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靠岸在巴黎
苏星星2020-04-24 09:292,267

  “好久不见,杰卡斯。看起来过去这么长时间,你更喜欢给人乱安罪名了。”乔楚生将军帽放在桌上,眼神却带着戏谑。“你俩认识啊?”路垚懵逼的看着乔楚生,但这个时候他不适合开口。乔楚生伸手按住路垚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嘴。“三土,不想死在这就少说话。”

  “可这……”路垚准备说死人的事情,杰卡斯就笑了出声。“路侦探,这里不是巡捕房,自然没有什么抓捕真凶归案的义务。更何况,人还是我动的手。”他站起身,亮出了自己的证件—英国籍国际刑警。“国际刑警为什么要用投毒杀害两个身份不明的人呢?”路垚疑惑。

  “他们不会是间谍吧?”白幼宁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杰卡斯点了点头。“派去日本政府收集资料的记者,被策反了,上面给的命令。”路垚恰到好处的买惨,“那你自己动的手,还抓我们俩,还要打我,你可得陪我精神损失费啊。”

  “这个怎么样?”杰卡斯掏出一块怀表,纯金身镶嵌着昂贵的宝石,他直接扔给了路垚—被乔楚生接住了。“老乔干嘛呀,他给我的。”乔楚生用无奈的口气跟路垚解释道,“他是用毒的高手,毒死了不少人,你真是为了贪财小命也不要了是吧。”

  “啧啧啧,嘴上这么说,还不是把三土护的死死的,我都没见过这待遇呢。”白幼宁吃味的说。

  “乔探长,你变了。”杰卡斯这时候却开口。“几年前我出任务,几个黑帮之间打的不可开交,你仿佛一尊杀神为弟兄们杀出血路。这么护着路先生,可别让他成了你软肋。”乔楚生只是皱了皱眉,将怀表扔了回去。

  “当时,也是你用毒连累了我几个弟兄,他们差点命丧黄泉。所以现在再看到你,我拳头也是有点痒。”乔楚生歪着头,用舌头轻轻舔舐了牙齿。路垚见他们快打起来了,拉起白幼宁的手马上跑路以免误伤到他们。“老乔,加油!我们先回房间了!”

  乔楚生叹了口气,这祖宗……“没什么事我也先走了。”准备转过身离开时突然想到了什么,返回来拿回军帽。“杰卡斯,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想也不是什么好事。敢拿我的弟兄试毒,揍你一顿算轻的了。今天可以拿两条人命来实验,明天就说不准了。”

  “乔探长果然重情重义。”杰卡斯如此说到。“而且百毒不侵。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乔探长,似乎越来越瞻前顾后了。”

  乔楚生戴上军帽,挺拔身姿消失在审判室里。“我乐意,你管不着。再对他们动手,踏进中国,我让你有去无回。”

  皮特从地上爬起来,表情狰狞。“长官,你为什么要放走他们?”杰卡斯看了他一眼,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告书。“跑这一趟跟踪这两个白老鼠,到日本搜出来的证据已经被我拿到了,计划继续实施,记得多找些人。毒终有一天能成为大规模杀伤武器。”杰卡斯露出一个无情的笑容。

  “百毒不侵的体质,留下来以后可以分析数据。而另外一个……”高大的个子,怂到不行的个性,还有不带杂志的,闪烁的眼睛。“令人怀念。”

  路垚反反复复的给乔楚生检查了一遍,没什么问题就瘫在椅子上撒娇。“我饿了,去给我拿点吃的。”白幼宁瞪了他一眼,你看看这懒虫。“楚生哥,我去给三土拿。你也大老远来一趟,先休息一下吧。”

  等白幼宁走远了,路垚才逐渐认真起来。“死的两个英国人是两个记者,应该去过日本收集情报,加上那个警官用毒,是在研究生化武器吧。更何况还有国际刑警作为外在条件,我们现在根本拿他没办法。”

  “这你就别多管了,先度你的蜜月吧。”乔楚生喝了一口茶,余光却在路垚脸上徘徊。“你该不会要走吧,船都快到巴黎了,你就跟我和幼宁一起去呗。”路垚期待的看着乔楚生,却看见他摇了摇头。“不行,上海那里有事,不都给你电报了吗?我得赶回去办案啊。”

  “还有,路垚,姑娘再合适,没有感情就别耽误人家。以后再说这种混账话,小心我对你大刑伺候。”乔楚生收拾了一下,看时间差不多准备动身。“乔探长~你就跟我们下船到巴黎看一眼,不耽误时间的。”路垚见状,连忙拉住乔楚生的手。

  “放手啊,有事呢。”乔楚生说,路垚委屈的眼睛都没了色彩。“有幼宁陪着你呢,乖啊。”乔楚生拍了拍路垚的肩膀,顺便摸了摸他后脑勺,像给猫顺毛。“乔楚生,其实……一起不可以吗?就看一眼。”路垚欲言又止,只能说出和他智商不匹配的话。

  “真没时间,路大少爷。”乔楚生叹息,“巴黎是很好,可终究不适合我呆。”路垚赌气,把头扭过去不看他。混蛋乔楚生,明明很想去看的,好不容易机会摆在眼前,你小子还万般推辞。就这么害怕跟我一起呆到终点吗?路垚想,有些难过。

  “你走吧。”路垚开口,闷闷不乐的。

  “那你跟幼宁好好的,别惹事。度蜜月回来继续帮我办案,有奖励。”乔楚生轻笑,听到船外的声音就知道是兄弟给他的信息。

  在他离开的那一刻,路垚还是叫住了他。“乔楚生,我想你跟我一起去不行吗?你不一直纵容我的吗?都快到终点了你跑什么,你这个懦夫!”

  乔楚生僵在原地,摊开的手指收紧又放开。一些见不得光的小心思更加剧烈的跳动,像一头猛兽准备将理智吞噬殆尽。

  路垚……不是我不想……而是不可以。

  “老乔,一起去吧,就算几个小时。”路垚扯住乔楚生的衣摆,求着说。

  “三土,你就是想我到巴黎了好付钱吧?”乔楚生苦笑着说。“啊呀,被你发现了。你不是说从今以后是我钱包了吗?食言的人每天腿短一厘米。”路垚说,乔楚生看了看路垚令人羡慕的大长腿,“不可信。”

  “付钱可以,少吃点。”乔楚生终于松了口。路垚见他同意了,眼睛里的光仿佛比船外的光还刺眼,碎裂了乔楚生心里面的黑暗,带来了更多复杂的思绪。路垚露出腼腆的笑容,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门外的白幼宁:说完了没有这两个狗男男,菜端得本小姐手都酸了。

  船,到了巴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番外·时代刻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番外·时代刻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