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冰冷的停尸房
雨中青年2020-04-21 22:373,399

  “宇哥哥,你…你再不说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走了!”秦汶汶突然停下了脚步,聪慧的女孩已经影影约约的猜到了什么,顿时声音也变得梗咽起来,眼中噙着泪水道。

  弓宇听见这话,转过身来,看着双眼微红的秦汶汶,心疼道:“你爸爸出事了。”

  此话一出,小女孩再也忍不住了,大滴大滴的泪水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她继续追问道:“我爸出什么事了?难道是出车祸了?还是得了绝症?”

  弓宇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淼哥他自杀了。”

  如晴天霹雳般,秦汶汶脑子里“轰”的一声,身体一软就要瘫倒在地,幸好弓宇早就做好了准备,一把扶住了她。

  此时秦汶汶早已泪流满面,她胡乱的拍着弓宇的胸膛,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着:“我要去见我爸……我要见我爸………”

  秦汶汶的母亲前几年跟秦淼离婚后就跟人跑到国外去了,女儿也不要了,自那以后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却没想到如今最爱自己爸爸突然撒手人寰,怎么能不叫这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姑娘伤心欲绝呢。

  …………………………………………………

  岸口区刑侦队,副队长周勇带着秦汶汶和弓宇,来到了地下一层的停尸间门口,他轻轻的拉开门,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的味道便扑面而来,站在一旁秦汶汶微微皱了皱眉头,她犹豫的望了弓宇一眼,后者则是坚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点了点头,两人便跟着周勇走了进去。

  房间不大,只有十几个平方左右,四周的墙壁上贴着白色的马赛克瓷砖,正中央摆放着两台用于解剖的手术台,而正对大门的墙上则是一排带着编号的铁柜子,散发着幽幽的冷光,这里的温度明显要比外面低得多,弓宇见秦汶汶的身体明显的发着抖,便一把把她搂在怀中,小姑娘这才慢慢的停止了哆嗦。

  周勇则是走到编号十四的停尸柜前打开了锁,抽出了摆放尸体的格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汶汶,你能行吗?不行的话就算了,叔叔可以帮你!”弓宇担心的问道,他担心秦淼的死状太惨,会成为她一辈子的阴影。

  哪知道秦汶汶摇了摇头,用坚定的语气回答道:“你放心宇哥哥,我一定能坚持住的。”说罢,她便独自一人向着前方走去。

  一旁的周勇则是心中暗暗佩服起这个看似外表柔弱的女孩起来,做刑警这么多年,他深有体会,最难的并不是面对穷凶极恶的犯罪份子,而是直面伤心欲绝的死者家属,特别是像秦汶汶这种单亲家庭的孩子,这种场面他虽然经历过无数次,但心底的最深处还是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

  意外的是,刚才还哆哆嗦嗦的秦汶汶居然没有流眼泪,也没有被秦淼的惨状吓到,反而是坚强的面对着父亲,见他最后一面。

  周勇见状,给站在旁边的弓宇使了个眼神,后者会意,上前安慰道:“汶汶…………”话到嘴边却又实在想不到应该说什么,毕竟,他现在自己对于秦淼的死都没有释然,又怎么能强颜欢笑的安慰别人呢?

  “宇哥哥,我爸说过,人生不如意的事十之七八,我们一定要学会坚强的面对,最起码…最起码不能在爸爸面前哭出来,让他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的!”秦汶汶却反过来安慰着弓宇道。

  弓宇看着秦汶汶因为哭泣而有些微肿的脸颊,心痛的点了点头,强行止住了就要掉下来的眼泪。

  认完尸之后,弓宇便跟着周勇去办理领尸体的相关手续去了,女警李菲菲则是带着秦汶汶坐在走廊外的长椅上,她很想安慰这个刚满十八的小姑娘,但看着对方一脸坚毅的样子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有默默的陪着她坐着。

  周勇办公室内。

  “那谢谢你了,我联系好火化事宜后,再来领淼哥。”弓宇道。

  “行弓老师,到时候我会安排的,你们也节哀顺便,特别是那个小丫头,她表面上很坚强,但心里肯定很难过。”

  弓宇点头称是,跟周勇握了一下手之后,便准备离开,待走到办公室门口时,却突然回头问道:“不好意思周队,我多嘴请问一下这件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周勇一愣,顿了顿便回答道:“我们警方调查过后认定死者是自杀,而他的死因正在调查中,不好意思,案情不方便透露,不过你放心有什么结果我们会通知你们的。”

  既然对方都这样说了弓宇也不好细问,于是转身打开办公室的门,带着门外的秦汶汶离开了。

  等两人离开后,周勇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接通道:“张翔,召集大家会议室开会。”

  五分钟后,支队会议室内,这是708案第一次集合开会,坐在首位的周勇道:“7月8号早上9点30分,位于长兴路188号的长江证劵交易所大门口发生一起跳楼案,根据法医的尸检报告和现场调查证据显示,死者秦淼是自杀无疑,但是,他自杀的原因却是因高利贷逼迫而至,所以这个案子我们要一查到底,大家现在把各自查到的线索会会总吧,小张,你先来!”

