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人生不会只如初见
楠芷2020-06-17 00:072,827

  “我……”

  糟了,他是看出了什么吗?

  “你……你怕是失忆了吧!”

  早闻道硝烟味,自觉躲到亭角去的小芳无力翻白眼: 小姐,明明是你失忆了才对啊!

  秦靳渊邪魅一笑:

  “呵……你如今倒是想得开,要给王府添新人?”

  三年前,这个女人用尽手段引诱他都无济于事。董泽天不知用什么办法说服皇兄,这才赐的婚。若不是想从她爹那里拿到那人留下的东西,眼前的女人早已消失在这世上了。

  董念提着一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嗨!这三年我也想清楚了!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

  董念心虚地转过身看着凋残的菊花丛:

  “我与你,也只不过是四年前皇宫中秋宴的匆匆一瞥。当时仅是被你的外貌所吸引而已……” 这是小芳告诉自己的。

  她侧过身,偷偷看了眼秦靳渊的表情。只见他面色无波澜,她才松了口气。

  嗯!今日就把话说开了,免得他还以为自己一直心悦他。于是抬头对上他的眼睛,诚恳道:

  “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可是时间不会骗人,我花了三年时间,和你还是形同陌路。人生不会只如初见。”

  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

  秦靳渊的心不可察觉地颤动了一下。

  他危险地眯起眸子,她要和谁久处不厌?

  人生不会只如初见!她已经不再喜欢自己了!

  意识到这点,秦靳渊尽不自知地泛起了酸胀感。

  董念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也没有生气或者讽刺自己,于是撞了胆继续道:

  “王爷,您位高权重,长得丰神俊朗,又是才华横溢。再看一下我,虽然四年前还算得上美人一枚,但是无才无德,蛮横善妒,关键很会花银子!如今我也二十有三,将要是半老徐娘了。这样一对比,您是吃了大亏。不如……”

  董念再次看向他幽深的眼睛,小心翼翼道:

  “我们合离吧!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此时,一道耀眼的白光划破黑沉沉的夜空,几道可怕的闪电如利斧一般瞬间劈开了黑云……几秒后,一阵阵闷雷汹涌而来……

  董念不由得缩了下肩膀……有点后悔说出来。毕竟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说出这样的话,很可能会遭到家暴。想想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她很惜命的!

  合离?

  她居然提出合离!

  因为什么?她很会花银子。难道他像是会缺银子的人么?

  还是说,她有了自己想久处不厌的人选!

  虽然合离是他一直计划的事。

  但,不是现在!

  更不能是她提出

  今晚在书房商议南方之事,凌突然来报,从他的描述中,他便知原来这个女人就是灵女!自己寻了三年的灵女,竟是近在眼前!这或许是天意!只有得到灵女心甘情愿的处子之身,才能解了烈魄的封印。

  四年前那场春猎,他无意间中了封印。烈魄顶层,再也突破不了。从那以后,每月体内的烈魄便会与封印厮杀,让他失去意识,甚至出现嗜血的症状,见到生物,便大开杀戒,久而久之,脏腑便衰竭而亡。

  钟老最后一次的信中提到灵女的处子之身可破封印,他便四海寻找。万万没想到,董念竟会是他苦苦寻找的人!

  只是……她竟然想要合离!

  这个女人,向来都是追着他不放,甚至死缠烂打,如今,她却说要合离!她,真的不一样了!

  男人眼神冰冷,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道:

  “在这里,你没有任何权利做决定!”

  董念听他霸道无礼的话,气得就想破口大骂:

  “你……!”

  万恶的封建社会!她来到这里连人生自由都没有了,还要金钱做什么!

  不行,她得赶紧拿回项链。说不定,项链可以帮助她回到现代!

  深吸一口气,语气尽量显得友善:

  “王爷,我的项链可以还给我了吗?”

