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审讯室里的弓宇
雨中青年2020-04-21 17:383,168

  周勇果然是不懂得讲话的艺术,这一番抖狠加威胁的话立马就激怒了华姜冬身边的几名黑衣西装男,就见他们撸着胳膊,挺着硕大的胸肌已经做好战斗姿势了,就等华总一声令下,马上冲上去干翻这个不懂礼貌的臭条子。

  而刑警支队的队员们见此情况也紧张起来,这案子出的急,没有去装备部领装备,这要是真打起来支队肯定吃亏啊。

  此时场中最镇定的就要数华姜冬了,因为他是故意刺激周勇的,为什么?就是讨厌他,从心底里看不起这种成天打着正义旗号满嘴喷粪的伪君子,当然,还有为表妹打抱不平的因素在里面,再说了,以他的身份,就算把这几个刑警揍了也没啥,一个电话就能摆平的事,今天就是要让这小子吃点亏,让他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正在剑拔弩张之际,“咔嚓”一闪,众人被吓了一跳,就见到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人手里端着一台单反相机对着他们一顿猛拍,仔细一看,年轻人身上还穿这件灰色的帆布马甲,胸口上分明写着“江中晚报”几个大字。

  年轻人一边拍着一边从马甲兜里掏出来一个录音笔对着华姜冬道:“华总,请您解释下长江证劵交易所门口的死者是什么情况?他是你们的客户吗?是因为股市崩盘而跳楼自杀的吗?还是说有什么隐情…………?”

  他话没说完,从大门处已经涌进来一堆记者,顿时闪光灯一片,刑警这边还算正常点神态自若的,那几个大佬就有些尴尬了,俗话说得好,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要是被记者把相片登出去了,那以后还怎么混啊。

  华姜冬就有些不高兴了,特别是那个四眼仔的几个问题,他华总一向是以善长仁翁的形象出现在各大媒体报刊上的,现在跟命案联系在一起了那就不行,正欲发飙之际,就被旁边的男子给拉住了。

  男子在华总耳边小声道:“华总,千万不可以赶记者,这种事让警察解决最好!”

  华姜冬点点头,转而对周勇道:“周警官,我们是合法公民,配合你们警察办案是分内之事,咱们走吧!”

  周勇不屑的笑了,朝着身旁的张翔点点头,后者立刻招呼着记者们道:“现在案件还在侦破阶段,相关人员都不能接受采访的,你们不要再拍了,要不然警方可以…………………”

  “走把华总?”周勇对着华姜冬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一套操作自然是被华姜冬一伙人看在眼里,但事已至此,在起事端就不太好了,不过他们只是证人而已,只需要配合公安局调查询问就行,所以自行开车前往刑侦支队,而在天台上被派出所民警抓住的弓宇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被两个民警小伙一左一右的架着走了出来,就差整个黑头套了。

  “咦……这不是宇哥么?”被拦在门口,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记者盯着被按进警车里的弓宇喃喃道。

  ………………………………………………

  岸口区公安分局局长办公室内,刑侦支队队长王建设与副支队长周勇正站在局长办公桌前挨着训。

  “建设……你也是老党员了,怎么搞的?一点城府都没有,调查案件归调查案件,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干嘛?市局的一把手都被惊动了…质问我怎么办案的……你要我怎么解释?…你说…………!”白局拍着桌子,愤怒的质问着对面的王建设。

  还没等王建设搭话,旁边的周勇就开口道:“白局,这事不怪王队长,是我带的队,您不知道,那个华姜冬当时太嚣张了,我一时没压住火气,就跟他杠起来了,我错了!”

  “是我的责任,我事先没安排好,您要处罚就处罚我把………”王建设抢着说道。

  “啪”白局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道:“干什么?你们干什么?你俩这是什么态度?勇于认错,永不改正?”顿了顿,又继续道:“局里开了多少次会了?强调了多少次,咱们办案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跟人民群众来硬的,你们到好,还闹得差点打起来,真是给咱们分局长脸啊!”

  这一顿狂风骤雨的训斥,搞的王周两人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接了,约么过了五分钟之后,白局才骂完,他拿过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之后说道:“小周你说说,这案子什么情况?”

