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hujisheng2020-06-01 21:371,953

  三人再次来到东海电力,当巡捕们抓住吴天鹏时,他用威胁的语气说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随后乔楚生用云淡风轻的口气说道:“吴天鹏,东海电力总裁。”那语气就好像在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乔四爷。”

  “吴总裁,我们这不请自来的原因,你应该清楚吧。”

  “我还真不知道。”

  乔楚生笑,然后坐在他对面道:“消失的电车和女工,我们已经找到了。你派去看守电车的人已经招了,这起案件你是主谋。”

  吴天鹏冷笑道:“我是主谋?那你倒是说说看这么大一辆车,我是怎么把它变没的?”

  乔楚生刚要开口,路垚此时插话,乔楚生并不在意然后开始认真听他说了起来:“这太简单了,案发之前,电力公司借口维修线路,在那个三岔路口,多布了一条临时电缆。当晚,你提前布置了大量人手,在指定位置铺设了大量干冰和烟饼,并且,临时架设了一条软木轨道,用于走车。电车开到附近时,你们给电路断电,电车凭借惯性到达指定位置,电车停下后,你们点燃烟饼,车厢里的女工发现不对,放声尖叫,此时,你的手下上车把他们控制住了。同时,有人向干冰泼热水,产生浓雾,铁轨周围的地面,因温度急剧变化而开裂,此时,人造的大雾包围了车体,之前埋伏好的手下,立刻给电车变道,手动把电车推进那条软木轨道,随后,电鞭接上之前布置好的电缆,悄无声息地离开。之后你们在某处,把车拆成了零部件,运到矿场重新组装。烟雾散去前,你们一边制造各种怪声,一边拆除临时轨道,布置脚印,你想借那些恐龙脚印,把线索引向酷爱恐龙化石的英国人乔治身上?只可惜,那些都是些陈年老血,时间上对不上。”

  白幼宁皱眉道:“你废这么大劲,到底图什么?”

  乔楚生笑道:“当然是为了赚钱啊。他故意制造恐慌,本想让电车公司股票大跌,再低价收购,可他没想到,人家早就买了保险。”

  没想到吴天鹏丝毫不慌:“我这听了半天,你们都是猜测吧。”

  白幼宁道:“三年前那个触电事件,也是你派人干的吧?相关律师和媒体,都是你暗中指派的,包括这次家属游行,还是你组织的。”

  吴天鹏冷笑道:“能不能拿出点证据啊。”

  路垚补充道:“吴老板,其实呢,劫车事小,但你不该杀人。”

  吴天鹏依然不慌:“哎呦你们这故事编的可有点过了啊。”

  “接下来,我们就来详细说说你到底事怎么样杀的人。”路垚扫视屋内道:“之前我来过这。当时,茶几是玻璃台面,窗帘是绒布材料,茶几上放着雪茄专用烟缸。我第二次来的时候,发现茶几换成大理石台面,窗帘也换成了这个,茶几上放着普通烟缸,而且,地毯被清洗过,屋里有一股清洁剂气味,我偷吃过你一块切糕,很好吃,然后,我们在毛三胃部发现了尚未消化的葡萄干,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也来过这儿。”路垚看他没有反应继续说道:“当时,毛三在三岔路口守株待兔,准备抢劫下夜班的女工,偶然发现了你们的行动,他身上的硫磺味儿,也是此时沾上的。于是,他就骑车跟踪你们到矿区,随后他就来敲诈你,你就是在这屋,用雪茄烟缸,将其砸死。血喷的到处都是,你没办法只好换了窗帘,换了茶几,最后,再洗了地毯。”

  吴天鹏不为所动道:“那只是你的猜测,并没有实证。”

  路垚看他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便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问道:“那这个你认识吗?”

  原来当时路垚第二次来的时候衣袖上沾了烟丝,与死者头部伤口的雪茄烟丝一模一样,就是当时他所吹嘘的全上海只有他这有的丹纳曼皇家烟丝。

  吴天鹏这才有所反应,有些气急败坏地说:“你们这是诬陷,我必须找我的律师!”

  乔楚生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扶着桌子向前一倚道:“那我倒要看一看,整个上海滩,有谁敢给你辩护。”

  他说这句话时似乎不是乔探长,而是以前的乔四爷,带着他所特有的,这么多年打拼带来的气势。

  吴天鹏瞬间如同泄气的皮球竟无法反驳。

  路垚也是认识乔楚生这么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乔楚生,即使是当初自己被当作嫌疑人时他也是没拿出这个样子对自己的,如此陌生的乔楚生让自己有些害怕,更多的是欣赏。

  案子终于结束了,乔楚生立马到白家给老爷子汇报去了。

  “幼宁还没搬呢?”白老爷子听完正事后又开始话家常。

  “暂时搬不了,那房子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而且房租也不贵。”

  老爷子脸一沉道:“孤男寡女,成何体统?她是要气死我吗?”

  乔楚生赶忙安慰道:“但我觉得她最近状态挺好的,每天生龙活虎的,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要不您看看再说呗?”

  老爷子不放心地问道:“路垚人品怎么样?”

  乔楚生笑道:“贪财不好色,至少在我看来他对幼宁没什么兴趣。”

  老爷子听完脸就黑了:“我女儿那么漂亮,他都没兴趣,他是想死吗?”

  乔楚生开玩笑道:“没兴趣还不行,有兴趣您不得担心死啊?”

  “派人盯着他们俩,如果要是那小子敢对幼宁出手,直接咔嚓喽。”

  乔楚生笑着问:“那如果幼宁对他出手呢?”

  老爷子不假思索地回答“也咔嚓喽。”

  “乔楚生笑着说:“您这不是…”乔楚生想说太过分了,但是还是没敢说出来,毕竟他也知道老爷子只是吓唬吓唬人而已,再不济还有他呢,他会护着路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