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影星之陨(三)
绝世小板栗2020-06-07 22:372,321

  “切,我才没这个兴趣。”

  白幼宁走到沙发边坐下,把手中的文件袋放到桌上。

  “赵安骆是个花花公子,跟他关系不清不楚的女人多了去了,但最要好的一个叫兰芳的女人,这就是那个兰芳还有其他一些女人的资料。”

  乔楚生从桌上拿起文件袋,打开仔细查看着。

  “兰芳?那不就是赵安骆房间里那封信的寄信人。”

  “什么信?”

  “我跟老乔去过赵安骆拍戏的时候临时居住的房间里,在他床头就放着一封署名为兰芳的人,给赵安骆写的信。”

  “难道,情书?”

  “是分手信。”

  听到这消息后,白幼宁都瞪大了眼睛,“哇,这么劲爆?”

  “从那信里的意思看来,是兰芳不满于赵安骆花心的本性,吵闹了几次以后,才决定提出分手。”

  “不是我有偏见啊,只是这位兰芳姑娘也不是什么清清白白的乖乖女,她身边的人可一点儿也不比赵安骆少。”

  “三土,看来咱们得去查查这人了。”

  路垚作思索状,点了点头。

  “还有那个陆夕月,都得查。”

  次日一早,乔楚生就来到了路垚的公寓,准备一同前往陆夕月的家中。

  乔楚生在沙发上坐着等了一会儿,路垚才来到了客厅,梳洗完毕的白幼宁也随后进来。

  “这么早就来了啊?”

  路垚坐到乔楚生身边,从他手中拿过报纸翻看。

  “案子不等人。”

  “是是是。”

  “怎么样,能走了没?”

  “急什么呀,我还没吃早饭呢!”

  “吃什么吃,就知道吃。”

  “不是,老乔你不能这么剥削我啊,一日之计在于晨这你总该听说过吧,你不让我吃早饭,我哪来的精气神去查案嘛。”

  “怕了你了,收拾收拾下楼吃去。”

  “好嘞!”

  得意着的路垚把报纸一收,刚站起来就看到了提着东西进门的路淼。

  “你怎么来啦!”

  见到路淼以后,路垚高高兴兴地迎了上去。

  站在沙发背后的白幼宁看到这情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知道你要早起办案,特地给你带了早饭。”

  路淼将手里的早餐递给路垚后,看向了坐在沙发上,满面春风的乔楚生。

  “乔探长,一起吃吧。”

  “好啊。”

  路垚将早餐放置在餐桌上以后,招呼两人坐下。

  “幼宁,一起吃啊。”

  白幼宁满脸不高兴地走到餐桌旁,刚准备坐下,就听见一旁传来的声音。

  路淼连头都没抬,轻轻说道,“白小姐,不好意思啊,忘了准备你的。”

  “不稀罕!”

  吃过早饭以后,三人一同来到了陆夕月的住处,刚到门口,就看到了正在拍照片的白幼宁。

  “幼宁?”

  乔楚生走到白幼宁身边,再撇过头来看着另一方的路家姐弟。

  “楚生哥,你怎么也跟三土一样,对那个女的那么……”

  “程小姐人不错,你不要因为三土就带着偏见去看她。”

  “我……”

  “好了,一起进去吧。”

  等后台的乔楚生白幼宁二人走进,就看见客厅里面面相觑的三个人。

  瞧着已经打扮了一番的陆夕月面对着四个不速之客,所表现出来的一点也瞧不出紧张、慌乱,反倒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几位来得真早啊。”

  乔楚生插着裤兜走到最前面。

  “不好意思陆小姐,我们只是例行调查,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乔探长别这么客气,配合巡捕房办案本来就是良民该做的事,想查些什么,几位自便。”

  说完话以后,陆夕月就坐到了沙发上,拿起报纸自顾自地阅读起来。

  客厅内的几人对视交换眼神后,各自有了要做的事情。

  白幼宁坐到沙发上,掏出纸笔准备对陆夕月采访一番。

  “陆小姐。”

  “白小姐有什么想问的?”

  “我听说陆小姐文采很好,这部戏的剧本是你一个人创作完成的。”

  陆夕月将报纸折上放到一边,将身子侧向白幼宁。

  “是。”

  “那我能问一问关于这个剧本的事情吗?”

  “白小姐有什么问题想问的,直问便是。”

  “听导演说,这部戏所说的内容是作为负心汉的男主角一路遭受磨难,到最后忏悔的故事,那我想问的是,陆小姐是从何处得出的灵感,能写出这么好的故事内容?”

  “世事变迁,见得多了,也是有感而发。”

  “莫非,陆小姐也经历过一些……”

  “没有!”

  白幼宁话还没说完,陆夕月就很肯定地接了话茬。

  “白小姐您还请自便,我就不作陪了。”

  说罢,陆夕月便起身,走向厨房去忙活。

  留在客厅里的白幼宁皱起了眉头,盯着厨房里陆夕月的身影,手里攥着的笔记本上写了几行字。

  进到书房内的乔楚生和路垚,此时正在书房内仔细查探着。

  书房不大,但也十分整洁,没有什么杂物堆积,整体布置也是相当简约。

  “这个陆小姐真是特别啊,看起来一股文艺范,原来喜欢看的是这种恐怖类型的书籍啊。”

  路垚站在书柜前,随意抽出了一本书翻阅。

  书籍封面还是崭新的,但书页内却有不少折痕。

  “书里讲什么呢?”

  “无非就是一些国外的杀人案扩写出来的故事,但这折痕……”

  路垚将书放在桌上,又拿出两本,每本书上都有一两个折痕存在。

  “她把书里情杀的故事折起来了。”

  “嗯?”

  乔楚生走到路垚身边,接过书籍瞧了两眼,又塞回给路垚。

  “或许只是读书时候随意折起来罢了。”

  “可能吧。”

  “三土,你觉不觉得这书房有点过分干净了?”

  “可能人家有洁癖咯,每天擦擦洗洗不是很正常嘛。”

  “最好是这样。”

  书房不大,也就没有多少可以查证的空间。

  再翻看了一些陆夕月的手稿以后,两人就出了书房。

  等他们出来以后,路淼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当时为了方便,陆夕月的房间便交由路淼查证。

  众人一同走到大门边,路淼站在最前方,跟陆夕月面对面站着。

  “陆小姐,我们先离开了,今日叨扰还请见谅。”

  “几位辛苦了,慢走,我就不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2之命途多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2之命途多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