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试锋芒 玉结良人(下)
回头蔡2020-04-25 11:151,047

  胜男仍然静静的坐在那,双手抱着膝盖,一言不发。我并不适合做缺德事,忍不住坐起来,拍着她的香肩,“你呀,也别太动气,大不了赐我一死,就当是救济我了;我现在都不知道以后的三年怎么熬。”

  “三年?什么三年?什么意思?”胜男突然的疑问,终于让我一颗躁动的心安静下来。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解释,“阿姐临走的时候骗我‘阿蛋,自己的弟弟阿姐最了解,你离不开我,姐姐更舍不得你,就算阿姐求你好好活下去,你也不会听的。阿姐这些年信佛,后山的方丈说阿姐上辈子造孽太多,这辈子是来赎罪的,你读书多,不管你信不信,阿姐求求你替阿姐活三年,为阿姐多积点阴德,三年后你要死要活我也管不了。”

  我穿好衣服站起来,“什么年代了,还这么阿猫阿狗的骗,你不等我,好,你是我姐,不就是想让我多活几年吗,我听你的,我就活三年,三年后我看鬼还能拦的住我。要是真有个鬼把我给灭了,你也别怪我这做弟弟的忘恩负义。”我神神道道的自言自语,并没有讥讽胜男的意思。

  “阿蛋”

  “干嘛”,我一回神,不是阿姐是胜男。

  她看着我怪怪的表情,擦了一下眼角,笑着对我说“你踩到我的衣服了。

  ”我心中大呼“晕!”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我给领导的儿子设了个套,把一袋脏东西,藏在了他老子的保险箱里,当我跟老头子一起打开柜子的时候,老爷子差点心肌梗死。事实证明英雄的老子一样可以生出狗熊的儿子。后来随便找了只替罪羊。事情还没有结束,我还要为我睡过的女人安排好一切,等我大限一到,我不想拿我的羊喂狼。我把敬畏我,暗恋胜男的老七扶正,他算狼群里长的比较羊的一个。把杀妻弃子的韩老二剁了,干这行的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也不该是禽兽。还有踹过我的刘老四,被我砍了一只脚和一只手。我要告诉这群狼,我的东西是不可以乱碰的,更不可以偷。接下来我立了几条规矩,当然是借胜男的口:可以嫖,但不能抛妻弃子;可以赌,但不能卖儿卖女;可以杀,但不能灭人老小。抢劫的时候要讲礼貌,让人家主动给;QJ的时候不能恐吓,要让人家自己脱。实践证明,这些高精尖的技术,是无法在这些低智商的脑袋里繁殖的。大多数情况下,往往是警车来了,他们还在讨价还价,弄得警察也不知道是该把他们按未遂来处理,还是该按精神病来对待。总而言之,抢和强的想法在他们看来比中国队捧得世界杯还难。heisehui吗,也不能要求太高。就像足球比赛一样,视犯规情况给予红黄牌处理,黄牌者断手断脚;红牌的立刻从地球上滚蛋。剩下的就是一个女人陪着我活到我和阿姐约定的期限,等着全场比赛结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