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hujisheng2020-09-07 22:122,946

  跟乔楚生磨磨唧唧半天,天都黑了,路垚顺便买了点吃的回家,一进门就看到房间里黑漆漆的,刚打开灯就听到白幼宁喊道:“把灯关上。”

  路垚听话地把灯给关上了,然后打开了沙发边的一盏小灯,问道:“你哭了?你爹来过了?”

  白幼宁问道:“你怎么知道?”

  路垚道:“除了他,谁能把你气成这样?

  白幼宁激动地说:“他威胁我。”

  路垚没有安慰她:“那也正常,谁让你乱来的。”联想到今天下午乔楚生被骂的惨样,路垚觉得自己可以理解。

  谁知白幼宁一听更生气了:“喂,,你也站他那边是不是?”

  路垚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跟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之前听说过,你爹是上海滩这么多的大佬里,唯一一个不贩卖烟土的。”

  谁知白幼宁不屑说道:“那是因为我娘,他眼睁睁看着我娘死在烟床上的。”

  路垚一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就拿起一块面包就递给了她道:“你爹生气,还愿意来找你跟你聊,知足吧你!你再看我爹,从小到大,就没有一天是看我顺眼的,在我记忆里,他好像从来没抱过我,也没冲我笑过,更没有对我说过任何一句鼓励的话。”

  白幼宁一听情绪好了很多道:“爱之深,责之切,可能他对你寄予的希望太大了。”

  路垚笑着:“行了,你就别替他找借口了,这一点咱俩倒是挺像的,都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主儿,但你起码还有乔楚生啊。”

  白幼宁听着终于笑了:“楚生哥真的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从小到大,他都惯着我。说起楚生哥,我们俩还有爹,但是楚生哥却连爹娘都没有。”

  路垚一听也有些动容:“他很小就跟着你爹了吗?”

  “嗯,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但也不是一开始就跟着,楚生哥什么都做过的,混到今天这样很不容易的。”

  路垚听着有些说不出话,路垚作为从小娇生惯养的公子哪里能知道乔楚生所经历的一切呢。

  幼宁看路垚情绪有些低落,就故意问道:“对了,你们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路垚反应过来:“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啊。”

  “华兴药厂。”

  “去干嘛?”

  “再不去,线索就要断了。”

  白幼宁当即激动地说道:“走走走。”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到了华兴药厂,刚从墙上翻下来,就传来一声狗吠,然后就见一条小狗跑了过来,两人大惊失色,情急之下就抱在了一起,路垚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发现原来那条狗只是来吃东西。

  正巧这个时候,路垚听到大门有响声,定睛一看居然是乔楚生,他有钥匙!还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看到路垚和白幼宁紧紧抱在一起不由皱眉道:“我说,你们俩背着我谈恋爱呢。”

  路垚和白幼宁这才发现两个人刚才抱在一起,赶忙推开彼此,路垚不知为何有种被捉奸的感觉,自己怎么心虚呢。刚才的一幕也有点刺激到了乔楚生,他不知为什么有些心酸,可是又感觉这样才是正确的,一男一女谈恋爱不是很正常嘛,自己不知道不得劲个什么。

  最后还是路垚先开了口:“你有钥匙你不早说。”

  “你也没问我呀。”这句话怎么有些耳熟呢。

  “你不是不来吗?”路垚问道。

  乔楚生没说我是因为担心你真的会自己来,是害怕你自己遇到危险不知道该怎么办,没说自从路垚离开巡捕房一直心神不宁,怕他在华兴药厂有什么事,也没说心不在焉了一下午,最后还是认命的让六子给自己找了钥匙来了这,但是没想到他不是自己来的。

  想到这里,乔楚生就带头去找林姜的办公室了,路垚以为是乔楚生不好意思了,也没再追究,然后跟了上去。

  三人很快地找到了林姜办公室,然后就分头找了起来,不一会儿路垚就找到了一份题目为“卟啉症特效药研究成果”的文件。三人正要查看,就听到楼道里传来脚步声,三个人赶忙躲藏了起来,是林姜来了。

  林姜刚坐下,就听到空气中传来一句:“果然是你啊。”

  林姜被吓了一跳,大声问是谁,然后就看到路垚从面前的柜子后面出来,她问道:“你怎么在这?”