  秦靳渊深邃寒潭般的眼睛,淡淡扫向她:

  “事后自然给你。”

  “什么事?杀人放火我可不干!”董念有种不祥的预感。

  “日后你便会知。”说完便起身离开。

  董念在原地对着男人离去的方向“略略略”做鬼脸后才消气。

  只是一出浮光亭,便下起了阵雨。小芳懊恼地看了眼天:

  “小姐,我看您比那苏氏还神乎。我们出门没带伞,这可怎么办才好!”

  “这只能说明,在这种人云亦云的封建社会,大家崇拜高高在上的主位,失去了主观判断的能力。没事!反正也就半柱香的路,我们跑回去……”

  说着就撩起裙子风一样往外冲。

  后边小芳见了追上去大喊道:

  “小姐,其实您可以等我回去拿雨具的。”

  董念在雨中潇洒恣意地奔跑,大声喊到:

  “小芳!你不觉得这样很开心吗?这是自由!这是快乐!这是青春啊!人生得意须尽欢哈哈……”

  说着把裙摆撸得更高,在雨中一个旋转,贱起一地雨花。小芳听到青春、听到自由,也好似看见了美好的生活。

  董念大声唱起了王心凌《彩虹的微笑》

  直到欢乐的歌声消失在雨幕中,一袭冰蓝色对襟长衫现身凉亭。原本离去的秦靳渊,因为这一场突然的阵雨,联想

  想到董念失血过多,身子尚虚,鬼使神差地又折返回来,将刚才的一幕尽收眼底。那双原本冰冷的桃花眼,此刻像似被融化一般,显得温润迷人:

  “人生得意须尽欢!”

  以前只知道她娇纵蛮狠,嚣张跋扈。却不知,是个性情中人!

  想到她画Q版的自己秀成枕头、菊花丛中奋力拔菊的场面,掠影湖里和鱼戏耍的身影。

  这样的她,倒是有点意思!

  眼前又出现她从掠影湖里起身,打湿的裙衫贴合着婀娜的身姿,若隐若现的玉 峰,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来……

  秦靳渊深深闭上了眼:。看来是最近南方的事儿让自己太累了。不然他怎么会出现幻觉!

  第二日,京城里传遍了摄政王府选美大赛的消息。凡是五品以上女眷,或是长相美的佳人才女,十八到二十之间皆可参赛。选中者将会被纳为妾室,运气更好的就是侧妃。附和条件的小姐皆兴奋地回去准备。要知道,摄政王可是大轩第一美男,有权有势,如今辅佐幼帝处理国事,将大轩治理得井井有条。这样的男人,有谁不想拥有!

  沈国公府,云瑶阁里。

  “董念那个蠢货!若不是她,三年前入府当王妃的就是我了!如今眼看到手的侧妃之位,又被她横插一脚!娘,她必须死!”

  沈沁冉抓着苏氏的手,气得眼泪夺眶而出。

  苏氏立马心疼地安慰道:

  “上次没被淹死是她命大。下次就让她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沈沁冉停止了哭泣,欣喜地看着苏氏道:

  “娘,你可是有办法了?”

  “冉冉放心,娘都安排妥了。下月初十五便是镇国将军府老太君九十大寿。老太君年轻时曾率兵征战四方,同先祖一起开疆拓土,连先祖都敬她三分。届时董念必定赴宴。若是她在那种场合失了贞洁,还怕摄政王不休了她吗?”

  沈沁冉听闻,顿时消气了些许。起身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倾国倾城的一张脸又道:

  “靳渊哥哥答应过我,等我年满十八,便取我过门。可如今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想到这里,又是无尽的委屈和愤怒。

  苏氏起身来到她身边,亲手为她宝贝女儿插上紫罗玉钗:

  “冉冉,莫要忘记你爹的话。事成之后,你还怕他会走不成?”

  沈沁冉想到什么,心下一喜: 是了,到时候靳渊哥哥就是她一个人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