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不去了吗?
加氢2020-04-25 07:302,295

  我叫李小茴,是一名大学生,“人生短暂,且行且珍惜”,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看法,也是一直鼓励我不断努力的信念,直到上个星期,我才觉得人的一生,原来可以是漫长而煎熬的。

  凌晨四点,仗着今天没有早课,昨晚的我临时决定通宵复习英语。快到我做展示了,有点自卑的我,总是习惯性地提前列好稿子,将简单词在网上搜索改成复杂的高级词汇,再一个一个查语音,将正确读音练好,再一遍一遍地背诵练读,因为我最怕展示,最怕最怕英语展示,总是得比别人多花好几倍的时间,才敢站在讲台上,对着平日里嘻嘻闹闹的同学“演讲”。睡吧,要不然下午的课肯定打不起精神,放下平板刚想盖被子的时候,我向窗外瞟了一眼,却发现今晚的月亮莫名带上了一抹诡异的红色,像是月亮上的云影,可又瞬息万变,它不停地划着奇怪的符号,我揉了揉眼睛,就再也没看见它。我大概又学傻了吧,我想着盖上冰冷的被子,不一会儿就失去了知觉。

  我是被宿舍门外的吵闹声吵醒的。“外面怎么那么吵啊?”我揉揉眼睛,看到舍长刚化完妆正打算换衣服,就小声地问到,其它两个人——王晓和章巧儿还沉浸在梦乡,丝毫没有被门外的噪声所影响。

  舍长在她的塞满各色衣服的柜子里抽出一条素黑的纱织裙,对着镜子比对着自己刚化好的妆。“我也不太清楚,正打算换个衣服下去瞧瞧,要不要一起?”“好,那等我刷个牙洗个脸。”

  舍长叫郑瑞吉,比我大一岁,来自北方,堪称宿舍大姐大。学习成绩排名多居全级前十,为人亲切和善,大到考试备考,小到失恋找倾诉,都可以找她这个“知心姐姐”倾诉。

  等跟着舍长到宿舍楼下查看情况的时候,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并没有成功走到一楼,一到三楼的楼梯和走道,簇簇拥拥地挤满了其他宿舍的人,有的穿着睡衣,有的手里提着电脑包,嘴里在说着什么“宿管阿姨搞什么啊,我要拿早餐啊……?”“完了,老头今天可是要点名的啊,完了,感觉要挂”的话……

  平日里跟这栋楼的人鲜有接触,因为大家的出门、上课时间尽不相同,也没觉得这栋楼经住着这么这么多人啊?我的天哪!她们层层围住宿舍楼的大铁门,吵吵嚷嚷,我的耳边“哐当哐当”地响着,是耳鸣吗?我向走道外看去,校道上还没有什么人,几片落叶忽起忽落,与平时没什么两样。走道的喧闹声愈演愈烈,最近快轮到我做口语展示了,连着几天都死练英语,脑子确实有点遭不住了,一到太吵的环境就心情异常烦躁。我不想再待下去了!也不知为何,虽然理智告诉我得等舍长在前面了解情况后再离开,但身体已不听调配,僵硬地转身回头,是因为太吵闹的原因吗?四周回响着“哐当哐当”的声音,双腿犹如灌了铅一样,又好似刚刚跑完半马一样,被抽走了所有能量,用力之极,一股暖流从眼底泛起,逐渐湿润了我的双颊,我也逐渐失去了知觉。

  过了好久,耳边又开始吵闹起来,我皱了皱眉头,用力地翻了个身,顺便瞄了一下手机。12:24。原来已经中午了呀!我掀开被子,坐起身伸了个懒腰,却发现不止我们宿舍,整栋宿舍楼都充斥着哭声骂声,章巧儿坐在舍长的凳子上,不知道为什么哭得梨花带雨的,而后者正在轻拍她的背部,轻声说着安慰的话语。“舍长,巧儿怎么啦,外面怎么这么吵呀?”我把头伸出蚊帐外,舍长听到声音,转过头看着我,脸色闪过一丝诧异,随后缓缓说道:“我也不知道呢,今天宿舍楼的大门好像坏掉了,大家都出不去,也不见宿管阿姨来。大家的手机也都收不到信号,巧儿有点害怕了……”我有点没听明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那王晓呢?我看向她的座位,她向来不在外留宿,怎么昨天没回来吗?“那怎么没见王晓?”“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她早早就上床睡觉了?今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就没看见她了……”

  明明今天早上我和舍长下去的时候王晓还在睡觉,怎么社长现在倒忘了? 事情有些不对劲,我再看向舍长,却发现她穿的并不是早上那条黑纱裙,而是一件褐色的卫衣加牛仔裤。难道她换了衣服吗?可能是我记错了吧,我下床往厕所走去,熟练地拿起我的漱口杯和牙刷开始刷牙,却发现空气中有一股浓郁的铁锈味,但环视四周也没发现什么异常,难道是水管的味道吗?我蹲下身子,打开洗手台下的柜子,却对上了王晓的眼睛。那双眼睛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明媚,却像是菜市场摊位上任人拣选的死鱼的眼睛,浑浊而无神,我瘫坐在地上,却发现眼睛完全无法从“对视”中移开,她的头发看上去湿湿黏黏的,身体扭曲成怪异的样子,怎么会这样?突然,镜中闪过一抹身影,一股力量从我的左肩传至脖子,强硬而霸道,红色的暖流喷涌出来,粘在我的脸上,我的头顺势撞上了打开的柜门,疼痛从两面夹击,我眼前一黑……

  “小茴!”突然的叫声令我猛然一惊,睁开眼睛正对上雪白的天花板,熟悉的触感使我明白,我在自己的床上!刚刚到底是怎么了?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出了一身的汗,那刺耳的叫声来自床下的郑瑞吉,她正用衣架戳着我的左臂,“再不起床就要迟到啦!!!”我赶紧看向手机,14:00,离高数课还有20分钟,看似充裕,但我咕咕叫的肚子提醒我,再不起床就连在路上买点吃的都不能够了!“谢谢舍长!”我把被子往右边一掀,马虎地叠了一下,爬下床才发现宿舍又剩下我和舍长了,“她们两个呢?”我一边走向厕所一边问,“还说呢,吃饭的时候叫过你,你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又睡着了,吃完饭她们就往教学区去了……”舍长把高数书塞进书包,就往门外走去。“舍长等等我!!”我赶忙对她大喊,“给你三分钟,再不出来我就走了。”虽然她每次都这么说,但是没有一次是不等我的,不过幸好我们也没怎么迟到过。我刷着牙,对着镜子观察自己,脚不小心踢到了台下的柜门,为了打消疑虑,我仗着胆子打开了柜门,又闻到了一股铁锈味,不过这次并没有对上一双眼睛,白色水管慢慢渗出水,缓缓滴落,滴、滴哒、滴……

  “李小茴你给我快一点呀!”

  “来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