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忘虚十榜
春色颓唐2020-05-06 10:052,598

  陈墨桓将宴席设在庭院外。虽则他是宴请的主人家,但太子在场,自然是坐第一席位的。

  陈国以左为尊,于是陈墨桓的位席往左下挪了一挪。正席对着水榭,水榭里设了小几。小几前坐了位蒙着面纱的女子,看不到人,唯可听到琴音悠扬,令人如痴如醉。

  “这水榭中抚琴的莫不是仙乐坊的坊主灵溯姑娘?”

  “隐隐觉得是,看得不甚清楚。灵溯姑娘经久不曾京中露面了吧。”

  佑亲王平日里也是个爱好此道的,一眼就瞧出水榭中是何人,忍不住问道:“老七施了什么法不成?灵溯姑娘已经多久不曾露面弹奏了,更何况还是过府弹奏。”

  “十三叔言过了。”陈墨桓笑道,“其实无非是四个字——投其所好。我从前得了张曲谱,算是珍本。既不善乐律,正好成人之美一举两得。”

  佑亲王陈恭亲排行十三。

  佑亲王谈到此,兴致甚高,“要说到君子德艺中的琴艺,不得不说起风国闲佛王。琴声一起,便能入人心境,堪称琴艺的最高境界。音旧坊主当年学琴七载终遇瓶颈,赴风国访友,偶然听得闲佛王一曲,回来后潜心一载,终得大成,一直传为美谈。”

  音旧是仙乐坊上任坊主,灵溯的师父,天下雅意榜排名第四。

  濯莲默默听着,心里补充道,传闻风国皇室血脉才得修习琴杀之术,能百里之外不费吹灰取人性命。

  有个官员接话道:“要说起音旧坊主,那不得不提起玉小世子。雅意榜上仅位于音旧坊主之下位列第五,音旧坊主还曾说过一句后生可畏。这还是四五年前的榜单了,不知道玉世子如今是如何风姿啊。”

  佑亲王没有接话,低头喝酒。

  礼部尚书顾拂尘难得开口:“玉世子确实是精通乐律。我还记得四年前元日宫宴,世子正喝酒,摇了摇头,琴声戛然而止,琴师颤巍巍跪下请罪,说自己方才弹错了音。”

  先前那个人接话:“琴师确实是弹错了音吗?”

  顾拂尘笑着摇头,道,“玉世子对陛下说,方才只是想到一句古语不得甚解才摇头,并未听到琴师有弹错之处,倒是自己扰了满殿雅兴,该罚才是。”

  可见琴艺高超,同好者引以为标杆。

  陈墨桓静静得听着对话,四年前元日他还在京,那日宫宴他也在。当时宴会结束,他还拿这事打趣玉临。玉临说,琴师确实是有半个音弹错了,但众人都不曾听出,自己也不忍让一个琴师犯错受责,这才是真正扰了兴致。

  有近几年才任京职的新官低声问临座同僚,“大人们说的玉世子,我想了又想,难道是云州玉王府的世子吗?”

  同僚低声回他,“确实。玉姓也就仅此一家而已。四年前玉世子不过十五岁,不说音律,文采秉性,真如神仙一般的人物,曾在宫中讲学的叶老先生你该听说过吧,就是一叶文曲全七分的叶家,叶老先生只夸过年轻小辈里两个人,一个是叶家长孙,另一个便是世子殿下。”

  新官很是向往,道:“如此说来,更不知如今是何风采。”

  同僚有点可惜道:“玉世子自四年前离京回云州,便再不曾踏足京都。外间也鲜少有关于他的传闻。最近一条还是说,他染了顽疾去彼岸海寻医去了。”

  两个低声私语的官员就坐在濯莲席位后排,濯莲凭着修为听得很是周正清晰,说的这些事她也都在情报里听过的,也说的很对,但她总觉得有什么微末之处不甚对劲。但有什么地方不对呢?