  周勇拿起手上的案卷翻了翻,说道:“死者秦淼,江中本地人,初步调查,他最近经济状况不太好,向财务公司借了很多钱,而在他堕楼的案发现场除了两名保安和在五楼开会的华姜冬外,还有一名叫弓宇…………………………”

  “这个叫弓宇的审了没?”白局问道。

  “小陈和小何正在录口供!”周勇道。

  白局点点头,用手扶了扶头发道:“华姜冬笔录做完了就让他走吧,别在生事端,这案子上头很关注,你们办案时要注意影响,要谨慎点,别让媒体乱写…………去吧!”

  王周两人赶紧立正行礼,如蒙大赦般的退出了局长办公室。

  走廊里,王建设拍了拍周勇的肩膀说道:“我去给华姜冬办手续吧,你去看看那个叫弓宇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现在有证据证明死者跟华姜冬有关系吗?”王建设打断了周勇的话。

  “行了,你现在扣着他也没什么用,先把手头上的事办好吧…”

  ……………………………………………………

  这是弓宇第一次进刑警队,在证劵公司天台被警察带走时,他还在悲痛中没感觉到什么,以为就是作为证人那样询问做个笔录就行,哪知道进了刑警队之后就感觉不对头了,两个年轻力壮的民警把他带到一间审讯室里让他坐在当中的一把椅子上,然后给他的手上戴上了铐子。

  手铐的齿轮哗啦啦的响着,弓宇就觉得双手被两条毒蛇扼住,血流顿时不通畅起来,其中一名警察喝道:“老实点,听见没!”

  这阵仗搞的文质彬彬的弓宇都快哭出来了,他求饶般的说道:“两位大哥,太紧了,能不能给松一下?”

  手铐很紧,再加上弓宇第一次带铐子不知道其中玄妙,在乱动间被勒的更紧了,此时手腕部位已经微微变红。

  两名年轻的刑警并不管那么多,而是各自找了把椅子坐下,其中一位更是指着弓宇,威严的喝道:“安静点,谁让你说话了!”

  弓宇没办法,只好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暗道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对自己肝胆相照的大哥死了不说,自己还被当成犯罪嫌疑人带到公安局里来了。

  “姓名、籍贯、年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警察一边低头记录着,一边问道。

  弓宇忍着手腕上的疼痛一一作答,填好了基本情况后,警察又问道:“今天早上你做了什么事?说说吧!”

  “我刚才跟派出所的警察说过了…我大哥从我家跑了出来,我就追他,哪知道………”说到这,弓宇眼中湿润,声音也梗咽起来,显然是想到了秦淼的死状,悲痛无比。

  “现在我要你再说一遍!”警察重重的拍了拍面前的桌子。

  弓宇被吓了一跳,只好强压住悲伤将早上发生的情况又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死者是自己跳楼的啦?”负责问话的警察抱着膀子瞪着弓宇的眼睛问道。

  “我追到天台上时没有亲眼看见淼哥跳楼。”弓宇如实回答道。

  “胡扯,我们已经调查过交易所大厅里的监控录像了,当时你是跟着秦淼上的电梯,你还想狡辩?”

  “我没狡辩,我是看着淼哥的电梯到了33楼停下,然后才坐另一部电梯追上去的。”

  ……………………………………………………

  监控室里,周勇看着弓宇的回答摇了摇头,旁边的张翔道:“周队,详细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死者身上没有与人接触打斗的痕迹,应该是跳楼自杀。”

  “那二号通道门口的脚印是怎么回事?”周勇问道。

  张翔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周勇则拿起桌面上刚搜集到的资料看了起来。

  弓宇、男、27岁、江中市本地人,父母双亡,初中高中就读于江中市第一中学,大学保送至江中音乐学院,之后被推荐到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攻读硕士,其中除全额奖学金之外,其余费用都是死者秦淼提供,回国后任职于江中音乐学院,无不良记录和犯罪记录。

  望着出神的周勇,张翔问道:“周队,现在怎么办?放了他?”

  周勇点点头,道:“做完笔录就放了他吧,顺便让人通知秦淼的亲属,让他们来认尸。”

  张翔走后,周勇抱着膀子看着监控里的画面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