,帝宗所有的藏书,濯莲无一不是翻阅三遍有余。若只凭纸上谈兵的把握,便如斯小瞧对手,濯莲早就不请自战了。

  奇门阵法中,是施术者的天地。如若你没有能力与对手偷天换日,就只能硬凭雷霆万钧的威压震慑扭转。

  但显然,雷炎两者都达不到。

  败局很明显。

  败的很潦草。

  眼下陈帝依旧是面不改色,但至于他似乎真的没有一丝担忧,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这会才问濯莲,“若你上场,有几分把握?”

  武学修为也好,奇门阵法也罢,陈帝都是行外人。就算看不懂其中内里,但并不妨碍他调兵遣将。

  雷炎是毛遂自荐。胜负两手都有可能,但他总归是谨慎的,越籍给了三次机会,雷炎第一场,倒也在得失的承受范围。但濯莲,是陈帝是陈国在没有玉王府情况下,最好的选择。所以他需要了解胜负几分。

  这样,压力便扎扎实实落在了濯莲肩头。

  李勉暗里收紧眉头。

  濯莲道:“五分。”

  正巧雷炎下场,有几分失意丧气,扫向濯莲的目光也未好几分,似乎是在说——看吧,我走过的失败的路,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濯莲自认有一定的自知之明,以她现如今的修为,对上景晨,没有胜算。她说的五分,是说赌上生死,胜负五分。

  一如她之前交代明鸾,演武并非生死局,并不需要执着于胜负。但眼下演武挑战赛之外,还赌上了无双城这个不容有失的赌注。

  在陈帝决心应下越籍赌局那一刻起,濯莲便能料到,陈帝定会让她出战。

  这是帝宗的担子,也是濯莲的担子。

  “濯莲请旨一战。”

  陈帝笑着点头,脸上几分欣慰。

  李勉在一侧心想,难道她打算强行取胜?

  “难道濯莲大人也想凑个热闹?”越籍问道,“虽然濯莲大人中玄阶修为,又在忘虚十榜的多个榜单上,但奇门阵法可没看起来那么简单。方才帝宗的那位大人就是很好的例子呢。”

  明鸾握紧华英枪,动了上身。被身旁的陈墨桓堪堪拦住,“你要做什么?”

  明鸾气道:“我要做什么?他真的让人想一棍打死!”想法也有几分极端,“今日他若挂了伤,正好这无双城赌约也进行不下去了!”

  陈墨桓被她这话弄得有几分哭笑不得,“你是想陈越再起战火?”

  明鸾老实了。

  陈墨桓沉了一口气,“别给她惹事。”

  “那就看着她勉强上场?虽则越籍不堪,但他说的话不假,濯莲若执意与景晨争此输赢,根本没有胜算。”

  “这些我都知道。但她说相信她。即便你我上场,没有一人能帮到她。”

  明鸾拨弄了几下手中枪,心下更加烦闷不已,那种对自己倍感失望的心情又一下子涌了上来。

  “陛下,我也请旨,与景少主一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