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hujisheng2020-06-02 17:212,612

  第二天。

  路垚来到巡捕房时,看到乔楚生闭着眼,好像是睡着了的样子,心中暗道难道他是一晚没睡?看来这个案子把他折腾的不轻啊,本想轻轻坐下,乔楚生突然开口。

  “有线索了?”其实乔楚生根本没有睡着,常年的黑帮生活他已经养成了睡觉不睡熟的习惯。

  “没有。”路垚回答他。

  “那你走吧。”

  路垚装作没听见的样子,“问你个事,十年前那个刽子手杀人案里面那个被杀的教书先生,现在还有没有能联系上的亲戚朋友?”

  “他跟这个案子有关嘛?”

  “这你就别管了,最好是被杀当天接触过他的。”

  “行行行,我让萨利姆去查查去。”

  路垚顺手拿起一张纸,然后拿起乔楚生的钢笔:“这什么破纸啊?”

  乔楚生看着他的小动作笑道:“没办法,现在卷宗太多了,为了节约成本,我们都用这种工业造纸。”

  路垚突然问道:“这种纸,什么时候开始用的?”

  乔楚生道:“民国初年吧。”

  路垚说道:“那你看看这个,这个是警察局的纸吗?”

  乔楚生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说:“看纸质,应该不是吧。”

  路垚大有深意道:“可这是死者桌子上那份。”

  乔楚生马上明白过来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科长的这份卷宗不是真的,是别人造了一份给他的?”

  路垚点点头,道了一声孺子可教。

  乔楚生问道:“那谁会给他一份十年前的卷宗?”

  路垚得意道:“凶手呗,不然还有谁?”

  乔楚生这才反应过来:“你怀疑,这和教书先生有关?”

  “这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了,抓紧查哦。”说完就要走。

  乔楚生看他要离开就开口:“等会儿。”

  路垚一脸无辜:“怎么了?”

  乔楚生无奈:“我的派克笔。”

  路垚不理:“借我玩两天嘛。”

  反正拦不住,只能急忙嘱咐:“别给我卖了啊。”

  乔楚生当下就派人去寻找这个教书先生的信息,路垚回到案发现场寻找线索,两人分头行动一直到乔楚生打听到关于那个教书先生的事情……

  “幼宁查出来了,教书先生被杀当日跟同事说要去长三堂给一个青楼女子赎身。”

  路垚纳闷:“教书先生这么有钱啊,教哪科的?”

  “省吃俭用不行啊,只不过当天还没到呢,就被王一刀杀了。”

  “那,那个妓女呢?”

  “这不正在查嘛?”

  “这种小事让手下去查不就行了吗,还用得着咱们亲自去?”路垚对于此十分不理解,这种小事还用得着小爷嘛?

  乔楚生慢慢解释道:“长三堂的女孩,道行深见识广的,一般人还真问不出来。”

  路垚不屑加不理解问道:“妓女道行能深到哪儿去啊?”

  乔楚生激他:“你试试去啊?”

  路垚立马虚势起来:“任何人,只要说话就有破绽,只要有破绽,我就能找到突破口。”

  乔楚生也不揭穿他,只是用怀疑的目的看着他,心想是该让孩子见见世面了。

  “你这是,不相信我?我要是问出来怎么办?”路垚看见他的表情心气不顺地问。

  “要什么给什么。”乔楚生一挑眉道。

  路垚大喜:“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不过,你要是问不出来,就得把我的表还给我。”

  路垚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这时的路垚还是个孩子,还年轻,好多事情还不懂,过一会他就会后悔了。现在的路垚最想知道的就是这块表是谁给的让乔楚生这么看重。

  两人随后开车来到了长三堂,路垚一进门略微寒暄后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询问起来,结果不管路垚问什么,她都说不知道。

  路垚发挥着自己的耐心道:“你好好想想,十年前那个案子,很轰动的。”

  青黛摇头道:“抱歉,我真的想不起来。”

  路垚还不放弃:“不可能,你是这儿的元老,从一开始你就在,这么大的事,你不可能不知道。”

  青黛道:“我平常很少看报纸的啊,也很少出门啦,不知道很正常吧。”

  路垚皱眉道:“那你总应该听客人提起过吧?”

