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老管家的眼神有点奇怪
枯树别开花2020-04-16 08:383,872

  猛犸王国共有十一个省份,格雷现在在中部的留茨克丽塔行省。

  留茨克丽塔的北部有一个屹立了四百年的古老学院,由千年一遇的伟大贤者【思想者·泽恩】,与王国当时的公爵大人【千里眼公爵·布泰斯】联手创立——守望者学院。

  这是王国当时乃至现在最伟大的学院之一,也是王国现在仅有的三家贵族学院之一。

  现任院长是上一任勇者十九个儿子中的老幺,被称为“边境之枪”的魁麦。

  两百年前,王国遭受了一场浩劫,从北部的海洋底部突然涌出怪物,势不可挡,仅仅一周便淹没了王国北部的所有城市,所到之处,尸骸遍野,满目疮痍。尽管当时的王国第一时间作出反应,但最后也只是通过大量的死伤建起一堵蔓延九万里的国墙,勉强挡住了怪物们的攻势。

  战火燃烧了一年之久,国王通过破译了思想者的遗言,在漫漫民众里里面征召了一名勇者;勇者带着王国引以为傲的士兵发起反攻,百战百胜,成功在一年后越过国墙,冲散并击退怪兽潮,并斩落魔王首级。国王大受感动,把三位公爵的女儿和王国公主全部许配给勇者大人。

  而在五十年后,勇者飞升,携手他的妻妾一同进入神明之座,留下他十九个孩子。这些人分别成为王国各个领域的顶梁柱。其中,守望者学院的院长是勇者的四女儿蒙汀,在百年之后由勇者最小的儿子所继位。

  在魁麦的砥砺前行大刀阔斧之下,学院终于摒弃了大部分混吃等死的无能纨绔,取而代之的是大量拥有魔法才能的平民。

  现在的猛犸王国,已经是可以傲视周边的强大王国。可以说,这就是猛犸王国的黄金时代。

  格雷就是出生在这么一个时代。

  他花了将近五分钟整理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情报,从而想要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座古老的守望者学院里的医务室里,而且还是私密医务室,是专门留给贵族们“紧急使用”的房间。

  环顾四周,格雷不禁感叹,这间房间完全不像是用来静养的医务室——应该说真不愧是贵族专用;且不说那门口黄金魔熊绒毛编织的地毯、药台上用来照明的炎海孤岛上的温灯、各种悬浮在花花绿绿的药剂上方的高阶魔法术式,精致的沙发和立柱,墙上挂着的出自一流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单单是这身下张床,你瞧;南地热林出来的云棉,东部沙漠进贡给皇家的稀有风缎,配合宫廷师一手鬼斧神工,亲手绣出来的【神峰云海】图,盖在身上几乎没有重量;云棉不负名声,整个身子直接陷了进去。柔得简直不像是用人间的东西;还有这花梦枕,简直了,后脑沾上的那一刻,仿佛置身西海岸平原那无垠的花海之中,一股宁神的芬芳从天灵盖渗进灵魂深处,让你连做梦的机会都没有,沾枕即睡,一觉睡到身体精神全部恢复到巅峰状态,一点都不含糊——而且还只消耗数个小时。

  服了,大手笔贵族医务室,名不虚传。

  他现在脑子特别清醒,感觉自己可以两天不睡觉。

  格雷瞥了一眼床边,皎洁的月光铺了进来,立地的窗户牵着外边猫头鹰的鸣叫声,给这份宁静带来一点波纹。

  而如果不是这份月光,格雷恐怕还察觉不到房间角落里站着一个人。

  他双手吃力地找到一个着力点,终于在云棉之中撑起自己的身体,往后一靠,倚在床头,吁出一口气。平静地问:“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公历4051年10月7日,凌晨4点。”

  说得这么仔细,让人觉得这个声音的主人似乎在嘲笑他。

  对方的声音很低沉,很沧桑,但是很清晰,听得出很老,但也很精神。格雷清楚这个音色,在他熟悉的人群中,只有一人。那就是本家宅邸的管家,阿莫·萨德流士的前侍卫——米洛。

  本家的仆从固然成千上万,但管家却只有两位,一位是管理贵族私家护卫队的杰西,另一位就是辅佐家族内大小事的米洛;而米洛手下还有三个佣长,这三个佣长低了一级,负责本家里边所有琐事——说实在点,就是照料阿莫几个孩子的饮食起居等生活状态。

  所以严格上来说,来学院看望他的也应该是那三位佣长,而不是米洛。

  ——除非格雷闯了大祸。

  格雷回想了一下,感觉记忆模模糊糊有一层雾气,可能需要外人点破一下。

  “你怎么在这儿?不应该是莉莉丝她们来吗?”

  他决定旁敲侧击一下。

  “大人认为,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比较好。”

  老先生不卑不亢,倒是令人尊重。

  “意思是连我父亲都知道了?”

