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hujisheng2020-06-02 17:222,398

  乔楚生开车载着路垚来到香满楼,其实这个地方他之前也是经常来,毕竟以前在道上,这种场合是必不可少的。果然一进去,就有小二认出了乔四,然后就把他们热烈地迎接到雅间,路垚心里还想过和乔四出来真是方便。乔楚生让小二上完茶后就下去了,自己拿起茶壶和杯子倒起了水,而且还给路垚也倒上了,要说除了白老爷和几个青龙帮的长辈,能让乔四倒水这种事也就路垚了,但偏偏路垚不领情,一进门就开始到处瞎逛瞎看。

  “看什么呢你?”

  “装修可以呀,老板挺阔啊。”果然他的眼里还是只有钱。

  正巧这时听闻乔楚生到来的老板进来与其寒暄:“乔探长,您来了。今天怎么没带女朋友来啊?”

  听到这话的路垚突然对装潢失去了兴趣,开口问老板:“他有几个女朋友啊?”

  老板这才看到房间还有一高高大大的男人,但是他却不认识,想必不是上海滩有名之人,但也心下纳闷以前乔四爷每次来都是带女伴的,这次没有或许这人的身份不同凡响,能够在上海滩开这样的饭馆,老板并不简单,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处理过各种各样的事,眼色可是极快的。

  乔四爷的事自然不能随便说,但在乔四身边之人想必身份也不低,便开口反问路垚:“这位小哥您是?”

  “我是他男朋友,免贵姓路。”路垚随口说道。

  老板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虽有惊讶,但是听说这种帮派之人确实有好男色之人,更何况这小哥看着仪表堂堂,容貌俊美,乔四爷动心也不是不可能,就淡定说着你好你好。

  乔楚生听闻看他,带着一点点他没有察觉到的开心心想路垚这胡说八道的本领确实非凡,肯定他想逗老板,就不让他如意:“别听他胡说八道。”

  路垚也在这时看向了乔四,带着调皮的眼神仿佛在埋怨乔楚生这么快就拆穿他,也带着一点点自己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

  乔楚生不知道为何路垚望过来时自己转了眼神:“我们这次来呢,主要是想问一问关于十年前的案子。”

  “十年前的那个案子是哪桩案子啊?”

  “十年前你们店门口有个刽子手被抓了。”路垚见他忘记出声提醒。

  老板听他这么一说开始思考,但似乎老板还是没有想起“我们店门口十年前…”老板仍旧想不出,于是他转向乔楚生:“探长,您能不能给提个醒,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还不等乔楚生回答,路垚开口:“十年前,二月五号。”

  老板一听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嘛!难怪嘛!我们香满楼在十年前二月六号开张。上午十点挂牌仪式,白老爷子也来了,还送了花篮,天大的面子,我记一辈子呢。”

  “日子没记错吧。”路垚追问。

  老板听完激动了起来,确定的说:“这哪能记错啊,那年的二月六号,腊月二十三,这是我专门请大师给算出来的,黄道吉日。”

  看着问的也差不多了,路垚眼看有了头绪,乔楚生开了口:“行,我们知道了。这样,你下去给我们俩备点宵夜吧。”他可没忘了路垚是来干什么的。

  “今天你们有口福了,刚到的靖江刀鱼,我请后厨包了一点小馄饨,待会给你们端上来尝尝鲜啊。然后老板说了声稍候,就识趣地退下了。

  “有点意思啊。”路垚突然说道。

  “想到什么了?”乔楚生问。

  “没有”,然后路垚停顿了一会,转话题说,“啊,你那个派克笔漏墨,我想修一下再还给你。”

  乔楚生从他一开口就知道他肯定是要坑他点东西,果不其然。于是乔楚生也只能宠溺地认命:“送你了,快说吧。”

  路垚一听果然就开心了,心想我又搞到一件值钱的东西了。一旁的乔四看着他那满面笑容,心里纳闷怎么路垚这个人什么个好东西都见过,一支钢笔还能这么开心呢。但这也确实是别人所比不上路垚的。

  “根据卷宗显示,二月五号晚上王一刀杀人,在香满楼前抛尸的时候被捕,然后连夜审讯,在二月六号晚上被枪决,对不对?”

  “没错啊。”乔楚生不明白他要说什么。

  “可是香满楼二月六号早上十点才挂牌,也就是说在王一刀的口供里绝对不可能出现香满楼三个字。”

  乔楚生也明白了:“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口供是伪造的?”

  “如果沈大志真的是谋杀教书先生的凶手,那么他想把罪名推到王一刀身上,只能够串通和他一起的警察,和他一起做假的口供。可是当天晚上他们看到的应该是一个还未挂牌,尚待开业的酒楼,但是为了让这个口供看起来更加的真实详尽,然后他们又回来转了一圈。可是他们没想到正是香满楼这三个字让他们露出了马脚。接下来……”

  乔楚生接话:“就必须找到当初跟沈大志一起给王一刀录口供的警察。”说完起身就要走。

  “你干嘛去啊?”路垚问。

  “查档案。”

  “吃完再查不行吗?”路垚满是怨念,他对乔楚生这雷厉风行的性格真的是很有想法。

  正巧这时老板端着馄饨也上来了,路垚忍不住狼吞虎咽了几口,最后还是在馄饨和乔四之间选择了乔四。

  两人快步去到警察厅。

  路垚一路还在抱怨:“都怪你,害我没有吃完馄饨,你知道那馄饨多好吃吗?只是一口,一口我就忘不了了。”

  “等你找到凶手,我请你吃到吐都行。”乔楚生无奈道。

  在食物的鼓励下,路垚也开始认真起来,主要是他看着乔楚生很认真的样子,但是他自己肯定是查不完的,只好帮帮他了,但是档案室的人却告诉他们不久前警局失火,他们要找的案子没有了。

  “看来是有人不想让我们看到啊,乔探长。”

  “我想看的东西没有人拦得住。”

  于是路垚不再担心,反正都有乔楚生,他肯定比自己办法多,只可惜还不如在香满楼吃馄饨。

  过了许久,乔楚生接到电话说是找到了,然后路垚问是谁时他却默不作声了。

  路垚似是想到了什么:“是厅长?”

  乔楚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路垚也能感受到他的为难,毕竟他们家老爷子是让他来帮人的,怎知道他竟是凶手。

  “那你打算怎么办?”路垚小心翼翼地问。

  “依法办事。”乔楚生坚定地说。

  路垚很是佩服以及欣赏乔楚生,但也忍不住为他担忧:“那你家老爷子?”

  “没关系,老爷子是明事理的人,就算他生气,顶多家法,不碍事的。”

  乔楚生觉得既然当了探长那就要对得起这称号,“路垚,如果刚才我说这事就这么算了,你会怎么办?”

  “我不知道,应该会劝导你吧,明辨是非。”

  “那如果我不听呢?”

  “那我就去找白幼宁,让她在报纸上揭发你。”

  “你啊……”

  这下气氛才变轻松,“乔探长,待会我来吧?”

  乔楚生说道没关系,他担心路垚会有危险,毕竟他是老爷子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