  “客人聊的都是些风花雪月的事情,这不吉利的事情聊它干吗啦,脑子坏掉了?”

  路垚实在忍不住,生气地说道:“行!你要再不跟我说实话,我把你抓回去严审。”

  没想到青黛不但不怕而且还一脸高兴:“好啊,那我收拾一下跟你回去吧。如果你要是审不出来的话,咱们报纸上见吧。”

  听到这里路垚就怂了:“不是,姐,姐,坐,我开玩笑呢。”然后讨好地,“来,吃水果。”

  青黛不耐烦道:“先生还有其他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准备化妆见客了。”

  乔楚生看到这里就笑道:“等一下!”只见他凑到姑娘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青黛听完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还占起了乔四爷的便宜:“听你这么一说啊,我倒是想起来了,你说的那个案子,我还是有点印象的。”

  乔楚生就接着问道:“那个教书先生,之前和谁好来着?”

  青黛想了想道:“叫琬清。”

  路垚看这两人旁若无人的样子插话:“她现在在哪儿?”

  青黛撇了他一眼道:“对不起,不知道。”

  路垚一下子小脾气上来了:“行,我不问了,你爱说不说。”

  乔楚生看了一眼路垚使小性的样知道他生气了,不过现在可没空哄他而是搂着青黛调笑:“哎~~~我们还急着回去。”然后就在路垚的眼皮子底下两人搂搂抱抱出去了。

  青黛这才说道:“她后来攒够钱,自己赎身走了,从此就没再出现过。说起来也是个苦命的女人。”说着就开始跟乔楚生咬耳朵。

  路垚看见两人出去立马好奇心胜过生气,就跟过去偷听,却听不到,很郁闷,只能看见他们俩咬耳朵,但是心中不满故意说:“啊,原来如此啊。”

  乔楚生见他出来问道:“都听见了?那行啊,那案情你清楚了。”

  只见路垚立马问:“她刚才到底说什么了?”

  乔楚生故意笑问:“你不都听见了吗?”

  “我装的,她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乔楚生偷笑,其实他早知道路垚故意说的,只是觉得逗逗他好玩。

  乔楚生伸手说道:“表!”

  路垚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仍旧敌不过好奇心,慢吞吞地摘下来递给乔楚生。

  乔楚生这才说道:“她说,与教书先生相好的那个琬清认为,人不是王一刀杀的,还去警察局闹过几次,后来不了了之,没过多久,她就赎了身,据说现在混成了名记。”

  路垚更加不理解:“那她不是赎身了吗,怎么又做回那个了?”

  乔楚生无语道:“记者的记!”

  路垚不可置信道:“不会吧?这妓女到记者,这跨度也太大了吧?”

  乔楚生说道:“青楼女子,自幼受教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转行写作的话应该不难吧。”

  路垚问道:“那在哪家报社?”

  乔四回道:“不知道”

  路垚问道:“那怎么查啊?”

  乔四笑道:“三十多岁,入行十年,还是个女记者,整个上海滩,也没几个吧?这种事,问问报业的人就知道了。”

  乔四说着往外走,路垚伸手拦住他,不解地问道:“等一下,你到底跟那女的说了什么呀,凭什么她什么都告诉你?”

  路垚说不出自己为什么自己非想知道,但是路垚一向随心走,想问就问了。

  乔楚生知无不言,觉得自己也有责任教教他:“那你觉得,像她这样三十多岁的女人最需要的是什么?”

  路垚猜测道:“爱?”

  只见乔楚生听完重重的叹了口气:“是客人呀,动动脑子吧。”

  路垚被一个文盲说自己没脑子,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