  “是的。”米洛沉默了一下,又补充道,“毕竟涉及到勇者大人的后代。”

  啊,有印象了。

  经米洛这么一说,格雷突然回想起自己为何躺在此地。

  说起来啊,这还是一件十分羞耻的事情,追溯起来可能要说到挺久之前的事了。但在此先一笔带过。

  简而言之就是格雷和自己的未婚妻发生了争吵,院长的孙子突然出现,向格雷发起挑战并打得格雷满地找牙。

  然后单方面宣布取消了格雷与那位未婚妻的婚约。

  毕竟是勇者大人的玄孙兼院长的孙子,话语权掷地有声,看来这个单方面即将成为双方都承认的事实。

  这个未婚妻极其可爱,五官精致,是个美人胚子,今年大约十岁,再给个五六年怕是可以问鼎王国第一美人的称号。虽然出身算不上显赫,但也是伯爵之女,基本可以是步入皇家或勇者血亲中了。

  就这个美貌和背景,加上这两年入学,展示出了惊为天人的魔法天赋;就这种条件来说,格雷可能还真的是高攀了人家——客观来说是这样,因此格雷一直对这位未婚妻抱着一种近乎卑微的情绪,这心态越来越强,直到今天早上的某件事情,格雷终于恼羞成怒,一下子就升级成了冲突。

  然而双方都是孩子,老师也在场,基本没发生什么大事。

  接着正义的院长的孙子就出现了。

  最后格雷打趴下了,气急败坏,怒火攻心,晕死过去。

  画面很是清晰,在学校的大堂处,当着几百名学生的面,倒地不起。格雷甚至可以回忆起那些围观的学生脸上嗤笑的表情,那些师长眼神深处的鄙夷,和耳边激荡着对院长孙子的喝彩。如奔雷一般的喝彩。

  夏末,可真是凉啊。

  格雷捂着脑袋,感觉有点痛。

  “我从昨天早上一直昏倒现在吗?”

  “是的。”

  一般出了这种事情,侯爵会第一时间将孩子领回家,剩下的事情交给代表人去处理。而此次没有直接将其送至府邸,看来是阿莫已经有了打算。

  而这个打算是什么,格雷心中已经有数,恐怕自己以后都不能再背负萨德流士这个姓氏了。毕竟是让自己的家族在皇家和勇者面前这么失份,逐出家门也是挺正常的。

  想到这里,格雷内心滋生出一股怨恨,但很快被他熄灭。

  “先生,给我拿本《魔法概论Ⅲ》过来。”

  米洛笔直地站在阴影中,没有反应。

  说起来啊,这位老先生应该是自己父亲的护卫,正常情况是不会听自己的命令的。虽然从血统来说肯定是格雷比较高贵,但对方也又相当的自尊,轻易不会向自己低头。

  “米洛先生,请您把《魔法概论Ⅲ》给我,我的包里,应该还有一本笔记。”

  他心中苦笑,不由得毕恭毕敬。

  片刻,米洛迈着无声的步伐,来到床边,双手递上两本沉甸甸的书籍。

  格雷道了声谢谢,接了过来。

  米洛没有马上离开床边,格雷抬起头,看不见老人的表情。

  “精神看起来还不错。”他说。

  “揶揄就免了吧,我现在好歹还是侯爵的儿子。”他低下头,接着月光开始看书。

  老人没有回话,后退了几步,站在桌子前,像一个侍卫一样。

  距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格雷翻阅着明年才要学到的书本,脑海里开始汲取这些知识。

  不知道是不是顿悟了,又或者是前世的记忆苏醒,自己的意识层次已经达到了奔三的缘故;格雷发现自己对书中字词的理解十分快速,头脑前所未有地清醒。这本书负责理清楚概念和一些相对比较高阶的魔法,可能是编者考虑到阅读此书的都是学院三年的孩子,措辞简单易懂。

  在过去两年的课程中,格雷了解到,咒语分成三段,主要就是为了让施术者在吟唱的时候,通过体内魔力容量震动,引导出魔力的节奏震荡,从而制造出与节奏相对应的术式和魔法。高阶的施术者不必吟唱,是因为他们已经可以自主控制体内魔力的流动,不需要靠言语去引导身体、从而震动魔力。

  举书中的例子来说,光系的一阶治疗术,咒语一般是“伟大的光之神啊,请您降下慈悲,怜悯虔诚的血肉之躯吧”;初学者不仅要学会最标准的发音,还要在施术之前蓄满足够的魔力,还要与目标精神同调,说起来相当麻烦,在不熟练的情况下可以说救治率低得可怕;但如果是经过书中比较系统的学习,就可以在初学的时候缩短咒语,让二年级的学生也可以快速完成咒语。

  当然了,本质没有变,只是通过余震去影响魔力节奏,就和摇晃杯子里面的水是一样的。

  格雷的头脑闪过一个念头,抬起手一晃,晃出一片绿色的荧光。

  荧光很是微弱,但是照亮了几步远的老管家的脸。

  米洛的身子很挺拔,肩膀很宽,俨然一副常年习武的样子,管家服干净整洁,仿佛没有一粒灰尘。脸上有一抹灰白色的胡子,眼神犀利,全然没有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慈祥与柔和。

  “你这是哪里学来的?”

  他的语气很严厉,像是在斥骂一样。

  想必是阿莫已经决定与格雷断绝关系,把他放逐出侯爵家,剥夺他的姓氏,任由格雷自生自灭了;要不然,这个老管家也不会跟自己是这个态度。

  他的眼神,让格雷想起今天早上那些围观的老师们。

  ——凭什么?

  格雷心中滋生出这种念头,但他懒得去追溯缘由了,直接打消念头,百无聊赖。

  “和你没关系。”

  “这是【黄金阶】才会用的手法,你是哪里学的?”

  “感谢你的说明,但我并不想和你说太多。”

  他继续翻书,不再搭理对方。

  ——

  很快,凌晨转化成清早,格雷还在看书,米洛也一步未动,两个人就这么迎来了新的一天。

  这一天,大概不会好过。

  格雷心中如是想着,门口正好响起不祥的敲门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逡巡者吟游集:异界冒险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逡巡者吟游集:异界冒险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