  一抬眼,就瞧见对面席位是一个女子转头与后座流肆说着什么,很是投契的模样。

  濯莲本来觉得脑子里颇是困惑难解,眼下就更难解了,不自觉微微蹙眉。

  薛鸿彦没参与闲谈,第一时间注意到濯莲突如其来的目光,见状,咳了咳。

  流肆有一搭没一搭应着女子,竟也没有注意到薛鸿彦隐晦的提醒举动。

  “濯莲大人怕是不太喜欢听这些的。倒是我们光顾着吟风弄月。”

  流肆闻言,看过来。

  原是有官员瞧她神色有些不对,以为她听着他们说琴艺文才不甚顺耳了无兴致。

  濯莲还不曾说什么,慧如郡主陈锦云随口道:“濯莲大人只习惯舞刀弄剑,自然是更喜欢听武学功法江湖奇事的。”

  听着有几分讽她粗陋不堪大字不识、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意味。濯莲在武道一途天资过人,难免招人眼惹人不快。前半年还有人拿她粗陋不堪来作筏子说事,琴棋书画从未从她身上见过一桩,连所有笔墨都是她身边初阳手成,对此众人一传十十传百倒也传出了几分眉目。

  京中同龄人里,只她一人敢这样明面上对濯莲。

  明鸾自然不算在其中。

  但濯莲对这位娇纵郡主的性情还是知道几分的。说话向来都是从嘴边直接蹦出来的,得罪人尚且不知。她能养成如此脾性倒也十分正常。佑亲王陈恭亲谦逊恭和,大智若愚安安分分做个老实亲王皇弟,佑亲王妃出身江湖,性情爽利泼辣。陈锦云丝毫不让人意外,倒是她姐姐太子妃陈留云娴静内敛,毫无秉承佑亲王夫妻性情的迹象。

  佑亲王连忙赔罪,“濯莲大人勿怪。小女性子顽劣不知礼数。”

  濯莲不甚在意,淡笑道:“郡主说的倒也不错。”

  佑亲王知道濯莲大人素来大肚,但这话落在这里岂不是辜负濯莲大人,“文武本就没有高低之分。濯莲大人身处以武立身的帝宗,将武学修为学得大成,自身、修为与兵器就占了忘虚老人的三个榜单,足可见不论文武,濯莲大人在年轻一辈中都是难能可贵的。”

  濯莲其人在煮酒小榜第二。

  其修为在不争榜第五。

  所佩青铜月牙剑在武器不说榜排第二。

  “我记得帝宗还有条不起眼的规矩。”陈墨桓接话道:“帝宗,特别是宗主圣主,不得出现在除武学修为的其他榜单上。这个事情,似乎是上任宗主找忘虚老人打了一架,才打来的特殊规定。”

  其实是变相维护了。

  燕王道:“七弟对帝宗秘闻倒是上心熟悉得很。”

  听起来,有些阴阳怪气意有所指。

  陈墨桓冷冷看他,“我对这类的高手对决向来最感兴趣。个人有个人的兴趣所在,自然是不同的。”

  一个修撰官全然没有意识到暗中硝烟,忍不住加入:“这件事下官有幸知晓。上任帝宗宗主残梦在忘虚老人十个榜单上占了八个,每日来找她比试对决的人不胜枚举。宗主不厌其烦,无奈之下,找忘虚老人说理,让其将自己从榜单上尽数撤下来。忘虚老人对自己的得意之作自然是不舍变动的,推说不愿意。最后宗主与忘虚老人打了一场,最后宗主赢了,也为帝宗后来人争得了这个不成文的规定。”

  濯莲点点头,说的丝毫不错。

  修撰官转头瞧见濯莲大人的动作,颇是与有荣焉。

  忘虚老人的十榜单,实则按分类只有八个,其中武器类的不说榜与青锋榜,修为类的不争榜与不实榜,只能二选其一。也就是说,一个人再如何风华耀眼,只可能占十榜中八榜,再换个说法,占八榜其实就是占了忘虚全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