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矛盾的小皇帝
楠芷2020-06-17 09:282,301

  “微臣昨日午时送去户部一箱金子,底部皆刻着‘赈’字。金子是在何仁东私宅密道中发现。”

  此时一直没有出声的大理寺卿柳墨将此事禀报给秦靳渊。

  崔轩铭还想再替何仁东说些什么,一旁马耀祖立马抢先拱手道:

  “王爷,三年前京里派何大人到淋洲治水,与赈灾一事皆由何大人安排,下官与崔县令只是协助管理期间治安。每年何大人会立两份账本,交给下官签印。三年来,共花费七百四十金。这是其中一本。”说完也递上一本账册。

  言外之意,他与崔轩铭只是起到赈灾时管理治安的作用,并不是同伙。同时侧面告诉秦靳渊,账册里的银两支出没有作假。

  马耀祖是爱惜人才的,又加上自己的女儿对崔轩铭有意。他能在这个时候阻止他犯傻已经是最大极限了。可要是这小子一个劲儿想去送死,他也没办法救了!对于何仁东,这本账册交上去,他对他,也仁至义尽了!

  秦靳渊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慢慢翻开账册,上面详细记载着每一笔支出都是用于难民及水利:

  果然如他所说,每一笔账做得详细。何仁东是宁远侯力荐之人,又是工部侍郎。如果他倒下,最得利的……便是沈国公。这只老狐狸,终于要沉不住气了吗?算算时间,是该到南边走一趟了:

  “此案涉及人何仁东,暂压大理寺,月底开堂审理。”

  他将账册递给一旁的太监,自己一步步走下台阶,朝殿外离去。几人立即感受到一阵威压,又纷纷低头不敢多言。

  直到人消失在勤政殿,殿中霎时恢复正常气压!

  李宜鸿和彭骞率先起身,经过崔轩铭身边时,眼里露出了杀意。但碍于此处是皇宫,到处是秦靳渊的眼线,两人收起杀意,甩袖踏出殿门。

  刚一走,马耀祖立刻蔫了下来,抬起手抹去额头的汗。崔轩铭起身,来到大理寺卿身旁,又是一拱手道:

  “下官崔轩铭,久仰柳大人大名!素闻柳大人断案如神,公正廉明。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大人可愿听下官一说?”

  柳墨长胡子一捋,高傲地抬起下巴。对他说的不情之请很是反感。既然知道是不情还来请,这不是要让自己不痛快,立即否决:

  “不愿!”说着就要往外走。

  见他要走,崔轩铭急急道:

  “何达人是个好官,下官不求柳大人对他特殊关照,只希望他能熬到开堂审理那一日。”

  柳墨一脸黑沉,怒气道:

  “在你眼里,大理寺是徇私枉法之地吗?”

  崔轩铭立刻躬身解释道:

  “您误会了,是下官嘴笨!多有得罪,还请柳大人见谅!下官是在担心……”

  话还没说完,就被柳墨浇了一盆冷水: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替他说话?你认为,这样是在救他?”

  又道:

  “本官只看证据,没时间听废话!”

  崔轩铭怔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脑子里是柳墨刚刚灌的一盆冷水,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秦靳渊端坐轿撵之中,一手执书,一手喝着御前龙井。就算是人力轿撵,他端起的茶杯也无丝毫溅出。可想而知,举轿的四人,有着深厚的内力。

  不远处,高耸的朱红色宫墙下,一抹明黄色身影出现,小小的人儿,正朝他走来。

  秦靳渊示意停下,他走出轿撵。小皇帝率先开口:

  “皇叔!”

  男人颔首,以示向皇帝作礼。

  小皇帝抿了抿唇,向似下定决心了一般,道:

  “皇叔可记得,朕不久前向你提出换太傅一事?”

  秦靳渊冷俊的黑眸没有一丝情绪,点头示意。

  皇帝又道:

  “朕有时对他的教学方式以及知识点难以理解!觉得有些理论,隐约模糊,朕没能琢磨透。”

  秦靳渊没有作声。姜太傅是整个大轩知识最渊博的夫子。许多学士,院士,乃至先皇都在他那作学问。但,他没有反对小皇帝的看法,反而答应了他。

  他知道,不是所有好的东西都适合你。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

  “本王已命人留意,一旦有符合的人选,便会告知皇上!”

  秦陨祁抿了下唇,这是他第二次问皇叔了。他真是不喜欢姜太傅教的那些数理题!每次想到要用这么复杂的方法去解决这些这些题目,还解决不出来时,都烦躁的想直接处理了姜承畴!

  他不是不相信皇叔在替自己寻太傅,而是堆积的课业太多,没有去做,越堆越多,越多越不想做!

  其实,他以前也是很好学的。只是不知何时起,竟然这么讨厌学习!

  一方面不想学,学不会,一方面又觉得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

  听到皇叔的话,他才悻悻地点头。

  “皇上先回上书房,无论如何,课业不能落下!本王还有些事要处理。”

  秦陨祁还想说,能不能等到新太傅来了,听到皇叔的话,知道自己的梦想破灭了…………只好气蔫蔫地去上书房!

  秦靳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里没有波动。他抬起手,朝空气轻轻一挥,两名暗卫朝后宫方向隐去。

  小皇帝来到上书房,姜太傅早已恭候多时,见他出现,眼里快速划过一抹精光,急急上前拱手:

  “皇上,您可来了!您看今日,是否要将课业结一下?或者是还有哪些地方需要老臣讲解?”

  秦陨祁一进门便听到太傅催交课业,一张脸实在说不出的苦逼!绕过姜承畴,来到书案前,一屁股坐下。看着左手边上的一叠课业,想死的心都有了!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变笨了!

  一旁太监小福子立马端一杯茶水递给他。他接过来大口大口地喝,似下肚的不是水,而是这些课业!

  喝完之后,便对下首的姜承畴道:

  “今日朕已来过,若皇叔问起,你最好识相点!这些课业,你自个儿做了!朕要去慈宁宫,给母后请安了。”

  姜承畴听完,似松了一口气,又装作为难道:

  “这可不成,若是摄政王爷知晓,老臣命不保已!”

  小皇帝不乐意了:

  “朕只是让你完成课业!皇叔未必会考核!怎么?你连朕都话都不听吗?”

  姜承畴立马跪下,颤抖道:

  “老臣不敢!老臣遵旨!”

  说着便磕头,只是低下头的瞬间,漏出了个得逞的奸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