  路垚笑道:“你说呢?”

  林姜皱眉道:“请你马上离开,否则我就报警了。”

  从路垚出去,乔楚生就一直在预防突发情况,听着两人的对话,很合适的时机走了出来道:“我就是警察。”

  林姜知道乔楚生是帮着路垚的,生气地问:“这是私人机构,你们有搜查令吗?”

  乔楚生淡定地说:“如果你需要,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开。”

  林姜看样子不占上风就往门口走,不过白幼宁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时路垚开了口一边举起了手中的文件道:“这份档案,我已经看过了。你之前在这里研究的,是治疗卟啉病的特效药。”

  白幼宁一脸迷茫地问道:“什么症?”

  路垚解释道:“卟啉是一种光敏色素,它存在于人们的皮肤、骨骼和牙齿中,大多数卟啉在黑暗中呈良性,并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危害,但是一见到阳光,它就会产生有害物质,卟啉病患者到中后期开始变得惧怕阳光,并且伴有及其严重的贫血,变得牙齿尖锐而且面无血色,实验一开始,你们的疗效很显著,但到了中后期,病人开始出现了病变。制药厂老板害怕出事,于是马上叫停了这个项目,遣散走了所有病人,你作为医药工作者,当然心有不甘,所以你召集了那些所有被遣散的病人,开始合谋导演了一出廉价的恐怖片。”

  说到这里林姜并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乔楚生一副他懂得真多的样子,路垚立马来劲,又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首先,你假装被吸血鬼追,你们的目的就是要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所谓的吸血鬼见光自燃,从而达到你们引导舆论的第一步,但是你口供上的漏洞,让我发现了,追踪你的和那个在阳光下自燃的,不是同一个人。后来我确认过了,死者的眼部并没有被石头砸伤的痕迹。所以,那位在众目睽睽之下燃烧的死者,应该是一名因卟啉病去世的病人,你先将尸体事先放置在弄堂口的阴凉处,等到太阳升起的时候,你佯装跌倒在地,追杀你的那个人从目击者眼前逃离,随后在弄堂拐角的地上,一具事先准备好的尸体见光自燃,于是大家就先入为主,跟着你以为,那个追杀你的和见光自燃的是同一个人。”

  林姜只是听却没有发表意见,反而是白幼宁道:“难怪尸检的时候,说死者是死后才被烧的。”

  路垚点头道:“没错,这样也才能让大家相信,那个人就是一个吸血鬼。”

  白幼宁问道:“那怎么烧起来的?”

  “我猜,应该是在身上贴满了火纸吧。”

  “火纸?”

  “就是我在第一案发现场捡到的那张白纸。我一闻就知道,那张纸上涂满了白磷,这种纸,升温就着,而且燃烧后不留余烬。至此,舆论的第一步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杀人,用大孔径针孔放血,再用牙套制造咬痕,随后当众抛尸。一晚上连死五个恶人,促使舆论瞬间变为“吸血鬼替天行道,惩恶扬善”,目的就是为了要让这个黑心的制药厂长心虚,得以重启这个药物研发计划,事后制药厂老板找了你,也说明你的计划快成功了。”

  在路垚推测的时候林姜一直默不作声,直到这时她不屑道:“真没想到,你比上学的时候还要天真。

  “怎么说?”路垚还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想象力丰富,但逻辑混乱。你觉得,我会蠢到用大孔径穿刺针去抽干一个人的血?还在尸体上留下那么明显的破绽?你可以怀疑我的人格,但别侮辱我的智商。”

  白幼宁道:“你是科学家,又不是专业的罪犯。”

  林姜不理会白幼宁,继续对路垚说道:“作为一名资深医学研究者,你觉得我会蠢到要靠民间传说制造恐慌吗?”

  路垚似乎被林姜说动了,按自己对林姜的了解,这的确不是她的风格,不由得认真思考了起来,从路垚开始推理乔楚生都没有说话,只是以欣赏的眼光看着路垚,看着路垚不说话了,乔探长还以为他是被问住了,于是说道:“那不是你,又是谁呢?”

  路垚大脑飞速运转,乔楚生的话似乎让他想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啊,算错一步。还得麻烦林医生交出你的通讯录,我想跟你的病人们聊一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