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痛失至亲 生死两茫
回头蔡2020-04-25 09:441,024

  我叫郝蛋,原产地山东。从小跟阿姐相依为命,也许是过惯了看别人脸色生活的日子,让我很早就培养了一种通过别人脸色揣摩对方想法的能力。后来考了医学硕士,主修心理学,才发现这种能力其实就是——读心术。

      郝蛋,一个让素食主义者想入非非的名字,却时常让我狼狈不堪。不过对于一个目不识丁的阿姐来说,能把弟弟的名字设计的如此环保,也是冥冥中有所注定。后来,每当我的名字被喊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人总用厨子一样的眼光看我,这时我就忍不住会有一种郝蛋变炸弹的冲动,不过我忍了,我的生活历来这样谨慎,每当遇到困难时,我甚至能模拟出不下十种后果,从而选择其中最安全有效的方式完成冒险。我的生活平凡而淡定,我生命最大也是唯一的顾及就是我的阿姐,我时常莫名的恐惧,真怕如果有一天没有了阿姐,我会藏不住心中的怒火,变成一只让人生畏的魔鬼,像我这种思维缜密又有特殊能力的怪物,如果没有理智的驾驭,困兽一旦脱笼,会不会成为像开膛手杰克、罗斯托屠夫那样的恶魔呢,后果真的不敢想象,也许等待自己的是无尽的牢狱或者是死亡。不过,那一天还是如期而来了,而且来的如此的突然,在我半工半读研究生快毕业的时候,阿姐还是撒手人寰了。痛苦的我犹如困兽,我在人与鬼之间挣扎,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心智,放弃了工作,日日声色犬马,甚至想把这个该死的名字改掉。然而,憋了二十八年有能力杀掉“郝蛋”的时候,它却成了我对阿姐最值得思念的遗物。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错误地坚持了本不该坚持的,却轻易地放弃了早不该放弃的。因此,每当想起阿姐,就莫名的联想到“郝蛋”的由来。这可能就是我做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我出生的时候,正赶上家里仅存的一只母鸡下蛋,所以这个名字对于一个饿得连蛋壳都想敲碎了当皮皮虾吃的阿姐来说,更多的是来纪念那个蛋,而不是我。我现在牢底坐穿,罪有应得,犯不着怨猫赖狗,后悔是一种耗费精神的情绪,是我做的——我自己“买单”。不错,我猜对了结局,等待我的是无尽的牢狱,也只有这样的牢狱才能困的住我,不过,另一个结局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我并没有成为想象中的魔鬼,事实上,我很满足现状,隔三岔五男男女女的来看看我,我比任何时候都感到欣慰。人是群居动物,没有禽兽一样的人,只有禽兽一样的寂寞,人如果开始信奉孤独,那就离想作死的禽兽不远了。因此,面对牢狱之灾,他们可能觉的我是个十足的倒霉蛋,我反倒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像个人,如果倒霉也能让我这样愉悦终老,那我愿意将这份倒霉进行到底。阿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