  张翔起身立正敬礼后,拿着面前的资料走到了幻灯片前,用遥控器调出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个35岁左右的男人,国字脸,长相普通,穿着套黑色的高档西装,给人一种职业经理人的感觉。

  张翔指着照片介绍道:“这个人叫崔凯,36岁,江中省梅县人,毕业于江中理工学院,现任长江金融公司总经理,在长江证劵公司兼任经纪人总监的职位,据资料显示死者秦淼就是他的大客户,据交易所的员工说,死者死之前,还有一个vip操作室,就是崔凯授权开的,看起来他俩关系不错,我觉得秦淼高利贷这事,他不可能不知情。”

  周勇低着头仔细的看着手上的资料,过了一会儿问道:“小陈,死者秦淼的财务状况怎么样?”

  “秦淼生前名下有一套位于云彩路华翠园的房子,价值400万左右,另外有一台奥迪Q5的SUV,我找了的,没有在小区的停车场,下落不明,然后就是各银行的储蓄账户了,基本上没什么存款,还有两张信用卡,处于透支状态,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资产了。”小陈道。

  “那银行贷款方面呢?”周勇点燃一根烟之后问道。

  小陈翻了翻面前的资料,然后答道:“奇怪了,秦淼在各银行都没有贷款,最近的一笔是工商银行的,还是三年前的事了,就是那辆奥迪车,不过在一年后就提前还清了。”

  确实很奇怪,一个因高利贷逼迫而自杀的人,居然名下没有任何贷款。

  坐在左边的女警李菲菲却插嘴道:“这不奇怪,我查了秦淼的履历,他从前单位离职后就一直没有工作,这样的情况下正规的银行是不会给他办理个人贷款的,除非是用房产抵押,但房产抵押又只会以市价来算,据证人弓宇所描述的情况,秦淼欠款的金额应该不低于一千万,所以他在正规银行没有贷款就说的过去了。”

  周勇赞赏的点点头,然后转头对着小陈问道:“民间贷款方面查的怎么样了?特别是死者与长江金融公司方面有没有什么资金往来?”

  “还没查出来,不过照理说长江金融公司属于银监会许可的正规金融公司,他们的贷款业务应该和银行差不多,应该不会有什么高额利息的行为吧?”小陈疑惑的说道。

  “那是明面上的规定,这个长江金融公司的大股东就是华氏集团的华姜冬,他这个人黑白两道通吃,什么事做不出来。”旁边的张翔反驳道。

  “可是…………”

  还没等小陈可是完,张翔又道:“据我所知,这个长江金融公司最近的贷款业务开展很广,除了正常贷款外,还加盟了许多小额贷款的公司,鱼龙混杂的,鬼知道有什么猫腻?”

  “行了行了,证据,我要的是证据,等查到了之后再说吧!”周勇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然后换了个问题继续道:“对了小张,秦淼位于华翠园的房子现在什么情况?”

  “我去看了的,大门和墙上都涂满了红油漆,据同层的邻居说,就是上个星期的事,自那之后秦淼就没回去过。”

  “物业的监控里查出什么异样没?”

  “没有,物业公司的人说泼油漆那天B座的监控被人破坏了,而当值的保安也说没见过有什么陌生人进小区,显然这伙人是计划好了的。”

  “华翠园是高档小区啊,你查仔细没?”

  张翔赶紧道:“我把全部的监控都看了一遍,确实没有可疑的人物出入,师傅你可别冤枉我啊!”

  周勇按灭了手中的烟头,总结安排道:“行了,小陈带一队,继续调查死者的经济情况,特别是民间贷款和长江金融公司这块,张翔带一队,具体调查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看看这其中有什么可疑的人,最主要的就是盯紧那个叫崔凯的,记住不要打草惊蛇,李菲菲和李忠就跟我一组,咱们去查查这个秦淼到底是被哪拨人逼的债,还有他那辆消失的奥迪车。”说完,他又补充道:“对了,这件案子的社会影响很大,相信早上的新闻和报纸你们也看过了,白局也已经给我们支队下达了限期破案的指令,咱们一定得赶在新闻发酵前破获此案,让老百姓安心!”

  “是!”众人齐声道。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